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 坐化

  第1350章坐化

  对这个聪明可爱的小丫头,他没有半点好感,他只知道这丫头骂他丑,并打败过她,他要用世最残酷的手段让折磨她,让她死。品??p>

  妙慧挣扎着坐了起来,她身白色的道袍被鲜血染红了一半,但是她那张小脸满是不屈,她冷冷的盯着兽王,吐出两个字:“变态……”

  兽王被激怒了,他被彻底的激怒,它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喘息着,他脸的表情变得潮红,他指着妙慧骂道:“你在说一句试试,你说……你在说一句……”

  “丑八怪……变态,神经病……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

  兽王怔住了,小时候被抛弃,被人欺辱,爹妈不疼的情景在次浮现在他的眼前,他的双眼杀机四起。

  他转身一言不发的走开,然后一阵急促充满杀意的笛声从一边传了过来,那头本来安静下来的雪熊在次狂吼一声,它四肢并地,向妙慧疯狂的冲了过来,它主高的举起自己的手掌,要把妙慧给拍成肉酱。

  妙慧挣扎着盘膝坐下,她勉强动着受伤的右肩,双手各掐一个道诀缓缓的放在胸前,在缓缓的落下,放在双膝。

  道家的万像不灭心法开始缓缓的运转了起来。

  道家万像不灭之法,是拼起全身的能力,以自身所有潜力为主,然凝化为精气,借助天地万物,以自身造化结成屏障,关键时保命的最后手段。

  她双眼缓缓的闭,一抹虹圈从她的脑袋发出,在这瞬间,她整个人显得庄严、肃穆,无悲无喜的表情让她忘记了身边的一切。

  砰……

  雪熊的右掌重重的拍下,但是一抹七色的屏障突然迸发而出,雪熊一声狂吼,身形倒飞出去。

  七色的屏障在妙慧周身三尺开外,好像是一个七色的光罩把她护在里面一般。她嘴唇微动,微念道家真经。

  兽王拿起竹笛,在次吹了起来,他的脸带着一丝狞笑,雪熊双眼一片赤红,它又不顾一切的冲了去。

  周边的数十头雪狼也在他笛声的蛊惑下发狂,它们纷纷跃起,向妙慧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它们要把这个小丫头撕成粉碎。

  妙慧依然一动不动,只是她周身四处的不灭虹圈显得更加鲜艳了,她这样无悲无喜的坐着,任由这些雪狼疯狂的向她身扑来,她是一动不动。

  这些畜生们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光圈之内,它们也只能伸着尖利的爪牙在光圈外面逞强。

  突然,妙慧双眼睁开,她的表情无悲无喜,她双手缓缓抬起,一个道诀缓缓的掐成,在道诀掐成的瞬间,她有片刻的犹豫,但是眼前的雪狼让她的表情变得视死如归。

  “听雨姐姐,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她脸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双眼一闭,右手蓦然张开。

  “无缘生死,万劫不灭。”

  三贤山是道家清净之地,所修道典自然非凡,这一招是三贤观保命之法,同时也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妙慧天资极其陪慧,虽然她的年纪小,但是其修为以及道典的感悟却远远的超过自己那一众师姐,如果在给她几十年的苦修时间,难保她不会在成为另外一个青一真人。

  可惜她没有机会了,这是她的劫,也是她的命,当天青一真人看到那颗坠落的流星,其实是她命宫星宿。

  命宫星坠,这是气数将尽的迹像,这一劫,是注定的。

  淡黄色的光华在她双指间缓缓滚动,形成一个光球,妙慧那张精致的小脸带着甜甜的笑意,双臂张开。

  光华四溢,临死前的反击像是一颗炸弹一样爆裂而开,她周身的虹光轰然散去,一层层的光华向四周波动而去,不管是狼群还是雪熊,都被反震了出去。

  兽王一口鲜血喷出,他有些惊恐的看着妙慧,他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岁左右的小丫头到底还有什么保命的招式,他收起竹笛,闪身离开,片刻后便消失在冰天雪地之。

  狼群死的死伤的伤,道力尽散的妙慧面容无非无喜,残余在她身的光华让这些畜生们心惊胆战,没有了兽王笛声的蛊惑,它们一个个向后退去,然后落荒而逃。

  妙慧双眼缓缓的闭,她身生命的迹像极速的消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脸一阵温热,她勉强睁开眼睛,努力的抬起头,只见疾云跑到她的身边,伸出粗糙的舌头在她脸舔着,似乎是在叫她醒来。

