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7章 心情不好

  第1367章心情不好

  但是花圣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他受伤了,他的脸被一个垂死挣扎的人给削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花圣说。

  “知道,我在用剑刺你,呵呵,我是医圣,要是让人知道有人站在这里让我削,我却破不了对方一点皮,我会很没面子的。”叶皓轩笑了笑,他笑的很虚弱。

  他是属于那种不喜欢吃亏的人,只要是有一口气还在,他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算是死,也要扒下对方一层皮来。

  可惜叶皓轩没有机会扒下对方一层皮了,因为对方是花圣,他感觉自己把他的脸给弄破,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他以剑撑地,微微笑道:“推荐你用我的玉红生肌散吧,很快你的脸会恢复了,呵呵,听说剑圣年轻的时候是一个风流人物,靠脸吃饭,刮花了不好了。”

  叶皓轩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不自由主的一个激灵,他们吃惊的看着叶皓轩,心同时涌出一个念头,猛,这货实在是太猛了,他敢揭花圣的老底?

  花圣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唱戏的,因为他年轻的那个年代是四处动荡的年代,花圣不得不靠着他那张还算是不错的脸依附在一些得宠的姨太太身,说他是靠脸吃饭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直到花圣遇到高人,直到他学有所成,这才逐渐的摆脱了那种靠脸吃饭的生活,但这是他人生的一个耻辱。

  直到他成名以后,还会有人不屑的说:“哼,什么花圣,不过是一个靠脸吃饭的戏子罢了?”

  花圣最忌讳的也是这句话,曾经因为有人当着他的面骂了他一句,结果那家伙的师门被花圣给挑的干干净净,从此以后在也没有人敢说花圣是小白脸,在也没有人敢说他是靠脸吃饭的了。

  叶皓轩……这是在花样做死。

  不过叶皓轩感觉无所谓,因为这货迟早都要把自己给杀了,跟他打占不了便宜,那打打嘴仗,占占嘴的便宜也是不错的。

  花圣身相的气息越来越浓,这是杀意,前所未有的杀意,他感觉今天自己受到侮辱了,一个垂死挣扎的人,竟然划破了自己的脸不说,而且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是吃软饭的,不能忍,他在考虑着从哪个角度杀死叶皓轩才能让他更痛苦一点,让他死的时候更惨不忍睹一点。

  花圣右手缓缓的抬起,他结出了一个剑指,然后轻轻的向叶皓轩一指。

  这一指,风云突变……

  前所未有的杀意从花圣的身迸发出来,他死死的盯着叶皓轩,指向前方的右手指尖处一团小小的漩涡不停的在他指尖处盘绕,地的冰雪和四面八方的寒气向他指尖不停的汇聚。

  片刻之后一朵小小的冰花便即形成,这朵花分为七片,颜色透明,晶莹透彻的冰花好像是被艺人雕成的艺术品一样混然天成,而棱角分明的冰花又散发出一种让人心惊胆寒的杀意。

  花圣右手向前微微的一指,只见这朵冰花骤然散开,冰花的花瓣在半空缓缓飘扬,然后又凝化为数朵冰花,这些冰花在半空一个急旋,然后咻的一声向叶皓轩急速的飞来。

  叶皓轩一手支剑,双眼直视前方,他的双眼之无悲无喜,双瞳闪现出那数朵冰花的影子。

  他清楚这数朵漂亮冰花的杀意有多大,自己如果是全盛时期,或许可以仗着浩然真气拼一拼,但是现在他却没有一拼的机会,因为对方是花圣,是华夏内江湖顶尖的存在,他的存在不允许别人质疑。

  瞬间便是永恒,冰花的速度很快,但实际看起来又很慢,仿佛是在瞬间,又好像是经历了数个世纪。

  噗噗……两声轻响伴随着两团血花的涌起,叶皓轩无悲无喜的表情终于没有变,他的大腿和膝盖各一个冰花,冰花的寒气迅速的融入他的身体,他的双腿变得僵直无,他身形一晃,要向地跪下。

  但是他踉跄后退了数步,死撑着没有跪下,因为他是医圣,算是死,他也要死的别人有尊严,不然的话那几个女人看了会伤心了。

  在她们眼里,自己一直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他不能让她们失望。

  他一手支剑,双腿的寒意已经让他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他的两条腿结满了白霜,他的下半身已经被冻住。

