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1章 得到和失去

  第1351章得到和失去

  这丫头有时候很泼辣,有时候却很乖巧,而且她的性格和自己有几分相像,她仿佛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样。

  “青一真人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她的年纪能达到道家这种心如止水,清净无为的境界,实属难得,数十年后,她的成一定会超越自己的师父。”叶皓轩说。

  “这个世,最不缺的是天才,妙慧那小丫头在过几十年,肯定又是另外一个青一,她天资陪慧,诸多道典一点即通,是块好料子。”薛听雨说。

  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心突然一阵刺痛,她一声痛呼,下意识的按住自己的胸口,胸口隐约的有些刺痛,她心有所感,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的山路。

  “怎么了?”叶皓轩吓了一跳,他以为薛听雨的身体又有了什么变故,她连忙搭着薛听雨脉博,片刻以后他便松了手,薛听雨的身体无碍。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哪里不舒服吗?”叶皓轩说。

  “我不知道……我只是突然感觉到心有点刺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了一样。”薛听雨怔怔的看着前方出神,她心有种不祥的预感。

  道家有云,一进一出方为天道,她这一次破解荷花命,摆脱宿命,是值得高兴。但老天是公平的,让你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还会剥夺你一些东西。

  远处的雪山,闪过一抹红色的影子,由于离的太远,薛听雨看不清楚那抹红影到底是什么。

  “是疾云,它怎么跑到山来了?”叶皓轩的视力常人要好的多,他一眼看出来了远方的红影正是疾云。

  疾云越来越近,薛听雨终于发现,疾云的背还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她看出来了,那条人影正是妙慧。

  “是妙慧。”薛听雨喜道:“这丫头回来了。”

  话刚一出来,她的脸色骤然变了,因为她发现妙慧身那件白色的道袍染红的鲜血,而且随着疾云走过的地方,还有一道长长的血线。

  “她……也在流血,她出事了”薛听雨大叫道。

  “别紧张,我去看看。”叶皓轩快速的向疾云奔了过去,薛听雨也紧随其后跟了过来。

  “妙慧,妙慧……”叶皓轩一边跑一边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没有一点反应。

  叶皓轩跑到疾云身边的时候,妙慧的身形一歪,一头向地下的雪地里扎去,他连忙向前急冲,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在接触到她身体的那瞬间,叶皓轩的心不自由主的一沉。

  妙慧的身体有些僵硬,而且他触手冰凉,他连忙探在妙慧的脉博,一搭之下,他不由得沉默了。

  “她怎么了,妙慧,你怎么了……”薛听雨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她轻轻的摇头妙慧呼唤道。

  “她受伤了……你快救她,快啊。”薛听雨大叫道,眼泪夺眶而出。

  叶皓轩取出金针,把妙慧平放在雪地之,开始施展还阳九针。

  他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因为他知道妙慧已经救不回来了,她伤的太重,而且道家气海的灵气已经被耗损殆尽,这对一个道者来说是致命的,如果没料错,她一定是用某种同归于尽的方法和敌人拼博,这才导致现在这种后果。

  叶皓轩手的金针落下,真气毫无保留的发出,他甚至命出天心玉露丸,用在雪山找来的千年雪参为她吊命,各种方法都试过了,但是却很徒劳。

  取下了还阳九针,叶皓轩默默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她救不回来了,是吗?”薛听雨问。

  虽然不忍心,但是叶皓轩还是微微的点点头:“道力耗尽,五气尽竭……这天人五衰还要致命。”

  “妙慧……”薛听雨紧紧的抱着小丫头僵硬毫无生机的躯体失声痛哭:“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来啊……你还没有陪我一起去京城,你还没有吃好多好吃的,玩好多好玩的?你怎么这样去了,你起来,你不要在睡了……”

  妙慧的双眼睁着,始终没有闭,只是她的双眸带着笑意,她走的很安祥。

  只是她在也听不到薛听雨的呼唤了,在也不能在她身边叫她听雨姐姐了。

  叶皓轩拍拍薛听雨,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妙慧的双眼依旧在睁着,她生命耗尽距离现在应该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的瞳孔还没有散,可能她是为了想在见见薛听雨。

  叶皓轩伸出手去,把她的双眼合,小丫头闭双眼的这瞬间,叶皓轩的心如一团烈火般的燃烧。

  他恨,他愤怒。

  小丫头的死,绝对不是偶然,她这一身伤口已经很明白了,她是被人杀死的。

  三贤山与世无争,所有的人都过着清净无为的生活,绝对不可能有外敌,伤她的人只有一个目的,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小丫头完全是遭无妄之灾。