  “疾云……”妙慧勉强笑了笑,她努力的不让自己在次睡过去,她吃力的说:“带我去见听雨姐姐好吗?我想……在见她一面。”

  疾云向前走几步,四脚一屈跪倒在地,妙慧拼起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然后艰难的走到了疾云的身边,用尽残余的力道伏在马背。

  看似简单的几个动作,她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紧紧的伏在疾云的背,伸出双手搂住疾云的脖子,趴在它的身。

  疾云一声长嘶,它扬开四蹄向远处的雪山奔去。

  危崖之,薛听雨紧紧的伏在叶皓轩的身,叶皓轩四肢用力,正在陡峭的山壁边缘向爬着。

  尽管得到了凤魂的传承,但薛听雨还是一个普通人,这种悬崖峭壁她是绝对爬不去的,她只得紧紧的抱着叶皓轩。

  身后是万丈深渊,她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因为那种深不见底的高度让她看一眼感觉到头晕,她也不知道之前自己是怎么鼓起勇气从悬崖处跳下去的,给她第二次机会,她绝对不敢在跳了。

  叶皓轩全身真气鼓荡,他紧紧的贴在峭壁之,一点也不敢放松,好在以他现在的能力,算是在光滑的地方他也能不借助任何工具爬去。

  但这种深渊的边缘,还是小心为好,他手足并用,以一门高深的道门身法向爬去,这种身法有些类似于壁虎游墙功,能让他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悬崖。

  终于,他爬到了悬崖的边缘处,他双手稍稍的一用力,伏在他背后的薛听雨和他一起翻身到了悬崖方。

  “终于来了。”叶皓轩吁了一口气。

  薛听雨松开紧紧抱着他腰的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感觉到一种新生的感觉浮在心头,这种感觉很好。

  “感觉怎么样?”叶皓轩说。

  “很好,感觉整个人很轻松。”薛听雨着头,正对着东方初升的阳光。

  现在正是早晨,天地万物都散发出一种朝气,让这冰天雪地的雪山显得极其美丽。

  “那好。”叶皓轩笑了笑,让他最欣慰的是薛听雨的宿命终于破解了,他心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我以后要对自己好点,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里玩去哪里玩。”薛听雨笑道:“重生一次,才发现生命有多可贵,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珍惜。”

  “是,生命很可贵,不管有没有这一次经历,你都要任何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叶皓轩笑道。

  “以前不懂,但是我现在懂了,谢谢你……给我这一次重生的机会。”薛听雨直视着叶皓轩的双目道。

  “这是我的责任。”叶皓轩说。

  “打算什么时候回京?”薛听雨说。

  “随时都可以,但如果你想在这里玩玩的话,在耽搁几天也没事。”叶皓轩笑道。

  “我可不敢在耽搁你的时间了,有你这段时间陪着我,我很知足。”薛听雨低着头说。

  “我还答应了你,回去的时候骑着疾云一路赶回京城呢。”叶皓轩说。

  “这个可以有。”薛听雨眼前一亮。

  “走吧,该回去了。”叶皓轩拉着她的手。

  “你好像错过了决斗的时间了。”薛听雨下意识的向雪影峰的方向看了一眼道。

  “错过了错过了吧,反正剑圣一定会在来找我的,他昨天在雪影峰守了晚,心情一定不是太好。”叶皓轩笑了笑。

  本来今天凌晨的时候,便是他和剑圣决斗的时间,但是因为薛听雨的原因,叶皓轩错过了这一次决斗,可以想像,剑圣在又高又冷的雪影峰等了一晚是什么样的心情,他现在一定很暴怒,一定很想杀人。

  “他是个执着的人,他一生追求剑道之极。境界的停滞不前,让他疯狂的寻求突破之道,但是一直没有进展,他已经有些疯魔了。”薛听雨叹道。

  “突破是他的事,他硬要把自己的事情强加到别人的身,这是不懂礼貌。”叶皓轩有些生气的说。

  提到剑圣,他心里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他不想与人打架,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好不好,哪还有动不动决斗的人?你以为这是在演武侠小说?大家打打杀杀的去争武林盟主?

  拜托,那很幼稚好不好。

  薛听雨笑了笑,她挽着叶皓轩的手,两人一起向山下的路走去。

  “妙慧那丫头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昨天她硬是要跑回观里请青一真人出手救你。”叶皓轩道。

  “青一真人如果真有办法,不会让我们到雪山来了,这丫头。”薛听雨笑了笑,想起妙慧那张精致的小脸和俏皮可爱的样子,她忍不住想笑。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