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9章 始未

  第1739章始未

  了解了整件事情的起末,叶皓轩不免有些唏嘘,魔神蚩尤,果真并非如同历史所传的那样残忍无道,反而,他是性情人。!

  果然,历史是由胜利者撰写的,如果当年不是巫之一族饱受天罚,那么现在华夏之地,将会是另外一番情形。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喃喃的说:“古的那场变故,是因此而起,据这里面的记载,魔神四肢被斩,头颅被砍,分散在世界各地,由女娲石镇守,那么我们凑齐五颗女娲石,那是不是是等于凑齐了魔神的躯体,到时候,他会复活吗?”

  “会,因为我们的巫神,是不会死的。”许婆婆喃喃的说,但随即她又摇摇头道:“可是世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五颗女娲石,要到何处去找?算是找到,魔神本魂已灭,想要重生,恐怕不易。”

  “当心……”李言心一声轻呼,她的神情瞬间绷紧了起来,她手的冷月紧紧握住,死死的盯着前方。

  只见那巨大的石棺的白芒缓缓的消散,石棺一阵剧烈的撞击声,然后一张狰狞的面孔从石棺爬了出来。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东西,叶皓轩简直无法形容它的样子。

  只见从石棺里抓出来的那只怪物,生着四肢,体大如牛,面部似人,身体生着一根根坚硬的倒刺。

  “这是什么玩意?”叶皓轩愣了愣:“难道这是伴着神物出世的魔物?不对啊,神物早出世了。”

  那怪物对着三人一声嘶吼,它额头一抹五彩的光迹闪闪发光,叶皓轩一眼看到了它额头的不寻常之处。

  只见它的额头好像多长着一只眼睛一样,这只眼睛一般的东西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眼睛,具体是什么东西,叶皓轩也说不清楚。

  “它额头的东西,是女娲石。”李言心突然喊道。

  “女娲石?”叶皓轩吃了一惊:“你确定?”

  “我一颗玲珑之心,对天地造化而生的灵物都有很强的感应力,你说呢?”李言心白了叶皓轩一眼。

  “可是……女娲石不是镇守着魔神的躯体吗?怎么会出现在这怪物的脑袋?”叶皓轩感觉整个人都凌乱了。

  “魔神的躯体不在五行之,即使是被斩掉,然后以女娲石镇守,随着天长地久,也极有可能会衍化为其他的东西,现在这怪物,恐怕是魔神的躯体衍化出来的。”许婆婆道。

  “那好,先斩了在说。”叶皓轩精神一振,他和女魃有三年之约,三年之内,必须凑齐五颗女娲石,否则的话这个世界将会少一半的人口。

  所以叶皓轩的压力很大,每次他对别人说,他要拯救地球的时候都会遭到别人的鄙视,可是他的确没有开玩笑,他确确实实的是要拯救地球啊。

  关于女娲石,除了锐典的公主安琪拉送他一个十字架与女娲石有关之外,叶皓轩没有一点关于女娲石的消息,现在见到这怪物,他的精神极其的亢奋。

  怪物一声怒吼,快速的撒动着四肢,庞大的身躯如同一辆快速行驶的轿车一样向着几人扑了过来。

  “我来。”叶皓轩一声大喝,他手的太常一振,一抹剑芒在太常骤然亮起,然后他猛的向前疾冲了过去,迎着那怪物迎面而去。

  手起剑落,半空的空气扭曲变形,太常一剑斩出,正那怪物的脑袋。

  轰……怪物庞大的躯体剧烈的一震,然后猛的倒飞了出去,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有些可怕,但是遇凤魂传承的叶皓轩,真的有些不够看的。

  吼,这家伙是魔神的躯体所化,凶性十足,被叶皓轩一剑击翻之后翻身起来,继续攻击。

  叶皓轩索性弃了太常,挽起袖子和这家伙进行起肉博了起来,一翻挣扎,总算是把这大家伙给按倒在地。

  随着一顿饱揍,把这怪物按在地吊打了一顿,等到它终于服软的时候,叶皓轩顺手把他脑门的女娲石给抠了下来。

  随着它脑袋的女娲石被叶皓轩给抠下来,这家伙的躯体慢慢的变小,随即渐渐的消失。

  “确定了没有?”李言心走到叶皓轩的跟前,看着他手心的女娲石。

  “确定了,这东西是女娲石。”叶皓轩看着手心泛着五色光华的女娲石,他的双眼微微有些放光。

  努力了这么久,他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终于在今天找到了一块女娲石,不过这东西可遇不可求,三年之内,他是不是真的能凑齐这五块女娲石,这还真的是一个未知数。

  “果然没错,原来出世的神物,指的并不是魔神的铠甲,而是这块女娲石。”叶皓轩收好女娲石道:“只是魔神被分尸以后,躯体散往各地,而这里怎么会出现女娲石?”

