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1章 剑破

  第1361章剑破

  叶皓轩突然右手一挑,落在地的无影剑骤然飞起,叶皓轩一声清喝,向方高高的跃起,然后手的曲池剑一剑斩出。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带着一种震人心魄的声音向四周扩散而去,叶皓轩落在地,右手一抓,无影剑便出现在他手,他向前一丢把无影剑丢到了剑圣的怀里。

  无影剑,赫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这……”剑圣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无影剑是年轻时便陪在他身边的剑,他已经把剑视做生命,纵然数十年前他一剑成名,成了无心剑,自此无影剑便被置于解剑池。

  但是他从来没有忘记无影剑,因为这把剑是他的魂,是他的精神寄托,现在叶皓轩一剑斩裂了无影剑,这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我已经把你杀了。”叶皓轩说:“剑是你的生命,我斩断了你的无影剑,等于说是斩断了你的生命,现在你可以走了。”

  “叶皓轩……”剑圣拿着手的无影剑久久不语,他不明白叶皓轩的动机是什么。

  “你的心剑之所以达不到至高的境界,那是因为你心还有着无影剑的牵绊,所以你才会被我找到了破绽,如果一个剑客,想追求真正的剑道之极,那便需要断剑斩情。”

  “因为剑是你的寄托,是你的感情的所在,唯有断剑,你才能超脱。”

  剑圣突然明白了,原来他一直以来都在一个误区行走着,他手的无影剑才是他进阶的最大阻碍。

  他悟出了心剑之后把无影剑置于解剑池,原以为自己这样等于放下了剑,放下了情,可是无影剑只要存在一天,他没有办法真正的超脱。

  “原来如此……我懂了,这一次我真的懂了。”剑圣喃喃的说,他突然右手剑指结成,对着自己的无影剑一指点出。

  叮……一声脆响,他手的无影剑身的裂痕渐渐的扩大,随即无影剑化做数十片碎片落在地,他手仅余一只剑柄。

  剑圣蹲下身去,他默默的用剑柄在雪地挖出一个坑,然后把手的剑柄葬在此处。

  断情葬剑,从此以后无影剑将不复存在,而他也将会突破最大的阻碍,从此超脱自己的境界,超越自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会突破的。

  “多谢医圣解惑,能让我走出这个误区,这一次我败了,败的心服口服。”剑对对医圣深深的一拱手,然后迈开大步,从雪影峰走了下去。

  看着剑圣的身影消失在当场,叶皓轩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最强的剑圣终于解决了,可是在后面还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在等着他?

  突然他感觉到心神一痛,他一声闷哼,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身迸出一道血雾。

  他踉跄倒地,单膝跪在地,手的曲池支地。

  虽然是胜,但这一仗也是惨胜,剑圣的心剑境界虽然不如他,但是剑圣成名已久,想要真正的无视他的心剑,以叶皓轩的能力,还是难以做到的,刚才接下剑圣的心剑看似轻描淡泻,但事实却是耗尽了他所有的浩然真气。

  和剑圣的对话一直是在勉强支撑,好在剑圣被他忽悠过去了,叶皓轩吐了几口鲜血,然后盘膝坐下,取出一颗天心玉露丸嗑下,然后又手各掐一个怪异的指诀,用浩然真气缓缓的恢复着自己的这一身实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皓轩才睁开眼睛来,只见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片刻以后一抹朝霞从东方露出,照射在雪影峰。

  初升的太阳并不刺眼,那片火红几乎将天地万物都照亮,叶皓轩缓缓的站了起来,经过大半天的恢复,他的浩然真气总算是恢复了小半。

  雪影峰一片狼藉,雪山之颠的积雪几乎是千年不融,所以这个地方结着厚厚的冰,冰层距离地下至少有数米厚,两人昨天晚的一翻激战,在雪影峰留下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深坑。

  由此可见昨天晚的那一战到底有多激烈,叶皓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大步踏下雪影峰。

  剑圣的确是败了,但是想要此平平安安的,却有些不太现实,叶连成费尽心机给自己摆下了一个必杀局,他是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

  半山腰的亭子里,雪听雨抹去了额头的一抹细汗,自从青叶真人和她谈过之后,她意识到叶皓轩可能会有危险,她不顾一切的要来雪山去找他。

  疾云只带她来到雪山脚下,却是说什么也不肯向山走,所以她便独自向雪山爬去。

  尽管有了凤魂的传承,但是薛听雨依然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她的体力不好,爬一阵休息一阵,雪山的路极其难行,她从半夜爬到太阳出山,也仅仅是爬到了半山腰的那座凉亭里。

