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0章 心剑

  第1360章心剑

  “我不想死,这样不公平。品??”叶皓轩摇摇头道:“你活了百岁了,早是一只脚踏入棺材里的人了,可我才二十多岁,我还没有活够,这种打法原本是不公平,所以我不跟你打,因为你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了。?p>

  “呵呵,不打?”剑圣笑了,他淡淡的说:“今天恐怕由不得你,接剑……”

  他的话音一落,身形骤然化做一道残影向前手的无影剑发出隐隐吟声,剑气激起地的落雪,像一条长龙一般向叶皓轩袭去。

  叶皓轩无奈,他真想大骂剑圣不要脸,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说话不算话,他明明已经败了好不好,他怎么还拿剑攻自己?早知道自己不装逼了,他拿起剑算输的话现在他已经输了。

  但是世没有后悔药,叶皓轩决定以后碰这种档次的老怪物的话他在也不装逼了。

  剑势若虹,几乎是瞬间到达叶皓轩的跟前,叶皓轩提起精神,他右手一振,手曲池剑尖连震三次,挽出一道剑花,迎向剑圣的无影剑。

  叮……

  金铁交鸣,透明的真气以两人为心四散而去,好像是爆炸后的波动一般。

  嗤嗤嗤……地的积雪不停的被激起,以两人为心向方飘去,两人的真气好像是鼓风机一样将地的积雪高高的吹起。

  千年不融的冰粒和积雪纷纷扬扬的从天际落下,整个雪影峰冰雪飞舞。

  叮……两剑分开,在次相击,在这瞬间,两人周边扬的雪突然静止了,两个手的剑这样相交,时间仿佛在那瞬间静止。

  剑圣的头发和眉毛迅速结起了厚厚的冰霜,他的玄冰真气在这瞬间提到了极致,一抹极寒的真气顺着剑尖,涌入曲池剑,曲池剑身马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

  叶皓轩右手一寒,剑圣的真气已经突破了曲池,涌入了叶皓轩的体内,叶皓轩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玄冰真气几乎让他的血液都冻僵了。

  叶皓轩想破口大骂,特妈的不是说的剑吗?怎么现在拼起真气来了?

  其实不管是剑还是拼真气,叶皓轩都不是剑圣的对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内的浩然真气迅速的运转了起来,两人一阴一阳,真气相克,在当场僵持了起来。

  剑圣身的寒意越来越浓,叶皓轩苦苦的支撑着,他不知道自己的浩然真气还能挺多久,可惜了现在不能动,否则的话他取出一颗天心玉露丸磕下去,肯定能熬过剑圣。

  不过现在嘛,有些难说,因为对方毕竟是天境高手,自己顶多只是地境,这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两人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叶皓轩盯着眼前那个凝固的冰粒,这颗冰粒浮在两人的正间,静止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剑圣身的寒气越来越盛,让这颗冰粒越来越大,叶皓轩双眼缓缓的闭。他在次进入一个无悲无喜的冥想世界。

  一个梦幻唯美的仙境出现在他眼前,这里没有冰也没有雪,也没有寒冷,四季花开,绿水长流。

  阳光很温暖,河水很清澈,花朵也很漂亮…

  这个画面一闪而逝,但是这场影很温暖,叶皓轩蓦然睁开眼睛,他发现眼前的冰粒微微的一动,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融化着。

  片刻以后,那颗冰粒便融化为一滴晶莹透彻的水滴,它向着雪地滴了下去。

  剑圣身的冰霜以极快的速度融化着,玄冰气即破。

  剑圣一声长喝,手的剑微微的一震,两人的身形错落而开,他手无影剑随即圆转,嗤嗤嗤数声响,十余根冰刺骤然形成,向叶皓轩疾驰而去。

  叶皓轩手曲驰一震,一剑斩出,浩然真气独有的特性让跟前的一大部分冰刺瞬间融冰为水,他一剑挑出,数个冰刺便融化为水。但冰刺实在是太多了,叶皓轩有些应对不过来。

  嗤嗤……两道冰刺突破了叶皓轩的肩膀,他的肩膀鲜血直流,他一声大喝,浩然真气骤然发出,余下的数十根冰刺瞬间融为水,他手长剑一挑,冰水瞬间凝聚,然后曲池向一指。

  一道碗口粗的水柱向剑圣激射而去,这水箭去势如风,好像是长龙一般向剑圣胸口激去,隐约间,这道水柱竟然带着一丝天地之威,在剑圣的双瞳,这条水柱化身为透明的巨龙,向他咆哮而来。

