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6章 山村

  第1706章山村

  “我们是在这里旅游的,我的朋友有些不舒服,想在这里休息几天。!”叶皓轩走前道。

  “不行,我们这里不太方便,你们还是赶快走吧。”其一个男人道。

  元心走前,她行了一个古怪的礼仪,然后抬起头道:“两位大哥,我们真的是有困难的,你们帮帮忙吧,我的朋友病的真的很严重。”

  “你是苗人?”看元心行的礼仪,两人不由得愣了愣。

  “是的,我是苗人。”元心微微一笑道。

  一个汉子还了一礼,然后诚恳的说:“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村里现在有事情,所以外人不能随意的进入,你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吧,从这里向西南在行一百多公里,会有另外一个寨子的。”

  “可是我的朋友真的不适合长途跋涉了,她的病情很不稳定,是不是村子里有什么事情?”元心怪的说。

  苗人向来是好客的,按理说她也算是苗人,现在表明了身份,对方没有理由还不让自己进去啊?难道是村子里出了什么事情?

  “不瞒你说,我们的村子里最近有瘟疫,这里的蛊婆控制不住,现在好多人病重,已经有十几个人感染瘟疫去世了,我们不让你们进去,其实也是为了你们好。”一个汉子回答道。

  “什么瘟疫?我是学医的,或许我能帮助你们。”叶皓轩好的走前问。

  “你是医生?”汉子诧异的看了叶皓轩一眼。

  “是的,医。”叶皓轩点头道。

  “这个恐怕你帮不了我们,蛊婆说,这是因为村子里的人有伤风化,所以导致了山神震怒,这是山神降给我们的惩罚。”一个汉子答道。

  “只要是病,他能治好,请相信他。”元心认真的说:“我也是苗人,我不会乱说话的。”

  “这……我请示一下族长好吗?”其一个汉子道。

  “好的,谢谢了。”元心又行了一个苗礼。

  那名汉子点点头,他转身匆匆的向村子里跑去。

  “你说。这里的蛊婆,是不是是给他们下蛊的那个?”李春雨小声向叶皓轩问道。

  “在这里,蛊婆是一个禁忌的话题,最好不要问。”叶皓轩轻声说:“算是,你想怎么样?难道给你男朋友和闺蜜报仇吗?”

  “可是……两条人命啊。”李春雨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这里的世界,与我们所在的世界是不一样的。”叶皓轩无奈的说:“你的那位导师,应该也告诉过你关于江湖的一些事情,尤其是神秘的巫族,有些时候,他们是不受这个世俗的法律约束的。”

  “说过。”李春雨迟疑的点点头,她无奈的退了下去。

  片刻以后,一个年纪较长一点的老人匆匆忙忙的从村子里走了出来,他对着叶皓轩行了一礼:“我是这里的族长桑林,远方的客人,请问你是医吗?”

  “是的,我是一名医。”叶皓轩笑了笑道:“寨子里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我想我能帮到你们的。”

  “谢谢你了。”桑林点点头道:“我们这里的瘟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村里的蛊婆无法控制,所以我已经向政府那边求援了,现在政府已经派了一个医疗小队来了,只是我们这里无法进汽车,所以他们现在正在步行赶往这里,我们的村民已经去接应他们了。”

  “那好。”叶皓轩点点头道。

  “你们要在这里休息,我们本来应该是欢迎的,但是你也知道,我们现在正面临着一场灾难,我们怕会因此而对你们造成伤害,所以,请见谅。”桑木道。

  “这个没关系,我们有自保的能力,或者我们能帮你们一把也说不定呢。”叶皓轩笑了笑。

  “那好吧,请跟我来吧。”族长犹豫了一下。

  “谢谢族长了。”元心行了个苗人的礼节。

  “不用客气,这是应该的。”桑木还了一礼。

  走进苗寨的村子里,这里的一切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因为这里的房子可能是现在华夏最古典的建筑了,青色的竹子以及巧妙搭成的古香古色的阁楼,让人有种穿越回到过去的即视感。

  村子正央的路面很宽阔,路青石铺地,虽然赶不都市大马路的平整,但是也打磨的极其光滑,这里的布局格调从一草一木都很考究,算是现代的园林设计师,恐怕也设计不出这种村子的格调。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村子接地气。