  花圣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没有想到已经没有了半条命的叶皓轩竟然还能给自己带来这种伤害,更关键的是这家伙的嘴巴太毒了,他竟然敢揭自己的老底,他竟然敢说自己是靠脸吃饭的,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本来他是想给叶皓轩一个痛快的,但是叶皓轩的嘴巴太毒的,毒的花圣受不了,所以他决定,要给叶皓轩一点颜色瞧瞧,他要为自己恶毒的嘴巴付出应有的代价。

  “很好,能在我冰花撑下而不倒的,你是第一个。”花圣冷冷的说。

  “我不是第一个,但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叶皓轩笑了,他的笑容有些阴森,让现场的那些二流江湖好手不自由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你老了,终有一天你会死的,你的境界也只能止步于此,所以你以后不仅会打不过别人,你还会死在别人的手里。”叶皓轩说。

  花圣又是轻轻的一弹,咻一声轻响,一朵冰花骤然向前,瞬间便飞到了叶皓轩的跟前,噗一声轻响,这朵小小的冰花化做一道冰锥,从叶皓轩的左胸处洞穿而过。

  血花四溅,叶皓轩后退几步,僵硬的双腿让他砰的一声倒在地,但是他随即以剑支地,挪动着根本没有知觉的双腿,然后在一次从地爬了起来。

  他胸口一阵冷色的灰白出现,一抹冰冻的色彩顺着他的左胸向四周蔓延而去,花圣的真气是极寒之气,这真气足以能将任何人冻成冰棍。

  叶皓轩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他感觉到一阵冰冷的气息几乎要将自己的血液给冻僵在当场,他仰起头笑道:“极寒真气?”

  “不错。”花圣冷冷的说。

  “花圣是花圣,连杀人的水平都这么艺术,极寒真气,呵呵。”叶皓轩笑了了,他的嘴角一缕鲜血溢出,这是他连续苦战后的伤口,花圣的极寒真气能将人体的血液迅速的冻住,是不可能流血的。

  叶皓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他指着自己的胸口,冷笑着盯着花圣说:“动手啊,你怎么不动手了?对准这里,给我在来一下,然后我解脱了,你也可以去交差了。”

  噗……又是一朵冰花飞来,正叶皓轩的左胸,叶皓轩的身形在将踉跄,但是这一次他出乎间料的没有倒下。

  他喘息了一阵,缓缓的回过神来,他神色狰狞的看着花圣冷冷的说:“来啊,继续嘛,你这个一无是处,靠女人吃软饭的小白脸。”

  花圣双眉间的杀机陡然而现,他冷冷的盯着叶皓轩喝道:“你真想快点死?”

  “不错,我是想快点死,但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叶皓轩会与你不死不休。”叶皓轩狞笑道,他的话语杀意凌然,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心头有一丝寒意。

  “可以,你想死,我现在成全你。”花圣冷笑一声,他右手一伸,一把冰剑在他手凝成,他向前微微的一跳,周身的气息陡然而变。

  下一秒,他出现在叶皓轩的跟前,他右手向前一送,冰剑抵在叶皓轩的喉咙处,他用剑尖挑着叶皓轩的下巴,冷冷的说:“或许你向我服个软,我能给你一个痛快。”

  “呵呵,向来只有我用这句话逼别人,别人休想用这句话逼我。”叶皓轩冷笑道。

  “是吗?”花圣冷笑一声,他右手一划,向前一刺,噗一声响,手的冰剑直接刺入了叶皓轩的胸口处。

  他这一剑几乎同贴着叶皓轩的肺叶切过去的,叶皓轩一声闷哼,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里涌了出来。

  但是他依然不屈,他冷冷的盯着花圣,他的双眼有一丝不屈,正是这丝不屈,让剑圣感觉到心惊胆战。

  “你怕了?”叶皓轩突然笑了。

  花圣没有说话,他只是冷冷的盯着叶皓轩,说真的,他被叶皓轩的颠狂所触动,他的收里有一丝惧意。

  “呵呵,原来花圣也会怕。”叶皓轩笑了,他笑的有些张狂,他突然大吼道“你在怕什么?我不过是一个垂死的人罢了,你到底在怕什么?你是怕我突然暴起将你杀了,还是在怕我死了,华夏的老百姓会用口水把你淹死?”

  “我医圣为人,坦坦荡荡。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我不屑权谋,我用我的医术为百姓谋福,然而你们这些号称华夏内江湖顶尖的东西,却要做别人的狗,却要把我杀了,你是怕你良心不安,还是怕你以后遗臭万年?”

  “哈哈哈……”

  “你真的不怕死?”花圣冷冷的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