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 我还给你

  第1371章我还给你

  一抹绚丽的血花溅落在叶皓轩的身,薛听雨感觉自己的生机迅速的消失,她朦胧,她似乎看到叶皓轩身的冰雪在渐渐的融化,她凄然的一笑道:“是你的,终究是你的,凤魂传承,我还给你……”

  她的眼前渐渐的变黑,然后她的身体好像是一朵白云一样,轻飘飘的向空飘了起来,她的意识渐渐的模糊,随即眼前是无尽的冰冷与黑暗。品??W(wWW.VoDt)

  “君欲绝尘弃人间、永伴伊魂游黄泉。”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有些震憾,薛听雨的决绝让人心头有些感动,好像是堵着一块大石头一样。

  但是随即他们都释然了,他们来是杀人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死一个叶皓轩,幸福无数人,他们有的摇头叹息,有的则是说说笑笑,三五成群的打算离开。

  他们已经在想这一次任务的成功之后,他们有多少好处可拿,他们以后抱了叶连成的大腿,从此以后便在也衣食无忧了。

  在这个时候,咔嚓一声响。

  这声音并不大,在冰天雪地的雪山里几乎微不可闻,但是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顿,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从他们心头升了起来。

  他们不自由主的回头,有些莫名其妙的寻找声音来源的方向,当转近后之后,所有人的心头不自由主的一惊,只见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叶皓轩所在的方向。

  他的身了花圣的冰剑,整个人几乎都被冻成了一块冰柱,但是所有人都明显的看到,叶皓轩身厚厚的冰出现一道裂痕。

  咔嚓……

  又是一个声音传来,这一声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这个声音是从叶皓轩的身传来的,他身的冰柱渐渐的裂开。

  “怎么回事,他不是死了吗?”

  “对,他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动。”

  “鬼……鬼啊……”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他们现在等于说是做了亏心事的小人,在他们的意识,叶皓轩本来是已经死了,可是他身的冰怎么可能会裂开?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花圣紧紧的盯着叶皓轩,他右手一伸,一把冰剑在次凝成。

  他的心里也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叶皓轩的的确确是已经死了,垂死挣扎的他被自己的冰花击,又了自己的冰剑,他是绝对不可能在活下来的。

  又是咔嚓一声响,叶皓轩身的冰碎裂而开,冰渣四溅,以他为心,一道火红色的光波向四周扩散而去。

  凤魂的传承的确只能有的人,它一旦认主,不可能传承到别人的身。

  但是薛听雨在接受凤魂的传承时候因为熬不过那种无尽的煎熬和痛苦,当时是叶皓轩用秘术为她承受了一半的痛苦。

  等于说凤魂是两个人传承的,现在薛听雨以剑断魂,骤失生机,所以凤魂会寻找下一个传承之人,而距离凤魂最近的人是叶皓轩,叶皓轩传承凤魂,也是理所当然的。

  火红色的流光四处散去,以叶皓轩为心,一道火红的流光如同风暴一般围绕着他展开,随即一声凤鸣仿佛自九天传来,红色的流光夹杂着隐约金芒,一条凤凰的虚影尤如浴火重生一般从叶皓轩身冲天而起,一时间天际间阴云密布,雪山顶浓黑的阴云笼罩在半空,天色在这瞬间也暗了下来。

  凤凰的涅磐,代表着重生,受尽烈火的煎熬换来重生。

  一声宛若从恒古传来的暴喝在众人心头响起:“你们……都得死。”

  叶皓轩大步走出,他身的红芒冲天而起,让所有人都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去,他右手向着三贤观的方向一抓。

  三贤观的解剑池,轰一声巨响,一道水龙奔腾而起。解剑池的修罗发出隐约的咆哮之声,它带数丈水波冲天而起。

  随着叶皓轩右手伸出,三贤观的方向一道凛冽的杀意呼啸而来,远处的天际飞来一个黑点,正是飞腾而来的修罗,叶皓轩右手一抓,把修罗抓在手。

  “叶皓轩,你竟然还没死。”花圣一声暴喝,右手的冰剑向前一伸,他手的冰剑快速的凝聚,变长加厚,化做一把宽两掌,长约两米的巨剑,他一声暴喝,举起手的巨剑向叶皓轩冲来。

