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深处

  第1330章深处

  叶皓轩则是开着车带薛听雨和神主一起继续向藏地深处进发,不过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了,时不时的还会有些沼泽地出来,算是越野车的性能在好,偶尔也会陷在泥潭里出不来。!

  不过好在叶皓轩力气大,算是陷进泥潭里,他连车带人都能举起来,况且还有一个活了几千年的神主跟着呢,万一真的陷了进去或者遇到大的沼泽地,神主会下车做为苦力来抗车。

  不知不觉又午了,叶皓轩看看地图,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天黑之前应该会赶到目的地。

  但是蛋疼的是三贤山的具体位置他暂时还不知道在哪里,所以只有走一步说一步了。

  拿出行军用的酒精炉,叶皓轩又让神主去弄几条鱼,随手在旁边的清水地解剖清洗然后清炖,不到半个小时,一锅鲜美的鱼汤做好了。

  叶皓轩泡了些脱水的香菜撒在锅里,然后加些盐,又加些味精提味,一锅乳白鲜美的鱼汤算是大功告成了。

  鱼汤的做法最简易,用盐腌半小时,然后直接丢在锅里炖,起锅时加一点味精,会让鱼汤的鲜味最大程度的发挥出来。

  神主不吃这些东西,因为他说吃了会拉肚子,他跑到一边抓了一只野兔生喝鲜血,倒也喝的有滋有味的。

  严格说来这家伙不能算是人,所以人类的东西他向来是一点也不尝的,不过叶皓轩已经勒令他不准在喝无辜人的鲜血。

  这家伙开始诉苦说喝畜生血他会营养不良的,但是叶皓轩让他坚持一下,回头到京城了有多少恶人的血,他想怎么喝都行,或者说回去在想办法,让他彻底的戒掉鲜血。

  其实说真的,神主真的不喜欢喝血,他喝了几千年的血了,那种腥涩的味道让他几欲做呕,但是没有办法,他的身体构造是这样,不喝血的话真的会营养不良的。

  对于神主的来历,他自己也不大清楚,因为时间太久了,他本来是在西方国家的,后来机缘巧合下来到东方,见识到这里的远古大能们的强大,他惊为天人,他决定跟着这里的大能们混,当他们的小弟。

  可惜大能们没有来得及带他装逼带他飞,域外玉罗完天境的人杀门来了,然后是一场强大的撕逼,逼得神主不得不在夹缝之寻求生存和解脱,这一晃,是数千年过去了。

  无人区的鱼纯天然的,这里的沼泽地的鱼身形虽然有些细长,但是肉肥味美,而且刺极少,薛听雨喝了一大碗,然后又有些意犹未尽的在喝了一碗,直到感觉小腹涨涨的这才做罢。

  “快到雪山了吧。”薛听雨看着西方远处的一抹雪白说。

  “快了,我们的目的地后面是雪山,等你好了,我带你去玩玩,听说面的好东西不少啊。”叶皓轩笑道。

  “好是好,可是我怕没有机会了。”薛听雨的神色复杂的说。

  “你信不过我的医术,还是信不过你的命运?”叶皓轩凝视着她说。

  “我信得这你的医术,但是我信不过我的命运。”薛听雨叹道:“或许我命是该有这一劫吧。”

  “呵呵,狗屁的命,远古大能们都在其他的世界长眠了,这个世哪里还有命运可言?”叶皓轩说:“算是有命,我也会逆天改命,让你好好的活着。”

  “谢谢……”薛听雨拉着叶皓轩的手,她忍不住垂泪道:“谢谢你这些天一直陪着我……”

  “我陪着你,不是怜悯,而是责任。你的心结因为我而起,你的命运也是因为我而起,所以我有这个责任。”叶皓轩心里堵堵的。

  他无法照顾所有人的感情,以前他信誓旦旦的说对所有女人都会负责,但是他发现,以前还是太年轻了。

  有些承诺,他虽然能说的出来,但是他却做不到,因为他是人,不是神仙。

  “是吗?”薛听雨勉强笑了笑,她又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你该进去休息休息。”叶皓轩连忙扶住她,打开车门让她坐了进去。

  薛听雨微微闭双眼,她现在感觉到很疲惫,她的前途和命运仍然未知,荷花命像是一块大石头一样压在她的心头,让她喘不过看来。

  透过窗口,看着叶皓轩担忧的神色,她会心的一笑,她不后悔,甚至有些庆幸自己会有这么一劫,因为至少可以从这里面看出来,这个男人是乎她,心疼她的。

  只须知道这个,便足够了。

  “老板,听雨小姐的荷花命,恐怕难熬过。”神主突然说。

  “你知道这种命数是怎么样的?”叶皓轩微微一怔。

  “我听说过,但是她这种命貌似无解。”神主说。

  “无解!”叶皓轩怔怔的出神,良久他才叹道:“哪怕是无解,我也要硬踩出一条路来,她不能死。”

