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就是这个意思

  第1610章是这个意思

  “正确,是这个意思。ww”叶皓轩笑道:“其实不仅是保健品,算是现在的制药厂,都面临着转型,我相信三年之内,药必定风靡全世界,十年内,医将会有与西医肩的能力。”

  “而做为医的发源地,我们的华夏,当然是药的产地,到时候那些现在哭着喊着我抢了他们饭碗的制药厂,一定会赚的盆满钵满。前提是他们能熬得下来。每个行业,转型的时候都会有阵痛,只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只是暂时的而已。”叶皓轩说。

  现在的制药行业的确是有些不好混,尤其是华夏内地,药几乎占据了大多数的市场,西药已经有些不流行了。

  药以效果好、见效快,不伤肾脏很快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算是你现在看西医,医生诊断出你的身体毛病以后,也会给你开些药去吃。

  药已经在某种程度代替的西药,只是关于药制作的技术还没有完全推广出去,但这是下一步的动作。

  “你操的心可真多。”宁巧微微一笑,她看了看时间道:“下午有空吗?”

  “有空,怎么了?”叶皓轩问。

  “我在这里开演唱会,你去捧个场吧。”宁巧笑道。

  “当然没问题,什么时候?”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时间快到了,如果没事的话现在走。”宁巧说。

  “好,随时可以。”叶皓轩点点头。

  “等下,我换衣服画妆。”宁巧笑了笑,转身楼去了。

  等女人打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像宁巧这种曾经的国际影星,她的形象不容有一点的瑕庇,尽管她现在已经退出娱乐圈了,偶尔只是做做慈善,平时都打理着她的娱乐公司,但是她的化妆师还是请的最好的。

  这一番打扮下来,消磨的时间绝对不会短了。

  果然,叶皓轩这一等是两个多小时,直到他等的昏昏欲睡的时候,宁巧这才从电梯走了下来。

  化妆后的女神与素颜的差别是相当的大的,虽然年过三十的宁巧年龄已经不算小了,但她还是美的有些让人窒息。

  “怎么,没见过美女吗?”看着叶皓轩两眼发直的样子,宁巧不由得微微一笑道。

  “我感觉,我年少时候的女神又回来了。”叶皓轩认真的说。

  “讨厌,走了。”宁巧娇嗔了一声。

  两人一起走了出去,身后有十多名保镖随行,一辆商务轿车开了过来,一名保镖快速的跑前打开了车门。

  在宁巧即将车的时候,一个男人手里捧着一束玫瑰,好像是鬼魅一样凭空的出现。

  叶皓轩吃了一惊,他明显的感觉到一股阴气从男人身迎面扑来,一个正常人的身,是绝对不会散发出这么浓郁的阴气的,这股阴气让他感觉到明显的不舒服。

  但当叶皓轩的神念锁定这个男人的时候,那股阴冷的气息突然却瞬间消失了,他诧异的向四处看了看,四处一片祥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而宁巧眉头则是皱了皱,她似乎是认识这个男人。

  “宁巧,送给你。”

  男人被保镖拦了下来,他的神情木讷,脸没有一丝表情。那感觉,好像是一个木偶一样。

  “这个疯子又来了。”宁巧的保镖队长一脸的不耐烦。

  “收下花。”宁巧淡淡的说。

  一名保镖收下了男人手的花,宁巧走到他跟前道:“谢谢你的花,很漂亮。”

  “宁巧,我喜欢你,你能做我女朋友吗?”男人依然一脸的木讷,他的话让叶皓轩有些吃惊。

  尼玛这货疯了吧,他竟然在追宁巧?

  叶皓轩感觉到脑子有些不够用了,按理来说,宁巧这种国际巨星,一般来说算是有人追,也得是那种开着豪车,带着万支玫瑰铺成地毯,然后拿出钻戒来求爱吧。

  算是再不济,最起码也得是个富二代,长相说得过去的小白脸吧。

  可眼前这货呢?他的表情木讷,说话也有些木讷,而且身的衣服有些破烂,那样子简直是天桥下面的流浪汉,他是从哪里鼓起的勇气来追宁巧的?

