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秘室

  “这里是有秘室,但是里面并没有你们想像的东西,那里只是我母亲的一些遗物。”谷川由美淡淡的说:“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到密室,我也只拿一些东西便走,但是我希望你们明天之前,离开这里。”

  “由美,你能这样想很好。你放心吧,我们是不会动这里一分一毫的东西的。”山田知树很满意的点点头,他觉得谷川由美很识时务。

  “我们走吧,在前面。”谷川由美对身后的叶皓轩说了一声。

  “好的。”叶皓轩点点头,跟在了谷川由美的身后。

  到了谷川麻世平时的居所,谷川由美看着父亲的卧室,她的神色有些复杂。

  这里的一切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只是有两天没有人打扫了,所以家具面落了些浮灰,除了这些之外,其他的一切照旧,只是这里在也见不到父亲了。

  她拿起一个摆在床头的相架,面的那张照片是自己十六岁的时候和父亲的合影,她叹了一口气,把照片收了起来。

  谷川由美走到了墙壁边,她右手轻轻的在墙壁一按,只见墙体空出来了一块,面露出了一个复杂的密码锁来。

  她输入了密码之后,只见一堵墙缓缓的翻开,一个密室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是这里。”谷川由美指了指道:“你们可以下去看看,里面什么也没有,但是看完了之后马滚,这里是我家。”

  “你带路。”山田知树警惕的看着这个密道,他生怕这个地方会有传说的机关一类的东西。在谷川麻世这种人面前,算是在小心一点也不为过的。

  谷川由美一言不发,她径走顺着阶梯走了下去,叶皓轩紧紧的跟着她。

  直到两人走到了底,山田知树才一挥手道:“下去……”

  这个密室并不大,里面的白炽灯把这里照的灯火通明,密室的正前方摆着一张遗像,这张遗像的女人和浅田真子有六分相似,这是她的母亲。

  “母亲……”浅田真子跪倒在了地,双手合十拜了一拜,然后站起来把母亲的遗像放入包里,遗像的前方摆着一个口琴,这是母亲的遗物,她也装了起来。

  然后她打开桌子下面的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笔记本,这个笔记本面写着工整的倭,这个正是谷川麻世的笔记。

  “我们走吧。”谷川由美看了叶皓轩一眼道。

  “恩,走吧。”叶皓轩点点头。

  “小姐请慢走。”山田知树冷笑了一声,他现在才懒得理会谷川由美呢,她只是拿走了一个笔记本,只要不拿走什么重要的东西行。

  “我在说一次,明天我要回来住了,我不希望在这里看到任何人。”谷川由美冷冷的说:“另外,我也不想看到这里的东西有任何的破损。”

  “放心吧小姐,我们找到了东西走,绝对不碰任何东西。”山田知树连连点头道。

  “那样最好。”谷川由美点点头,转身和叶皓轩一起离开。

  “这是你家,如果你不高兴,我把他们全部赶出去。”叶皓轩说。

  “不,他们认为我父亲把一些财富藏在地下密道里面,让他们去找,如果他们不找找,肯定是不会死心的。如果不这样,他们一定还会来的,我只想快点过安静的生活。”谷川由美摇摇头道。

  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的谷川由美没有一点安全感,她这样做无非也是明哲保身罢了。

  谷川麻世临终前托付自己要好好的照顾她,但是她似乎不怎么买自己的账。

  “这是我父亲的笔记。”谷川由美拿出了笔记本递给了叶皓轩。

  “我……看不太懂。”叶皓轩只打开看了一眼还给了她,这面写的全是倭,虽然倭好多字和华夏相似,但那也仅仅只是相似,并不是完全相同,这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去猜,是很有难度的。

  “我念给你听吧。”谷川由美打开了笔记本。

  “回去在说吧,这个地方不太安全。”叶皓轩摇摇头道。

  “恩……”谷川由美看了一眼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她微微的垂下头,一颗颗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

  父亲去了,他在也不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了,如果让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她会怕的。

  她真心希望身边的这个男人能来这里陪陪她,但是她又觉得这不太现实,不太可能,因为这个男人不属于她。一切都只能想想。

  “站住……你们两个,站住……”

  在两人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一声暴喝从两人的身后传来。紧接着山田知树便带着一众人气极败坏的赶了过来。

