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江湖二流

  第1365章江湖二流

  虽然眼下他的浩然真气一时半会儿回复不过来,但是靠着这种压榨他全身力道的方法,他还是可以支撑一阵子的,至于这种压榨潜力的方法过后怎么办,叶皓轩心里也没有数,现在只能撑一阵算一阵了。!

  “杀……”人群也不知道谁吼了一声,一群人纷纷向叶皓轩奔来。

  这些人的拳法五花八门的,太极、长拳、洪拳,螳螂拳等应有尽有,各种腿法鞭法和九节鞭能用的都用了。

  特妈的叶连成难道出动了整个内江湖的人?叶皓轩觉得,他以前还是有点小看叶连成了,这货要真想置一个人于死地,他可以忍受一切,他的终极目标是杀死自己。

  看来这一次不拼是不行了,叶皓轩一愤然长喝,他猛的冲了出去,然后他一拳把一个花拳锈腿的家伙放倒,冲入了人群,和这些人展开了生死之斗。

  如果浩然真气在,叶皓轩当然不会怕这些小小的二流内江湖的高手,但是现在了的浩然真气恢复的速度极慢,所以他只有凭借自己的外功和这些人硬拼。

  他一声暴喝,右手一拳砸出,有一名大汉应声倒地,叶皓轩右手一翻,一张黄色的符纸出现在手,这张符纸是丁役六甲符,能让自己的力气瞬间变得大无,他一掌把符拍在自己的身,开始和这些内江湖的二流高手展开一场殊死之斗。

  在符纸的加持下,叶皓轩的力道变得大无,但对方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他每挥出一拳,便有数个拳头反过来向他身招呼,他也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拳。

  叶连成的必杀局,果然厉害,让叶皓轩郁闷的是,自己死不打紧,难道他要死在这些不入流的二流内江湖高手的手里?

  那多没面子,他可是力挫剑圣和两痴的人啊,而且两痴还有一人被他硬生生的气死了。

  他似乎是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疼痛,他高声暴喝,对着眼前的人挥拳砸去,他只进攻,根本不去防御,他的身渐渐的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他已经麻木了。

  “砰……”叶皓轩的胸口重重的重了一掌,这货的掌法是铁砂掌,这一掌把叶皓轩的胸口打的五脏六腑都几乎移了位。

  叶皓轩大怒,他狠命的追着刚才打了自己一拳的那货,然后死死的吊着他穷追猛打,把他按倒在地,拿起地的石头把他的脑袋砸得稀巴烂才罢休。

  他打架已经完全没有章法了,他完全是想到哪里打到哪里,但是被他抓住的人,无不被他打的哭爹喊娘的。

  突然,他的膝盖一疼,下盘遭到了袭击,他向前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

  要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天际一条人影一闪而过,一名白发老人几乎是自天而降,老人一出,这些二流的江湖高手马停手了,他们缓缓的为这个老人让开了位置。

  老人一身白袍,白发苍苍,但是他的脸却没有一点皱纹。

  他的步伐极其轻盈,只是微微的向前一踏,人轻飘飘的向前疾行了数丈,他走路不是走的,而是用飘的。

  这档次的高手,不是内江湖这些二流的货色可以的,他的能力,至少能和剑圣肩。

  而能和剑圣肩,又想迫不及待的杀死叶皓轩的,那只有一个人,那是花圣,也是这一次的终极BOSS。

  叶皓轩感觉自己像是在刷副本来样,可是这boss出来的太早了,他应该等自己把这些小喽罗全部杀死之后在出来,当然,前提是自己能把这群小喽罗给干趴下。

  “你是医圣?”花圣淡淡的看着叶皓轩说。

  “明知故问。”叶皓轩实在是太累了,他捡起地的曲池,然后坐在地,一幅要死不活的答道。

  “呵呵,燕家出动太道德令,让我还他们当初的那个人情,为的是杀你这个小角色?”花圣说。

  “你一直跟着陈老太爷,你竟然觉得我是小角色?”叶皓轩笑了,花圣挺会装逼的,如果你是第一个出场的,老子绝对打的你亲妈都认不出来你。

  奶奶的,前面的人把老子折腾的要死不死的,你现在跳出来说风凉话,真特妈的会装逼,有本事你第一个出场啊,或者说你丫的等老子三天,三天以后老子跟你决一死战?

