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整容了吧

  第1317章整容了吧

  “放你?”叶皓轩冷笑了一声“我从来没有对女人刑讯逼供过,你不要逼我破例,我向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主儿。”

  “你可以试试,只要你敢动我一下,我保证你的女朋友会死的很惨。”刘扬冷笑道。

  “是吗?”叶皓轩右手在刘扬的脸一摸,然后冷笑道:“说真的,你的脸蛋偏向于的,但我知道这是整容整出来的,恩,眼线整的不错,从这里开始吧。”

  叶皓轩说着右手屈指一弹,刘扬只感觉到右眼一阵生疼,她一声惨叫:“我的眼,王八蛋,我好不容易拉好的眼线,你把它毁了,我要跟你玩命。”

  “这点都不算什么。”叶皓轩说着一拳砸在她的下巴。

  砰……

  刘扬只感觉自己的下巴向下一陷,同时一种酸涩的味道从她的五巴处涌起……然后她那还算说得过去的下巴马塌陷了下去。

  “你毁了我的下巴……我足足整了三次才达到这种效果的,王八蛋……”刘扬尖叫了起来,她心里几乎都在滴血。

  “不止这点吧,你的下巴挺尖的标准的瓜子脸,但是我感觉你以前应该不是这样的,你应该面尖下面圆,也是说你的的瓜子脸本应该是反过来长的。”

  “啧啧,真的是费心了,为了整容你下了不小的血本嘛。”叶皓轩连连称,然后说“你的胸里面应该加了料吧,要不……咱们看看里面塞了些什么。”

  “不要……不了……”刘扬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她身整过多少形,她自己心里清楚,虽然长年在这藏地,根本没有多少人会注意到她的形像,但是她辛苦整出来的容,又岂会甘心让叶皓轩这样摧残?

  “那告诉我,她在哪里。”叶皓轩厉声喝道。

  在这个时候,他身后一股凉风闪过,叶皓轩心一凛,右手一抓,把刘扬横档在自己的跟前。

  老板娘却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叶皓轩的身后,她手里还保持着抛出的姿势,一个梅花镖在黑夜闪着蓝色的光芒,向叶皓轩飞来。

  只是叶皓轩把那女人档在自己的身前,这枚镖不偏不任重斜的对着她的脑袋削了过去。

  老板娘吃了一惊,连忙右手一挥,那枚呈直线向前飞的梅花镖竟然转了个方向,向一侧飞去。

  叶皓轩冷笑,他右手轻轻的一推,手的刘扬如形随意的朝着那梅花镖斜去。

  噗……

  啊……那女人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那声音跟杀猪没什么区别。

  “我特妈的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刘扬尖叫道,她知道自己老娘的手段有多厉害,那枚镖刺入她的臀部,她现在感觉到一阵麻痹的感觉顺着自己的臀部向涌去。

  “不好意思,失误,失误了。”老板娘干笑了几声,然后她厉声道:“放了我闺女。”

  “现在我们得谈谈条件了。”叶皓轩把手的军刺拿出来,抵在刘扬的左肩膀说“她在哪里。”

  “呵呵,她会成为我儿子的儿媳妇的,至于你,去做为神主的进补之物吧。”老板娘大笑道。

  “神主,进补?”叶皓轩的眉头皱了皱,他不知道这女人口的神主是什么玩意。

  但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他只在意薛听雨在哪里,他冷冷的说:“如果你那傻儿子敢碰她一下,我保你们全家人都会葬在一起。”

  “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放了我女儿,乖乖的束手擒,我保证让你死的时候痛快一点。”老板娘喝道。

  “是吗?我看咱们到底是谁嘴硬。”叶皓轩冷笑一声,他手的军刺毫不犹豫的刺进了刘扬的右肩膀之。

  这把三菱军刺是绝版的,四周的血糟还带着倒钩,不仅有极好的放血效果,而且抽出来的时候还会连带出一大块的皮肉,极其歹毒。

  刘扬的声音走了调,她是疼的,她感觉自己的肩膀已经被毁了,随着叶皓轩把军刺抽出来,又顺带出一大块血肉,这几乎让她感觉不到自己右肩的存在。

  如果叶皓轩想折磨人,绝对能让任何人不要不要的,他打算如果这女人敢在嘴硬,他会把医的数十种刑罚全部用到这个女人身,让她尝尝滋味。

  “住手,住手。你特妈的住手啊。”老板娘急了。

  虽然平时和女儿没有正形的对骂,但是毕竟是亲生的骨肉连心啊,叶皓轩这一刺等于说是刺到了她的心里。

  “把她带过来,我们谈条件。”叶皓轩说。

  “你休想……”老板娘尖叫道。

  叶皓轩没时间跟她哆嗦,他右手的军刺向前一送,尖利的军刺直接从那女人的后心穿了过去。

  呆呆的看着自己胸口前多出的一截军刺,刘扬目瞪口呆,她双眼圆睁,直挺挺的倒在了地。

  老板娘愣了,她本以为薛听雨还在自己的手里,叶皓轩投鼠忌器,不可能会直接杀了自己的女儿的,顶多是让她受点苦,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会是一个说动手动手的狠角色。

