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2章 他保佑你们了?

  第1712章他保佑你们了?

  “事实,他们保佑你们了吗?”叶皓轩又问道。!

  “没有……”

  “这是了,种种迹像表明,他们根本不存在这个世界,你们成天信奉着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病了,不去看医生,守寡了,不能在嫁,长此下去,你们村子时还会有人吗?会有吗?”叶皓轩沉声道。

  “叶医生说的没错。”族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明天,所有的人去开族会,我觉得,我们村子里的有些东西要改变了,现在,马处理好他们的事情,暂时不要埋,抬回村子的灵堂,然后为他们隆重的举行葬礼。”

  见这一次族长是下定决心了,村民们只得点点头,他们把这两具尸体抬起来,离开了这片竹林。

  “叶医生,今天你让我下定了决心。”等人走后,族长和叶皓轩一边往回走一边感叹道。

  “呵呵,我看得出来,族长是一个有先见之明的人。”叶皓轩笑了笑道:“从你能到政府求医看得出来,你并不是很待见村子里的习俗。”

  “是的,因为我受我父亲的影响,他年轻的时候是唯一一个从寨子里出去到外面世界看看的人。他回来的时候对我讲外面的事情,这也让我的思想有了改变。”族长点点头道:“村子里的传统,未必全是好的,死了配偶不能结婚,女孩子不能读书识字…等等……”

  “算是我们这里有人病了,也不去看医生,除了九妹,谁也不能相信,可是九妹的能力有限,一些常见的小病她能年得好,如果是大病,不去医院,只能等死。”族长叹了一口气道:“从我担任族长到现在这二十年来,至少有不下十几个孩子因为不去看病而死的。”

  “我一直想改变什么,但是我一个人却也改变不了什么,有些事情,我真的无能为力。因为我怕,我怕他们的反应太激动,他们说我不遵守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族长道:“谢谢你,是你让我下定了决心。”

  “其实你们这地方,真的要学学与时俱进了。”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有些时候,传统并不一定是好的东西,像你们这里死了丈夫要一辈子守寡一样,这根本是陋习。”

  “是啊,都是陋习。”族长深有感同的说:“这个地方还是太自闭了,除了我之外,其他的人根本都没有从大山里走出去,不接触这个社会,他们怎么会明白这个社会有多少值得我们去学习和推敲的地方?”

  “呵呵,明天过后好了。”叶皓轩笑了笑道:“其实村子里可以修一条路的。”

  “我一直在向政府申请,不过现在还没有结果,我想这也快了吧。”族长笑了笑,他的神色渐渐的变的严肃了起来:“叶医生,这两个人的死因,我希望你能如实的告诉我,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死于蛊。”叶皓轩道:“我想这个,九妹应该我更清楚。”

  “族长。”九妹犹豫了一下道:“这是许婆婆的噬神蛊,有剧毒,一般沾一点,人会彻底的死去。”

  “你是说,这是蛊婆下的手?”族长的神色严肃了起来。

  “我……我不知道。”九妹摇摇头:“但是我相信,许婆婆绝对不是那种滥杀无辜的人。”

  “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族长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历任的蛊婆,都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她们根本毫无人性可言的,只要是触动了她们的逆鳞,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

  “可是,我和她接触过的最多,我真的不认为她是那样的人。”九妹还是不相信。

  “你与她接触的多,那是因为你较合她的口味,她喜欢你,自然对你好。但你要清楚,这个世界的人,都是善变的。”叶皓轩道:“现在带我去她家,一看便知道究竟了。”

  “好,我带你们去。”九妹点点头。

  村子的最西方,其实是距离村子很远的一个地方,有一间孤零零的小房子。

  这小房子并不像是村子里那种千篇一律格调的小房子,这间房子是用稻草搭成的,除了一个用篱笆建成的小院子之外,这个地方空无一物。

  在夜色里,这座独立的小房子显得有些单调。

  “许婆婆,你在吗?”院子里一片漆黑,九妹一连叫了几声,都没有人应。她只得推开了简易的竹门,和叶皓轩以及族长一起走了进去。

  院子里空无一物,连一颗树也没有。

  正在向前走的叶皓轩突然停住了脚步,同时拦住了九妹和族长。

  “怎么了?”九妹有些诧异的问。

  “蛊。”叶皓轩向地下指了指。

  九妹向地下一看,她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地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群密密麻麻的金甲虫子,这些虫子的翅膀泛着金黄色,在夜色闪着异样的光华。

