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7章 不要为我担心

  第1727章不要为我担心

  “许婆婆……”元心叫了一声,她的脸色有些复杂。!

  “不要为我担心。”许婆婆微微一笑道:“你是巫女,你身有巫道的传承,村民也那,传承也好,都是离不开你的,所以你必须带着大家离开,我现在马通知村民,为你举行仪式。”

  “许婆婆,现在举行,还来得及吗?会不会太仓促了?”有一个村民犹豫了一下道。

  “一切从简,仅仅只是一个仪式而已,算是这个仪式不举行,传承依然能继续下去,我想大巫如果在天有知,他也一定会理解我们的,毕竟大家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许婆婆道。

  “好好,我马去准备,马号召所有的村民。”村民点点头,匆匆忙忙的走出去了。

  “天,要变了。”叶皓轩走到了窗口,他推开了窗户,只见之前还是如洗过了一般的碧空,现在布满了阴云,这阴云十分的浓厚,好像是悬在人的头顶一样,让人有种强烈的压迫感。

  因为时间太紧,大家需要快速的撤离,所以举行的传承仪式很简单。前任巫女的血隐入了元心的眉心处,她身体的血脉便有了远古大巫的传承。

  午过后,村子里的所有人携老带幼,全部离开了这里。

  尽管没有人愿意离开这里,但是他们也不得不离开,因为巫女的命令是他们最高的指令,不管愿不愿意,他们都必须无条件的服从。

  “你所要去的地方,需要巫女的血才能打开。现在我已经是巫女,所以这滴血能助你打开禁地,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你去看一看便知道了。”元心取出一个瓷瓶,里面有一抹血光一闪而逝。

  “我知道了,谢谢。”叶皓轩接过了那个瓷瓶,然后握在自己的手里。

  “元心,如果实在不行,带大家离开以后,不要在回来了。”许婆婆叹了一口气道。

  “许婆婆……”元心叫了一声,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呵呵,我们村子里存在的目的,是守护着大巫生前最后生存的地方,让巫道的血脉世世代代的传承下去,但是现在大巫的最后一道残识也被冲散,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其实我心里清楚,我们与这个社会脱轨的太多,如果这里毁了,你一定要带着大家,重新找一个能让人安身的地方,知道吗?”许婆婆叮嘱道。

  “许婆婆,我知道,我记下了。”元心微微的点点头。

  “知道了好,那行,时间不早了,快离开吧。”许婆婆点点头。

  “许婆婆,你一定要小心,我会带着大家回来的。”元心咬着嘴唇道。

  虽然她不是孔雀坪里土生土长的人,但是她的骨子里也有巫的印记,现在这里的一切与她息息相关,骤然让她离开这里,她心里是极其不舍的。

  “放心吧,我会的。”许婆婆微微一笑,和元心拥抱了一下,然后与她挥手做别。

  “我已经向边说过了,你带着大家离开村子,前面会有部队接应的,尽快的离开这里,越远越好。”叶皓轩道:“回头我在向你解释这件事情。”

  “好的,叶医生,你也一定要小心。”元心猛的一点头,然后离开。

  孔雀坪的人很快撤里,许婆婆走在空荡荡的村子里,她的神色有些落寞。

  她今年已经是一百零五岁的高龄了,这一个多世纪来,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孔雀坪,也从来没有见过这里如此空旷过,现在所有人都离开了,这让她心有些苍凉。

  “其实你该和大家一起离开的。”叶皓轩明白老人家的心思。

  “呵呵,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对这里的一切都难以割舍,说离开,谈何容易?”许婆婆微微的摇摇头,她淡淡的一笑道:“之前湘西交通不便,在外谋生的人如果克死异乡,但尸骨也要带回家乡安葬,因为交通不便,所以才有了赶尸人这个职业。”

  “我们这里的人,注重风土,即使是死了,也要不死万里的回到这里来,我又没有多少年可活,所以何必折腾来折腾去呢?”许婆婆道。

  “婆婆今年高龄?”叶皓轩道。

  “一百零五岁了,在过几天,是我的生日,一百零六岁的高龄。”许婆婆道:“在我之前,村子里最长寿的人也是一百零五岁,如果我活过那天,我破记录了。”

