第1311章 颠覆

  第1311章颠覆

  叶皓轩发现薛听雨原来也是不折不扣的吃货,不管是走到哪里,她最先找的肯定是地方的特色小吃。

  从小吃一条街里走出来,连叶皓轩自己都感觉吃的发涨,他一向是遵守医的养生理念,吃饮八分饱,少食多餐,然后夜间不食。

  但是跟着薛听雨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养生理念完全被颠覆了过来。

  “唔,那里的酥油茶不错,有时间一定在来多喝几次。”薛听雨提着一袋子藏族酥酪糕一边走一边说:“我感觉我们可以多买点,路吃。”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吃货呢?”叶皓轩苦笑道。

  “每个人都是吃货,在不担心自己发胖的前提下,当然是以吃为主了。”薛听雨淡淡一笑。

  相其他地方而言,萨市的特色小吃独具风格,尤其是她手里提着的这酥酪糕,这种小吃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深受食客们欢迎,薛听雨还念叨着等会儿要逛逛超市,多准备些吃的,不然路过无人区的时候肯定受罪。

  在这个时候,路边的一个和尚引起了叶皓轩的注意。

  不对,他应该是一个喇嘛,只是他身的衣着破烂不堪,他盘膝坐在地,跟前放着一个陶瓷缸子,似乎是在乞讨。

  他双手合十双眼似闭非闭,周边的人群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直接无视他。

  但叶皓轩感觉这个人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这个喇嘛身的气息混然天成,给人一种隐约有与天地混然一体的感觉,绝对是个高手。

  叶皓轩走前对着喇嘛施施然一礼,然后丢下了一百块钱,整个过程这个喇嘛始终没有睁眼,但是从他蠕动的嘴唇不难看出他在念着一篇不知名的经。

  薛听雨也默默的对着喇嘛一礼,然后同样从钱包里掏出了一百块钱,放到了喇嘛跟前的缸子里。

  两人出手阔绰,登时引起了路边人的注意,有人提醒道:“这个喇嘛是假的,他在这里很久了,而且听说他不守戒律,被主持从寺院里赶出来了。”

  “真亦假时假亦真,这世间真真假假的事情原本难以辨认,又何必那么执着呢。”叶皓轩微微的一笑,他话有话的说。

  他的这句话引起了喇嘛的注意,他睁开眼睛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在次缓缓的闭。

  叶皓轩摇摇头,他有种直觉,这个喇嘛是位高人,但是高人的性子都是古怪的,他出门在这里乞讨,一定有其他的原因的。

  在这个时候,几个喝的醉醺醺的社会青年歪歪扭扭的走了过来,他们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笑,手里的酒瓶相互碰撞,路的行人谁也不愿意招惹到他们,纷纷向两边侧去。

  几个小青年一路走到了喇嘛的身边,他们看到了喇嘛跟前缸子里的两张大钞,不由得微微一愣。

  “哈哈,这个花和尚还在这里骗人装可怜啊,没有想到这世真的有滥好人,竟然真的给钱。”一个混混愣了愣,他不由得大笑道。

  “喂,死和尚,这条街是我们几兄弟罩的,你在这里这么久了,貌似也没有交过保护费啊,这两张毛爷爷当交保护费了。”一个小混混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向地下的陶瓷缸子。

  喇嘛只是一个劲的闭着双眼颂经,似乎眼前的几个人不存在似的,几个混混笑骂了一阵,拿起那两张百元钞要离开。

  “如果我是你们,我会把手里的钱放下。”叶皓轩淡淡的说。

  “艹,小子你谁啊。”一个小青年醉眼朦胧的说。

  “你大爷的,我的闲事你也敢管,你不去打听打听,我……”

  这小混混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一拳砸出,那小混混噗的一声把胃里的酒水给吐了出来。

  他感觉到小腹里面有种撕裂般的疼痛,他捂着肚子痛苦的在地扭曲了起来。

  “你……”另外一个小混混大怒,拿起手的酒瓶向叶皓轩脑袋砸去。

  只是他手里一松,他手里的酒瓶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叶皓轩的手里,然后那个酒瓶在他的脑袋开了花。

  几个人瞬间被放倒了两个,余下的两个人傻眼了,不难看出,他们的战斗力和叶皓轩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小子,你给我等着,有种你在这里等着……”两人一边放着狠话,一边拖起自己的同伴,然后一溜烟似的跑了。

  叶皓轩拉着薛听雨要离开,而在这个时候那个喇嘛却发话了,他双手合十道:“两位施主,请留步。”

  “师有何指教?”叶皓轩道。

  “施主不宜西行。”喇嘛说。

  “为什么?”叶皓轩愣了愣。

  “你命宫星宿呈现暗红,赤芒正指西方,西行与你不利。”喇嘛说。

  “我知道于我不利,但是西边,我非去不可。”叶皓轩摇摇头道。

  “施主心里有执念。”喇嘛叹了一口气,他转身看向薛听雨道:“女施主身具荷花命?”

