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我怕什么?

  第1368章我怕什么?

  “我怕什么?我叶皓轩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我行的正坐的直,我胸有正气,我怕死?”叶皓轩用一只手捶着自己的胸膛,砰砰做响,他嘶吼道?“我会怕死吗?怕的应该是你吧。”

  “你在心虚,你在怕,哈哈,名扬天下的花圣,不过是一个胆小鬼罢了,你真会侮辱了花圣这个名号,来吧,杀了我吧,一剑刺下去,你解脱了,来啊……”叶皓轩指着自己的胸膛道。

  “你……”花圣咬紧牙关,这一剑却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

  不错,他是在怕。他竟然会怕眼前这个根本没有一丝还手之力的将死之人。

  他是花圣,他是华夏内江湖顶尖存在的那几位,他不应该怕的,他不应该,他是花圣,他为自己刚才的恐惧感觉到耻辱。

  他一声大喝,右手一收手的冰剑骤然向前刺出,这一剑,正叶皓轩的胸膛。

  叶皓轩的笑声渐渐止住,他向着东方看了一眼,然后竟然一挺胸膛,手曲池支地,然后缓缓的闭了眼睛。

  花圣手的冰剑缓缓的融化,他心情有些复杂的看着叶皓轩。

  他出场的较晚,所以当他来的时候,叶皓轩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了,但是正是这个将死之人,却给他带来了一种惊惧,虽然叶皓轩激怒了他,虽然他觉得把剑刺入叶皓轩的胸膛感觉到很解气,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叶皓轩是个人物,直到死,叶皓轩也站在当场,傲然不倒。

  这个敌人很可怕,他是一头狼,他随时可以暴起撕下你一块肉来,但是令他庆幸的是,这个敌人已经死了,自己的冰剑刺入了他的胸膛,他绝对活不下来。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回去交差了,燕家出动了太道德令,所以他不得不遵守太道德令的号令。

  他转身拔出一个电话道:“目标已死。”

  京城某家豪华的会所里,燕十三接到了这个电话,他的神色变得震惊,然后在由震惊变得狂喜,他仰天长笑道:“哈哈,叶皓轩死了,叶皓轩死了,他死了,他真的死了……”

  跟他坐在一起的有叶连成和花凉,还有常锋这几个人。

  听到燕十三几近颠狂的笑声,叶连成呆了呆,然后他的脸露出一丝狂喜之色,他抓住燕十三的胸膛说:“你说什么?他死了,他真的死了吗?”

  “是,他死了,花圣刚才打来的电话,他是死了,他确确实实的是死了。”燕十三兴奋的说。

  叶连成呆住了,他一向视叶皓轩为生死大敌,现在叶皓轩死了,他却有种不切实际的感觉,他觉得这像是一场梦一样,他跌坐在椅子,喃喃的说:“他死了吗?他真的死了吗?”

  他突然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痛,痛的眼冒金星,这种感觉很真实,绝对不是假的,这不是做梦,叶皓轩死了,他真的死了。

  “哈哈哈……”叶连成笑了,他笑的疯狂,他笑的癫狂,笑着笑着眼泪流出来了,他吼道:“老天有眼啊,十三,去安排一下,今天我们不醉不归,不醉不归……”

  “走……”燕十三站起来,大笑着和叶连成一起离去。

  在这个时候,门一开,花月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用两条义肢走路的花月,两人都是愣了愣。

  随即叶连成大笑道:“花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叶皓轩死了,他真的死了,他死了……我为你报仇了,我杀了他了……哈哈……”

  “是吗?”花月面无表情,他的嘴角露出一抹别人看不懂的笑意,他笑道:“那我是不是该恭喜成少了。”

  “走,去喝酒,不醉不归,哈哈……叶皓轩已死,这京城以后才真正的是我的天下了。”叶连成大笑,他和燕十三一起离开。

  “哥,走吧一起去喝几杯。”花凉站起来,带着一幅讨好的笑意对花月说,尽管他根本看不起自己这个哥哥,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做表面的功夫,他甚至在恶毒的想,当天叶皓轩怎么没有把他给杀了,如果那样的话他不会恶心自己了。