  “食肉蛊。”叶皓轩又取出那个瓷瓶子,他默默的把手的粉末酒到了地,只见本来向前爬行的蛊早一个个的退了下去,这些东西们有灵智,它们知道叶皓轩手的东西对它们是致命的。

  “许婆婆,是我,我是九妹,你睡了吗?”九妹在次冲着屋子叫了几声。

  这一次,屋子里有了动静,片刻以后,那个小小的木门吱呀一声的响了,一个老古龙钟的老太太拄着一根拐杖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的脚步很蹒跚,每走一步都好像是施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她走到了距离几个人几米的地方站定,然后抬起头,眯着一双小眼睛看着眼前的几位不速之客。

  在蛊婆看来,所有擅闯她屋子里的人,全部都是不速之客,包括她平时最喜欢的九妹还有德高望众的村长。

  叶皓轩打量着这位蛊婆,说真的,他看不出来蛊婆到底是多大年纪了,叶皓轩肯定,她的年纪绝对不下百岁。

  虽然这个地方的环境不好,医疗也跟不,整个寨子都保持着原始落后状态。很多人会因为天灾人祸过早夭折,但是不得不承认,只要经受了成人礼之后的人,一般都会长寿。

  因为这个地方的环境不是华夏其他的地方能的,大山里清新的空气以及未受到任何污染的环境,让这里的人都很长寿。

  在月光下,依稀可以看到蛊婆满头的银发。

  “许婆婆,村子里的大牛和春花死了。”沉默了片刻后,九妹开口道:“他们两个,是死在蛊毒之的。”

  “哦……”

  蛊婆的表情木然,至始自终,她只吐出了这一个字。

  “许婆婆……是,是你杀死了他们吗?”九妹犹豫了一下又问道。

  “是……”蛊婆又吐出了一个字。

  “为什么?”九妹有些悲愤的说:“虽然村子里有以前的传统,但是他们还有一次机会的。”

  蛊婆不语,她的一双小眼睛里泛着异样的光华,她盯着叶皓轩,久久不语。

  “婆婆,这是外来的医生,医,是他治好了村民们的病。”九妹连忙给叶皓轩做了介绍,因为蛊婆不太喜欢陌生人来到她的家人,更加不愿意和陌生人找交道。

  “你不是蛊婆。”叶皓轩突然笑了。

  “理由?”蛊婆依然是佝偻着身子,但是她看向叶皓轩的目光越来越锐利。

  “不要理由,我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我感觉你不是这里的蛊婆。”叶皓轩肯定的说。

  “呵呵。”蛊婆笑了,年迈的她几乎没有几颗牙齿:“人的感觉,有些时候也未必是那么准确的,村民们认为我是蛊婆,那我是蛊婆。”

  “你……你是谁?”族长和九妹也吃了一惊,他也也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老太太,根本不是蛊婆。

  因为蛊婆向来都是沉默不语,她说话的音节十分的单调,一般情况下不会超过五个字。但是她今天的话确确实实的有些多了。

  “你们退下。”叶皓轩皱着眉头,他感觉要好好的和这个老太太说道说道了。

  族长和九妹也感觉到蛊婆有些不太对头,族长退开以后转身道:“九妹,去叫人来。”

  “好……”九妹点点头,她转身快速的离开。

  “这些天,一直躲在这老婆子这里,学习她的生活习惯,研究她的起居,还真的让人不习惯啊。”蛊婆的声音突然间变得低沉,这根本不是老太太的声音,而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而且这声音微微的有些生硬,而且他的发音微微的有些不标准,如果是经常和老外打交道的话,马能听出来蛊婆的声音其实是那种刚学会了华夏语的声音。

  果然,蛊婆佝偻的身子慢慢的开始直了起来,她的身形缓缓的变的高大,片刻以后,他的面容和声音都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一个外国人。

  “你……你是谁,你是什么人?”族长目瞪口呆的看着刚刚的蛊婆摇身一变,突然变成了一个人高马大的老外,那种视觉的冲突,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PS:回馈书友,元旦红包大放送,请关注本书书友圈的群号加群,注明在哪里阅读的本书,元旦当天有大红包放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