  “因为,当年魔神被分尸以后,头颅自己回到九黎,魔神的头颅在残魂的驱使下,自行来到这里,它的头颅,其实是葬在这里的。”许婆婆道。

  “原来是这样。”叶皓轩点点头,他随即又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许婆婆,魔神的四肢,是葬在什么地方的,你知道吗?”

  “当年这个世界,大陆只有一块,以原之地为心,分为九洲之地,巫神被分尸以后,躯体被放在各地,怕的是魔神复活。”

  “但是随着那场天地大劫,九州支离破碎,变成了现在的世界格局,所以其他的四肢到底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原来这样。”叶皓轩点点头,他微微有些失望,如果知道了魔神其他的四肢葬在哪里,那事情好好办多了,魔神四肢所在之处,是女娲石所在的地方。

  可惜的是四肢下落不明,这只能等自己以后慢慢的探索了吧。

  在这个时候,偌大的宫殿一阵震动,随即大殿的一根横梁突然落下,紧接着无数破碎的瓦片从屋顶掉落了下来,整个大殿,摇摇欲坠。

  “快走,这个地方要倒了。”许婆婆一推两人。

  “许婆婆,一起走吧。”叶皓轩喝道。

  “我不能走。”许婆婆后退了几步:“我们历任守护人,责任是守护孔雀坪,守护巫神陵,可现在孔雀坪已毁,巫神陵支离破碎,我要在这里守着我们巫神的英灵。”

  “可是这里在塌了。”叶皓轩喝道:“在不走,来不及了。”

  “我还有十二个时辰的命,算是塌了又如何?”许婆婆笑了笑,对生命的即将终止,似乎没有一点畏惧。

  “我会以我最后的巫力,撑起巫神殿,你们走吧,不要在回来了,这是我的使命。”许婆婆手的权杖向地下重重的一顿,权杖直立在巫神殿下,她双手合,缓缓的盘膝坐下。

  一抹碧光从权杖方发出,将她周身四处数丈方圆的地方给护了起来,本来有些支离破碎,即将倒塌下来的巫神殿,又迹般的变得正常了起来。

  “走……”叶皓轩知道,像许婆婆这类人,心都是有着坚定的信仰的。

  她的使命,是守护巫,守护孔雀坪,守护巫神陵,现在孔雀坪毁了,巫神陵也毁了,即使是现在她能活,她也绝对不会独自逃生。

  李言心与叶皓轩一起走出了大殿,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坠入虚空的可能。

  来的时候,叶皓轩还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支撑着这么大的一个巫神殿浮在半空?那些大大小小的巫塔与巨石又是怎么回事?

  现在叶皓轩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里的一切,都是以这颗女娲石为基石,这颗古时期补天时留下的女娲石,是支撑起巫神陵一切的基石,但是现在这颗女娲石已经离位,所以这个地方的虚空,在也无法支撑起来这座巨大的宫殿了。

  只是许婆婆用自己残余的巫力撑着这座巫神殿,努力不让它坠落在地下那个未知的世界,但是她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她这是在为叶皓轩和李言心争取一点时间。

  两人冲下台阶,这才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因为来的时候,有女娲石为基石,所以他们从这百丈的虚空直接漂了过来。

  但是这一次似乎不行了,浮在前方的巨石和巫塔纷纷的坠落,两人想要跃过这片数百丈的距离,恐怕是有点难度,毕竟他们还没有达到飞天遁地的地步。

  “怎么办?”李言心抓着叶皓轩的手。

  “凉拌。”叶皓轩苦笑,他向左侧一看,只见一道透明的拱桥横在宫殿与对岸之间。

  “这里有通道的。”叶皓轩一喜,拉着李言心向拱桥奔去,拱桥是透明的,在黑暗一点也不起眼,如果不是叶皓轩无意间一眼瞥见,恐怕也不会见到这座桥。

  两人冲到了透明的桥边,在这个时候,叶皓轩心有所感,他猛的一回头,只见一个混身下都裹在黑袍里的人缓缓的走了过来。

  “先走,我断后。”叶皓轩转过身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