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区分

  第1723章区分

  “呵呵,你们是怎么区分自己的家的?我觉得你们这里的房子样子都一样啊。!”叶皓轩笑道。

  “自己的家,不需要刻意的去认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是错不了的,你说是不是慧慧?”元心笑道。

  “是的,自己的家里那种熟悉的感觉是错不了的。”慧慧甜甜的一笑,她犹豫了一下问道:“慧慧说,你是位医生?”

  “是的,我是名医生。”叶皓轩笑道。

  “你的医术很高?”慧慧又问道。

  “还算可以吧。”叶皓轩又一点头。

  “哦……”慧慧想说什么,但是她又是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什么事情吗?”叶皓轩感觉这个小姑娘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对他说。

  “没……没事。”慧慧连忙摇摇头,她快步在前面带路,遇到村里的左邻右舍热情的打招呼。

  “女孩子的心思是不是难懂?”元心笑道。

  “的确是难懂,这小姑娘明明有话对我说的,可是她为什么又不说?”叶皓轩摇摇头道。

  “她的确是有些事情想请你帮忙,但是因为这里有规则,主人不能随意向客人开口的,所以这小姑娘才会欲言又止。”元心道。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点点头道:“这里的民风很好啊。”

  “是,起我们现实社会好多地方,要强很多”元心微微的点点头道,至少他们很懂礼貌。

  “慧慧,你妈妈做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给我吃?”叶皓轩笑道。

  “很多,很多。”慧慧想了想又道:“总之你到了知道了,我妈妈是我们村子里做饭最好吃的。”

  “呵呵,那我们今天是不是有口福了?”元心笑道。

  这也是这里的习俗,一般情况下村子里来了客人,村里做菜最好的那户人家会热情的请客人去吃饭,慧慧家今天第一个请,所以她这句话倒是真的。

  没有走多久,便到了慧慧的家里,孔雀坪村子里的建筑相似度实在是太高了,要是让叶皓轩晚住在这里,他肯定会摸错门的,不过好在他们住的巫女府,是在村子的正央,而且与这里的建筑都不太一样。

  “欢迎巫尊。”一进门,一名年妇女便双手交叠在胸前,对着元心施了一个礼,她微微笑道:“我们一家人很荣幸,巫尊的来临一定会带给我们家庭幸福。”

  “客气了。”元心笑了笑,说真的她有点不太喜欢这种繁琐的礼仪,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这个村子一直保留着最原始最传统的东西,所以他们固执的认为巫尊是能与远古大巫的灵魂沟通的,是属于半神的,所以对于即将成为巫女的元心,他们非常恭敬。

  “两位,请坐吧,同样欢迎你。”女人对着叶皓轩笑了笑。

  “谢谢款待。”叶皓轩笑着点点头,然后和心语坐了下来。

  桌子的菜很丰盛,看得出来这家的女主人做菜确实是有独道之处的,只见一桌子的菜色香味俱全,每一样菜都十分的别致。

  有干锅兔肉、白凤汤、山鸡炖蘑菇,红烧猪肉等等东西。

  而且这个村子基本是与世隔绝的,很少与外界的人接触,他们祖祖辈辈基本都不出附近数百里方圆的大山,一切都很原始,自然。

  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从山打下来的野味,而且因为这里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这里的野味都生的十分的肥美,肥嫩的野味加女主人精湛超高的厨艺,能让人吃的险些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下去。

  “真的不好意思,最近慧慧的父亲很少出门,所以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女人有些歉意的说。

  “没关系,已经很丰盛了,呵呵,如果这些好吃的要是放到我们那里,摆在高级酒店里,恐怕要抵得普通人的半年工资吧。”叶皓轩笑道。

  “客气了,真的客气了,请用。”女人笑着说。

  “这个汤不错,是什么汤?”元心盛了一晚白凤汤道。

  “这是白凤汤,是山里的野鸽子做成的,里面掺有人参,当归,百合等东西,对女人最好。”女人笑道。

  “哈哈,叶医生,我感觉这里的东西能媲美你的养生膳坊了。”元心笑道。

  “我也觉得,很有独特之处。”叶皓轩夹起一块红烧野猪肉放在嘴里,肥而不腻,而且瘦肉细嫩,一点也没有猪肉的那种柴感,吃起来满嘴流油。

  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少数民族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的气色有些不太好,走路的时候一脚深一脚浅的,而且脸色微微的有些发白。

