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9章 怨气

  第1649章怨气

  但是她临死前的怨气,这样缠绕在苏长河的身,让他日夜不安。

  刚开始那些年,苏长河的身体好,渔人族圣女临死前的诅咒对他来说影响不大,但是随着他年龄的越来越老迈,那些诅咒也越来越严重,到了近些年,苏长河的身体越来越不支。

  他每天晚都感觉到混身的器管像是被噬空了一般的痛,直到半年前,他的私人保健医生按例对他的身体进行检查,这才吃惊的发现,苏长河身体里的器管,已经开始衰老,甚至已经开始腐烂。

  没有人苏长河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他也知道,这些病用普通的药石是治不好的。

  但是叶皓轩不一样,他仔细的调查过叶皓轩的事迹,他知道叶皓轩精通玄术,并通晓古祝由神术,他相信叶皓轩一定会有办法的。

  虽然让他放弃整个家族,来挽救他自己一命,这让他有些不甘心,但他觉得,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他决定,同意叶皓轩的决定。

  “我同意,但是,你需要把我治好在说。”苏长河说着解开了自己的长袍。

  叶皓轩讶然的发现,他的腹部生着一个巨大的毒疮,这毒疮面发黑发青,甚至可以看到苏长河腹的肠子。

  “这些问题对我来说不是问题。我可以先将你的病治好一半,然后让你履行你的诺言,你们苏家这些年做过的伤天害理事情,你任何人都清楚。所以苏家必须给我一个交待。”叶皓轩说。

  “好,我同意。”苏长河咬咬牙:“我现在很痛苦,只要你能让我减轻一半痛苦,整个苏家下下,由你处置。”

  “那行,我现在可以开始。”叶皓轩取出了金针。

  叶皓轩觉得,苏长河这种人,是死不足惜的,但死他一个不打紧,自己会错失一个时机,一个不费吹灰之力将苏家打趴下的时机。

  现在的苏家,由苏冰云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掌控,正因为她的野心大,所以她会像疯子一样四处撕扯,叶皓轩不想与这种疯子打交道,所以只能把握好这个时机,让苏长河自己低头。

  不过叶皓轩只保证他不死,至于他以后是永远躺在床苟延残喘,还是能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叶皓轩可保证不了了。

  一个小时以后,叶皓轩从佛堂里离开。

  苏冰云准时出现,送叶皓轩出去。

  “我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了?”苏冰云道。

  “问题不大,我在来三次,他的情况会有所好转。”叶皓轩瞥了苏冰云一眼道:“而且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会有所改善的吧。”

  “希望如医圣所言。”苏冰云微微一笑,她突然向远处走来的渔女招呼道:“你送叶少出去。”

  “是……”渔女看到叶皓轩,神情流出一丝不自然,但她还是点点头,走到叶皓轩身边。

  “你真的要为苏长河治病?”渔女问。

  “想快速的拿下苏家,只有这个办法了。”叶皓轩说。

  “他的病我任何人都清楚,是任渔人族圣女临死前的诅咒,普通药石,治不好的。”渔女说。

  “我能治好。”叶皓轩道。

  “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呢?”渔女咬咬牙道。

  “我会办到,但今天不是时候。”叶皓轩摇摇头道:“我们不能把苏长河逼的太紧了,他之所以同意放弃苏家所有产业救自己的命,那是因为他还有渔女珠在,只要有渔女珠在,他可以继续控制你们渔人族,有朝一日,他极有可能会东山在起。”

  “那,你把他治好以后怎么办?”渔女有些担忧的问道。

  “一步一步来,我答应保他不死,但是我可没有答应能让他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叶皓轩冷笑了一声。

  渔女明白了叶皓轩的意思,她微微的点点头,和叶皓轩一起走出去。

  当苏冰云回到苏长河的佛堂时,她意外的发现苏长河把跟前所有的神像都砸的稀巴烂。

  “爷爷,你这是……”苏冰云有些诧异的问。

  “以后,在也不需要拜这些冰冷的石头了。”苏长河说话气十足,和之前声音微弱的形像有些格格不入,前一秒他是病人,现在他却是正常人。

  过河拆桥,说的是苏长河这种人,他在病的要死的时候,求神拜佛,祈求神佛给自己一点希望。

  但是当叶皓轩把他的病治好一半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这些石像给砸的稀巴烂。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苏冰云取出了几根香,她默默的把那几根香点燃,然后插在香炉。

