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3章 生死棋

  第1363章生死棋

  棋痴一出手是杀招,当年他的生死棋被剑圣在雪山之颠破了,所以这数十年来他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他清楚自己和叶皓轩之间的差距,事实到了他们这档次的决斗,已经不是境界的死磕了,而是道心与道心的较量。品??W(wWW.VoDt)

  几乎是与此同时,书痴也动了,他右手一翻,一支巨大的笔出现了手,这支毛笔寻常的毛笔大近五倍不止,金属做身,钢丝为毫,他一声清喝,手的巨笔一勾,一个破字决便在半空形成。

  书痴和棋痴的配合几乎是天衣无缝的,生死棋几乎把叶皓轩所有的退路都封死,书痴的判天笔为杀招,向叶皓轩一笔点去。

  叶皓轩动了,他不退反而,身形快速的向着两人冲去,他手的曲池指地,雪地的积雪被他剑身的真气带动起来,嗤嗤做响,无数雪花在他身后弥漫,化成一道雪雾。

  叶皓轩一跃而起,一声清喝,右手曲池向前一挑,无数积雪如同被暴风卷起来了一般,向空翻去,他右手曲池剑发出宛若龙吟一般的吟声,手起剑落,一式横扫千军向前横斩出去。

  叭叭叭……数十颗棋子在半空炸开,炸成粉碎,原本丝毫没有破绽的生死棋马出现一个破绽,叶皓轩连人带剑忽的钻入了生死棋之,他手可的曲池在将向前斩落,嗤一声轻响,一个透明的剑影在半空形成,对着书圣的那个破字决拦腰斩去。

  两人这一招天衣无缝的配合马被叶皓轩破了,书痴一声长喝,举着手的笔向叶皓轩袭去。

  书痴喜欢书法,他的功法也是由书法演练而成的,他右手持着笔,快速的书写着一首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

  他每一笔落下,都会有一个无形的字体在半空形成,这些字好像是一尊尊沉重的巨石一般向叶皓轩砸落过来,他一边写一边退,力求不让叶皓轩近他身,因为一旦近了他身,他占不到便宜了。

  叶皓轩紧握曲池,他一边用手的剑挑去那一个个无形的字体,一边紧紧的向书圣追去。

  棋圣一声大喝,他一拍手的棋盘,只见地下的棋子被棋盘吸了起来,他右手向叶皓轩一摆,一阵咻咻的破空之声不绝于耳,棋盘的棋子向叶皓轩袭而来。

  本来真气还没有复原的叶皓轩在两人的夹击下马险像环生,如果他对两人任意一个,拼尽全力当然不怕惧怕他们,但他刚刚和剑圣进行了一场恶战,受伤的身体根本没有复原,现在他只得凭着曲池和精妙的五行步法苦苦的支撑着。

  叶皓轩手的曲池发挥到了淋漓尽至,勾、挑、刺、拦戳几乎都用了,一边要应对着漫天飞舞的棋子,另外一边还要应对书圣的满江红。

  突然,叶皓轩一声沉喝,他右手的曲池向一指,向一引一剑斩落。

  这一剑势若惊雷,一时间地无数冰雪被纷纷的激起,这些冰雪迅速的凝化成冰椎分向两人刺去。

  两人的反应不可谓不慢,他们待冰锥一成,迅速的向后退去,同时手的武器纷纷向叶皓轩招呼过去。

  他们知道叶皓轩现在是强弩之未,这两个人不剑圣,说白了这两个家伙是贪生怕死的胆小鬼罢了,他们宁可一点一点的把叶皓轩给磨死,也不去冒险和叶皓轩拼命。

  嗤嗤……数个棋子在叶皓轩的肩膀和手臂划出数道绚丽的血花,然后书圣大笔一挥,一个杀字诀在半空形成。

  一线生死,书圣和棋圣随便拉出来一个和叶皓轩的实力差不多,两个人一齐,对刚刚受伤了叶皓轩,所以这一场仗基本是没有一点悬念的。

  棋圣右手一翻,他手的棋盘骤然回旋,向叶皓轩急驰而去,棋盘残留的棋子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向叶皓轩飞去。