  “真的不好意思巫尊,我的身体有些抱恙,所以最近没有出门,今天的饭菜有些将,希望巫尊不要介意。”男人有些歉意的说。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了,一起坐下来吃饭吧。”元心连忙站起来。

  “不不,我身体有些不好,我来是敬远方客人一杯酒的。”男人连连摇手,他们这里的规则较传统,他们认为抱病来和客人一起吃饭是一种十分不礼貌的行为。

  因为行病了,那代表你的时运不是太好,如果和客人一起吃饭,你会把这种不好的时运带给客人的。

  “真的不用这么客气的。”叶皓轩笑了笑。

  “不,这是我们的规矩。”男人认真的说:“我是慧慧的父亲,欢迎你们。”

  “谢谢……”叶皓轩点点头,他看着男人的病情可能已经拖好一段时间了,虽然不是太严重,但如果不经过治疗,这么拖下去是绝对不会容易好的。

  话说间,慧慧的母亲已经带来一个褐色的瓷瓶,打开瓷瓶以后,一阵酒香扑鼻而来。

  这是村民们自酿的花酒,而且一般用来招待客人的酒,都有些年头了,酒香十分的浓,而且喝在嘴里一点也不割喉,是难得的好酒。

  一连干了几大碗,然后男人请叶皓轩坐下,他转身要离去。

  “你的病,时间不短了吧。”叶皓轩皱了皱眉头,因为他看出来了,男人的病已经拖太久了,如果在这样下去的话,会更加严重。

  这个地方与其他的地方不一样,因为这个村子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一家人的生计,全靠一个男人,平时种种田,然后农闲的时候去山打打猎,女人在家则是缝缝补补,标准的男耕女织的生活。

  如果说这个男人的身体真的垮了,以后的话这个家庭将会很艰难。

  “这个……没关系的,我们已经有巫尊了,等过几天,巫尊传承了任巫女的血脉,继承远古大巫之血,我们都会好起来的。”男人愣了愣,随即笑道。

  “你的病不能在拖了,距离二月还有一段时间,别到时候你连这个仪式都参加不了。”元心站起来道:“他是一名医生,他的医术很好,让他帮你看看吧。”

  “那……好吧,谢谢你了,真的麻烦你了。”夫妇两人连忙道谢。

  “你这种情况是属于风热袭表症,当然,这是用医的说法来说的,症状的主要原因是热邪犯表,卫气被郁,所以发热恶寒,你是不是一直反复的发热,微恶风寒,然后伴有头痛,口干?”叶皓轩问道。

  “是的,最近是这种症状。”男人连连点头道。

  “病不严重,但如果在继续拖下去,会拖成大病了,治的话也不难,辛凉解表,彩些银翘,竹叶熬水喝了,我在为你用针灸治疗,一般情况下,半天会好了。”叶皓轩一边说一边取出金针开始为男人针灸。

  片刻以后,叶皓轩收回了金针,男人只感觉到精神一振,他稍稍的活动了一下身子,惊的说:“我感觉好多了,真的好多了。”

  “呵呵,药还是要喝的,你们这里没有苗医吗?”叶皓轩问。

  “以前有,水仙巫尊是苗医,她的年轻虽然大,但是医术高超,可是去年她得了一场大病,她把巫女之位传给了她的徒弟心语,然后师徒两人似乎是有什么事情下山了,可谁又想得到,她们两人的本命烛火熄灭了。”

  在巫族,每一个巫都有自己独特的本命烛火,如果本命烛火一旦熄灭,那代表着这个巫遭遇不测了,心语的本命烛火一熄灭,这代表着前任与新任的巫都死了,这在当地,引起了一段时间的恐慌。

  因为巫道传承,是以血脉相传的,如果巫死了,而没有指定新的人选,那么不能以血脉相承,巫道的传承会断的,而村子的存在,是延纬远古大巫最后一点香火,香火断了,村子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不过好在元心的出现,缓解了这些人心的恐慌,他们这才发现,原来大巫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们,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村子里很少有人生病的,哪怕是有,一般情况下去族地那里杀猪祭奠,第二天都会没事的,可是从半年前,生病的人似乎多了起来,平时身体在好的人,也会时不时的得伤寒,而且在怎么祭奠也没有用。”慧慧的妈妈叹了一口气道。PS:请关注我的新浪微博“作者一念”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