  “每一个粉丝都喜欢我,我们可以做朋友,但是现在你真的该回家了。”宁巧耐着心说。

  这个男人的神经似乎有些不太正常,宁巧只说了这句话,他有些木然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缓缓的离开。

  “走吧。”宁巧了汽车,叶皓轩也跟着走了去。

  “那个人,有些问题吧。”叶皓轩问。

  “是有些问题,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他跟着我好久了,不管我走到哪里,他都会出现,要么送束野花,要么送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戒指。”宁巧有些无奈的说:“刚开始保镖们很警惕,但是发现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好像他的神经有些问题,所以也没有报警抓他。”

  “你的意思是说,你去哪他跟到哪?”叶皓轩诧异的问:“他一个神经病,是怎么做到的?”

  “我不知道。”宁巧摇摇头道:“我只是觉得他可怜,所以每次他送东西的时候,我都会让人收下的。”

  “你查过他的底细没有?”叶皓轩皱着眉头,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一定有问题。

  “查过,一无所获,他是一个流浪汉。”宁巧无奈的说:“都是可怜人。”

  “这个世界需要可怜的人太多了。”叶皓轩说:“等回头我查查他的底细吧,确保你的安全。”

  “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宁巧咯咯笑道。

  “对,我在关心你,你可是我的女神啊。”叶皓轩一本正经的说。

  “讨厌,你明知道,我不是这意思。”宁巧白了叶皓轩一眼。

  “那你是什么意思?”叶皓轩反问。

  “不知道。”宁巧的脸一红,别过头去,不再理会叶皓轩。

  “这种花是什么花?”叶皓轩看着刚才那个男人送来的花,他有些好,这种花绝对不是华夏土生土长的花,因为华夏不会有这种在冬天还开的这么大,这么艳的花。

  “这种叫紫苏红。”宁巧看了一眼放在车的花道:“据说在华夏是没有这种花的,那个人每次来都会送一束这种花,我叫不来名字,所以特意在留意查了一下。”

  “这是紫苏红?”叶皓轩诧异的问。

  “是的,怎么了?”宁巧问。

  “没什么,你可能不知道,这种花出自太国,属于东南亚地带的一种花。”叶皓轩说:“我只是听说过,只是没有见过,这种花相对而言是较稀少的。”

  “哦,有什么说法吗?”宁巧问:“花看起来挺艳的。”

  的确,这种花的花瓣极大,而且紫红,在冬天开的也很艳,这在华夏是没有的。

  “以前的花你怎么处理呢?”叶皓轩问。

  “全部丢了。”宁巧说:“我不喜欢太艳的东西。”

  “丢了对了。”叶皓轩说:“听说这种花生存的地方较阴寒,所以看起来显得有些阴秽。阴气太重,对身体不好的,扔了吧。”

  “阴秽?”宁巧不自由主了打了个冷战,她连忙说:“那扔了吧,反正我也不太喜欢。”

  司机打开了车窗,宁巧拿手车的紫苏红丢出了窗外。

  汽车呼啸而去,那束艳红的花朵很快被后面的车辆压过,鲜艳的花瓣被辗压的粉碎。

  一条人影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正是那个表情木讷的男人,他脸依然没有一丝表情,他只是默默的捡起地那束被压的稀巴烂的花,然后抬头看着远去的车队。

  阴寒的脸露出一丝冷笑,又有一丝愤怒。

  目的地到了,宁巧演唱的地方是江浙市心的一处世纪广场,演唱是露天的,因为是义演,所以根本不存在售门票这回事,一来宁巧是为了感谢粉丝对她的热爱。

  因为从宁巧心灰意冷退出娱乐圈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来她很少在公众面前露面,连一些选秀节目都被她拒绝了,她一心一意扑在娱乐圈。因为她想给娱乐圈提供一片净土。

  但是粉丝们对她的热情却丝毫没有减少,得知她来到江浙以后,江浙的粉丝们大批大批的向她拍戏的地方涌,几乎让她的工作都难以进行下去。

  这让宁巧有些感动,所以她才决定进行一场义演,一来答谢粉丝们的厚爱,与此同时也为希望工程募捐,希望能筹得一批善款去盖更多的实验小学,让更多贫困地区的学生们吃营养午餐。

  宁巧做事从来不做作,尽管她没有邀请媒体,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媒体到场,为她的演唱会进行现场直播。

  因为粉丝来的太多了,能容纳数千人的广场站的密密麻麻,无奈之下,江浙市公安局与武警大队数个队出动,又有一批防暴警察在这里待命,为的是维持现场的秩序。

  叶皓轩很早以前喜欢宁巧,喜欢她的歌。在清源的时候,宁巧也数次巡演到清源,但是那时候经济拮据的他根本没有钱去买那昂贵的演唱会门票,所以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现场参加宁巧的演唱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