  噗噗噗……

  数声沉闷的响声响过,这数道水箭穿过剑圣的胸口,从他身后心激出,他那身白袍的身后露出一个破洞来。

  叶皓轩手曲池指天,冷冷的盯着剑圣,他肩膀鲜血直流,由于这个地方温度太低,他的血液几乎是落在地凝聚成冰。

  剑圣满脸的不可思议,他随即踉跄后退几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剑意?”剑圣不可思议的看着叶皓轩道。

  “是剑意。”叶皓轩说。

  “不可能,剑意的境界不可能有这么深。”剑圣说。

  “真正的剑道,是不拘泥于招式境界的。”叶皓轩说“意由心生,才是王道。”

  “意由心生,才是王道?”剑圣喃喃的重复着这几句话,他好像明白了,但是他还是不懂,他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刚才你那招叫什么?”

  “我随念而发的,没名字,你要问的话……”叶皓轩想了想道:“叫做弱水三千吧。”

  “弱水三千……”剑圣双眼微微闭,他的头发在这瞬间突然变得花白,然后在由花白变成雪白。

  他确确实实的是老了,之前靠着他心剑的境界,能维持四五十岁的模样,但是现在他的心剑一破,他的形像马变为白发苍苍的老人,他苦苦思索,无论是剑道的境界还是内力修为,叶皓轩都远远远的不及他,可他却败了,他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而且还败的如此彻底?

  “不错,是弱水三千。”叶皓轩点点头,他突然很喜欢这个名字,意境很深嘛。

  “我败了……”剑圣吐出了这三个字,输和败不一样,他先是输在道心,在是败在境界,他败的很惨很彻底。

  “你的确是败了。”叶皓轩说。

  “那你杀了我吧。”剑圣说。

  “败了要死吗?”叶皓轩说。

  “败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剑圣说。

  他一生追求剑道之极,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败的如此惨

  “败了得死,这是万年不变的规则。”剑圣说。

  剑客要有剑客的尊严,他挑战叶皓轩,结果自己败在叶皓轩的手里,虽然战败,但是他不后悔,因为人这一辈子不可能永远无敌,怪只怪自己遇到了一个怪物。

  这是属于一个剑客的尊严,也是属于剑圣的骄傲,他宁愿死,也不愿意苟活着。况且对于一个终身追求剑道之极的人来说,他战败了,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人生的机会并不多,如果是年轻的时候,跌倒了还可以爬起来,但是剑圣已经不年轻了,他败了,在也没有重新在来的机会了。

  “败了要死吗?这是谁定下的狗屁规矩?”叶皓轩笑了,他沉声道:“你一生追求剑道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是为了不停的打架,打赢了你名扬四海,打输了去死?”

  “华夏的武魂是什么?你练剑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相信你的师父在传你剑道的时候是教你用他的剑道去打架的。”

  “华夏的剑道是一种精神,是一种传承,是古代抵御敌人的一种手段。如果现在还是冷兵器时代,面对外敌,你可以拔出你的剑,吼一声‘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这才是剑道的意义所在,真正的剑客不是四处挑战妄图成为天下第一的狂徒,而一个默默无闻,游走江湖用自己这一身能力默默付出的侠客,我不愿意接受你挑战的原因是我跟你不是一路人。”

  “华夏的剑道是一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精神,也是千里之外取敌人首级的剑术。你之所以败,是因为你早已经忘记了武者的根本,忘记了剑客的精神,好好反省去吧。”

  叶皓轩的话让剑圣沉默了,是啊,他忘记了剑道的根本,师父传他剑道的时候曾在三交待,剑是一种精神,是用来自保和杀敌的,而不是争天下第一的,若有功利之心,剑心便落了下乘,和叶皓轩起来,他确实急功近利,所以他输的不冤。

  “我不杀你,因为你是剑圣,你年轻过,热血过,做过小人,但也做过侠客。这是一个人从年轻到老时必须经历的,可惜的是你到老依然放不下功利之心,所以这一战你必败,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重新做人。”叶皓轩说。

  “呵呵,我还可以重新在来吗?”剑圣笑了,他笑的老泪纵横,“我不是你,我不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我败了,我的剑心已经破了,一个剑心破了的剑客还是剑客吗?我活了这么久了,累了,也倦了,叶皓轩,如果你真的为我好,给我一个痛快。”剑圣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