  有你这样谈判的吗?你这算是谈判吗?你怎么可以动不动杀人。

  “我跟你拼了……”老板娘尖叫了一声,她双手翻,两手数枚梅花镖出现在手,她化悲愤为力量,使出吃奶的力气要把手的梅花镖向叶皓轩撒去。

  但是她的劲气还没有施展出来,她只觉得身体一僵,整个人马失去了知觉,她手的梅花镖接二连三的掉落在地。

  叶皓轩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冷冷的说:“她在哪里,说……”

  “你杀了我女儿,你的女人也休想好过,你休想……”老板娘咬牙切齿的盯着叶皓轩道。

  “不要以为你不说,我没有手段知道,别逼我用搜魂术,否则的话你将魂飞魄散。”叶皓轩冷冷的说。

  不到万不得一,他是不想施展搜魂术的,毕竟这种方法太过于歹毒,有伤天和,但是薛听雨的失踪让他不顾一切了。

  什么狗屁的伤天和,这些王八蛋们在这里盘踞了多年,害了多少人,他们不伤天和吗?

  “你会下地狱的,神主是不会放过你的,你……”

  老板娘的狠话还没有说完,叶皓轩右手一探,五指抓在她的脑门。

  老板娘的狠话嘎然而止,她的意识突然一片冰冷,仿佛她的眼前有着万丈深渊一般。

  她嘶声惨叫着,那种冰冷恐惧的感觉在那一刻如烙印一般的深深的印在她的心头,让她有种如同坠入十八层地狱一般的恐惧。

  她的挣扎渐渐的停止了,叶皓轩右手一收,老板娘的尸体软趴趴的倒在了地,叶皓轩微微闭着双眼,消化着老板娘意识里的信息。

  “师……神主,你们好好等着吧。”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转身走了汽车。

  从老板娘的记忆,叶皓轩已经弄清楚了师是附近一个野庙里的野喇嘛,只是这家伙似乎是有点神通,在他的庙里貌似有一个被称为神主的东西。

  叶皓轩暂时不清楚所谓的神主又是何方神圣,他只知道这家家伙平时以人血为生,具体来历这老板娘不清楚,叶皓轩只知道她对这家伙很敬畏。

  堂堂华夏,竟然也有这些东西存在,回头得去找找玄机他们,这是他们的失职啊。

  无人区一处光秃秃的小山包。

  这山包并不算大,面生满了荒草,有一道阶梯直接通往山,在山有一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寺庙。

  寺庙虽然破烂,但是走进一道暗门以后,里面却别有洞天。

  这个地方好像是地牢一样昏暗,光秃秃的洞口挂着几十瓦的电灯泡,昏黄色的灯光让这里显得极其可怖。

  薛听雨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所在的地方是一个石室,三面都是冰冷的墙,正前方是黑沉沉的金属栅栏。

  她好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面的金丝雀一样,薛听雨翻身起来,她彻底的惊异了,看着这陌生阴森的场景,她的心里闪地一丝恐惧。

  仍是是她努力的把这丝恐惧给压了下去,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自乱阵脚,她要弄清楚状态在说,更重要的是,叶皓轩不会丢下她不管的。

  “谁在那里,出来。”薛听雨听到了一个地方传来了脚步声,来人的脚步极其沉重,走到栅栏一侧的时候对方便站在那里了,他似乎是在犹豫。

  一连叫了三声,刘柱子才扭扭捏捏的从一旁蹭了过来,他憨憨的冲着薛听雨笑了笑,然后傻里傻气的说了一声:“你醒了。”

  薛听雨记得刘柱,她意识到今天晚是住到黑店里了,她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平静的说:“你想干什么?”

  “我我……你你……”刘柱子的话都说不清楚了,他紧张的揉着衣角,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薛听雨解释。

  良久他才涨红着脸,低着头傻笑道:“你是我的媳妇儿了。”

  “你媳妇?”薛听雨吃惊的看着这个傻子,这货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他知道什么是媳妇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