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化尸散

  第1497章化尸散

  那名向叶皓轩讨要化尸散的杀手走前,好的把手的化尸散洒在这具尸体,片刻以后这具尸体化成一滩血水。

  另外一个人被吓傻了,他彻底的被吓傻了。他不是忍者,他只是一名倭国高手,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的眼前彻底的消失,这给他造成的冲击可想而知。

  而那个人还是一名忍者啊,连他都承受不了的痛苦,那这些银针刺入体内,到底该痛成什么样?

  他不敢往下想了,他只是趴在叶皓轩的跟前不住的求饶……讲出了一连串的倭语。

  “现在你可以问了。”叶皓轩耸耸肩膀,对于这些嘴硬的人,不仅仅要让他们的躯体承受痛苦,更得摧毁他们的精神,让他们的精神崩溃,有时候精神的压力躯体的痛苦要更加简单直白一些。

  “谷川奈在哪里。”唐意索性把自己的伪装撕掉了,反正这时候已经撕破脸了,谷川奈的老巢不是那么轻易能闯过去的。

  “我……我说,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说。”叶皓轩还没有动手,这家伙惨叫了起来,他生怕叶皓轩前给他也种下那种莫名其妙的银芒来。

  “他现在海域一般游轮面……是山口社的山口号……由山口野分社长陪同。”

  “谷川麻世在那里吗?”唐意又问。

  “我不知道,我接到的命令是在这里守着,然后……杀掉你。”那人畏畏缩缩的看了唐意一眼,他记得照片的人是唐意。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什么交待了?”唐意在问。

  “没……没有了。”那个人摇摇头道。

  “那好,你可以去了。”唐意点点头。

  “我……”这家伙还没有喊出声,脖子猛的一疼,紧接着他的陷了无边的黑暗之。

  “弄清楚了,现在谷川奈在海,这家伙看来是早有预谋的。”唐意拍拍手说。

  “那粉碎他的预谋。”叶皓轩冷笑了一声。

  在港口距离海岸数公里的地方停着一艘豪华的游轮,这艘游轮是属于山口社的,在这面经常会有一些高档的聚会以及赌博性质的娱乐项目,一句话,这些都是给有钱人玩的。

  只是今天这个游轮不向外开放,面清一色身着黑色西装的山口社成员,他们有站成标准的一排,把有可能人的地方守的严严实实。

  一艘小小的汽艇靠近了游轮,在游轮把守的山口成员马警惕了起来,其一名小头目一招手,马有数十把手枪指向了海的汽艇。

  由于天色太暗,所以看不清楚汽艇的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不过随着一个人会起了手一把神道教的旗子,喊出了一声倭语。

  游轮的人马放松了警惕,这是他们山口社今天晚约定好的暗号,只要靠近游轮的举起一把神道教的旗子以及约好的暗号,可以通行。

  游艇越来越近了,等几个人登了船,一名负责警戒的头目走前严肃的问道:“你们是哪个部分的,来这里干什么?”

  “我们是奉山口渡边先生的命令,来到这里提走那两个重要的人物的。”唐意用倭语回答道。

  “我们并没有接到相应的通知。”小头目愣了愣道。

  “这是山口渡边先生亲批的,时间太紧,来不及向你们通知,随后手续会补来,现在我们要求马提走人质。”唐意严肃的说。

  “不好意思,没有接到通知,这里的人你不能带走。”小头目回答。

  这里的人都是山口社的精英人物,他们当然不是外围那里小混混们能的,而且看四周密密麻麻至少站了三十多名山口社的人,要想不闹出一点动静把这些人全部放倒,基本是不可能的。

  “那我要求现在见谷川奈,干系重大,马。”唐意喝道。

  “这个可以,请随我来。”小头目点点头,然后对着唐意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唐意和几个人一起跟了去。

  到了一间会客室,那名小头目说:“请各位在这里稍等,我马去找谷川奈。”

  “麻烦了。”唐意一点头。

  那名小头目转身便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一僵,表情此定格,然后他高大的身形轰然倒地,旁边一名杀手马接着他的身体,然后拖到了一边去,尽量不闹出一点动静。