  神主沉默不言,做为血族的他其实不太懂男女之间的感情,他总觉得叶皓轩和薛听雨本应该是恋人关系,但是却又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隔阂,有时候,人是这样复杂的动物。

  休息了一个小时,继续向前行,穿越了沼泽区,前方的道路越来越难走了,到处是碎石嶙峋,尽管越野车的性能不错,但是底盘还是被震的不轻,坐在车里简直是煎熬。

  叶皓轩尽量避开地的大石块,以免薛听雨身体消受不了,正在行驶间,车轮突然砰的一声响,猛的向一侧冲去,叶皓轩连忙猛的一踩刹车,及时的把车身控制住。

  车轮爆胎了,这是涌叶皓轩脑海的想法,他连忙打开车门走下去一看,果然左前车轮已经爆胎,车子已经无法在用了。

  更关键的是,车子没有备用的轮胎,这下麻烦了。

  眼见雪山在即,但事实距离三贤山足足还有近两百多里,这样一来,天黑恐怕到达不了目的地了。

  “怎么了?”薛听雨从车里走了下来。

  “爆胎了,恐怕我们得弃车。”叶皓轩说。

  薛听雨看着远处,皑皑雪山已经在即,她兴奋的说:“那好啊,我们步行过去。”

  “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我背你走路吧。”叶皓轩说,反正汽车颠的厉害,这点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算是背着薛听雨过去,也无非是走的慢一点。

  在这个时候,一声长嘶传来,一条红色的身影远远的从后方的戈壁滩处奔来,却是一匹枣红色的马,它扬开四蹄,如一阵风似的奔到了叶皓轩的跟前,然后亲昵的用脸蹭着叶皓轩。

  “是疾云,它果真追了过来。”薛听雨又惊又喜。

  “我说过,这家伙通灵性,它一定会顺着我们走过的路找地来的,来的挺快的。”

  叶皓轩说着翻身马,伸出手道:“走,我带你策马江湖。”

  薛听雨伸出柔软的小手,叶皓轩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轻轻一提,她翻向马,坐在叶皓轩的身后,紧紧的抱着他的腰。

  “驾……”叶皓轩一夹马肚,疾云一声长嘶,扬开四蹄向着远处的雪山跑了过去。

  策马江湖,纵意天涯。人生紧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此,尤其是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此生此景,将永远印在薛听雨的心,永不褪色。

  刹那便是永恒,无悲无喜无梦无幻,无爱无恨四大皆空,人生如此,生与死又有何区别。紧紧的抱着自己身前的男人,纵意天涯,薛听雨只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停顿。

  疾云全速前行,在这种复杂的路况,马汽车要快的多,尽管在马背有些颠,但是跟越野车那种颠起来真的不算什么了,数百里距离,几乎是眨眼即至。

  雪山已经在眼前,这个地方已经是藏地的边缘,雪山之后在行一段距离,那便是著名的世界第一高峰,高峰的另外一侧,是另外一个国度。

  这个地方是祖国的边缘,也是华夏最神秘的地方,在这里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遗迹,埋藏在雪山的周围。

  看着雪山前方接连不的山脉绝峰,叶皓轩不由得愣了,他根本不知道哪个地方是三贤山,哪个地方才是他们要找的道家圣地。

  这个地方的山脉连绵起伏,恐怕不下数百里,要是一座山头一座山头的找过去,恐怕找三天三夜也找不完。

  叶皓轩翻身下马,把薛听雨抱了下来,他对着正前方高声喊道:“晚辈叶皓轩,前来三贤山求见青一真人,还请真人现身一见。”

  他的声音温厚无,远远的传了出去,叶皓轩的声音控制的极好,因为这连绵的山峰后面是雪山,常年累月的积雪都堆在山,如果真的声音大了,闹出来雪崩麻烦了。

  所以他的声音虽然混厚,但是他也是小心翼翼的提心吊胆的喊,不然真雪崩了那玩大发了。

  一连叫了三遍,眼前的群山依然是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

  “你确定这样喊能把人喊出来?”薛听雨裹了裹身的大衣,她感觉到有些冷,四周根本不像是有人烟的样子,三贤山真的在这里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