  叶皓轩一言不发,他身的杀机陡然而现,他向前重重一踏手的修罗一矛向斩出。

  轰……一道炽热火红色的光华冲天而起,修罗前方的土地蹿起丈余红芒,坚硬的山石被硬生生的翻开,一道火红色的流光从把前方的一切都淹没。

  红芒过后,叶皓轩收起修罗,连自己的战果都不看一眼,他横抱起薛听雨,大步向着三贤山的方向奔去。

  在他的身后,刚刚花圣和那群内江湖的二流货色,全部消失不见,唯有花圣凝聚出的那把冰剑掉落在地。

  良久,有一个瑟瑟发抖的身影从远处站了起来,却赫然是王鹰,他看着刚刚叶皓轩斩过修罗的地方,心头一阵恐惧涌了来。

  他有些庆幸自己本来是打算离开的,所以走的较远一点,否则的话,刚才叶皓轩那一矛,足能让自己汽化。

  一矛斩尽十多位内江湖的高手,甚至连花圣都被轰的渣都不剩,这世界……还有人能阻档住叶皓轩的脚步吗?

  扑通一声,王鹰跪到了地,他决定以后退出江湖,在也不理会江湖的事情了。

  一眨眼,三天过去了。

  叶皓轩当天抱着薛听雨来到三贤观的时候,涅磐的力量消失,他倒在地昏迷,是三贤观众道姑七手八脚把叶皓轩抬起了。

  当叶皓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凤魂传承后的他感觉到自己血脉里那种恒古荒凉的感觉。

  他猛的从床坐起来,迎面便看到了青一真人。

  “真人。”叶皓轩起身问道:“听雨呢。”

  “跟我来吧。”青一真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叶皓轩连忙起身跟了去。

  三贤山顶峰的一坐秘室,叶皓轩见到了薛听雨。

  这间秘室是三贤山最高的地方,禀承天地浩浩之气,汇聚诸方灵脉入主,是一处难得的洞天福地。

  在一间满是钟乳的山洞的正央处有一汪碧绿的池水,这池水好像是碧玉一般,叶皓轩弄不清楚到底是石壁倒映出来的影子,还是这池水本来主是这样的。

  水池的正央处有一块石壁,薛听雨躺在那张石壁,她的神色很安祥,嘴角处有一抹微笑,现在的她好像是在熟睡一样。

  “听雨……”叶皓轩跑到了池边,定定的看着石壁正央处躺着的薛听雨,一时间心百感交集。

  三天前的那场恶战依然还在他心头,当时他真气耗尽,花圣一剑封喉,他的生机在当时已经断了七七八八,可以说是命悬一线。

  薛听雨义无反顾的一剑断魂,让自己得到凤魂传承,之后涅磐重生,然后尽斩来犯之敌。

  但是薛听雨的命运究竟怎么样,叶皓轩现在还不知道,他不知道用残破的曲池一剑断魂之后的薛听雨,是不是还能活得下来。

  “你放心,她现在只是睡着了。”青一真人安慰道。

  听青一真人这样说,叶皓轩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薛听雨还有一息尚存,纵然是走遍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办法让她醒来。

  “她什么时候能醒来?”叶皓轩问。

  “不知道,或许是一天,或许是一年,或许是一辈子。因为曲池一剑断魂,她斩断自己的生机,才能让凤魂另寻其他传承,谁也说不准。”青一真人道。

  “我该怎么办?”叶皓轩怔怔的出神。

  “她会醒来的,因为她有荷花命。”青一真人说。

  “荷花命?”叶皓轩有些疑惑的问道“荷花命不是破解了吗?况且这种命数,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呵呵,物极必反,世人都认为荷花命属于薄命如纸的运数,但事实荷花命有另外一面。”青一真人说着拿出了一颗莲子。

  “荷花的莲子生命力其实是最旺盛的,即使是埋藏在淤泥里数千年,但只要有一个契机,它可以开花结果。听雨的命虽然薄,但是她的命数却很强,或许只要有一个契机,她可以醒来。”

  叶皓轩接过青一真人手那颗莲子,他久久不语。

  “看世间花开花落,缘起缘灭,皆不过一个情字。斩不断,理还乱……因缘而起,因缘而灭。”

  青一真人留了一句让叶皓轩懵懂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叶皓轩似乎懂了什么,但似乎又不懂,他看着池水正央的薛听雨,然后轻轻的一跃,跃到了她所在的那块石壁。

  薛听雨睡的很安祥,她的嘴唇带着那丝淡淡的微笑让叶皓轩感觉到有些心疼。

  一剑断魂,斩断自己的生机,换来自己涅磐重生,终败强敌。她默默的为自己付出,即使是长眠不起,她也心甘情愿。

  叶皓轩俯下身去,将薛听雨缓缓的抱在怀里,好像是两人之前在道观里偎在一起看星星一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