  老人家很乐观,她选择留下的时候,明知道自己可能熬不过去这一关,但是她还是决心留下来。

  “你一定能过去的。”叶皓轩笑道:“我保证,你绝对能熬过去这一关。成为前所未有的高龄老人。”叶皓轩笑道。

  “借你吉言,医圣说我能,我觉得我一定能活得过去。”老人家微微一笑。

  “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了,这次的事情,你不打算对我完完整整的讲一遍吗?”许婆婆沉默了片刻道:“告诉我,远古的大巫,是不是早已经不存在了?”

  “我是一名医,我也分属于道家。”叶皓轩道:“道也好,巫也好,其实都是一种传承,一种精神,如果你硬要这样问,我只能说,在这个世界,并没有永生不死的人,即使是巫,即使是远古的大能,他们也终会有死的那一天。”

  “这次的事情,是天劫,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一种东西是一成不变的。大巫的残魂庇佑孔雀坪数千年,这已经遭到了天嫉,所以有些劫数,是必须承受的。”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而且这次事情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这里有神物出世。”

  “每每神物出世,伴随着必有灾难,而远古的大巫留在这里的一缕残识,也因为这一次的劫数烟消云散,所以才会有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叶皓轩抬头看了看浓黑的天空道:“而且,我想这一定是远古大巫的意思。”

  “早在去年,前任巫女的师父水仙临终前,告诉过我一些关于巫的事情,她对我说,巫族的圣地,有一些东西,或许是传承,或者是一些我必须的东西,让我务必要到你们的族地去看看,我想,今天的这种情况,一定与你们的族地有关联吧。”

  “原来,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啊。”许婆婆叹了一口气,她抬头仰望天空,幽幽的说:“这个世界,终究是没有永远不变的东西,花开花落,生老轮回,果然都是注定的。”

  “是的,一切都是注定的,所以,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好了。”叶皓轩点点头。

  村子最西面的族地里面,现在已经是另外一番情景的,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一条隧道彻底的被打通,随即一个矮矮胖胖的像是一个土耗子一般的人钻到了族地里面。

  他感受了一下空气的流动,然后转身招手道:“里面的一切正常,可以进来了。”

  随即一群人钻了进来,梁云生一身素色的袍,显得十分的精神,他打量着族地正前方的东西。

  孔雀坪的族地是在西山的山体,在族地正门的外面,还包着一层石衣,现在他们从侧边打通一条遂道进去,这才见到了族地的大门。

  这是一个足足有数丈高,数丈宽的古铜色大门,面的门环是由两头古凶兽所雕而成,看着那两头凶兽,所有人都有一种生畏的感觉,当场大多数的人连连后退,他们感觉到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别看大门,面的兽首面有远古大巫加持的法力,看久了会晕倒,而且在也醒不过来的。”

  随着一声叫声,只见村长里耶多洞外面钻了进来,很显然,这些人之所以能准确的找到族地的大门,是他的功劳。

  所有人都把目光别到了一边,不在去看那个大门,片刻以后,他们身体里恶心做呕的感觉缓缓的消失了。

  “这是你们巫族的圣地?”这些东西,似乎对梁云生的作用不大,他颇感兴趣的看着自己身后这堵足足数丈高的巨门,然后点头道:“不错,果然是古留下来的东西。”

  里耶走了进来,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大门前,对着大门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念叨道:“大巫原谅,大巫原谅。”

  “你们的大巫,已经听不到你的声音了。”梁云生扶起了地的里耶道:“而且你要清楚,你现在和我们是同一条船的人,如果你想得到好处的话,那最好听我的话。”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里耶不住的点头,他犹豫了一下道:“但是之前我告诉过你,这个地方是我们远古大巫牺息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巫力加持,除非是巫族巫女的血才能打开,否则的话我们是进不去的。”

  “呵呵,这个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了。”梁云生笑了笑,他转过身去,神色在这一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这大门,是太古巨门,当年巫族魔神蚩尤,以此门封锁九黎一族与外界的联系,一晃,是几千年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