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7章 酒痴

  第1357章酒痴

  “好剑……”

  在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传来,随即一道蓝影突然从悬崖的一侧一飞冲天,半空一个翻滚,然后稳稳的落在叶皓轩的跟前。品??W(wWW.VoDt)

  收起曲池,却见眼前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这位老人腰间挂着一个紫金色的酒葫芦,他一头白发,长眉飘飘,虽然他看似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但是他的脸一点皱纹也没有。

  鹤发童颜,说的是他这种形像。

  “刚刚心有所悟,所以随手舞起,让前辈见笑了。”叶皓轩拱拱手笑道。

  “呵呵,剑意凌然,刚才那一套剑可以说是一种极其高深的剑术,随念而起便可以凝雪为锥,伤人于无形,不愧是医圣。”老人呵呵笑道。

  “过奖,敢问前辈名讳。”叶皓轩道。

  老人呵呵一笑,他突然一跃而起,双足像是踩着阶梯一样虚空踏出,右手一震,腰间的紫金葫芦骤然飞起,然后一道水箭从葫芦飞出,老人向后一仰,身体平躺在半空之冉冉下落。

  水箭酒香四溢,让人闻之不由得精神一震,在半空的老人下坠的速度极慢,他两腿一翘,双臂枕在脑后,大嘴一张,半空的酒箭一滴不差的落入了他的口。

  “哈哈哈,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老人的笑声混厚无,通过雪山远远的传了出去,回荡在寂静的夜里,让人听了热血沸腾。

  他的身体轻飘飘的落在地,然后他双腿一动,身形轻飘飘的飞起,然后缓缓的落在地,右手一接,那酒葫芦又飞回到他的手,他仰起头,又是猛灌了一口酒。

  “原来是酒痴前辈。”叶皓轩笑道。

  天下间,能纵情诗酒,不问世事的人,也只有酒痴了。

  突然酒痴手的紫金葫芦向一抛,他一声长喝,右拳紧握,一拳砸出,那浮在半空的紫金葫芦剧烈的旋转了起来。

  酒痴好像是喝醉酒一样在当场晃来晃去,他一边晃一边毫无章法的挥动着双拳,地的雪被他的脚步落下的力道击的雪花纷飞。

  叶皓轩目不转睛的看着,酒痴是在打一门高深的拳法,虽然看起来毫无章法,实则非常的高明,他一动一静都与天地混然一体,让人无迹可循,虽然这拳头看起来全是破绽,但实则是暗合天道,却又丝毫没有破绽可言。

  “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

  随着这声诗句的吟出,酒痴的身形突然急速的向地下倒去,但是在他即将倒在地的瞬间,他的身形却又好像是装了弹簧一样向骤然弹起。

  他右手一伸,在半空滴溜溜急速旋转的紫金葫芦飞回他的手,他灌了一口酒,突然一口将口的酒喷出,一声大喝,一拳向半空的酒液砸去。

  喷在半空的酒液竟然在这瞬间化成无数尖利的冰剑,向叶皓轩骤然飞来。

  叶皓轩一声清啸,右手一振,手的曲池发出一声龙吟,他手曲池向下一指,然后向高高的挑起。

  轰……

  地厚重的冰雪被他手的曲池带起,一道坚实的雪幕横在他的剑前,嗤嗤之声不绝于耳,冰剑和雪幕半空相遇,轰然碎开,叶皓轩连退数步,酒痴的身形灵活的翻起,然后数个后翻,站住了脚步。

  “好精纯的剑意,当年剑圣悟破剑意的时候,也不及你的精纯,果然是个天才。”酒痴赞叹道。

  “前辈过奖了。”叶皓轩笑了笑,右手一翻,收起曲池。

  “谦虚了。”酒痴右手一扬,他手的紫金葫芦骤然向叶皓轩飞来,他大笑道:“请你喝酒。”

  叶皓轩伸手去接,但是一股极大的力道从紫金葫芦飞出,同时一抹酒箭从葫芦瞬间凝成一道冰箭向叶皓轩眉心刺来。

  叶皓轩一拳砸出,噗一声响,紫金葫芦里的酒几乎全部迸了出来,化做一道水幕档在冰箭之前,然后一掌拍出,一股温热的真气从他掌心发出,半空的冰箭瞬间凝成了酒水。

  叶皓轩大嘴一张,酒水变成一股水柱,他咕咚咕咚的灌了一气,然后一抹嘴唇,大笑道:“好酒。”

  “你小子,浪费了我这么多的酒。”

