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死战

  第1366章死战

  “既然你叫我师父,那是以为我尊,你是我徒弟,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ww况且这不值得。”琴痴说。

  “只有做与不做,没有值得与不值得。”薛听雨说:“既然我选择做为他身边一个默默付出的人,那我不会考虑值不值得。”

  “我还是不赞同你那样去做。”琴痴说:“我说过,这是他们叶家内部的事情,与你无关。”

  “与我有关,因为我喜欢那个男人。”薛听雨双眼紧紧的闭,她额头一个小小的凤凰图腾渐渐的亮起,随着她额头的凤凰图腾亮起,她的身形恢复了自由,她转身向前奔去。

  “站住……”琴痴赤足在地一点,身形腾空而起,要向薛听雨抓去。

  在这个时候,黑影一闪,一条人影似乎是从天而降,却是神主及时出现了,他右手虚空一抓,一抹黑气腾腾的气息骤然发出,这气息里面的煞气很重,迫使琴痴不得不快速的退开。

  “你快走吧,这里交给我……或许,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了。”神主说。

  薛听雨重重的点点头,她快速的向前跑去,她恨不得插翅膀直接飞到叶皓轩的跟前去,在这个时候红影一闪,却是疾云爬了来,它在雪地一伏,伏倒在了薛听雨的跟前。

  疾云山是有难度的,它之所以只把薛听雨驼到山下把她丢下了,是不想爬山,这家伙骨子里是有懒根的,但是这一次它却难得的主动。

  薛听雨大喜,她转身扑到了疾云的身,紧紧的拉着它的缰绳,疾云爬起来,扬开四蹄顺着路向前方飞奔而去。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琴痴看着神主身的气息,有些惊异不定的说。

  神主现在已经完全成为人形了,薛听雨传承了凤魂的鲜血让他彻底的进化成了人。

  其实那种血他只需要一点好了,但是薛听雨因为心里太急切,直接甩了一把过去,传承了凤魂的血液差点把神主给烧死,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迹一般的撑了过来,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吧。

  他手臂的双翼已经不见了,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身大黑袍子披到了身,看起来像是巫师一般。

  “我不是人,也是不鬼。”神主说。

  “装神弄鬼。”琴痴冷哼了一声,她右足在雪地微微的一点,整个人轻飘飘的荡了起来,急促的琴声又一阵一阵的传来,她右手突然一拉琴弦,然后重重的松开。

  龙吟大作,一抹肉眼不可见的气息骤然发出,重重的向神主的身击去,但是在真气即将切到神主的时,他的身影突然一闪,在原地骤然消失,然后在骤然出现。

  轰……那宛若剑气的真气骤然落空,重重的击到了地,神主右手一伸,他手掌黑气升腾,又向琴痴抓来。

  五分钟过去了,叶皓轩准时睁开眼睛,可惜,这一次并没有悟到什么,两次服用天心玉露丸,在加身体受伤严重,气海隐约有真气涣散的感觉,所以他的浩然真气在这五分钟只恢复了一点。

  他提着手的曲池站了起来,盯着花圣,想从他身找出一处易攻破的地方,但是可惜的是花圣身似乎根本没有一点破绽可言。

  “开始吧,不要浪费时间。”花圣淡淡的说。

  “或许你也不必亲手杀了我,我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你杀我,不感觉自己有乘人之危的嫌疑吗?”叶皓轩笑了笑,他在试图的和剑圣沟通着。

  “不好意思,有太道德令在手,我不得不杀了你,如果我不杀你,我是食言,这点我做不到。”花圣说。

  “什么是太道德令?”叶皓轩问。

  “我发出去的东西,对我有恩的人都会恃有,他们可以凭这个找到我帮他们做一件事情。”花圣说。

  “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是吧?”叶皓轩问道。

  “没错。”花圣点点头说。

  “包括杀人?”叶皓轩说。

  “所有事情,无条件服从。”花圣淡淡的说。

  “如果他们要让你去和另外一个人搞基你也去吗?”叶皓轩恶毒的说。

  花圣身有杀意迸出来了,他的拳头不自由主的握了,如果不是答应了这家伙让他砍自己三剑的话,他现在真的想一拳把这家伙给轰成渣。

  “如果我要有一面那啥令牌,我一定会让你去找个男人搞基。”叶皓轩笑道。

  “你没有机会拥有的。”花圣说。

  “是啊,我没有机会拥有。”叶皓轩说着缓缓的举起了手的剑说:“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砍第二剑了。”

