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9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1339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薛听雨喃喃的念出了这句话。

  妙慧有些懵懂的看着薛听雨,说真的她不太懂,她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出道观。”

  “你们这里不能还俗吗?”薛听雨说。

  “有时候能,有时候不能。”小丫头给了薛听雨一个懵懂的回答,她继续说:“每个人长大以后,都会去红尘历练,有些人可以呆在俗世,结婚生子,有些人参破了红尘,要回来继续做道士。”

  “那你呢,你貌似还不到出行历练的年纪吧。”薛听雨说。

  “师父说我心无杂念,应该早日历练。看她语气,似乎我要留在这里做道姑,甚至……传她衣钵。”

  “但是也有些师姐在红尘结婚生子,生活了几十的以后又回来了,看破红尘,超脱自我,回来继续做道姑。”妙慧说。

  “那是她们看破了俗世的纷争,世俗红尘虽然很好,可以对酒当歌,酒调歌头,但事实关不是那样的。”

  薛听雨站起来幽幽的说:“你要应对无尽的阴谋和纷争,要承受你所亲所爱之人所给的痛苦,哪里像这里,与世无争,青灯梵歌,这才是真正的清净之地。”

  “我不太懂……”妙慧摇摇头,她站起来说“姐姐你说这里好,但若真的让你出家,你愿意吗?”

  “不愿意。”薛听雨愣了愣。

  “那是了,世俗里虽然纷争太多,痛苦太多,但是你还是舍不得,这不是看不看透红尘的问题,这是因为你一小生活在俗世。”妙慧认真的说:“落叶归根,终究是要回去的。”

  这一番话说的好有道理,薛听雨一时间竟然听得痴了。她俯身笑道:“没想到,我竟然还没有你看的透,呵呵,我真是……”

  “那是因为听雨姐姐是在局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妙慧咯咯笑道。

  “是啊,当局者迷。”薛听雨怔怔的出神,品味着小丫头话的意思,她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松,她笑道:“谢谢你小妙慧,我现在感觉如释负重。”

  “姐姐是聪明人,算是我不说,也总有一天会自己悟透的。”妙慧微微一笑。

  “好一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薛听雨微微的一笑,她随即叹道:“可是,我恐怕等不到自己悟透那一天。”

  “为什么?因为荷花命吗?”妙慧问道。

  “对,荷花命。”提到这个,薛听雨依然隐约的有些心痛,她认为那是自己的命运,是无法躲过去的。

  “放心吧,我感觉你一定会好起来的。”妙慧说。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薛听雨微微的一笑。

  “因为我喜欢你,我不让你死。”小丫头认真的说。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喜欢薛听雨,所以薛听雨不能死。有时候小孩子的心性是纯真,但也是最可笑的。

  她认为只要是她喜欢的,那不能离她而去,哪怕算是命运如此也不行。

  “好,姐姐答应你,姐姐不死。姐姐还要等着你一起去京城,到那里吃好多好吃的,玩好多好玩的。”薛听雨说。

  “拉钩,不许反悔。”妙慧伸出了手指。

  “我们拉钩约定,京城见。”薛听雨伸出手指,和她勾在了一起。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约定,却是一个无法实现的约定。

  夜色渐渐的来临,送走了小姑娘,薛听雨依然坐在亭子这边发呆,她看着漫天的繁星怔怔的出神。

  这里是藏地的边缘,在向西是雪山,雪山过去在有数百公里是世界第一高峰,高峰的另外一侧是另外一个国度,薛听雨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到高峰前。

  其实她从小有个愿望,是攀登世界第一高峰,挑站自我的极限。

  可惜,她没有机会,也没有这个能力去挑战世界第一高峰,她在想,如果真的躲过了这一劫,算是不去,她也要到这里看看,在怎么说那也是自己小时候的愿望。

  “有心事?”