  “换这里的身份识别牌,我们现在找去找谷川奈。”唐意丢出了一堆伪造的身份牌,这是山口组身份的像征。

  “分头行动吧。”唐意想了想道

  “你带着他们,因为他们不懂倭语,遇到人了肯定会有麻烦,而且你小子不是以战斗力见长的。”叶皓轩叫住了唐意。

  “那你懂倭?”唐意问。

  “我不懂,但是我可以让每个看到我的人在也说不出话来。”叶皓轩笑了笑。

  的确,叶皓轩是有这个实力让看到他的人完全说不出话来,现在外围的一堆人还不知道敌人已经入侵内部了,速度一定要快。

  唐意也不是拖拖拉拉的人,他清楚叶皓轩的实力有多强,他点点头,带着另外一行人闪身而去,叶皓轩则是单独行动。

  船舱下面的一间小室里面,谷川由美和谷川奈在这里关着。

  谷川由美的头发微微有些乱,她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她的脸满是惊恐。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谷川由美看向自己的父亲,现在的谷川麻世虽然经过叶皓轩的治疗恢复了昔日的一些神采,但是头发花白的他又被关到这个地方,现在有种英雄未路的感觉。

  “不要怕由美,事情都会过去的。”谷川麻世的双手被铐着,他微微一笑,安慰着自己的女儿,他的脸露出一丝慈祥的神色。

  “父亲……”谷川由美看着自己的父亲,神色露出一抹哀伤。

  在她眼里,父亲一直是一个顶天立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倒下的人,但是今天她却发现,这个在她眼里一直像是神一般的人物,现在老了……他真的老了。

  “由美,我不是教过你,遇到事情要坚强吗?”谷川麻世微微一笑,他做出一幅轻松的神色道:“这只是小事一桩,有人的地方有江湖。当初成立谷川社,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到来的。”谷川麻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父亲,有些事情我一直想问你……”谷川由美说。

  “你想问……我为什么要成立社团?还有,你母亲当初为什么会死,对吗?”谷川麻世慈祥的问道。

  “是……”谷川由美咬咬嘴唇道:“我想念我的母亲,但是她给我的记忆……只有那一张抱着我的黑白照片,除此之外,我对她没有一点印象。”

  “由美……”谷川麻世的神色复杂,他怔怔的出神,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道:“关于这件事情,不要在问了好吗?你只需要知道,我很爱你,也很爱你母亲行了。我成立谷川社,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可惜你母亲她去世的太早了。”

  “父亲……我感觉,我们今天是走到末路了。”谷川由美咬咬嘴唇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肯把一切告诉我吗?”

  “不,我们没有走到末路,我见过的大风大浪多了。我们都会死,但绝对不会是今天。”谷川麻世微微的一笑道。

  “父亲……我的感觉一向很准的。”谷川由美眼腾起一阵迷雾道:“我很怕,我怕我会失去你。”

  “没事的由美,华夏有句古话说的好……天无绝人之路。呵呵,我相信我们能挺过这一关的,况且我是你父亲。”谷川麻世凝视着女儿道:“哪怕我死,我也会让你活着。”

  “不……父亲,请不要这样说,我们都会活着,都会好好的活着。”谷川由美摇摇头,眼泪缓缓的从眼角滑落。

  在这个时候,舱口的门一开,谷川奈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两名山口社的成员。

  走到门口的时候,谷川奈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人,那两个人马会意,他们点点头转身离开。

  “谷川奈,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来救我们的吗?”谷川由美吃了一惊,继而她脸被一丝惊喜所替代。

  “由美,站到我身后来。”谷川麻世站起来盯着谷川奈。

  “父亲……”谷川由美微微的一惊,她明显的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头了起来。

  因为她发觉谷川奈的嘴角里露出一抹轻浮的笑意,他看向父亲的眼神里有些冷笑,有些嘲讽。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她默默的走到了谷川麻世的身后。

  “呵呵,父亲,我来看你了。”谷川奈突然笑了,他的笑容里有些妖异。

  “果然是你。”谷川麻世死死的盯着谷川奈,他也笑了,他笑的有些凄凉:“我用人一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我没有想到我最后却栽到了自己最信人的手里,这个人,竟然是我义子。”

  “父亲,你老了。”谷川奈悠悠的说:“马都有失蹄的时候……何况是你?”

  “好,好啊,我的好儿子。”谷川麻世的脸写满了愤怒,“你想怎么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