  噗噗,两颗棋子击了叶皓轩的膝盖,这些棋子在棋痴手的生死棋盘摧动下,不亚于一颗子弹。

  他踉跄后退了几步,右膝一屈,跪倒在地,他右手支剑,看着漫天的棋子和凛冽的杀意向他扫来。

  这样死了吗?叶皓轩当然不甘心,他双眼的戾气一闪而过,他死死的盯着那凛冽的杀意。

  一直一来,他都是报以忍让的态度,这才造了他的性格,但他这种性格,真的不适合他的生活。

  这是叶连成给他设的生死局,必杀局,也是叶老太爷对他的期望,老太爷是在拔苗助长。

  能力和责任并存,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沿途的一切都是阻碍,想要达到自己的目标,他要毫不犹豫的挥动着手的剑,扫尽眼前的阻碍。

  一重天锁,开……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眼前凛冽的杀意,然后右手握剑,快速的向前狂奔而去,咻……

  曲池一剑斩出,隐隐做响的曲池暴起丈余剑光,白色光华通天而起,半空的棋子几乎是在半空直接汽化。

  “不可能,这不可能有,他怎么可能还有能力反击?”棋痴愣住了,他来不及心疼自己破碎的棋子,他吃惊的吼了起来。

  叶皓轩之前已经身受重伤了,他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未了,他不可能在有能力反击,这绝对不可能,他现在应该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才对,他怎么可能有会爆发出这么强大的杀意来?

  剑光隐现,叶皓轩又是一剑斩出。

  一重天锁的加持让他的战力在这瞬间成倍增加,他这一剑斩出的威力是相当可怕的,咔嚓……棋痴的生死棋盘被拦腰斩断,书圣手的巨笔也成了废铁。

  两人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形踉跄后退,重重的倒在了地,一时间在也无力反击了。

  叶皓轩向前一踏,身形瞬间前行,他手的曲池高高的举起,第三剑在次斩出。

  两个老家伙闭眼睛,他们感觉自己的生命要被叶皓轩收割了,叶皓轩这一剑下来,两个人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但是过了良久,他们却有感觉到杀意的来临,当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叶皓轩却在沉默。

  良久,他收起手的剑。

  “你不杀我们?”棋痴说。

  “我很想杀你们。”叶皓轩说:“但是我想,如果废了你们的武功,挑断了你们的手筋和脚筋,让你们成为废人,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叶皓轩冷笑道。

  “叶皓轩,你最好不要耍花样,我警告你,要么给我们来一个痛快,你休想这样侮辱我?”书痴大怒道。

  “呵呵,手下败将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叶皓轩笑了。

  “我们可以死,但是你不可以侮辱我们。”棋痴说。

  “我为什么不可以侮辱你们,你们都做别人的狗了,狗还有什么尊严可言吗?你告诉我,你一条狗,要什么尊严?”叶皓轩说。

  “我们不是狗,我们只是为了利益罢了,叶皓轩,你是男人的话,给我们来一个痛快。”书痴说。

  “呵呵,给你们一个痛快?”叶皓轩笑了,他突然前不轻不重的抽了书痴一个耳光道:“疼不疼。”

  “叶皓轩你……欺人太甚了。”书痴大怒,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们的侮辱?他是书痴,是华夏内江湖排名靠前的几位,谁敢当面抽他的耳光?虽然不痛,但他的面子和尊严呢?

  “你欺人不甚?你们两个老家伙加起来有两百岁了。你们欺负我一个受伤的晚辈算了,你们还两个一起,你们要脸吗?你们这不叫欺负人?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没有能力和你们一样强的朋友?”

  “你们两个合起伙来要杀我,你们都不感觉到自己欺人太甚,我只是抽你一耳光罢了,你觉得我欺负你了,你特妈的这叫什么逻辑?”

  叶皓轩突然站起来,指着两个人的鼻子骂道:“你们要脸吗?自己都不顾身份的去做别人的狗了,你们还想要尊严,你告诉我,什么是尊严?我把钱砸在你脸,让你学狗叫,这叫尊严?”

  “尊严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的,你们现在败在我手里了,你们的尊严在我手里掐着,我想给你们尊严给你们尊严,我不想给你们尊严,你们没有尊严。弱肉强食,这是剑圣逼我和他决斗时说的话。”

  “叶皓轩,我们今天栽到你手里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但是你想侮辱我们,你休想。”书痴恨恨的说。

  “呸……”

  他的话刚说完,叶皓轩对着他吐了一口口水。

  书痴震惊了,他被叶皓轩的举动给震惊的外焦里嫩的,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会用这种方式侮辱他,他感觉这家伙刚才指着自己的鼻子臭骂自己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他竟然向自己的脸吐口水,有你这么欺负人的吗?有你这样不尊老爱幼的吗?

  “叶皓轩,你个混账……我……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书痴抓狂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