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2章 叶家内忧

  第1392章叶家内忧

  兄弟两个终于不说话了,他们相互看对方一眼,然后各自把头扭到了一边。!

  “爷爷,我觉得我们现在得先稳住,一来不能让外人看笑话,二来也不能让外人乘虚而入。”一直沉默不语的叶连成发话了。

  “你说的对。”叶兴国沉默了片刻,然后他站起来说:“连成,我老了,我也自认我能力不足。”

  “叶家第三代,说真的也你二叔有大局观,你爸和你三叔都不及你二叔,但是你二叔因为你那些误会而离开叶家,所以现在能担大局的,也只有你了。”

  “爷爷,你说什么呢,现在叶家风雨飘摇,正是离不开你的时候,有您在这里支着,我出些小策略行了,我还年轻,担不了大任。”叶连成做出一幅吃惊的样子,但是他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呵呵,步步为营,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容易吗?他费尽了心机,终于气倒了老太爷,同时得到了叶兴国的信任。

  叶兴国的能力确实一般,老太爷给他的评价是守诚有余,魄力不足。叶家在他手里这些年,一直止步不前,在加他老了,现在叶家风雨飘摇,他让贤是最明智的选择。

  叶庆辰离开叶家,又让他少走了一步棋,现在他在叶家的地位简直是无可拟,家主之位,非他莫属,他布了这么久的局,终于把叶家拿下,他几乎要仰天大笑了。

  “话不能这么说,我毕竟还是老了,有些时候处理事情已经力不从心,现在叶家正经历着一场劫数,能不能度过这一次的劫数,要靠你了。”叶兴国叹了一口气,他拍了拍叶连成的肩膀道:“叶家,以后以你马首是瞻。”

  “爷爷,你这决定,似乎有些草率了吧。”叶子昂也发话了:“堂哥的能力是不错,这点我承认,但是现在叶家正值危难的时刻,算您感觉自己能力不足,也不能选择在这个时候换帅,临阵换帅会适得其反的。”叶子昂说

  “我也赞同子昂的说法。”叶靖祺看了叶连成一眼道:“况且,叶家的第三代人都还在,算是轮也轮不到一个后生晚辈来当家吧。”

  “我做的决定,谁也不能质疑,况且这是老太爷的决定,老太爷早说地,叶家晚辈,也数连成的能力最足,现在他病危,所以连成接任家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你们都不要质疑了。”叶兴国直接把这件事情给敲定了下来。

  “我不同意。”叶靖祺站起来道:“如果父亲执意这么做,那我现在只好找我二哥去了。”

  “放肆,我现在还是家主。”叶兴国大怒道。

  “你是家主,但你做出的这个糊涂决定会害了叶家。”

  在这个时候,叶庆辰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他身后还跟着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岳,有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人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身后。

  “叶庆辰,你想干什么,你要造反吗?”叶兴国大怒。

  “不敢,我只是来抓两个人而已。”叶庆辰淡淡的说。

  “抓谁,这里都是叶家的嫡系,你来抓谁?你这还不是造反?现在老太爷病危,你还在这里想着明争暗斗?你是不是想毁了叶家?现在马带着你的人滚出去。”叶兴国大怒。

  “谁是叶承望和叶连成。”一名穿着黑西装的人走前。

  “我是。”叶连成父子站了起来,他们感觉到有些诧异,这两个黑西装的人看起来是特殊部门的,他们找自己干什么?

  “你是叶连成?”其一人对叶连成问道。

  “不错,我是叶连成,有什么指教吗?”叶连成淡淡的说。

  “我是国家安全部的,你有八项罪名被指挥,情节相当的严重恶劣,所以你需要跟我们走一趟。”一个人严肃的说。

  “你说什么?指控我?”叶连成笑了,他盯着叶庆辰道:“二叔,你的这些小把戏真的有意思吗?你以为把我们关起来,能扭转局势吗?”