  “你还要干什么?”谷川由美的脸微微的一沉,为了省下一些麻烦,她对这些人已经够忍让的了,他到底还想干什么。

  山田知树手一挥,一群人马把叶皓轩和谷川由美围了起来。

  “谷川由美,把你父亲的所有东西都交出来,记住,我要的是利益,很多很多的利益。”山田知树沉着脸喝道。

  “利益?谷川社的利益都被你们瓜分完了,你还想要干什么利益?”谷川由美愤怒的说。

  “你父亲一定藏有好东西,我不相信这个老狐狸不会为自己留一点后路,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我不为难你,如果你不说……那后果你自己承担。”

  那个密室其实一点也不大,也有三十个平方左右,而且里面的陈设极其简单,一张桌子一张沙发,除此之外什么东西也没有,这群人很快把里面翻了个底朝天,但是没有一点线索。

  山田知树联想到了谷川由美拿走的那个笔记本,利益薰心的他只当是谷川麻世所有的秘密都记在那个笔记本,所以他这才带着手下气极败坏的赶了过来。力求把谷川由美给截下来。

  “这只是我父亲平时记的一些笔记,这对我很重要,其他的真的没有什么了。”谷川由美摇摇头道。

  “是吗?那给我看看,指不定,谷川麻世所有的财富都在笔记本记着呢。”山田知树一声冷笑,他话音一落,一名手下马向谷川由美走了过去,他手一伸要把谷川由美手的包夺下来。

  但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谷川由美的包,那名手下便一声惨叫,伴随着咔嚓一声响,他的双手手臂被叶皓轩硬生生的拗断。

  “你是谁?”山田知树吃了一惊,他只当叶皓轩是谷川由美的一个朋友,看他弱的样子也没有把他当回来,但是叶皓轩一出手,他这才发现叶皓轩才是个硬点子。

  他的脸阴睛不定,他这才发现在花园的一侧,他的几个小弟正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显然是被人揍趴下了,这几个家伙正是叶皓轩进门时拦着他们不让进门的小打胡子几个人。

  “讲华夏语,别告诉我你不会。”叶皓轩说。

  “华夏人,这里是我们谷川社内部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听到叶皓轩说话,山田知树这才放下了心来,他觉得叶皓轩不过是一个外来人罢了,算是有些身手,他在这里也掀不起大风大浪的。

  “这是我朋友,而且你们的社长临死前托我照顾她,所以她的事情是我的事情。现在马滚,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否则的话我不保证你们还能留下全尸。”

  “哈哈,很久没有人敢和我这么说话了,小子,你很好,你很有种。”山田知树指着叶皓轩对自己的手下吩咐道:“灭了他……”

  他的小弟都跟着他一路抢地盘摸打滚爬走过来的,有些人身的狠劲更是与生俱来的,他让小弟们灭了叶皓轩,叶皓轩绝对不会活着。

  但是他这一次的话似乎有些不太管用了,他叫了数声,围着叶皓轩和谷川由美的小弟们依然一动也不动,他们好像是被钉在当场一样。

  “混蛋,没有听到我的话吗?灭了他。”山田知树大怒,他觉得自己的地位和尊严遭到了挑战。

  但他这一声喊出来之后,令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他的这些小弟一个个混身僵直的倒在了地,他们身的重要穴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插了银针。

  这当然是叶皓轩出的手,只是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连山田知树都没有看到他出手。

  “你……你是医圣。”山田知树突然觉得叶皓轩的脸看着有些熟悉,他瞬间明白了叶皓轩的身份,他不由得惊叫一声,转身要跑。

  现在叶皓轩的凶名在外,谷川社曾经有几位高手,在叶皓轩来倭的时候谷川社有一位隐藏的高手警告过他,不要去碰叶皓轩,这可是能一人连战华夏四大高手,更是硬生生的把其一个气死,其一个秒杀的狠角色。

  所以叶皓轩来倭的时候山田知树和一应谷川社的领导都格外的关照过叶皓轩,他们把叶皓轩列为不可招惹的档次。

  山田知树还没有跑出几步,他脚下一绊,肥大的身躯像是一头摔倒的猪一样趴在了地。他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踩在了他的脑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