  “正是,”薛听雨微微的点点头道。

  “时也,命也。”喇嘛说出了四个字,然后他从手腕处取下一串佛珠,双手奉道:“此为我随身携带数十年的天珠,盼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薛听雨犹豫了一下道:“谢谢师。”她又手合十,对着喇嘛施了一礼,然后接过他手的天珠。

  只见这串佛珠色做褐色,由十八枚珠子串成,其有一颗较大的珠子是绿色,好像是翡翠一样。

  “施主此去向西,命运未知,凶险与龙门并存,皆是半半之数,西去一劫,若能安然度过,以后鱼跃龙门,华夏在无能与你匹敌之人,若过不去,只能说是命运。”喇嘛说着对着两人微微一躬,然后转身离开,他的身形缓缓的消失在人群之。

  “这是位高人。”薛听雨看着手的那串佛珠,她若有所思的说。

  “或许是,或许不是,走吧。”叶皓轩叹了一口气,然后和薛听雨一起回去。

  回到酒店之后,薛听雨便去休息了。

  叶皓轩没有休息,他泡了一壶茶,然后坐到房间里面,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关于藏地无人区的扎记。

  这世最不缺乏的是冒险者,对于那些骑着自行车敢穿梭无人区的人,叶皓轩除了佩服还是佩服,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强人。

  冒险的精神可嘉,但是你也总不至于连命也不要了吧。

  在这个时候,他心一动,在他的感知力,有数条人影闪身而过,然后在他房间的门两侧站定,似乎是在商议着什么事情一样。

  叶皓轩冷笑一声,他不动声色的把手的平板电脑放下,然后走到了门口。

  只见一个细细的管子从门缝里穿了进来,随即一团白气悄无声息的从门缝的下面插了进来。

  这些白气显得有些丝丝绕绕的,叶皓轩只感觉到入鼻一阵甜香,他眉头一皱,登时嗅出了这些东西是五行蛰虫散。

  这东西他有印像,在古代的西域,也是人纵横的地方,有些身具西域术的人擅长用这些东西,这种东西是由五种毒虫掺杂数种香料制作而成,味道微甜。

  这些东西对普通的人无害,但是对于古武者却有着致命的杀伤力,只要是古武者,吸入一点这些东西,恐怕要醉几天几夜不能醒来,极其霸道。

  但是叶皓轩并不怕这些东西,开玩笑,他是医圣,这些玩意对一般的古武者来说杀伤力很大,但对他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他站在一边,看着这烟气进入室内。

  过了五分钟,这烟渐渐的消散,而外面的人似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已经把叶皓轩放倒了,随着门口一阵开锁的声音,房间的门锁被人从外面打开,然后几个身着黑袍的黑衣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这些装束和叶皓轩前几次见到过的人几乎是一模一样,他们整个人都裹在黑袍里面,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他们看到叶皓轩,明显的吃了一惊,综合前一次的失败,这些人马转身跑。

  但是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在进来的三个人转身的瞬间,他们只感觉到身体一僵,然后便在也没有了知觉。

  叶皓轩把三个人扯了进来,确定外面没人了之后这才关了门,然后转身对几个人开始了逼供了起来。

  做为一个医,叶皓轩有无数的手段能折磨的人死去活来,但是他现在感觉那些极乐针、刺血之法简直弱暴了。

  这些人纯粹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接二连三的来找叶皓轩麻烦,早已经让他不耐烦了。

  叶皓轩顺手取出凤凰图,扫视了三个人几眼,然后淡淡的说:“你们是不是为了这个而来?”

  “是……”有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下,他点点头说。

  “我现在给你,你要吗?”叶皓轩说。

  “不不不,我不要。”那黑衣人惊恐的说,虽然他的嘴蒙着黑布,但是叶皓轩还是明显感觉到他的惊恐。

  叶皓轩没有去扯下他们的面巾,因为他怕在扯出来什么麻烦来,之前手贱把央金脸的面纱扯了下来,已经是惹了麻烦了,他不想在第二次惹麻烦。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