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挑战

  第1343章挑战

  做完了这一切,叶皓轩举步向山洞里走去,洞口距离悬崖有几十丈的距离,峰顶风大,所以这里的积雪被吹的差不多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阵凌厉的剑意突然涌来,随即一白色的人影自天而降,落在叶皓轩的身后。

  “剑圣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啊。”叶皓轩缓缓的转过身来,只见剑圣一身白袍,缓缓的从他身后走了过来。

  “短短数天的时间,竟然能悟出剑意,看来我以前还是低估你了。我等不及了,我现在要与你一战。”剑圣双眼放光的看着叶皓轩,他的一颗剑心翻腾不已。

  自从当年一战之后,剑圣将剑置于解剑池,云游天下,挑战诸方高手去了。

  虽然手无剑,但是他心有剑,所以尽管不用剑,剑圣还是少有敌手,他更是远赶赴倭国,以独自一人之力,单挑倭国八大剑术高手,自此名动天下,被人封之为剑圣。

  他剑道的境界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剑心才渐渐的沉寂了下来。

  因为他的剑心,是为战斗而生,在这个世界的剑客,已经少有是他的敌手了。即使是有人想挑战他,借着他的名声位,但是对方却无人是他一合之敌。

  高手寂寞,大概说的是剑圣这种情况吧,华夏内江湖三圣六痴,剑圣排为第一,可以说他是无敌的存在。

  他有种感觉,他要突破,达到武学另外一个层次的境界,而他突破的契机是打败叶皓轩。

  他奔腾不休的剑心战意凛然,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很强,只有他才能堪堪与自己一战。

  “没时间。”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现在不是正闲着吗?”剑圣说。

  “呵呵,我是闲着,但是我要为心爱的女人找到破解荷花命的方法,她的命运一日未解,我便一日不与你决定。”叶皓轩说。

  “儿女情长,是阻挡你境界提升的最大阻碍。”剑圣说。

  “剑圣,你有追求吗?”叶皓轩微微的一叹。

  “有……一生追求剑道之极,只求一败。”剑圣答道。

  “我也有追求,我希望我的医术能达到另外一个层次,我可以治好这个世界公认的难题,我可以为天下的人谋福。某种程度,我和你是一样的,但是你追求剑道之极,我追求医学至高之境,我们两个,不是同一路人。”

  “但你是一名武者,不,从今天开始,我应该叫你剑客,你领悟出了剑意。”剑圣说“你也在追求武道之极,否则的话你为什么会突破?”

  “我突破,是因为我悟性好,我突破,是因为我只想多一份自保之力,剑圣前辈,你不觉得这都是被你逼的了吗?”叶皓轩颇有些无奈的说。

  “那你更应该感谢我,我不想和你在说什么废话,我只想和你打一场。如果你是个男人,那痛痛快快的和我决一死战。”

  “呵呵,决一死战,以我现在的实力,对你,你有几分把握战胜我?”叶皓轩笑了。

  “六成。”剑圣说。

  “六成把握,已经完全可以打败我,与其与你打一场,倒不如站在这里让你一剑杀了来的痛快一些。”叶皓轩说。

  “那不一样……我要从你身找到突破,必须与你一战,打败你。但是我不会杀你,我是武的,不是杀人的。”剑圣说。

  “你不会杀我,别人也不会?”叶皓轩笑了。

  “有我剑圣在,谁敢动你。”剑圣说。

  “除了你剑圣还有花圣,还有六痴的三痴。不瞒你说,现在算你能战胜我,也是惨胜,那个时候你自顾无暇哪里还有能力保我?”叶皓轩无奈的笑了笑。

  “我自认在内江湖武林有些名气,我相信也有人会给我这个面子,他们不会杀你。”剑圣说。

  “说真的剑圣,你是我见过的人最傻的一个,被人当枪使了还沾沾自喜。”叶皓轩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说什么?”剑圣的脸变了。

  “我来这一路似乎不是很太平,走了剑圣,来了琴痴,要么是找人武,要么是要杀了我。呵呵,我很佩服我的仇家,竟然能不动声色的把祸水东引,让内江湖的那么多圣和痴来杀人。”叶皓轩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这些都不重要,我现在只想痛痛快快的和你打一场。”剑圣目光如炬的说。

  “要打可以,等我七天之后。”叶皓轩说。

  “我等不了七天,我最多等你七个时辰。”剑圣说。

  “剑在这,你杀了我吧。”叶皓轩把曲池重重的掷在了地,一幅任由宰割的样子。

  “做为一个剑客,我为你感觉到耻辱,不管你有几分胜算,但是敌人打门的时候,你要做的是拿起剑,和对方痛痛快快的打一场,这样虽死犹荣。”剑圣冷冷的说。

  “呵呵,虽死犹荣?”叶皓轩笑了,他大声吼道:“你特妈的完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自己活的好好的干嘛要去死?京城一大摊子的事在等着自己去办,医还要发展……医疗费用还要下拉。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凭什么要老子去送死?

