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尘缘断

  第1671章尘缘断

  “不是。”妙善的目光别在一边,她不愿意和叶皓轩对视。

  “这是事实,你不能否认。”叶皓轩道:“放手吧,你师父把你交给我,为的是让你度过这一次尘缘,早日看破红尘归依道门。我不想辜负她的期望,也不想伤害你。”

  “感谢你这些天来的照顾,但是我的尘缘,真的还没有断。”妙善淡淡的说。

  “执迷不悟。”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回不了头了。”妙善微微的摇摇头,她右手一展,咻一声轻响,剑出现在手,她右手缓缓的拭过剑锋,把剑平指前方。

  “此剑名为……离情”

  “你确定要这么做?如果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叶皓轩看着她手的剑淡淡的说。

  “我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改变过。”妙善笑了笑,她有些凄凉的说:“叶皓轩,动手吧,不要跟我客气。杀了我。”

  “你想以死来解脱?”叶皓轩看着妙善道:“但你要清楚,死不是唯一的道路,而且你死了,未必能解脱的了。”

  “死了,解脱了。”妙善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你本在三贤山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你不该伤心的。不管是为情还是为了其他的东西。”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放手吧,回去好好修道,你的尘缘已经断了。”

  “不……”妙善摇摇头,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如果尘缘已断,我的心会跟着死,但是……我现在还没有死心。”

  “你没有死心,那是因为你还对他报有一丝期望,但是这一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叶皓轩摇摇头道:“你甘心为他付出,换来的是什么?背叛?欺骗?这个世界,怎么有你这么傻的人啊。”

  “叶皓轩,不要在说了,亮出你的剑吧。”妙善摇摇头,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的离情缓缓抬起,在半空划出一个圆弧。

  虚空微微的有些碎裂,一个肉眼不可见的青色太极随着她的剑缓缓的形成,她的目光也渐渐的变得清冷。

  “太极玄清剑。”叶皓轩摇头道:“你师父当初教你起剑式的时候,应该告诉你,此剑要求的是心性的平和,但是你现在的情况,真的能驾奴得了这剑诀吗?”

  “试试不知道了?”妙善手离情向前一指,莲步轻移,快速的向叶皓轩出来,十多丈的距离几乎是转瞬即至,途她右手微微的一颤,手的剑尖骤然颤抖了起来,在这一瞬间她手的离情挽出了数十朵剑花,向林煜周身下所有的死穴处攻去。

  太极玄清剑,剑化太极,伤人于无形,这是道家一式很古老但是杀伤力很大的剑。

  叶皓轩的身形微微的向一侧一偏,他右手大开大合,右手一并,一掌向妙善的剑身拍了过去。

  嗡……一声轻响,妙善右手剧烈的一震,她手的剑几乎要丢到一边去,她的娇躯一震,身形向一侧歪去。

  一连退了数步,妙善才站定了身形,她惊骇的看着叶皓轩,一时间没有想到,叶皓轩竟然有如此强的战斗力。她知道自己不是叶皓轩的对手,但她是三贤观的第一人,她认为,算是差,她和叶皓轩也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但是今天一交手她才发现,她和叶皓轩的差距简直是天地之差。

  她把剑换到了另外一只手,她微微的活动了一下右手,然后双手持剑,紧紧的盯着叶皓轩,一点也不敢放松。

  “放弃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叶皓轩淡淡的说。

  “算不是你的对手,我也要和你战到底。”妙善突然一声清喝,她在次向前冲去,数个大步踏出,她双手的剑突然向前一斩,然后一剑挑出。

  数道剑气骤然形成,妙善所发出来的剑气纵横交错,把叶皓轩的身形都覆盖到了剑诀之。

  叶皓轩缓缓的向后一退,他的身形骤然在妙善的跟前消失,然后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另外一侧。

  咻咻咻数声破空之声响过,数道剑痕出现在叶皓轩刚刚所站立的地方,一块埋在雪地下面的巨石被三道剑气给斩成三部分。

  “你的修为,已经是天境修为了?”妙善吃惊的看着叶皓轩,她一时间感到手脚冰冷。

  二十多岁的年纪,拥有着天境的修为,这个世界,还有人敢叶皓轩在逆天一点吗?

