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2章 怒

  第1352章怒

  “约好的雪山之颠决一生死,昨晚我去了,你人在哪里。!”剑圣喝道:“难道医圣的话,跟放屁一样吗?”

  “我告诉你,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叶皓轩猛的转过身,被修罗影响导致身体产生的戾气像一阵龙卷风一般发出。

  剑圣吃了一惊,他的长袍飘起,他心惊的看着叶皓轩。纵横江湖几十年,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的杀气竟然有这么的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叶皓轩这样杀机四起。

  一眼瞥见了薛听雨怀里抱着的妙慧,剑圣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他缓缓的点点头道“医圣的心情,我理解,说个时间,我们择日在战。”

  “三日之后,雪山之颠。”叶皓轩抛下了这句话,转身马,把薛听雨也拉到马背,疾云踩着厚厚的积雪绝尘而去。

  三贤观里面一片雪白,观里的积雪早已经被清雪出去,下过雪之后观里的道姑们便把积雪清扫出观门,甚至四季长青的树的雪也被小心翼翼的弹下来,清扫了出去。

  三贤观里的树是长青树,一年四季不见枯叶。扫去积雪之后的三贤如初春到来一般。

  只是现在树被一道道的白绫所替代,妙慧属于道家弟子,而三贤观又有自己特有的葬礼,妙慧的躯体被放在观里一晚,然后便即火华,骨灰洒遍整个三贤观,她的灵位在三贤观大殿摆放三天,然后置入三贤观后山的灵堂。

  大殿里面挂满了白绫,正央处的三清神像依然丝毫没有一点表情,所有的道姑分跪两边,默念道家往生经,为妙慧超度,盼她早日脱离苦海,轮回往生。

  薛听雨一直守在妙慧的灵前,她一张又一张的向灵前的火盆放着黄纸,一连三天,盆的火都没有断过。

  她的对面是妙善,和妙慧最要好的师姐,她的脸色凄哀。眼角犹自挂着泪痕,这几天因为妙慧离世的事情,整个观里都显得有些沉闷。

  妙慧是观里最小的道姑,她也是观里的开心果,不管是长辈还是同辈,都能和她打成一片。到处都能听到她欢快的笑声,但是她去了以后这几天,道观里很清静,清静的让人感觉到沉闷。

  铛、铛、铛

  三声钟响传遍了整个道观,这是观有人离世时响的钟声,由青一真人亲自撞钟,盼逝者安息,早日轮回。

  三声钟声一响,妙善和所有的道姑都起身。

  薛听雨依然跪倒在地,烧着手的黄纸。

  “听雨姑娘,时辰到了,妙慧该入灵堂了。”妙善说。

  “恩。”薛听雨点点头,她站起来,小心翼翼的把妙慧的灵位捧在怀里,然后转身缓缓的走出殿门,余下的道姑排成两排,手拿着拂尘,一行人一起去送妙慧的灵位。

  灵堂之摆满了历代掌门和去逝的前辈灵位,妙慧是晚辈,所以她放在最未端,所有的道姑同时挥动手的拂尘,颂了一声道号,然后便转身离去。

  薛听雨没有离开,妙善也没有离开,两个人和妙慧的感情是最深的。

  “师妹……”妙善喃喃的说“说好的,一起去京城呢,你怎么这么去了?”

  纵然修道近十年,妙善早已经心如止水,不露悲喜,但是想起昔日活泼可爱的妙慧,她依然忍不住黯然落泪。

  解剑池前,叶皓轩注视着池的修罗,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天三夜了,妙慧的殡礼他一直没有去参加,他只是注视着这一潭清水,看着水的修罗怔怔出神。

  他心的戾气时起时腾,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要召回修罗,然后杀回京城,把勾心斗角的那些名流给杀个片甲不留。

  但是最终还是礼智占了风,妙慧的仇要报,但不是现在。不管是谁,他都将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青一真人缓缓的从叶皓轩的身后走来,虽然她脚步落地时轻飘飘的寂静无声,但是叶皓轩还是感应到了她的到来。但他没有回头,他依然注视着水的修罗。

  “这几天,你又悟出了什么。”妙慧在叶皓轩身后站定,淡淡的问道。

  “什么也没有悟出来,我心……唯有杀念。”叶皓轩说。

  “你的杀念是因妙慧而起?”青一真人道。

  “是。”叶皓轩答很干脆。

  “妙慧此生,会有一劫。”青一真人摇摇头道:“杀来杀去,能杀出来个什么结果呢?有些时候是命,也是定数。”

