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败局

  第1528章败局

  砰……柳生真泽连人带剑仰后剑倒,同时半空炸出一道血花,叶皓轩这一剑丝毫不留情,这一剑几乎是要了柳生真泽大半条命。

  轰……柳生真泽重重的撞在山体,坚硬的山石被撞的石悄纷飞,叶皓轩身形在度拔高,手的忘情在度举起。

  然而在这个时候,他眼前人影一闪,一名女子骤然出现在他眼前,却正是千叶景子。

  叶皓轩手的剑不偏不斜的向她当头斩去……

  叶皓轩吃了一惊,他手的忘情硬生生的一偏,剑芒几乎是险险擦着千叶景子的身体偏了过去。

  轰一声巨响,石悄纷飞,虽然这一剑没有斩她,但是忘情的威势也让她承受不住。

  千叶景子一声闷哼,身形向右一偏,一抹血花从她身飙起。

  “双双……”叶皓轩非常的震惊,他不知道这一剑,是否会要了她了命。

  但所幸的是千叶景子无恙,她倒地后马站起来,冷冷的盯着叶皓轩,手一把倭刀高高举起,做出一个要拼命的架势。

  又是一条人影掠过,这人影身双翼一闪,随即缓缓的消失,却正是唐蕊。

  她一把抓起地的柳生真泽和他手的秋水,双翼一展,瞬间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双双。”叶皓轩有些无奈的叫了一声:“放下刀,让我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

  “你在向前一步。”千叶景子手的倭刀突然一转,刀锋压在自己的脖子,她冷冷的说:“我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杀了我自己。”

  “你……你这是干什么?”叶皓轩苦笑,千叶景子被洗脑的很厉害啊,她根本不给自己一点机会接近她。

  “我只是想自保罢了。”千叶景子盯着叶皓轩说:“另外,我不叫郑双双,我叫千叶景子。”

  “你是叫郑双双。”陈若溪跑到了叶皓轩的跟前道:“我可以做证,你是郑双双,你也是她的女人。”

  “我不是。”千叶景子手的刀指向陈若溪,她冷冷的说:“不要过来…”

  “我没危险的,我真的没危险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陈若溪做出一幅人畜无害的样子说:“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们可以谈谈,真的,我保证。”

  “呵呵,华夏央警卫团成员,自身又是特勤局处长,你说你是普通人?”郑双双冷笑了一声,她一边说一边向后退。

  “这点我不否认,但我的能力真的一般。”陈若溪说:“我们从来没有谈过,我现在想和你谈谈,不为别的,为这个男人。”

  陈若溪一边说一边向叶皓轩一指:“是这个男人,你也是他的女人,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你怎么可能阻止得了他?他之所以不敢前,那是因为他怕……他怕你真的会伤害到自己。”

  “若溪……不要在向前了,她会伤了你的。”叶皓轩说。

  “不,我也是女人,我们喜欢的人是同一个人,让我试试好吗?”陈若溪转身说。

  “可她是千叶景子,她现在不是郑双双。”叶皓轩苦笑道。

  “但我相信,她心里是有你的。”陈若溪继续向前走,她举起双手道:“我没有武器,以你的实力,应该看出来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要不这样……我做你的人质吧。”

  千叶景子明显的有些犹豫,她现在如果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个人质,说话可能会有底气一些。

  “你不抓我做人质,是不可能逃得了的。我真的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陈若溪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平淡一些。

  突然,千叶景子迅速向前掠进,她向陈若溪伸出了手。

  “若溪……小心。”叶皓轩吃了一惊,想要拦下,但还是晚了一步,因为陈若溪离她实在是太近了。

  手的倭刀抵在陈若溪的脖子,千叶景子这才稍稍的安下了心来,她知道手这个女人和叶皓轩的关系,叶皓轩是绝对不敢冒险的。

  “退后。”千叶景子喝道。

  “你后退吧,交给我,你相信我。”陈若溪看向叶皓轩道。

  无奈之下,叶皓轩只得向后退了几步,他从陈若溪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什么。

  “我说过,我不是郑双双,你竟然还执意跑过来要做我的人质,你是傻呢,还是傻呢?”千叶景子对陈若溪说。

  “如果我傻,我会真的跑来做你的人质?”陈若溪说:“在你还是郑双双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所以我现在只想跟你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千叶景子说:“我说了,我不是郑双双。”

