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9章 古道,西风

  第1699章古道,西风

  “不知道。”杨睿明摇摇头道:“她每一次离家的时候,都不会对任何人说她去哪里了,除非她自己回来,否则的话是谁也找不到她的,而她去的地方,一般都是偏远的地区。”

  “如果下次有她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叶皓轩道。

  “好的,我会的。”杨睿明点点头。

  残阳如血。

  在一条并不宽阔的小道,一名扎着马尾辨,身着运动服的女孩信步向前走去。

  这个地方应该是属于西北的荒凉地区,因为人迹罕见,所以四周显得十分安静,只是偏向沙漠这一带的地方,显得有些黄沙弥漫。

  这种情景,颇有几分古道、西风、瘦马的感觉。

  女孩正是李言心,虽然这个地方黄沙弥漫,寒风刺骨,但是她这一身洁白的运动服却不染片尘,那些沙石好像是刻意避着她一样,她的身很干净。

  她这样迈着轻盈的步子,信步向前走去。

  她每一步落下,周边的景物,都有一种风云变幻的感觉。虽然她看起来走的并不快,但事实一步落下,她至少向前移动数米。

  眼前一只褐色的小鸟尸体落在了路边,这个地方终年黄沙,即使是动物,在这里生存着也十分的艰难。

  李言心微微的一怔,她缓缓的走前,蹲下身去。

  那只小鸟已经完全没有了生命的征兆,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解下了自己身后的背包,从里面取出一把小铲来。

  这是她云游的生活,路遇亡故众生,以铲掩埋,息其怨气,长养慈悲。

  过不多时,小动物的尸体被李言心掩埋完毕,她的面容露出一种悲悯的神色,她双手合十,为这个小动物念一曲往生经,盼它早登极乐。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言心继续向前走去,前方,残阳如血。

  这个地方是西北荒凉之地,除了黄土与半空弥漫的细沙之外,根本没有一点绿意,而这个时候又值寒冬季节,呼呼北风刮过,李言心的衣服在寒风略显单薄。

  现在的李言心,已经不畏寒暑,尽管是这样,但在这毫无人烟的地方,她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凉意,那股凉意是发自内心的,是寂寞,是孤独,她眼前,不自由主的又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面容来。

  翻过前方的黄土坡,李言心站在土坡的最高处,她盯着西方的那一抹残阳,无悲无喜的面容露出一股落寞。

  在这个时候,她右手突然微微一震,挂在她右手手腕处的十八枚佛珠骤然散开,在地结成一个异的图案。

  李言心缓缓的蹲下身去,她细细的端详着那幅图案,当她读懂其意思的时候,内心不自由主的微微一震。

  “残阳烈血,帝隐八荒,这是主神物出世的兆头。”她看着那幅图案喃喃的说。

  紧接着,她的脸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有悲伤,也有不舍:“我一直在找理由逃避你,但现在这个理由,却是能让我跟着你,不离不弃。”

  李言心笑了,笑着笑着她的眼泪缓缓的落了下来:“我真傻,既然割舍不下,那我又何必一味的逃避你呢?”

  性格在要强,终究还是女人,她的内心,始终有女性柔弱的一面,她觉得,是时候回去了,因为那个男人与某个妖孽有三年之约,如果三年之内,凑不齐一些东西,恐怕会多生事端。

  现在佛珠卦像已显,与如血般的残阳对照,这是主神物出世的征兆,她终于有理由去找那个男人,然后……陪着他,一起流浪到天涯海角。

  一年终于结束了,除夕之夜。

  叶家大院显得非常的热门,处处张灯结彩,大红灯笼几乎挂满了整个叶家大院。

  虽然天气很冷,但是处处都显着一幅热闹的晃色。

  这天晚,叶家齐聚一堂,开开心心的吃了一个团圆饭。

  老太爷晚非常高兴,所以多喝了两杯养生酒,然后接着是后辈挨个拜年,小孩子当然是少不了红包。

  虽然老太爷的红包包的并不多,但是能拿到他老人家的红包,本身是一种非常幸运的殊荣,所以拿到红包的后辈,都开开心心的谢过老太爷,然后一起在叶家大院玩去了。

  而年长一些的,老太爷则是和他们长谈一番,没有事业的赶紧抓紧时间干出一番事业来,事业有成的,则是催着快点成家。

  老年人的思想是这样,他最希望的是儿孙满堂,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很期待见到第五代人。