  她是一个信鬼神的人,她认为苏长河这样的做法有些不妥,对于鬼神,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存在,做为一个凡人,对他们都要报以一种敬畏的心理。

  “好多了,叶皓轩,不愧是医圣,他的医术果然是有几把刷子的。”苏长河道:“那个女人的诅咒,缠了我这么久,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过。”

  “那好,但我觉得,叶皓轩这种人,是不可能一点要求也没有的,他提了什么要求。”苏冰云问。

  “他要我们整个苏家,自此从江浙消失。”苏长河叹道。

  “够狠。”苏冰云道:“您答应了吗?”

  “答应了。”苏长河道。

  “可是爷爷……苏家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苏冰云悚然一惊。

  “冰云,我知道你不甘心,我又何尝不是不甘心?”苏长河叹道:“我白手起家,一步一步带着苏家走到现在,现在又要拱手送人,让苏家毁予一旦?”

  “但是我不能这么死了,我好不容易带着苏家走到这一步,我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了。”苏长河激动的说:“我要留着命,只要我还活着,一切有可能。”

  苏冰云默然不语,她为苏长河倒了一杯茶,然后为他抚着后背道:“爷爷你先不要激动,喝点水。”

  苏长河剧烈的咳嗽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他抚着自己的胸口,接过了苏冰云手的那杯茶,喝了几口,又递了回去。

  苏冰云接过了那杯水,放到了一边,她继续为苏长河轻轻的拍着背。

  经过叶皓轩的治疗,苏长河的精神起以前好多了,他以前算是烧香拜佛时间久了会连站也站不住,尤其是不能激动,他一激动,整个人的一条命简直要去半条。

  不过现在他好多了,算是刚刚激动,也没有让他胸口有那种撕裂一般的疼痛。

  “冰云,去宣布一下吧,苏家要解散了。”苏长河淡淡的说。

  “真的要解散吗?”苏冰云吃了一惊,“爷爷,你真的要按照叶皓轩的话去做吗?难道不能用别的办法先稳住他,等他把你的病治好之后在说?”

  “冰云,你觉得,叶皓轩是那种能轻易被我们糊弄住的人吗?”苏长河苦笑道。

  “大名鼎鼎的医圣,在京城,他还是一个草根的时候,能弄得薛家那个庞然大物动荡不安,难道他会等着把我治好以后,让我反过头来咬他一口。”

  “可是,苏家的亿万资产,这样拱手送人了吗?我们苏家江南一品的牌子,这样倒了吗?”苏冰云显得有些激动。

  她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她也有与她野心相匹配的能力和家族的支持,她野心勃勃的想要一统江南域,让偌大的江南区域,只有苏家一个家族。

  她更是不惜说服了家族,取得了与京城薛家掌舵人见面的机会,并说服他,让自己下嫁到薛家,然后把江南一品的牌子打响到京城,成为京城一品。

  她的目标是成为下一个邵清盈,并且超越她,替代她在华夏一姐的地位,她想让自己走向颠峰,让所有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这是她的目标,也是她决心要在三年之内实现的计划,现在是刚刚起步,她不容易,她取得了一些成绩,可是现在苏家竟然面临着解散。

  解散后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江南一品的名号彻底的消失,意味着苏家的人要从这个有江浙第一园林大院的苏家大院搬出去。

  也意味着苏家从此以后从江浙的圈子里除名,以前她们苏家得罪过的人,会不失时机的扑来咬他们一口,踹他们一脚。

  过惯了锦衣玉食,高高在日子的苏家人,肯定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尤其是苏冰云,更不甘心。

  她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她还没有成为华夏首富,她还没有让江南一品变成京城一品并超越邵清盈。她还没有站在这个世界的颠峰,让所有的男人对她如同众星棒月一般的拱起来,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

  “不然呢?”苏长河笑了笑:“有些东西,注定要放弃的。苏家的江山是我打下来的,现在,我用苏家的江山换回我的命,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当。只要我还在,我在有二十年可活,我将会在打造一个豪门世家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