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0章 手段

  第1370章手段

  花凉果真是个左撇子,他左手写下来的字很漂亮,有些人右手写的字漂亮的多了。

  “好了,搞定。”花月满意的拿起了合同。

  “结束了。”狂刀一脚踩了去。

  “啊……啊……”花凉见状惨叫了起来,好像狂刀又拿起匕首把他的手给戳下来一样。

  “哦,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狂刀一边说一边用力的扭了一下自己的右脚。

  “你们这群混蛋,成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你们死定了,你们等死吧,你们去死吧……”花凉疯狂的大笑道。

  他疯了,他已经彻底的疯了,他这是被人硬生生的逼疯的。

  “呵呵,是吗?我要看叶连成拿什么杀我们。”花月笑了,他接过狂刀手里的一把匕首,一步一步的逼向凉。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你说过的你不会杀我的,我已经照你的话去做了,你不能杀我,不能。”花凉惊恐的说。

  “我是不会杀人的,你是我的好弟弟啊,我怎么会杀你?”花月有些神经质的笑道:“老东西不是觉得我双腿瘸了,会影响花家的脸面吗?那我现在把你的脸给刻花,然后断了你的双手,在把你弄成哑巴,那样的话会有什么效果?呵呵,我要看看这老东西怎么办。”

  “不,不要,不要啊。”花凉惊恐的看着花月,他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想从挣脱,但是身后的那两个大汉死死的按住他,让他一动也不能动。

  花月狞笑道,他举起手的匕首,然后毫不客气的向花凉挥出了匕首。

  在这一瞬间,花月的怒气彻底的出来,从他双腿断了以后人,他回到花家以后几乎没有一天安生过,那些平时对他恭维的花家人看他好像是看一只怪物一样。

  这些天,地位被别人替代,同族人的嘲笑和鄙夷的神色,让花月痛不欲生,他痛苦,他恨不得死了,但是他又不甘心这么死了。

  他对这些同族人的恨意,甚至超越了叶皓轩,因为叶皓轩是他的敌人,怎么对他都不为过。

  但这些……是他的亲人啊,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

  他拼命的挥动着匕首,血花四溅,花凉的凄惨的叫着,场面看起来有些血腥,有些暴力。

  “好了,差不多了,断了他四肢,服下哑药,让他一辈子不能说话不能动。”郁峰接过了花月手的匕首。

  花月这才停住了手,他微微有些喘息,他丢下了手的匕首走了出去。

  “照办吧。”子弹吩咐了一声,留下了两个人,他和狂刀一起走了出去。

  走出去片刻以后,里面传出一阵惨叫,这声惨叫没叫完便嘎然而止,显然是被人打晕了过去。

  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浊气,花月这才感觉到自己神清气爽,好像是大热天喝了一杯冰水那么爽。

  “出气了?”郁峰问道。

  “出气了,解气。”花月道。

  “那好。”郁峰点点头,然后说:“叶连成和燕十三呢,怎么解决?”

  “老板说了,那两个要等他回来后自己亲自解决。”子弹说。

  “他们说叶皓轩已经死了。”花月犹豫了一下说。

  “老板不会死。”狂刀冷冷的丢下了一句,然后和子弹一起离开。

  “但愿不会。”郁峰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明明听到花圣亲自打回来电话,说叶皓轩已经死了,但是他并不相信这是真的。

  正如狂刀所说,叶皓轩不会死,他是医圣,他不会那么轻易的让人给干掉的。

  雪山之依然冰冷刺骨,打出了那个电话以后,花圣转身要离开。

  在这个时候,一声长嘶传来,一条红影快速的向这边奔来,这是一匹枣红色的马,马背的人正是薛听雨。

  一人一马快速的向这边掠了过来,薛听雨远远的尖叫道:“叶皓轩……叶皓轩。”

  疾云片刻便跑到了这里,薛听雨跌跌撞撞的从马背翻了下来,她死命的向叶皓轩跑了过来,由于太激动,她接连在雪地摔倒了好几跤。

  但是每次摔倒后她都迅速的爬起来,他跑到叶皓轩的跟前,死命的抱着叶皓轩摇,一边摇一边尖叫:“叶皓轩,你醒醒,你不要睡了,不要在睡了,你醒醒……”

  叶皓轩双眼紧闭,他的身体触手冰冷,花圣的冰花几处把他整个人都冻成了冰雕,算是薛听雨在叫,他也是听不到的。

  “叶皓轩……”薛听雨紧紧的抱着混身冰冷的叶皓轩,泪水如泉一般的涌出,她不相信叶皓轩这么死了,她不信,在她心里,叶皓轩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不可能会死,他不会死。

  她感觉得到,叶皓轩的心还在跳,尽管很微弱,但是他确确实实的还有心跳。

  但是跟前的叶皓轩,身的确是没有一点声息,他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薛听雨又摇又哭,折腾的自己精疲力尽。

  “他已经死了。”花圣淡淡的说。

  薛听雨擦干了眼睛,她站直身子,转过身去盯着花圣说:“是你杀了他?”