  “不然呢,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被人称为圣,你现在模样跟一个丧家之犬有什么区别?你能和我们三圣齐名,我感觉这是对我们的侮辱。”花圣说。

  “谁特妈的跟你们三圣齐名了?老子只是一个医生好不好。”叶皓轩破口大骂,他对花圣人相当的反感,这丫的根本没有一点得道高人的形像,他除了装逼还会装逼。

  “你懂不懂得什么叫尊老爱幼?”花圣冷冷的说:“没人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

  “拜托,你都要来杀我了,你还让我跪下来舔你脚丫吗?话说一条狗,有什么值得我去尊敬的?”叶皓轩冷笑,这家伙很自负啊,他以为他是谁了?他都明着自己杀自己了,他还想着自己尊重他?

  开玩笑,老子冲着你吐一脸口水,然后在让你对我和颜悦色,你做得到不?算是你倚老卖老,也不能这么个卖法啊,你让别人情何以堪?

  “丧家之犬而已,你也值得我动手?”花圣冷笑道。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你自己更是一条老狗。有本事你等我三天,看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你不是高手吗?咱们不是要公平决斗吗?”

  “现在我杀了你,谅你也不甘心,说真的,我真想和你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但是可惜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耗,你出剑吧,我站在这里不动,让你刺三剑,三剑之后我便出手。”花圣说。

  “呵呵,我以为我够能装逼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我还能装逼。”叶皓轩笑了,他用剑勉强支起自己的身体道:“你确定,站在那里不动让我砍三剑?”

  “千真万确。”花圣说。

  叶皓轩笑了,花圣简直是一个人渣,以他现在形态,不要说是砍他三剑,算是一百剑,恐怕也砍不死他。

  因为他自己都是在这里苦苦的支撑着,走路都有些困难,让他现在去砍花圣几剑,那简直是跟小孩子挠痒一样。

  “那好,你站在那里,让我砍几剑,让我死也死的明白一些。”叶皓轩说。

  “来吧。”花圣负手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叶皓轩拖着受伤的身躯走到了花圣的跟前,他盯着花圣的脸说:“你打算让我砍哪里?”

  “除了脸,哪里都可以砍。”花圣说。

  “可惜了,我本来是打算把你这张脸刮花的,你的皮肤不错嘛,用的雪莲养颜露吗?”叶皓轩说。

  真的,花圣一把年纪了,皮肤还算不错,脸没有一点皱纹,如果不是他这一头白发,叶皓轩甚至都认为这货是一个刚满十五的小鲜肉呢。

  “我从来不用化妆品。”花圣耐着性子说。

  “可惜了,如果你用了我的雪莲养颜露,肯定会更好的。”叶皓轩摇摇头说。

  “前辈,这小子在多主废话了,我替前辈解决了他吧。”有人实在是忍不住了,半带讨好,半带忍无可忍的说。

  “我花圣,一向是说的到做得到。”花圣说“动手吧,不要浪费时间。”

  “好,我砍了啊。”叶皓轩点点头,他奋力举起手的剑,猛的向花圣的胸口处刺去。

  叮……

  叶皓轩只觉得双手一震,然后一股强大的反击力从花圣的身传来,曲池剧烈的一颤,然后他仰后飞出,足足被反震出去了五六米才算做罢。

  以叶皓轩现在的状态,连剑圣的护体真气都破不了,所以砍一剑和砍一百剑是没有区别的。

  他趴在地喘息了半天,这才爬了起来,他活动着被震的生疼的手腕,然后无奈的说:“好强的真气,我破不了。”

  “在来,第二剑。”花圣对着叶皓轩招招手说。

  “好,让我休息休息……”叶皓轩坐在地说,他双眼缓缓的闭。

  “你有五分钟时间。”花圣淡淡的说。

  在雪山的那个亭子,琴痴依然轻轻的抚着手的琴,她的琴很缓慢,能让人的心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

  “师父……放开我吧。”薛听雨依然在这里哀求。

  “你身有凤魂的传承,我放了你,等于说是毁了你。况且,凤魂一生只认一人,你传承了凤魂,想要凤魂转身认主,那是不可能的。”琴痴说。

  “师父,我只想去看看他,我不管有什么后果,我只想去看着他,让他平安无事。”薛听雨说。

  “傻,你现在还想着主他平安无事?可能吗?”琴痴摇摇头道。

  “这是叶家两个优秀的年轻人之间的对弈,叶连成给叶皓轩下的这个必杀局,是根本不可能破得了的。你去了也是白去,你根本不可能救得了他。”琴痴说。

  “算是救不了他,我也要跟着他一起死,别的我管不着,我只想见到他,师父。求你了……”薛听雨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