  “你是不是她,我们你都清楚,你在看看,你仔细看看那个男人,那个被你拿刀捅过两次的男人,他是不是很熟悉?他没有有熟悉的感觉?你在拿刀刺他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心痛?”陈若溪指着叶皓轩道。

  “我没有……”千叶景子心突然一阵激荡,听着陈若溪的话,她心没来由的一痛……

  早一次见到叶皓轩时,她那一剑刺穿了叶皓轩的身体,他不解与吃惊的表情让自己到现在都无法忘怀……

  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确是在华夏见到过叶皓轩,她也曾经一度怀疑自己有另外一重身份,但无论她如何努力的想,她是想不起自己有关于郑双双的记忆。

  “你有……算是你被人抹去了以前的记忆,但是这个男人是你最爱的男人,你的心有她,这不是一些催眠手段能让你把他忘记的。在你心底,你是爱他的。”陈若溪继续道。

  “我没有……你闭嘴。”千叶景子突然回过神来,她觉得陈若溪这是在蛊惑她,她冷冷的说:“你在骗我。”

  “我没有骗你。”陈若溪说。

  “我知道你们两个的关系,你是他未婚妻。你怎么允许自己未来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人有染?你这还不是骗我?”千叶景子冷冷的说。

  “那是因为……我太爱他了。”陈若溪看着叶皓轩,柔柔的说:“爱到我可以包容他一切的地步。”

  “呵呵,一个女人能允许自己的男人找其他的女人?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千叶景子笑了。

  “你现在忘记了他,你不了解他……他……”陈若溪努力的想说出叶皓轩的好,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从何说起。

  说真的,他的缺点很多,花心、滥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身是有种东西在深深吸引着她,让她根本无法硬起心肠去生他的气。

  “若溪……”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陈若溪包容他太多,她为了自己甚至去冒着险和千叶景子谈,这让他心很愧疚。

  “他怎么了?他无非不是一个男人吗?他是医圣,这不过是个外号,你真的以为他是圣人了?”千叶景子冷笑了一声道:“废话少说,如果我无法安全离开这里,你得为我陪葬,现在,马走。”

  她一边说一边用刀架着陈若溪,向后退去。

  “郑双双,你这个笨女人。”叶皓轩的心情真的是日了狗了,他有些气极败坏的说:“你最好不要伤害她,我对你的包容有限度……我……我……”

  叶皓轩说不下去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知不知道你有个妹妹?”陈若溪突然问道。

  “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过妹妹。”千叶景子冷冷的说着,然后刀又向陈若溪的脖子紧了紧道:“你最好不要多话。”

  “我这里有她的照片,你要不要看看,或许看到她你会想到什么。”陈若溪说。

  “不看。”千叶景子说。

  “我说真的,你看看或许会能想到什么也说不定,无非是一张照片了。”陈若溪固执的说着。

  千叶景子的眉头一皱,她对陈若溪简直没了耐心,在这个时候,陈若溪的手伸出了口袋里,她一边向外拿东西一边说:“见到她,你一定会认识的,因为她和你太像了。”

  千叶景子愣了愣,在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陈若溪的手已经多了一支怪异的针剂,这个针剂是特殊处理过的,并不是那种平常打针用的注射器,而是一种类似于手枪一样的东西,她右手一伸,把针剂刺入了千叶景子的身体里。

  正在发愣的千叶景子双眼一黑,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陈若溪挣脱了她,然后快速的搂住她,缓缓的放到了地。

  “若溪……你没事吧。”叶皓轩连忙跑过来抓着陈若溪问道。

  “我没事,你不是该关心关心你这位怎么样了?”陈若溪揽着千叶景子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叶皓轩从她怀里接过千叶景子……不,应该是郑双双。

  “因为我知道,你来倭国的真正目的是她,如果救不回来她,你心里始终会有一个心结解不开的。”陈若溪认真的说。

  “谢谢你若溪。”叶皓轩叹了一口气:“但你要清楚,在我眼里,你们都一样,下一次,我不许你在这样冒险。”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