  “前段时间在倭国的时候,侥幸突破了天境。”叶皓轩淡淡的说。

  “苍天对你果然是厚爱啊。”妙善点点头,她手的长剑一转,在次指向了叶皓轩。

  “放手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叶皓轩摇摇头道。

  “呵呵,现在我还没有死,只要我不死,我会和你死战不休。”妙善笑了笑,她手离情指地,在次向叶皓轩快速的掠进。

  咻……又是一道剑芒形成,妙善的神念紧紧的锁定了叶皓轩,长剑之青光弥漫,这是她发出最高水平的一剑。

  “执迷不悟。”叶皓轩微微的摇摇头,这一次,他没有退,他迎着妙善冲了过去,途他右手剑指一并,一道剑气冲天而起。

  咻咻……青芒四溢而去,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

  叶皓轩收回右手的剑指,他叹了一口气道:“你的尘缘,已经断了,回去吧。好好跟着你师父修道。”

  说完之后,他不在回头看自己的战绩,举步踏一般画舫,然后发动了机器,在轰鸣声,那艘小小的画舫向青阳湖的深处流去。

  妙善始终保持着那一剑斩过之后的姿势,良久,她才收回剑,并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叮……她手的剑落在雪地之,噗噗噗数声响,她身炸开了数个血洞,她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子猛的向前倒去。

  扑通。妙善的身形扑倒在雪地,鲜血从她的双肩流出。一抹白气从她百会处冲天而起。

  气散百会,这代表着她这一身的道力消失殆尽。她苦修数十年的道家绝学从此算是废了。

  妙善强撑着从地坐了起来,她的脸色如同白纸一般,她望着青阳湖正间的那艘船,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她喃喃的说:“我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尘缘已断,我是时候回去了。”

  她捡起地的离情,拭去离情剑身的积雪,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前走去。之前的她走路十分的轻盈,但是修为尽失后的她在雪地里每走一步都是煎熬,她知道,这一剑,是叶皓轩手下留情。

  佛说:“缘来则去,缘聚则散,缘起则生,缘落则灭。”

  正在画舫商谈着未来计划的两人对湖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在这个时候,一名皮肤微微有些发黑的人走了进来。

  这人是青狼,是一直守在苏家的那个渔人族。

  “青狼,没有叫你,你进来干什么?”苏冰云有些不悦的说。

  青狼不说话,他走到了画舫的正间站定,看着苏冰云冷笑道:“小姐,我想我们之间应该有一笔账要算算了。”

  “你说什么?”苏冰云的脸色沉了下来,对于渔人族,她从来没有把这些家伙们真正的当做人看,回为她觉得他们不配,尽管苏家这些年的成与渔人一族有着抹不开的关系,但是苏冰云觉和,他们始终不是人类。

  在苏家,渔人族的地位是最低的,算是下人的地位也他们高那么一点。而为了保全种族的延伸,所以渔人族在苏家过的唯唯诺诺,忍气吞声的。

  像青狼这样,第一次和自己这么说话,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我说,我们渔人族,有一笔账要和小姐好好的算一算了。”青狼笑了笑,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他向前走了几步,咬牙切齿的看着苏冰云道:“苏冰云,你们苏家的人,都不得好死。”

  “你疯了吧。”苏冰云脸色微沉,她站起来道:“现在滚出去,跪在甲板三天三夜,你刚才的话我当做没听到。”

  “呵呵……”青狼笑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因为,你们整个渔人族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下。”苏冰云冷笑道:“如果你不想死,不想让你们整个渔人族覆灭,最好按照我的话去做。”

  “我们渔人族,以后不会在受你这个女人的摆布了。”青狼笑了笑,随着他的笑声,听见偌大的一个湖面轰然蹿出十余条人影,这些人全是前来助阵的渔人族,他们把画舫所有的出口全部戒严。

  “你们相干什么?造反吗?”苏冰云大怒,她扯过自己的手包,拿出了一个紫擅木的盒子,从里面取出了渔人珠,高高举起来。

  “对,你也可以认为我在造反,事实我是要造反。”青狼一点头道。

  “呵呵,你不顾你们渔人族的安危了吗?你不怕你们渔人族全族被灭吗?”苏冰云冷笑道:“你们渔人族的命脉,都在我手里掌握着,如果你现在滚下去,自罚烙刑,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