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圈子

  第1628章圈子

  第1628章苏家

  苏家。!

  江浙苏家,注定在偌大的江南都是别人瞩目的地方,在江浙,苏家几乎是一个传,苏长河二十多年前来到江浙,可以说是白手起家,从一个开出租车的做起,用短短二十年,创建了苏家的传说。

  现在苏家产业遍布江南,现在的江南已经满足不了苏家的胃口,最近苏家的家族议会,他们已经策划向京城进军,誓要拿下华夏第一首富的宝坐。

  所以便会有苏长和与苏冰云的京城之行,如果在京城靠薛家,以苏冰云的才智,在京城闯出一番名堂来,也不是什么难事,而苏家也可以用薛家做跳板,挺进京城。

  一句话,苏长河也不满足于现状。

  偌大的一个苏家大院,现在显得静悄悄的,在一处别墅,苏无悔怒气冲冲的吼道:“失败了?你们竟然失败了?”

  “你和先杌还有那个号称世界排名前三的杀手,不是被外人称做不死三人组吗?刺杀一个小小的叶皓轩,你们竟然失败了?废物,我要你有什么用?你们渔人族不是号称信奉海神吗?你们所谓的海神去哪里了?”

  渔女跪在正央,她的脸始终没有一丝表情,任由苏无悔谩骂。

  门一开,苏冰云缓缓的走了进来,在别人的眼,她的脸始终是那恬静,那种宠辱不惊的气势让她的气质显得更加高贵。

  “姐姐。”苏无悔一惊,他打心底对自己这个姐姐是畏惧的,从小大到,不管什么事情,他在他这位攻于心计的姐姐跟前,他似乎从来没有占过什么便宜。

  “你去我房里一下。”苏冰云淡淡的瞥了一眼渔女。

  “是,小姐。”渔女深深的一低头,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在这里,渔女几乎是一个下人。

  “你擅自动手了?”苏冰云盯着苏无悔说。

  “是……”苏无悔咬咬牙道:“因为咽不下这口气,我的脸被叶皓轩打了,而且还是很响亮的那种耳光。”

  “无知,除了打打杀杀,你还有什么能耐?”苏冰云冷冷的瞥了一眼苏无悔:“我和叶皓轩斗的是智,玩的是谋,你派他们出去做什么?”

  “叶皓轩是何等人物?半年前雪山之行,他连败当世四大高手,而且他最近又晋升天境,他现在的实力,又岂是几个渔人能对付得了的?”苏冰云冷冷的说。

  “可是……我真的咽不下那口气。他打了我脸,还破坏了我和云茜的事情,我恨他。”苏无悔咬牙切齿的说。

  “你真的在意云茜那个女人?呵呵,一个贱人而已,你也会如此在乎她?”苏冰云笑了。

  “我不在乎她,我在乎的只是我的面子。叶皓轩睡了我未婚妻,我现在圈子里几乎是一个笑话,我是一个笑话。”苏无悔几乎是用吼的。

  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他的呼吸很急促,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他好像是刚刚跑完了几千米的长跑一样。

  苏无悔是个变态,如果是在会所里面,如果他表露出这幅表情来,在他身边的人肯定都会离他远远的,因为一个变态向来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谁知道这个家伙下一秒会不会拿把刀子捅你?

  啪……

  苏冰云前抽了他一耳光。

  苏无悔的呼吸更加粗重了起来,他愤怒的盯着苏冰云,双眼流露出一种凶狠的目光,那目光让人丝毫不会怀疑他下一秒会把苏冰云给撕成碎片。

  啪……

  苏冰云根本无视他,在他另外一张脸在次抽了一耳光。

  “你是不是觉得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苏冰云冷笑了一声。

  “我……”苏无悔脸的潮红渐渐的消失,他这才意识到他面对的是自己的姐姐,那个能把任何人都玩弄于股掌的冠绝江南的才女苏冰云。

  也擅长权谋,知兵法。自己的那点小变态,在她跟前根本没有一点作用。

  他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错了。”

  “错在哪里?”苏冰云说。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错在乱了姐姐的格局。”苏无悔答道。

  “这才对。”苏冰云脸的表情才缓和了下来,她淡淡的说:“你要记住,渔人族,是我们家族的秘密,他们是见不得光的。”