  可能是因为瘟疫的原因,所以整个寨子里显得冷冷清清的,每家每户面都挂着柳条,据说这种方法可以祛病驱邪,保一家平安。

  村子并不算小,但是每家每户的门都闭着,偶尔经过一两个背着苗筐路过的人,也是用诧异的目光打量了这一群人一眼,然后便匆匆的离开了。

  在这个时候,前方一户人家的门一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跑了出来。

  “柳柳,你要去哪里?”桑木跑前问。

  “族长,我爸爸的病情又严重了,我要去村西面请蛊婆。”小姑娘停下脚步道。

  “不要过去了,我刚刚从蛊婆那里回来,她正在尝试与大巫沟通,盼大巫降下福旨,造福我们。”桑木说。

  “可是,我爸爸的病情真的很严重。”柳柳皱着眉头道:“他很痛苦。”

  “族长,我是医生,我能去看看吗?”叶皓轩道。

  “这个,当然可以。”桑木想了想,他点点头道。

  蛊婆是谁也不愿意去打扰的,因为每个苗寨里的蛊婆都是一个神秘的存在,如果打扰到了蛊婆,引起她的怨恨,或许你以后的日子,在也无法进行下去了。

  族长带着几个人,走到了柳柳的家,这是一个十分古典的阁楼,褐色的木质搭建成房子的主体,面的青砖搭配着青色的竹子,显得十分的唯美。

  “妈妈,族长带着医生来了。”柳柳跑到室内叫了起来。

  片刻以后,一个身着苗族服饰的女人走了出来,她对着族长行了一个苗人的礼:“族长,我家男人现在病的十分的严重,让我去求求蛊婆吧。”

  “桑达的病情我了解,可是蛊婆三天前闭关,说是要与巫神沟通,如果现在打扰她,恐怕后果会更严重。”桑木有些为难的说。

  “这可怎么办?柳柳的父亲恐怕撑不下去了。”女人着急的说。

  “不要着急,我们村子里来了一名医生,让他帮忙看看吧,他是一位医。而且我向政府送去了书信,现在一队医疗小族已经在路了。”桑木道。

  “你是医生吗?”女人诧异的看着叶皓轩道。

  “是的,我是医生。”叶皓轩点点头。

  “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救救他。”女人低头行了一个礼。

  “我先看看吧。”叶皓轩走进了室内,只见室内躺着一个男人,他的气息很微弱。

  室内充斥着一股怪的味道,叶皓轩皱了皱眉头,他走到了男人的跟前,借着微弱的光,看清楚了男人面部的表情。

  这个男人应该在五十岁左右,他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发黑发青,好像是了毒一样,叶皓轩伸手搭在他的脉门,从他的脉像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并没有毒的迹像,但是看他脸部的表情,确确实实的是了毒。

  “怎么样?”女人着急的问道。

  “表面看起来像是毒,但事实又不像。”叶皓轩皱了皱眉头,他提了一口浩然真气,然后搭在男人的手腕处,以气悬脉,男人身体的情况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他的脑海里。片刻以后,他便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他收回了手。

  “怎么样?”桑木也凑前来问道。

  “属于湿热寒毒。”叶皓轩皱了皱眉头道:“这种情况较复杂,因为这种寒毒,是古代的时候才有的,像是天花那些一样,到近代绝迹了,它的分量很少,一般情况下很难看出来体内有这种毒素,但是很少一点,却能致命。”

  “那怎么办?有救吗?”族长紧张的问道。

  “有救。”叶皓轩一边说一边取出金针道:“打一盆清水来,里面放一点酒精或者醋行了。”

  “好好,我马去。”女人连忙跑了出去,片刻以后端来了一盆清水,水里有些清香的酒味,显然里面是放了酒。

  叶皓轩开始起针,片刻以后便施针完毕,整个过程不过是十分钟左右,但是随着他手针的起下,只见男人有些发黑发青的脸色起之前好了一些,至少看去没有那么难看了。

  只是他的手渐渐的变得有些紫红,好像是血脉全部涨到了手了一般。

  “他的手……”小女孩惊呼了起来:“我爸爸的手。”

  “没事,这是逼毒。”叶皓轩摇摇手示意她不要惊慌,然后他拿出一根银针抓住了桑达的手,放到了盆子的清水方,挨个把他的五指刺破。

  银针本来细如发丝,算是把人的手刺破,也不会流出血来的,但是桑达五根手指的血像是血箭一样飙了出来,淌入了那个盆子里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