  “不去了,你们去吧。”花月说。

  “那好,你在这里玩,我先去了。”花凉笑了笑,转身要离开。

  “对了小凉,你先留下来,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一下。”花月突然叫住花凉。

  “哥,你有什么事情,说吧。”花凉愣了愣,他回过头来。

  “先坐吧。”花月坐到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常锋身边,他示意花凉关门。

  花凉把门关,坐到了花月的跟前道:“哥,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我觉得我们两兄弟好久没有坐下来好好的聊聊了。

  花月倒了一杯酒,送到花凉的跟前道:“这杯酒,我敬你。”

  “哥,你今天怎么了?”虽然嘴里是这样说着,但是花月还是接过了酒杯。

  “没什么,咱们是兄弟嘛,我只是突然想找你喝几杯而已。”花月笑了笑,他也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干下,然后他看着有些发愣的花凉说“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还怕我在酒里下毒吗?”

  “怎么会呢,你是我哥。”花凉笑了笑,然后把手的酒杯举起来,一饮而尽。

  “呵呵,你也当我是你哥?”花月笑了,他笑的有些变态。

  “你当然是我哥,我们是兄弟,我知道你心里现在不痛快,虽然我不说,但是我心里也挺难过的,说真的哥,坐到这位子是老爷子要求的,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站到你的位子的。”花凉做出一幅诚恳的样子。

  “哈哈,是吗?那行啊,你把现在的位子让出来,还继续做你的花花公子去,你看这样行不?”花月冷笑道。

  “哥,你在开玩笑吧。”花凉的脸色变了变,但是他还是笑了笑,但是他的笑意有些勉强。

  “不不不,我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我的话是发自内心说的,如果你觉得过意不去,把手的东西交出来,然后你继续做你的风流大少,不问世事,多好。”花月笑道。

  “哥,你说真的?”花凉脸的笑意消失了。

  “你认为我在跟你开玩笑?”花月脸的笑意也消失了。

  “不然呢?”花凉站起来,他冷笑道:“大哥,我要劝你一句,不要动那些歪心思了,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花家是我的。”

  “是吗?花家是你的?我怎么不知道?”花月也冷笑了一声,他站起来道“你一个花花公子,除了泡妞装逼之外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也能挑得起花家的这杆大梁,你不是在逗我吧。”

  “呵呵,算是我在花家在没用,但是花家现在确确实实是在我手,你想怎么样?夺走这一切?哈哈,别痴人说梦了,现在花家支持我,我又和成少的关系不错,手里又有宇宙科技的股份,你呢,你有什么?你拿什么跟我?”

  花凉越说越得意了起来,他冷笑道:“你要清楚一点,你现在已经被花家抛弃了,你想过你以前的风光日子,你想做回那个一呼百应的花少,可能吗?呵呵,京城三杰之一?我看你现在是个笑话。”

  “你不要忘记了,你现在是一个瘸子,老爷子是不可能让一个瘸子执掌花家的,啧啧,你看你的腿,真个性啊。”花凉一边说一边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砰……”

  他的脑袋突然挨了一下,却是花月不知道拿了一个什么东西砸了过来,这一下子砸的极重,花凉感觉头都懵了,他下意识的在自己的脑袋一摸,全是血。

  良久,花凉凄惨的尖叫声才传了过来,他捂着脑袋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去,他大叫道:“来人,来人啊,快来人啊。”

  这里现在他当家,花月在这里早没有了话语权,尽管这家会所是花月一手创下来的,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花凉又不傻,他早把这里的人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人。

  他叫了半天,门口却没有一个人进来,花月淡淡的说:“别白费力气了,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你……你把他们全部放倒了吗?不可能,没了花家,你不过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瘸子罢了,你怎么可能有这种实力?”花凉尖叫,他一眼瞥见了一直坐在一边喝酒的郁峰,他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他指着郁峰吼道:“郁峰,是你,你和花月是一伙的,你,你背叛了成少?”

  “呵呵,看来你还不算傻嘛。”花月冷笑道:“但是我的好弟弟,你太傻太蠢了点,你是不是真的认为你抱了叶连成的大腿,你得到了家族的支持,你可以胡作非为了吗?”

  “花月,你想怎么样,你敢动我老爷子是不会放过你的。”花凉厉声道。

  “你说那老东西?”花月笑了,他笑的有些变态,有些神经质:“他给予我一切,然后又把这一切从我身剥夺,你觉得我还会对他感恩在心?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还会怕他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