  距离雪影峰还有很远,她只在这里休息一下,便站起来打算继续向雪影峰走去。

  “听雨小姐,老板有吩咐,请小姐在这里等,不用山去。”神主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

  “我要去。”薛听雨淡淡的说。

  “老板说了,这是他的磨练,与小姐无关在说了,算是小姐硬要去,也与事无补。”神主说。

  “那是我的事情,让开。”薛听雨淡淡的说。

  “对不起,老板的吩咐,我也无能为力。”神主摇摇头。

  他现在心甘情愿奉叶皓轩为主,叶皓轩的话对他来说是圣旨,叶皓轩让薛听雨留在这里,他一定要把薛听雨给留下。

  “让开。”薛听雨突然一声厉喝,她额头的那个血色凤凰图案一闪而逝。

  虽然凤凰图案仅仅是一闪而逝,但是神主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他不自由主的退了几步,他感觉到胸口很难受,似乎不吐出一口血来他的心情都会有些不畅快一样。

  “凤……凤魂传承?”神主脸色惨白的看着薛听雨,他没有想到薛听雨身竟然有凤魂传承,难怪叶皓轩保证可以弄到凤魂传承的血液。

  “让开。”薛听雨冷冷的说。

  “除非小姐从我的尸体走过去。”神主摇摇头。

  薛听雨突然举起手,她右手握着一把匕首,然后毫不犹豫的抹在自己的左手掌心,一时间她的手掌鲜血直流。

  她大手一扬,毫不犹豫的的把右手的血向神主甩去。

  嗤嗤嗤……数滴鲜血落在了神主的身,神主踉跄后退,他的身冒出一阵阵的青烟,他高声嘶叫,凤魂传承者的血液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纵然他可以借助这些血恢复自身的能力,但是薛听雨这一把鲜血似乎是甩的有些多了,让他有些承受不了。

  惨叫了片刻,神主双臂一振,庞大的双翼骤然张开,好像是一只蝙蝠一样冲天而起,远远的向着西方飞去,迅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薛听雨扯下衣襟,包扎那自己的伤口,然后继续向前行,传承了凤魂后的她知道自己的血液对一些邪祟有着无的杀伤力。

  在这个时候,又是一个人快速的从前方飘来,来人赤着双足,手里抱着一把古筝,如同没有一点重量一样在雪地飘来。

  这人正是琴痴,她一个纵身跃入亭子里面,然后右手一挥,手的古筝凭空浮在她的跟前。

  “师父。”薛听雨叫了一声。

  “这是他的劫数,也是他的机缘,但到底是缘还是劫,一切都要看他自己的造化,算是你去了也与事无补,只会给他增加麻烦罢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在这里静观其变的好人,你去了也帮不忙。”琴痴一边抚琴一边说。

  “我帮得忙,我身有些东西原本该属于他的,请师父成全。”薛听雨诚恳的说。

  “不是我不成全你,而是你真的没有必要去送死,放手吧,在这里等着,如果他的大限未到,他会躲过这一劫的。”琴痴道。

  “不,我要去找他。”薛听雨摇摇头,她径直向前走去。

  咻……

  琴痴快速的拉起一根弦,然后又快速的松开,薛听雨只感觉到心头一震,她在也无法向前寸进一步,她好像是被定在当场一样。

  “别执着了。”琴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双手轻抚,一阵悠扬的琴声从她手的古筝之传了出来。

  刚刚下了雪影峰,又有数条人影档在了叶皓轩跟前,叶皓轩一一看去,只见这数人身的气息冷厉,无一不是内江湖罕见的高手,虽然不及剑圣这样是顶尖般的存在,但也至少是属于一流二流高手。

  “几位有何指教?”叶皓轩淡淡的说。

  “奉命前来向医圣讨教几招。”其有一个白发老头说。

  老头的身体很干瘦,整个人下下都没有一点肉,但是他的双眼目光很犀利,即像是鹰一样的犀利,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古家的人?”叶皓轩转身瞟了老头一眼,因为老头身的气息让他很熟悉,让他联想到古家,那个让他非常不爽的古家。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