  “我只知道,是那些人伤害了妙慧。”叶皓轩沉声答道。

  “他们不过是命运借助的一只手罢了。”青一真人摇摇头道:“你该抑制心的杀念,你的心神被修罗影响过,纵然李言心用玲珑之心化解你心的戾气,但戾气却在你的心生了根。”

  “如果你不抑制住心的戾气,你还会入魔,或者说你的境界,永远也休想向前一步。”青一真人说。

  叶皓轩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他转身道:“我现在已经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杀念。”

  青一真人愣了愣,她觉得叶皓轩身的杀气迅速的消失。

  他真的能做到让自己心的戾气收发自如?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只能说他成长的很快,一个高手,一个真正的高手会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杀念,叶皓轩做到了,那只能说他的悟性很好,心境也很高。

  青一点点头道:“看来你果然是个天才。”

  “天才不敢当。”叶皓轩淡淡的说:“真人是不是早知道妙慧会死?”

  “不错。”青一真人说。

  “那为何还要让她去雪山?”叶皓轩问。

  “因为躲是躲不过去的,这是因果。”青一真人说。

  “因果?”叶皓轩有些不太明白,妙慧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她根本没有踏足红尘,何来的因?既然无因,那又为何会有果?

  “前世之因,今生之果。”青一真人说“她的前世和听雨的前世或许有那么一段因果,所以她的死是必然的,她在道观里十年,为的是等听雨,见她一面,然后两人的因果便会断了。”

  “是说,如果听雨不来三贤山,两人不见面,她不会死。”叶皓轩说。

  “可以这么说。”青一真人点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喃喃的说。

  青一真人右手一招,只见一抹白影出现在她的掌心处,这是一个半透明的雾状影子,影子在她手飘乎不定。

  “这是……”叶皓轩双眼放出一丝异光。

  “妙慧的元灵。”青一真人答道。

  “她还有重生的希望?”叶皓轩问。

  “不,人死不能复生,这是万年不变的定律。”青一真人说。

  “那真人的意思是?”

  “或许你能帮她。”青一真人伸出右掌道:“你注定不凡,或许有一天,你能突破这个世界的禁制,超脱生死,遨游三千世界。三千世界蕴藏有各种各样的秘密,或许……她还会有一线生机。”

  “我不太明白。”叶皓轩皱着眉头道。

  “现在不明白,以后或许会明白。”青一真人伸出手去“妙慧天生不凡,天资聪慧。如果给她二十年时间,她将会成长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可惜天妒英才,如果她可以重生,对你将是一个不错的助力。”

  “如果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善待她,能让她在杀戮不失本心,不弃本道。”

  “谢真人,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的。”叶皓轩说着小心翼翼的接过青一真人手的白影,左手命出一张符咒,将她的元灵放在这张符,然后折好收了起来。

  “那好,现在……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青一真人说。

  “想做的事情?”叶皓轩有些诧异。

  “既然有些人枉造杀孽,那你便以杀止杀。”青一真人的话语有些杀气腾腾。

  她失去爱徒,纵然知道这是宿命,纵然她一颗心早如止水般的平静,但是她毕竟还是凡人,只要是凡人,那摆脱不了嗔念,她怒,如果不是碍于三贤观不问世事的原因,她早入世去为徒弟报仇去了。

  “是。”叶皓轩一拱手,他转身离去。

  他的杀念一生,解剑池的修罗马翻腾不安了起来。一团团的黑气在池水翻滚,平静的解剑池水气升腾。

  解剑池数十把剑拼命的向一起围拢,自从修罗来了以后,那些本来颇具灵性的剑好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一样聚在一起,不敢距离修罗近一点。

  青一真人伫立在解剑池前,久久不语。

  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妙善从灵堂里面回来了。

  “师父……”妙善跪倒在青一真人跟前。

  “起来吧。”青一真人说。

  妙善低着头不说话,她没有起来。

  “你想现在入世?”青一真人说。

  “是……”妙善点头道。

  “为什么?”青一真人问。

  “我想报仇。”妙善说。

  “你动了杀念,这是大忌。”青一真人说。

  “我知道这是道家禁忌,但是师妹遭遇无妄之灾,那些人又枉动杀孽,连一个十岁的小女孩都不放过,他们该死。”妙善忍不住垂泪。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