  因为你感觉我是你的对手?因为你顶着一个剑圣的名头像傻逼一样的四处打人决斗?那是你的生活圈子,老子的追求不是打打杀杀的。

  薛听雨的荷花命还要等着自己去救,应龙和修罗当日之求还没有办到,凭什么老子要和你死战?

  “你……”剑圣大怒。

  “先生,你的剑心又乱了。”薛听雨缓缓的从洞口走了出来,她披着一件白色大衣,天空的星空很亮,虽然是夜里,但是她美丽的轮廓还是清清楚楚的展现在别人的眼前。

  “听雨,回去休息吧,这里冷。”叶皓轩有些心疼,雪山的夜里冰冷刺骨,在洞口升着火,里面还有些暖气,但骤然出来的话,会冷的有些受不了的。

  “听雨小姐。”剑圣一拱手道“当天我已经答应了小姐仅有的一个要求,所以这一次小姐请不要为难我。”

  “我不敢为难先生,在我心先生一向是一个德高望众的人,不仅是我,连太爷爷也对先生赞叹有加。”薛听雨说“但是听雨还是有一个不怀之情。”

  “如果你让我与他免战,这我做不到。”剑圣摇摇头道。

  “先生求败的心,我理解。”薛听雨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但是先生能否看在听雨面子,看在和薛家那份渊缘,在帮听雨一次。”

  “老太爷去世以前,我一直守在老太爷的身边。严格来说我是薛家的下人。所以算是老太爷不在了,只要有我剑圣在的一天,薛家的事情,是我的事情。”剑圣一拱手道。

  “既然如此那请剑圣帮听雨一次,因为听雨的时日无多。”薛听雨道。

  “小姐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度过这一次难关的。”剑圣淡淡的说。

  “我对生死看的很淡,度过也好,度不过也好,我只想此生无憾。”薛听雨指着叶皓轩说:“这个男人,是听雨生命最重要的男人,我的命,可能只剩下六天了,我只想在这六天的时间里,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度过,六天之后的事情,可能我不知道了,我也管不着。”

  薛听雨的话说的动情。

  人最大的悲哀,是知道自己的日子还有多少。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这些天要做些什么。是四处漂泊,看看尘世间的山山水水,还是疯狂的购物,把自己的积蓄花光,或者说……找到自己最心爱的人,大胆的向他表白,然后请求他陪着自己度过这最后的时间。

  毫无疑问,薛听雨选择了最后一条,她决定和自己最心爱的男人一起,让他陪着她走过生命的最后时光。

  “所以……请先生务必在多等些日子,听雨去后……在来找他一决高下。”两行清泪,从薛听雨的眼角落下来。

  剑圣不语,他被薛听雨这两行清泪感动了。

  他曾经追随老太爷数十年,薛听雨是老太爷最喜欢的晚辈,而他也把薛听雨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看待。

  现在她这样求着自己,如果自己拒绝,那他真的是一个无情冷血的人了。

  那奔腾不止的剑心缓缓的平复了下来,他微微的叹道:“既然听雨小姐这样说,那我也无话可说,医圣,七日之后,雪影峰见。”

  “七日之后必定赴约,届时在争个你死我活。”叶皓轩淡淡的说。

  剑圣一点头,然后一跃而起,身形冲天而起,远远的向前雪影峰方向急掠而去。

  “进去吧,外面冷。”叶皓轩说。

  “不,我想看看星星,这里的星星很漂亮。”薛听雨痴痴的看着洗般的夜空。

  “以后有的是时间。”叶皓轩笑了笑。

  “我怕……时间不多了。”薛听雨摇摇头说。

  “净说傻话。”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你这是不相信自己的命运,也不相信我的医术。”

  “你是人,不是神仙。”薛听雨微微一笑道:“所以有些事情你解决不了,这段日子有你陪着我,我很开心。”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