  叶皓轩很愤怒,他从来没有这样怒过,虽然跟这小丫头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很喜欢她的泼辣,也很喜欢她的纯真。

  他很享受小丫头看着好吃的东西时那口水直流可怜巴巴的眼神,他也很喜欢这小丫头,他甚至想将来自己要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儿好了。

  薛听雨依然在流泪,她抱着小丫头早已经冰冷的躯体痛哭。昨天她还和这小丫头天南地北的侃侃而谈,她还和这小丫头约好了在京城一起见。

  可一眨眼她去了,虽然她现在躺在自己的怀里,但一线之隔,即是阴阳。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叶皓轩叹了一口气,散去了心头的戾气。

  “她是怎么死的。”薛听雨沉声道:“是遇到了什么大型动物了吗?”

  “不……雪山并没有特别凶残的动物,偶尔会有些雪狼。算是有凶残的动物,一般来说也不会去主动伤人,妙慧久居三贤山,她不会主动去碰一些大型动物的。”叶皓轩说。

  “那她身的伤……却是实实在在来自一些大型动物身的。”薛听雨抱着妙慧,轻抚着她身的伤口。

  “那只有一个可能,是人为的。”叶皓轩说。

  “兽王。”薛听雨说。

  “是他。”叶皓轩紧紧的握着拳头,气海的真气在周身运转三周,才把心头这股几乎要杀人的戾气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是燕家的人。”薛听雨说。

  “是……京城燕家。”叶皓轩咬牙切齿的说:“半个月后,我回到京城,必定屠尽京城燕氏名流。”

  “到时候……算我一份。”薛听雨清冷的双目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寒光。

  “回去吧……人死不能复生,入土为安。”叶皓轩说。

  薛听雨点点头,她抱着小丫头毫无生气的躯体站了起来,向疾云走去。

  在这个时候,白影一闪,一身长袍的剑圣瞬间出现在叶皓轩的眼前,剑圣一袭白色长袍,背负无影剑,他的头发眉毛结了很多冰粒,可见他昨天晚在雪影峰守的到底有多辛苦。

  更让他生气的是,他被人放了鸽子,他竟然被叶皓轩放了鸽子,这是让他最无法释怀的事情,天寒地冻的,你让一个老人家在雪山高峰处等了你整整一晚,你还有人性吗?你还有良心吗?

  更重要的是,剑圣和医圣要在雪山之颠决斗的事情已经被内江湖的人知道了,消息传了出去,内江湖有一大车的人巴巴的赶了过来要看他们两人决定。

  相当初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在紫禁之颠决斗,那是多么的惊天地泣鬼神,早年有决站紫金之颠,而今天又有二圣决战雪山。

  甚至有人全方位架好摄像机,要把两人大战的情景给拍下来,然后卖给动作电影公司去,肯定会大赚一笔的。

  剑圣成名数十年,而叶皓轩是近两年才崛起的新起之秀,虽然诸人不看好叶皓轩,但是能在短短两年的时间混到了和华夏内江湖三圣齐名的地步,而且还敢接下剑圣的挑战,这年轻人一定有两把刷子的。

  谁也不是傻子,谁也不会傻不接叽的在没有一点胜算的情况下随随便便的去接受别人的挑战的。

  叶皓轩敢接,那说明他有百分之八十以的把握,因为谁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在高人面前开玩笑。

  可惜的是叶皓轩竟然放剑圣的鸽子了,不仅是这样,他还把一大批闻风而来的内江湖高手给玩了,这些人等了一晚,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散去。

  他们觉得叶皓轩根本不敢来,他是随口应承了下来,然后夹起尾巴跑了。

  但最感觉面子过不去的还是剑圣。

  他是谁?他是剑圣,是成名已久的剑圣,当年一战成名之后从未出过剑,为了表示对叶皓轩的重神人,他甚至去解剑池带走自己的无影剑。

  但是他竟然被放鸽子了,不能忍,这绝对不能忍。

  “医圣,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了?”剑圣脸色不善的盯着叶皓轩。

  “我没有什么要解释给你。”叶皓轩冷冷的说。

  他现在的心情很差,因为妙慧的死让他的心情极其的低落。他好不容易压制住心头的戾气,可谁知道到大圣又不知趣的跑过来找麻烦,当他叶皓轩是软柿子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