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 诡异

  第1710章诡异

  这个地方的厕所不大城市的洗手间,而且在他们晚会的地方,也根本没有厕所而言,叶皓轩都是地解决的,可这妹子竟然直接走过来,这让叶皓轩差点吓尿。ww

  “咳,以后别这么悄无声息的好吗?我在解决生理问题。”叶皓轩有些尴尬的说。

  “我当然知道你在解决生理问题。”九妹认真的说:“可这有什么关系?你是医生,我也是医生,我们医生对于性别,不应该是要看的很淡吗?”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那仅仅只是对病人之间吧,我又不是你的病人,你这样直接走过来合适吗?”叶皓轩有些无语的说。

  “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九妹摇摇头,然后向前方一指道:“到那里走走吧,我有好多问题要问你。”

  “好。”叶皓轩点点头。

  那边现在已经玩嗨了,喝多的人现在已经喝的东倒西歪了,而叶皓轩实在不想在回去喝了,因为他胃里涨的难受,虽然有方法让自己千杯不倒,可话又说回来了,算是喝一千杯凉水,人也会有些受不住的。

  “你们医,和我们苗医相同的地方倒是很多啊。”九妹边走边道,前方是一片竹林,青翠的竹林在夜色显和很安静,今天晚的月色不错,即使村子里没有电,但是也不会感觉到太过于黑暗。

  “本是同源,只是苗医走的是巫,医走的是道。”叶皓轩笑了笑道:“相传苗族祖始魔神蚩尤败退之后,率九黎一族来到苗地,因伤亡巨大,伤残的士兵不计其数,所以便以自身巫力感昭天地,降下福址为将士祈福,从此,便有了苗医一说。”

  “刚开始的时候,苗医又被称为巫医,以巫术病,本来是极强的国粹,可是到了近代,和医一样,没落了。”叶皓轩道。

  “你懂的挺多,关于苗医的历史,我知道的也仅仅是这些而已。”九妹道。

  “这是常识,是传说,可到底有几分真实性,说真的,现在无从考证。”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总之有好多东西,都随着历史消失了。”

  “是啊,好多东西都失传了,我们家世代苗医,在村子里已经有数不清的历史了,但是我爷爷去世的早,父母也过世的早,所以从小我的医术都是自学成材,虽然能治一些小伤小痛,但是对于这种情况,我还是有些束手无策。”

  “没关系,凡事都可以慢慢来。”叶皓轩笑道:“你还年轻。”

  “问题是,我的资质不行,有些东西如果没有点拔的话,恐怕很难学会的。”九妹叹道。

  “如果你改学医,我倒是可以为你介绍好去处。”叶皓轩想了想道。

  “这恐怕不行,虽然我的资质有限,别人一天懂的东西,我两天才懂,但我终究会摸清楚,我现在是村子里唯一的苗医,如果我都改学医去了,那我们村子里在也没苗医了,医也好,苗医也好,注重的都是传承,所以传承不能断。”九妹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传承不能断。”叶皓轩深有感同的点点头。

  “别人花十年能懂的东西,我哪怕是花二十年,三十年,终究会弄清楚的,到时候,我在把我弄懂的东西传给下一代,那样的话,传承会继续下去。”九妹道。

  “不错,只要肯努力,一切都不是问题。”叶皓轩点点头,他想了想道:“这一次的瘟疫,来的太突然了,你有怀疑的对像没有?”

  “是太突然了,因为近几年,都风调雨顺,从来没有出过过旱情或者洪灾,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本来以为这是颐养天年之年,要是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事情。”九妹叹了一口气道。

  “回头让所有的村民们都弄些白醋,加热以后喷洒在每家每户,这样会起到祛毒的作用,至于瘟疫的事情,一定要查清楚来源,不然的话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叶皓轩道。

  “你有眉目了吗?”九妹问道。

  “没有,我一直在找原因,可是我对这里不熟,根本不知道从何查起。”叶皓轩想了想道:“你们这里的蛊婆,能谈谈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吗?”