  酒痴吡牙咧嘴的跑前来,一把夺过叶皓轩手的紫金葫芦,然后心疼的摇了摇,这可是他好不容易弄来的好酒,现在被叶皓轩一口喝了大半,他不心疼才怪呢。

  “呵呵,雪山之颠,煮酒论剑,本来是一件快事,喝不痛快怎么行,回头前辈要是到了京城,我弄些养生酒好好招待你。”叶皓轩大笑道。

  “好,一言为定,你可不许骗我。”酒痴双眼一亮,早听说特供的养生酒是酒绝品,他老早想尝尝了,可惜那些老家伙们一个个的?ň迫缑???膊豢虾退?窒怼?br />
  “我怎么敢骗您老人家。”叶皓轩笑了笑,他把手的曲池剑刺入雪地之,他正色道:“前辈今天来,不会也是为了取我小命的吧。”

  “呵呵,我是一个老酒鬼,只要有酒喝,有肉吃便好。平时游历红尘,不问世事,不跟任何家族利益有瓜葛,纵情天涯,医圣这样问,是侮辱我的人格啊。”酒痴笑道。

  “前辈勿怪,只是这几天,华夏内江湖的诸前辈接二连三的来找我,要么是找我试,要么是想取我项人头,我不得不小心点啊。”叶皓轩说。

  “呵呵,那些老家伙们,加起来都有数百岁了,还这么放不下俗世那点利益,跟他们齐名,是我老头子的耻辱。”酒痴冷笑道。

  叶皓轩听说过酒痴,知道他是位真正的世外高人,他向来不参与恩怨内斗,也不接受任何利益,向来是独来独往。这一次他多半是来凑热闹的。

  “如果内江湖诸位都像前辈这样,那天下会太平的多。”叶皓轩笑道。

  “这天下,什么时候太平过?”酒痴摇摇头道“有人的地方有江湖,一家亲兄弟为了争夺财产还能闹的你死我活的,况且你动了一大部分人的利益?还有,怪只怪你自己太优秀了,让有些人有危机感。”

  “我做事只凭良心做事,我没想到动任何人的利益,只是那些人只看眼前的蝇头小利,哪里看得到医发展起来的情况?可笑。”叶皓轩说。

  “人的眼界等于说是一个人的心胸,眼界有多高,心胸有多大,你能这样想已经很不容易了,在这个世很多人不如你。”酒痴灌了一口酒,他把手的紫金葫芦在次递过去说:“敬你一杯,祝你早日旗开得胜。”

  “谢前辈。”叶皓轩微微一笑,他接过酒痴手的酒,仰天灌了一大口,他大笑道:“好酒。”

  “这酒是我从长白山里面发现的猴儿酒,是山里颇具灵性的猴子自行酿造的,逢事喝三口,诸事皆顺。”酒痴道。

  “那好,那我在喝一口。”叶皓轩说着又仰头喝了一口。

  这酒的味道相当的不错,甘厚悠长,只是落到肚子里以后胃里暖暖的很舒服,并没有灼烧的感觉。

  但是第三口酒一入肚,叶皓轩只感觉肚子里轰的一声响,好像是一桶炸药被点燃了一般,强烈的酒力顺着自己的胃向周身百骸扩散而去,混身下每一个毛孔都暖烘烘的,十分的舒适。

  “哈哈,真性情,老夫陪你喝一杯。”酒痴右手一引,叶皓轩手的酒又飞回到了他的手,他仰起头,咕咚咕咚一大口酒便灌进胃里面去。

  “前辈才是性情耿直的人,不内江湖其他人。”叶皓轩微微一笑。

  “好小子,对我的脾气,如果这一次大战之后你不死,我一定会跟你拜把子,到时候在好好的喝一场。”酒痴大笑道。

  “好,到时候我一定留着我这条命找到前辈去拜把子。”林煜微微一笑。

  “哈哈,乘风三万里,驾鹤仙游去,三千青丝斩不断,伴酒笑狂游红尘。”

  酒痴右手一扬,手的紫金葫芦突然向飞起,他一跃而起,一脚踩在紫金葫芦,向前踏风而去,竟然这样在雪影峰一跃而下。

  叶皓轩向前紧走几步,只见酒痴的身影在孤峰急速的下坠,时不时的在下面稍稍一借力,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皓轩微微一笑,酒痴性情耿直,做事光明磊落,不像是剑圣一样咄咄逼人,同样是三圣六痴的一位,差别却是天差地差。

  看剑圣那模样,好像是圣人一样高不可攀。

  所以他的境界也只能停在这个境界,算他现在华夏内江湖第一人,但很快了不是了。

  叶皓轩继续在这里等着,看看时间,已经逼近凌晨了,但是雪影峰附近依然还是冷清清的,除了他之外连个鬼影也没有,难道说是这家伙生气一次自己放他鸽子,所以这一次他也要放鸽子晾晾自己?

  如果是那样的话好办了,叶皓轩转身走,到时候反咬他一口说是他爽约了,然后死赖着是不跟他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