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4章 实验品

  第1544章实验品

  这个地方是紧急逃生秘道,并不是村正左辅要撤离的地方。!

  “你要放了我?”唐意问。

  “不然呢?你真的愿意去做实验品?”唐蕊盯着唐意说。

  “你不走,我也不走,哪怕是做实验品。”唐意说。

  “你这是干什么?不要试探我的耐心有多重,现在马滚。”唐蕊身散发出一股戾气。

  “你不会认为我只是说着玩玩的吧。”唐意笑了笑道:“说真的,从来到倭国的那一刻起,我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对我来说最坏的打算是死。”

  “你死了,谁也不会伤心,也不会为你流一滴泪。”唐蕊冷冷的说。

  “你会,因为你是我的妹妹,你不会让我真的去死,否则的话你今天也不会放过我。”唐意摇摇头道:“看得出来,村正左辅对我很感兴趣,我想这不仅仅是因为我是你哥哥的原因,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你更适合这个计划。”

  “没有人我更适合,你不要想多了,现在马滚。”唐蕊怒道。

  “我走可以,但你要和我一起走。”唐意摇摇头道:“我来到倭国是为了带你回华夏,带你回家。如果我走了,以后想在遇到你恐怕难了。”

  “你走还是不走?”唐蕊突然抽出一把手枪抵在了唐意的脑袋。

  “你杀了我吧。”唐意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唐蕊手的手枪又紧了紧。

  “我赌……你不敢。”唐意微微一笑,他根本没有把唐意的威胁放到眼里。

  “你……”唐蕊真的被打败了,她不知道唐意为什么这么固执,只是他不明白自己根本已经不可能在回头了。

  “哟,这是演的哪一出啊。”村正一木的声音传了过来。

  “村正一木,这里没有你什么事情。”唐蕊扫了他一眼。

  “呵呵,你要放走唐意,你还敢说这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村正一木冷笑了一声道:“你哥哥说的对,之前经过我们的检测,他确实你更适合这个计划,而且在原计划,你原本是一个载体,这个实验和你契合之后,重新装载到别人的身,会更加完美。”

  “马走,我一会儿追你的。”唐蕊转身对唐意说。

  “我们一起。”唐意一喜,唐蕊总算是想明白了。

  “我们一起,谁也走不了,快走,别废话。”唐蕊突然向前快速的掠出,她右手向前一伸,猛的向村正一木的脖子处掐去。

  村正一木右手拿出来一个一米长的荧光棍,他右手快速的按下荧光棒的按钮。

  只见一道弧光从荧光棒传了出来,唐蕊一声闷哼,她的身体好像是遭到电击一般剧烈的一抖,然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下。

  “呵呵,你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改造人,真的以为父亲没有对你做出一点防范吗?”村正一木冷笑了一声。

  “蕊蕊。”唐意连忙俯下身去抱起唐蕊。

  唐蕊的身体发软,她已经昏迷了过去,刚才的那种荧光棒是村正左辅专为为了对付他们而制造出来的,对改造人的基因有极大原伤害力。

  “呵呵,唐意。别叫了,叫不醒的,她不过是我们打算抛弃的实验品罢了,真正的神是你,之所以改造她,只不过是想让她过渡一下,真正的天使载体是你,你想成神吗?你想受万人朝拜吗?加入我们吧。”村正一木道。

  “留唐蕊一命,否则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唐意冷冷的说。

  “你不答应我们?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呵呵,我村正一木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做不到过。”村正一木笑了。

  “是吗?如果,我脑死亡了呢?”唐意突然抓起唐蕊刚刚掉落在地下的那把手枪,快速的指向自己的太阳穴。

  “啧啧,不错嘛,沙漠之鹰,这一枪轰下去,我大半边脑袋肯定都没有了。”唐意把枪抵在自己的脑袋冷笑了一声。

  “唐意,别在这里装腔做势了,我赌你不敢开枪。”村正一木的神色变了变。

  唐意不能死,他是天使计划最好的载体,如果他受到一点伤,那这个计划进行起来不会那么的愉快。

  “打个赌?”唐意微微一笑道:“我赌我会开枪,你呢?”