  “你怎么想起蛊婆了?”九妹诧异的看了叶皓轩一眼道。

  “没事,我是想问问,因为对外人来说,你们这里的蛊婆很神秘。”叶皓轩做出一幅感兴趣的样子。

  “你是想说,这件事情是不是跟蛊婆有关吧。”九妹直接戳穿了叶皓轩的想法。

  “呃……我是这么觉得,因为这次的瘟疫,严格来说不是瘟疫,而是一种毒。”叶皓轩有些尴尬的说:“所以我才觉得,和蛊婆有抹不开的关系。”

  “你想多了。”九妹道:“蛊婆虽然在传说很阴险,毒辣,但是许婆婆与其他的蛊婆不一样,我与她接触的较多,她纯粹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那种,或许大家都觉得她阴沉,但事实不是那样的。”

  “但是我朋友,却是死于蛊。”叶皓轩站住脚步,他严肃的说:“如果真的如你所说,那她会是一个好人,但是我朋友的两个同伴,却死的很惨,他们死于蛊,这附近数百里,除了她之外,没有人懂蛊了吧。”

  “这不可能。”九妹明显的吃了一惊:“他们是在哪里死的?许婆婆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她虽然有些时候说话很阴沉,但大家对她是有误解的。”

  “他们死在附近的九里河那边,因为他们两个……”叶皓轩顿了顿道:“在偷情,所以死的时候有些怪异。”

  “偷情?”九妹有些怪异的看了叶皓轩一眼道:“这种东西,你们城里人才会这样玩吧,我们这里是不允许的,因为会遭到山神的降怒的,他们偷情,所以他们会遭到惩罚,但这不是许婆婆下的手,因为她从来不出门的。”

  “这个世界,恐怕没有山神这种生物的存在吧。”叶皓轩笑了笑,这里还是较迷信的。

  “不知道,但是不管有没有,我们都要报着一种敬畏的心理,不是吗?”九妹道。

  “不错,不管有没有,我们都要报着一种敬畏的心理。”叶皓轩点点头,这句话他倒是认同。

  “今天晚的月亮不错。”九妹抬头看了看天的月亮。

  “十五吧。”叶皓轩笑了笑道:“京城里面,很少见这种漂亮的月亮。”

  “没见过,不过我倒是挺想出去走走的,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九妹笑道。

  “外面,没有你想像的这么好,还是这里好,与世无争,清净自在。”叶皓轩感叹道:“如果哪天有机会,我要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盖几间大房子,然后和自己喜欢的人,在那里生活一辈子。”

  “在外面,几间小房子更好,房子小,挤的紧,所以才会显得温暖。”九妹笑道。

  叶皓轩有些尴尬,他想说,他的红颜知己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房子太小的话,恐怕会挤不下的。

  在这个时候,一阵隐约的尖啸声从茂密的竹林里响了起来。

  “什么声音?”叶皓轩瞬间警惕了起来,他现在的感知力极强,只要稍有一点风吹草动,他能感觉的到。同时他感觉到这阵啸声让他极不舒服。

  “那边,有情况。”与此同时,九妹也听到了那边的情况,她向竹林一指,迅速的向竹林里面蹿去。

  叶皓轩紧跟其后,两人顺着竹林间弯弯曲曲的小路,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赶去。

  赶到竹林的正央处,只见这个地方有一片空旷的地方,除了几吹过竹叶沙沙的声音之外,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一点特殊的地方。

  叶皓轩突然右手向前一指,数道银芒骤然发出,咻咻数声响,只见一根枯枝一般的东西定格在竹叶。

  “枯叶蛇。”九妹的脸色变了变。

  “这种玩意,叫枯叶蛇吗?”叶皓轩看着地一米左右的小蛇,这条蛇像是一根枯枝一样,如果是趴在大树,或许真的难以发现,但是它的颜色和竹林颜色极不对称,所以叶皓轩一眼发现这玩意了。

  “是的,毒性很强,稍微被沾一点,想活命都活不成。”九妹摇摇头:“可是这种蛇很少见,而且,它只在夏季最热的时间出没,现在是刚刚初春,它从蛇洞里爬出来,这有些不太科学。”

  “小心,前面更多。”叶皓轩一把将九妹拉到自己的身后。

  九妹顺着叶皓轩的目光看去,她的头皮不自由主的一炸,只见在另外一侧,一堆密密麻麻的枯枝一般的东西从那个地方涌了来,这些东西像是潮水一般向急涌。

  仔细一看,这特妈的全是那种剧毒的枯叶蛇。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枯叶蛇?”九妹失声喊道。

  “你们的山神,可能震怒了吧。”叶皓轩苦笑,他从怀里取出一瓶白色的药粉,然后他围着这一堆枯叶蛇洒了一圈,把百分之九十的枯叶蛇都圈在了其。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