  叶皓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薛听雨转过身去,只见叶皓轩从回廊处走来,径直走到了听雨阁的正心处。

  “恩。”在他面前,薛听雨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微微的点点头。

  “担心明天的雪山之行?”叶皓轩说。

  “有点。”薛听雨说“我有种不详的预感,似乎明天雪山之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你想多了,即使是有事情发生,也是好事,或许在那里,我们能找到破解之法。”叶皓轩说。

  “万一找不到呢?”薛听雨问。

  “找得到的。”叶皓轩解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薛听雨的身,晚天气较冷,薛听雨穿的略显单薄。

  “我心里没底。”薛听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老天才不忍让你这么早去了,算是真的命运无解,我想有时候老天也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叶皓轩说。

  看叶皓轩一本正经的样子,薛听雨噗嗤一声笑了,她边笑边说“但愿如你所言吧。”

  “休息去吧,明天早还要早起,我已经准备好了干粮,估计我们两个要在雪山呆几天。”叶皓轩说。

  “恩,我知道,但是我不想休息,我想看看星星。”薛听雨仰望着夜空说。

  “那好,我陪你。”叶皓轩好脾气的笑了笑,然后和薛听雨一起坐在听雨阁,看着漫天的繁星。

  漫天星光,宛若夏季莹火。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叶皓轩便和薛听雨在小丫头的带领路下出了门。

  考虑到这一次出行要呆几天,所以叶皓轩准备好了衣物和干粮,在那种冰天雪地的环境,如果真的有了麻烦,那可是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下了山门,妙慧指着一条路道:“诺,是顺着这条路走,然后可以到雪山脚下,山下有路,可以通向雪山,但是一般人找不到那路。”

  “你能找到吗?”叶皓轩笑了笑。

  “废话。”妙慧翻了叶皓轩一眼。

  “你难道这样一直走着过去,拜托,这里有近百里好不好。”叶皓轩无语的说,自从来到了这无人区之后,他总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交通靠走,治安靠狗,通讯靠吼了。

  这里的路况虽然还算说的过去,但是毕竟刚刚下了一场雪,地下的积雪足足有两尺来厚,如果真的是一脚深一脚浅走过去,恐怕要费不少的力气,他还没事,可以吃的消,但是薛听雨绝对吃不消。

  “那不然怎么办呢?我平时去雪山是走的啊,这么点的路你都走法这去,你还敢说你是医圣?”小丫头不屑的扫了叶皓轩一眼,然后率先向前走了过去。

  “我们是不是可以骑马。”叶皓轩说。

  “可以啊,问题是,哪里有马啊。”小丫头有些诧异的问道。

  “当然有。”叶皓轩微微一笑,他的手指放在唇边一声吻哨,响亮的口哨声远远的传了出去。

  妙慧疑惑的看着叶皓轩,她在想这货是不是脑袋秀逗了?他这样吹一声,难道有马过来吗?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声长嘶,疾云四蹄飞扬,如同一朵红云一般从远处疾驰而来。

  有数天不见叶皓轩,它亲昵的把自己脑袋在叶皓轩脸蹭着。

  “哇……好漂亮的马啊,好肥。”妙慧双眼放光的看着这匹马。

  “走……”叶皓轩率先马,然后伸手把薛听雨拉到马,然后又抓住小丫头的手,把她放到前面。

  薛听雨紧紧的搂着叶皓轩的腰她对妙慧说:“坐好了没有?”

  “坐好了。”

  妙慧是第一次骑马,她感觉到非常的好和新鲜,疾云极通灵性,叶皓轩在它的臀部轻轻的一拍,它扬起四蹄向前狂奔而去。

  这处雪山连绵近百里,地处藏地边缘,过了雪山之后在行数百里是世界第一高峰,高峰另外一侧是另外一个国度。

  叶皓轩策马奔腾,百里距离,不过是一个小时赶到了。如果在这个地方开车,这百十里面估计得走大半天,因为这里的路况不好,能把人颠的跟玩车震一样。

  疾云的耐力相当的不错,两个成人一个小丫头加起来的重量近三百斤,可是全速跑了近百里,它还是一幅精神奕奕的样子,算是匹难得的好马。

  三人下马,叶皓轩在疾云的臀部拍了拍,疾云长嘶一声,跑到一边自己找草吃去了。

  虽然下雪,但是这里的草耐寒力极强。山脚下的草极其肥美,尤其是山下的一处碧潭更是让这里像是仙境一样。

  潭水碧绿,这么冷的天,它竟然没有结冰,丝丝白气从潭水之冒出来,平添了几分仙意。

  “顺着这条路,可以山了,那个地方是雪影峰,是这座雪山最高的地方。”妙慧一边沿着山路山一边和两人做着简单的介绍。

  山路极其复杂,尤其是下过一场大雪的雪山根本找不到路在哪里,有些地方根本是被雪覆盖的灌木丛,一不小心陷下去你悲剧了,因为那里面全是荆棘。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