  “好吧,你赢了。”听着警报声越来越急,村正一木知道不能在拖下去了,现在必须马撤离这个地方。

  “不要试图反悔,因为即使你改造成功了,只要我愿意,我还是不会受你们控制的。”唐意冷笑了一声,丢下了手枪,把唐蕊横抱了起来来。

  平台的温度越来越高了,而且火山口下面数千米外的岩浆也越来越高,看起来有随时爆发的可能。

  谷川由美大汗淋淋,她已经有些抵受不住这么高的温度了。

  叶皓轩无论怎么尝试,都没有办法让自己的浩然真气恢复一点点,尸魔花加强效麻醉剂,效果真的不是盖的。

  而且他失望的发现,他身体里面的浩然真气根本没有一点动静,好像是突然间全部消失了一样,在这种情况下,算是他能拖延时间,恐怕也无计可施。

  “呵呵,叶皓轩,别白费力气了,这是手铐,把自己铐跟我回去。”柳生真泽冷笑一声他向前丢出了一个手铐。

  “我还是想试试,虽然我现在内力一点也提不来。但是我手里还是有武器的,我们华夏人面对敌人,算是手无寸铁,也不轻易服输,更何况我现在手里有剑。”叶皓轩笑了笑道:“如果让我的粉丝知道我还没有打向你这个这家伙认输了,我在他们心的形像会一落千丈的”

  叶皓轩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手的太常,黑沉沉的剑刃让柳生真树心不由得一凛,他明显感觉的到叶皓轩手的太常不是凡品,甚至自己手的秋水还要厉害几分,煞气十足。

  “你不是应该拿出修罗吗?”柳生真泽微微的一愣道。

  “没有修罗,以后在这个世界,只有太常。”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一声大喝,提起全身的力量,双手举起太常,向柳生真泽斩了过去。

  每个华夏人心都有血性,叶皓轩当初在雪山伤的那么重,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都敢直接去面对花圣。

  现在也不例外,他不相信自己一次都熬了过来,这一次区区一个柳生真泽,能把他怎么样了。

  砰……叶皓轩的胸口一痛,倒飞了出去,他身后便是平台的边缘,平台下方的岩浆翻涌不已。

  “叶皓轩,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在逞强了好吗?”谷川由美扑到他身边紧紧抱住了他。

  “我这不是在逞强,这是医圣的尊严。不管是面对任何人,都不会低头认输。”叶皓轩笑了笑,挣开了谷川由美,他提起剑在次冲了去。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徒劳吗?”柳生真泽在次一甩手,叶皓轩又重重的倒飞了出去。

  这一次他伤的更重,飞出的更远,他几乎已经倒在了平台的边缘处,只要在向后一点,他会滚落在岩浆之。

  “不…不要在打了。”谷川由美档在了叶皓轩的跟前。

  “让开。”柳生真泽淡淡的说。

  “真泽前辈,请你念在和家父往日的情分,帮帮我,放了他一次好吗?”谷川由美泪如雨下,虽然报了必死的心,但是看到叶皓轩这样,她还是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揪痛。

  “我和谷川麻世没有多大的交情,算是有,也不至于能让我放开叶皓轩。”柳生真泽冷笑了一声说。

  “那你先杀了我吧。”谷川由美档在叶皓轩的跟前,没有一点退让的意思。

  谷川麻世在世的时候,曾经和柳生真泽把酒言谈,两人还算是有点交情,但是这并不是柳生真泽放过叶皓轩的理由。

  好不容易把叶皓轩打趴下了,好不容易能把这个眼钉肉刺除掉了,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把叶皓轩给放了?开玩笑。

  “呵呵,你不知道你的父亲是怎么死的吧。”柳生真泽冷笑了一声道。

  “他是死在你们药剂的手里。”谷川由美神色黯然。

  “错,你错了,你是大错特错。”柳生真泽大笑道:“真正杀死你父亲的,其实是叶皓轩,是他用修罗一剑穿心,是他让你父亲死的不能在死了,你竟然还维护着他,哈哈,谷川由美,你单纯没错,但是你不能傻,在你身边的那个人才是你真正的杀父仇人。”

  “你竟然还护着她?说真的,你是我见过的人当最傻的一个人,哈哈。”柳生真泽放声大笑道。

  “不,不可能,他是不会杀我父亲的,你骗我,你事定骗我。”谷川由美根本不相信柳生真泽的话,她大叫道:“他不会骗我的,父亲临终前还托付他照顾我……你骗我,你骗我。”

  “我骗你了吗?”柳生真泽冷笑一声道:“叶皓轩,你敢把当时的情况说出来吗?你敢否认谷川麻世不是你杀的吗?你敢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