  他认为这是叶庆辰找来的人,他感觉叶庆辰现在真是昏了脑袋了,什么样的招数都用来,这些人最多把他叫去了解下情况,然后放出来了,对他根本没有一点杀伤力,他这样真的很没意思,还不如直接痛痛快快的投降得了。

  “不好意思,我在次重申一次,我们是国家安全部的,这是我们对外的身份,我们的真实身份也不妨民告诉你,我是央军情三局反犯罪心的,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你是……反恐心的?”叶连成的眼皮一跳,他感觉到事情的不对了。

  央军情三局,反犯罪心其实是反恐心,这里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们关注的是国际一些大罪犯和高智商犯罪,和国际刑警的性质是一样的,叶庆辰虽然位高权重,但是这个部门一直是独立存在的,他不可能调动这个部门的人来恶心自己。

  “你也可以这么认为。”男人答道。

  “为什么要来抓我,我犯什么罪了吗?”叶连成的神色一紧人,他开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头了起来。

  “我说了,你有八项罪证的指控,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应的证据。”男人答道。

  “你在信口开河,我儿子怎么可能会有大罪证的指控?你们这是陷害,侮辱,我要起诉你们。”叶承望喝道。

  “有三家医院的相关负责人涉嫌倒卖死者和弃婴的器管,这些你不知道吗?”男人说。

  叶连成的脸色瞬间变白了,他嘶吼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是信口开河,你们没有证据不要胡来,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我们当然有证据,有人证,有物证。”西装男答道。

  “人证是谁,在哪里,你叫他出来跟我当面对质。”叶连成喝道。

  “人证是他们两个。”随着一个声音传来,叶连成的嘴巴大大的张开,他的嘴在也合不了。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这个身影他很熟悉,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人夺去了他原有的光环,而且夺去了原本是他该有的一切。

  眼前的人,赫然是本该已经死了的叶皓轩,他随即变得惊恐了起来,他喃喃的说:“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假的,这一这定是假的。”

  那个让他永远都忘不了的男人,那个让他费尽了心机,笼络了一大群江湖高手,让他付出很多代价去截杀的叶皓轩。

  叶连成的脑海里一片空白,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响,“他不是死了吗?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在雪山,他为叶皓轩布下了必杀局,剑圣花圣,另外有祸水东引的琴痴,有他许下无数利益的棋痴和书痴。还有古家的弟子,和一队内江湖的高手。”

  他觉得,为了对付叶皓轩,他已经把内江湖一大半人人都出动了,他原本以为叶皓轩死了,他已经死的不能在死了,但是现实却给他一记清响亮的耳光。

  叶皓轩竟然又回来了,他不仅回来了,他还找到了自己做下,原本认为很隐秘的事情。

  叶连成的脸色越来越白,他的双腿都在瑟瑟的发抖,他脑门的冷汗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他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他只是喃喃的重复着三个字:“不可能……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有的,我回来了,堂兄不打算列队欢迎欢迎吗?”叶皓轩笑了笑说:“说真的,你是不是很失望?”

  “在雪山,你布下了必杀局,让我去闯,打败了剑圣,来了棋痴和书痴,杀了他们两个,又蹿出来了花圣,呵呵,叶连成,你为了杀我,真的是费煞苦心啊。”叶皓轩笑了笑道:“可惜,你的计策太不入流了,除了这些,你难道不会玩点别的东西吗?”

  “叶皓轩你……”叶连成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感觉到很无力,他倾尽了内江湖的一众高手对付叶皓轩,可是结果呢,叶皓轩连汗毛都没有少一根,他自己折损了无数的人和财力,到最后反而还会被叶皓轩抓住了把柄。

  “我不想跟你废话了,你以前做过的事情你心里最清楚,你犯下的事,够枪毙你十次都不为过,所以,你等着军事法庭吧,你等着被枪毙吧。”叶皓轩淡淡的说。

  “证据,你们要有证据。”叶连成愤怒的说。

  “成少……证据弄好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所以我是最好的证人,可惜燕十三被车撞死了,不然的话他也肯定会出庭做证的。”花月笑吟吟的走来。

  “花月……你这个混蛋,你背叛我,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叶连成嘶声叫道,他现在恨不得把花月的皮给扒了下来。

  以前花月是他的狗,有即多事情花月帮他去做,所以他的事情花月基本都知道,燕十三也知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花月竟然会背叛他。

  他想不通,因为他觉得花月和叶皓轩之间应该是死敌才对,毕竟花月的腿是断在叶皓轩的手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