  和晚辈们聊了大半天,然后老太爷提出要出去看看,别人都不用陪,只要有叶皓轩陪着好了。

  整个叶家大院灯火通明,在花园里,有年轻一辈的人已经在那里燃放焰花了,而且京城四周烟花四起,很有年的味道。

  “老太爷,外面这么冷,您老还是在屋里坐着吧。”叶皓轩扶着老太爷一边走一边道。

  “呵呵,没事,不怕冷,我这身子骨挺的住,当年滚雪山的时候都撑过来了,还怕京城这天气?笑话。”老太爷大手一挥,他不用叶皓轩扶,一老一少在叶家大院里逛了起来。

  “皓轩啊,你的年纪,也到了吧。”老太爷问。

  “过完年,二十四了。”叶皓轩苦笑,他知道老太爷问的是什么。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老太爷感叹道:“一眨眼,曾孙子辈的都这么大了,呵呵,相当年我这个年纪,已经跟着那位老人家打天下了。”

  “无数人倒下了,这才换来一个太平盛世,如果那位老人家知道华夏能发展到今天,也该含笑了。”老太爷感叹道。

  “华夏的今天,是离不开你们的。”叶皓轩道。

  “陈家那丫头,大你两岁?”老太爷问。

  “是的。”叶皓轩苦笑道:“太爷爷,现在提这个,有些过早。”

  “过早?”老太爷不乐意的看了叶皓轩一眼道:“哪里早了?要是旧社会的时候,像你这年纪的,孩子都应该已经有好几个了,不过嘛,现在新时代,虽然要配合计划生育,但你也得早点结婚。”

  “老太爷教训的是,我尽快。”叶皓轩陪着笑道。

  “每次我提到这个的时候,你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回答,尽快?你也要给我个时间不是?”老太爷边走边道。

  “我只能说……尽快。”叶皓轩笑了笑。

  “行了行了,会放我鸽子。”老太爷无奈的摇摇头:“那丫头今年没有回来过年吗?”

  “没有,执行任务,虽然不重,但也需要时时有人跟着。”叶皓轩淡淡的说:“而且年内陈老太爷的过世,让她的心情也相当的不好,所以她想在外面散散心。”

  “多安慰着她点,毕竟老陈走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这在我们的传统来说,已经算是喜丧了。”老太爷缓缓的说。

  “是,老人家这个年纪走,在我们这里确实已经算是长寿之人了。”叶皓轩点点头道。

  “恩,回头她回来的时候,我亲自见见她,听听陈家的意见,找个机会,把你们的大事给办了吧。”老太爷道。

  “这个……一切听老太爷的安排。”叶皓轩苦笑,却不能反驳。

  “我知道你心里不乐意,我也知道你小子较喜欢拈花惹草,另外几个女孩子,你看着办吧,不能给她们名份,但是我叶家,认她们的身份,如果以后有孩子,一视同仁,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也没人敢说什么。”老太爷道。

  “谢谢太爷爷,她们的关系,我会处理好的。”叶皓轩点点头。

  虽然他嘴步这么说,但说真的,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不过,眼前的这位老人家是要哄的,哪怕是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他也必须要做出拍胸脯保证的样子。

  “行了,去吧,我想这几个丫头,现在估计正在抱成一团喝闷酒呢。”老太爷笑了笑道:“可惜我一把老骨头,不能去见她们,你们带我向她们致个歉,另外我准备了一礼物,每人都有份,带给她们吧。”

  “太爷爷。”叶皓轩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人家现在这么做,等于说是直接承认了她们叶家媳妇的身份,尽管她们没有名份,但老人家却是想着法子补偿她们,让她们心里好受一些,这样一个跺一跺脚,整个京城都要抖几抖的老人家来说,能做到这些,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叶皓轩感觉到有些惭愧,他觉得这些事怀是自己惹出来的,现在却让老太爷帮他,他有些过意不去。

  “行了,你心里也不要过意不去了,这是我对她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去吧,我想你应该知道她们在哪里吧。”老太爷挥挥手。

  “我知道,老太爷,我送您回房吧。”叶皓轩说。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老太爷摇摇头道:“我还不至于到那种老的走不动的地步,哦,对了,明天早,送我到八宝山吧,我去看看老陈和老薛这两个家伙,今年过年没有他们陪了,我感觉有些怪想他们的,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