  “想那叶皓轩是什么人物?他是医圣,他拥有常人没有的能力和敏锐的嗅觉,你今天的所做所为,让他已经警觉了起来,甚至他已经知道了渔人族的存在。”苏冰云说。

  “那怎么办?”苏无悔悚然一惊。

  渔人族是苏家的秘密,也是他们最大的倚仗。如果没有渔人族的帮助,苏家也不可能有在短短二十多年里一飞冲天,成为江浙经济领域的起跑者。

  但是苏家靠的是渔人族,这个神秘不为人知的种族一直在苏家的控制下。

  遇到一些不开眼的,或者说是谈不拢的利益,苏家会将对方抹杀,一个人的成功是踩着无数的尸体走出来的,一个家族也不例外,苏家能走到今天,和他们的狠辣是抹不开关系的。

  “凉拌。”苏冰云微微一笑道:“我今天过来,是想说说你和云家的事情的。”

  “我和云家?”苏无悔不解:“我和云家,还有什么好说的?云茜已经跟别的男人睡了,难不成我还要娶她不成?”

  “对,你还要娶她。”苏冰云的话让苏无悔震惊。

  “不可能。”苏无悔愤怒的说:“我是不可能在娶那个贱人的。”

  不错,圈子里的人混的是面子。当天云茜衣冠不整的和叶皓轩在一起事情已经被圈子里大多数的人看到了,还未结婚,他被别人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如果他现在继续娶云茜为妻的话,以后他在圈子里真的没法混下去了。

  “当天的事情,你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吗?”苏冰云盯着苏无悔问。

  “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这个女人自己犯贱,她去勾引叶皓轩,她骨子里是一个贱货。”苏无悔愤怒的说。

  “你以为,云仙子,真的是那种只会和男人滚床单的贱人吗?”苏冰云冷笑道。

  “可是我亲眼看到了,那是真的,那是真的。”苏无悔激动的说。

  “有些时候,亲眼见到的事情未必是真的。”苏冰云淡淡的说:“云家和我们苏家联姻,你觉得,谁的受益最大?”

  “双赢。”苏无悔想了想又道:“如果说谁的受益更大一点,我想还是我们苏家。”

  “不错,我们的苏家受益最大,不仅是这个,我们还得到了云仙子。”苏冰云说。

  “那个贱人,谁爱要谁要。”苏无悔怒道。

  “云仙子的大名,你以为真的是空穴来风吗?”苏冰云皱了皱眉头道:“云茜能在江南与我齐名,她的能力自然不用多说,所以她不甘受制于人。”

  “你说什么?”苏无悔愣了愣。

  “她和我是同一类人。”苏冰云微微一笑道:“她有野心,但是她的野心不被家族支持,云家老爷子,一直认为她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大家族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只能成为利益的牺牲品。所以这些年她在云家得不到任何支持,这是她与我有差距的真正原因。”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这跟我娶她不娶她没有什么关系。”苏无悔摇摇头道。

  “试想,一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女人,她会甘愿成为利益的牺牲品吗?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她在想办法解救自己,她也在想办法达到自己的目标。”苏冰云淡淡的说。

  “你是说,那天和叶皓轩在一起的事情,是云茜自己设下的局?她并不是真的勾引叶皓轩,她的目的是毁了我和叶皓轩之间的联姻?”苏无悔明白了。

  “你还不算太笨。”苏冰云说。

  “那又怎么样?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床了,但是圈子里的人都会认定他们两个有奸情。”苏无悔说。

  “呵呵,别告诉我,你是真的想找一个女人过幸福的生活的。”苏冰云笑了。

  “我……”苏无悔无言以对。

  的确,圈子里的生活与普通人不一样,有些时候算是结婚了,但是大家还能各玩各的,互不干涉。

  “婚姻,无非是一个名份而已。云茜不是有野心吗?她不是不想嫁给你吗?她不是不愿意让我们苏家得到更多的利益吗?她这样玩,表面是丢她自己的脸,其实她是在打你苏大少的脸。”

  “她这样做无非是告诉世人,她不愿意嫁给你。如果你真的和云家闹掰,那么你真的了她的当了。云仙子,向来是很会玩的。”苏冰云说。

  “我明白了,可是……”苏无悔仍然有些犹豫。

  “我说了,婚姻无非是个名份,只要把她握在手心里面,以后想怎么报复,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苏冰云说。

  “我……好吧。”苏无悔咬牙切齿的点点头。

  江浙云楼。

  云楼所处的地方十分的优雅,这是一座建的非常古扑的阁楼,共三层,一侧是滚滚大江。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