  “不错,受人之托。”花圣说。

  “好,很好。”薛听雨转过身去,她低头看了一眼却在地的曲池,曲池剑满身剑痕,这把剑曾经档下剑圣的一击。

  她伸出手去,想把曲池从叶皓轩的手里拿过来,但是她一用力,却没有拿得动。

  叶皓轩的手死死的抓着曲池,好像曲池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一动也不动。

  薛听雨一手捂着嘴,大颗大颗的眼泪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她的眼睛里落下来,她嘶声叫道:“叶皓轩……你放手,你放手啊……”

  “你还握着剑干什么?把剑给我,你把剑给我。”薛听雨像是疯了一样拼命的抓着叶皓轩手的剑,她的双手被锋利的剑刃割的鲜血直流,可是她丝毫没有感觉,她只是一边哭,一边夺叶皓轩手的剑。

  或许是他不忍心看到薛听雨双手鲜血淋淋的样子吧,在薛听雨坚持夺剑的情况下,他手的曲池终于被薛听雨给夺了过去。

  看着剑身充满裂痕的曲池,薛听雨一手握着剑柄,另外一只手缓缓的拭过剑锋,这把剑已经毁了,剑身满是裂痕,它为叶皓轩档去花圣的一朵冰花。

  她手的鲜血把整个剑峰染红,如玉般的手掌满是鲜血,可是她混然未觉,她这样一手握剑,泪如雨下。

  那些没有远去的人看着如疯如颠的薛听雨,都不自由主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心里有一丝愧疚。他们虽然不明白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和叶皓轩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们觉得他们好像拆散了一对璧人。

  “听雨小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花圣淡淡的说。

  “呵呵,我节不节哀,管你什么事情?”薛听雨有些神经质的笑了,她的精神已经崩溃,叶皓轩是她心的支柱,现在叶皓轩去了,她的精神轰然崩塌。

  “如果听雨小姐心里有气,大可以拿剑砍我几剑,”花圣说。

  “不要脸。”薛听雨突然说。

  “什么?”花圣的脸变了变。

  “我说你不要脸。”薛听雨重复了一句,她冷冷的说:“我一个普通人,连你的护体真气都破不了,算是你站在那里让我砍,我又能拿你怎么样?说真的,三圣六痴的为人,只有你最不堪,你也配称为圣字?你也配在华夏天宫?”

  花圣的脸变了变,他终究是没有说话,虽然薛老太爷不在世,但薛听雨的身却印着薛家的印迹,他不能拿薛听雨怎么样。

  虽然叶皓轩身后有叶老太爷,但是他始终是在民间长大的,花圣认为杀一个叶皓轩无关紧要,但是薛听雨不同,她是薛老太爷生前最疼爱的孙女,花圣不能伤了她。

  “我也是身不由已,我欠燕家一命,太道德令一出,我必须遵守。”花圣说。

  “狗屁的太道德令,狗屁的身不由已,无非是一些利益牵扯罢了,呵呵,看来天宫是该清理清理,否则的话,镇守华夏的玄门天宫,成了某些人的私家部队了。”薛听雨冷笑道。

  花圣不语,现在薛听雨的精神状况不好,她整个人濒临崩溃的边缘,跟崩溃的人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薛听雨不在理会花圣,她走到了叶皓轩的跟前,看着如同冰雕一般的叶皓轩,她又忍不住泪如雨下。

  她紧紧的抱着冷的如同冰块一般的叶皓轩,两人相识的情况又恍然浮现在她的眼前,宛若隔世,又好似昨天。

  飞机的偶遇,注定了两人必定会有一场感情的纠葛。荷花命把她和这个男人绑在了一起,他不惜放下京城的种种因果,陪自己来这冰天雪地的地方寻找一线生机。

  “叶皓轩……你等我。”薛听雨双眼一闭她松开叶皓轩,捡起掉落在地的曲池,毅然向自己的脖子处抹去。

  她的表情坚毅、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在她眼里,好像生死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