  “随时恭候,说真的,我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花圣淡淡的说“还有,你的嘴太贱了,如果不是我答应你砍我三剑,我现在真的想撕烂你的嘴。”

  “你也可以等我这三剑刺完以后来撕烂我的嘴。”叶皓轩说。

  “好主意,赶快砍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撕烂你的嘴了。”花圣说。

  “原来高人都是这样的,说真的,有点让我失望。”叶皓轩笑了笑,然后提着手的剑,猛的向前冲去。

  他拼起了全身的力量,包括刚刚凝聚起来的那一点浩然真气,毫不犹豫的向花圣的胸口用力刺去。

  虽然他知道很徒劳,但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在,他不会放弃,算是死,他也要从花圣的身砍下一层皮来。

  叮……

  叶皓轩这一剑好像是刺在了一块金属一样,同时又是一阵极强的反震力反弹了回来,他的身形又像前一次那样向后跌飞了出去,这一次,一次更远。

  叶皓轩倒在地,他感觉到身很疼,撕心裂肺一般的疼,本来已经麻木的身躯现在疼的相当厉害,他感觉身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

  接二连三的苦战早把他的潜力耗尽,这一次他真的是把自己的后招都用绝了,手里还有陈若溪送他的那把手枪,可惜这对花圣没有一点用处。他真后悔早点没有准备一个威力大的家伙放在身,这样的话算是轰不死花圣,也绝对能轰掉他一层皮,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有点晚了。

  叶皓轩在次勉强站起来,他笑了笑说:“这一次,你打算给我几分钟时间?”

  “十分钟吧。”花圣想了想说。

  “然而这并没有卵用,我感觉你在施舍我,呵呵……十分钟对我来说用处不大。”叶皓轩说。

  “至少,可以让你多活十分钟。”花圣说。

  “是啊,可以让我多活十分钟,多一分钟会多一丝希望。”叶皓轩笑了笑,他缓缓的摇摇头道:“可惜我不需要了,十分钟和十秒钟的区别不大。”

  “那来吧,斩出你最后一剑,然后我让你死的心甘情愿。”花圣说。

  “好……”叶皓轩笑了笑,他紧紧的握住曲池的剑柄,在他握剑的瞬间,他身的气势陡然而变。

  他向前踏出一步,然后双足在地一顿,快速的向剑圣奔了过去,他高高的举起了手的曲池剑,一声大喝,向着剑圣的脖子处横斩而去。

  叮……

  毫无意外的,他在一次被花圣身的真气给震飞,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倒跌而去,而一声长喝,一跃而起,借着花圣身的反震之力在半空一个旋转,然后手的剑迅速的划过剑圣的左脸。

  在叶皓轩奋起之时,花圣心悚然一惊,他连忙后退,同时一声大喝:“卑鄙小人……”

  在他退出的同时一掌拍出,只见雪地一道冰雪腾空而起,迅速的在半空旋转凝聚,然后结成一朵冰花,向叶皓轩骤然飞去。

  叶皓轩手的曲池一横,档在了自己的胸口处,轰一声响,冰花四裂而开,叶皓轩的身形重重的一顿,然后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飞出十余丈远,他张口吐出一口鲜血,然后支着剑站了起来。

  曲池剑已经有一道裂痕,这是花圣这一击造成的,也是这把剑为叶皓轩档下了这命的一击,否则的话叶皓轩这一次必死。

  纵然这样,花圣这一击还是对他造成的冲击不小,他一剑支地,不停的呕着鲜血,好像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一般。

  远处的花圣脸多了一道血痕,这是叶皓轩手的曲池留下的,他面部的肌肉有些抽搐,他的拳头紧紧的握着,他身的杀机四起,让他身边的人不自由主的退开,和他保持距离。

  一次受伤是在什么时候,花圣已经记不清楚了,他只记得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自从当年成名之后,花圣纵横天下,少逢敌手,后来倦世,本想归隐,却意外加入华夏天宫部。

  他早不知道流血是什么感觉了,脸有些刺疼,虽然撤身及时,但是叶皓轩那一剑却确确实实的斩了他,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很不爽。

  右手在自己的脸轻轻的一抹,脸那个伤口便即消失,只留下一条很淡的疤,过不了多久,这个疤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的。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