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 出路

  第1745章出路

  “喂,貌似我们是先认识的吧,你为什么对她这么亲热?”叶皓轩苦笑道,谁说灵物一旦认主了,会对主人不离不弃的?他明明是灵灵的第一任主人好不好,可是它竟然对李言心的热情超过了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怎么,你吃醋了?”李言心带着胜利的笑容白了叶皓轩一眼,然后轻轻的抚着灵灵的脊背道:“乖孩子,带姐姐出去吧。”

  灵灵听得懂李言心的话,它喵呜一声,从李言心的身蹿下来,然后跑到叶皓轩的跟前摆了摆尾巴,算是打招呼,随后它便在前方带路。

  灵为承天地造化而生的灵物,这个世界,貌似还真的没有它去不了的地方,如果是其他的东西,像这种巫神耗尽巫神开辟出来的空间,别的东西是绝对找不到,也绝对进不来的。

  但是灵灵进来这里,跟玩似的,它有极其敏锐的灵觉,在一些特殊的地方,用来探路是绝对错不了的。

  有了灵灵带路,两人在也不像是没头苍蝇一样乱闯了,顺着前方的青石小道向前走,不出片刻,便即走出了巫神开辟出来的这条道路。

  只见两人眼前一亮,却是不知不觉的走出了巫神开辟的空间,只见两人所在的位置,正是之前孔雀坪族地,祭坛,巫神像,都还在这里。

  半空粘稠如黑一般的阴云也消失了,只是半空的云像是被击碎了一般,在空东一块西一块,虽然现在是午,但是天际间的云却像是夕阳落下的火烧云一般。

  整个大地被方的血云映的通红无,偌大的天地,好像是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战斗一般。

  不过,事情总算是过去了,周围方圆千里,被天宫玄道六部给封的结结实实,这些天除了一个李言心硬闯了进去,其他的地方几乎是连只鸟也没有飞进去。

  “走吧,孔雀坪,已经不存在了。”李言心看叶皓轩怔怔的表情,她知道叶皓轩在想什么,她安慰道:“好在巫的传承继续了下来,世事不能太过于追求完美,其实有这个结局,已经不错了。”

  “是啊,有这个结局,其实已经不错了。”叶皓轩点点头,他叹了一口气道:“走吧。”

  “去哪里?”李言心莫名其妙的问。

  “特勤局一定会有人在附近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的。”叶皓轩笑了笑,拉着李言心向前走。

  在这个时候,半空一阵直升机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架军用直升机向着两人所在的方位飞了过来。

  之前在孔雀坪附近数百里的范围,是不可能有直升机在天飞的,因为这个地方有着远古巫神所布下的禁制,所以直升机飞不进来,算是勉强进来了,也多半会仪表失灵,最后还是不得不弃机。

  不过现在巫神墓已经彻底的被毁了,这个地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针都扎不进来了。

  飞机缓缓的降落在叶皓轩的李言心的跟前,面一名少校跑步下来,他向着叶皓轩和李言心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严肃的说:“两位好,天宫分部特勤局的首长已经在前方扎营,两位请随我走。”

  叶皓轩点点头,他和李言心一起了飞机,在轰鸣的螺旋响声,飞机缓缓的起飞。

  行驶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在距离孔雀坪原先位置有近百公里的地方,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帐出现在眼前,飞机降落了下来,马有人迎了来。

  “叶医生,你没事吧。”为首的正是元心。

  “没事,大家都还好吧。”叶皓轩点点头。

  “都还好,我们是临时安放在这里的,本来昨天我们要撤走的,但是大家说没有许婆婆和你的消息,都不会走的。”元心见叶皓轩没事,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她差异的向四处看了看道:“许婆婆呢。”

  “许婆婆……与巫神一起走了。”叶皓轩叹了一口气,许婆婆最后以自己的巫力支撑巫神殿,灯枯油尽而死,可惜的是她终究没有撑到最后,在差几个小时,她会成为村子里活的最久的人。

  元心明白了叶皓轩话里的意思,她默默的点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对大家说这件事情。”

  “慢慢跟他们解释吧。”叶皓轩摇摇头:“孔雀坪没有必要在回去了,那地方风水正心处被毁,以后也不是什么福地,你劝劝大家,到寨子以外的地方生活吧,我向面说说,会给大家一个安置的。”

  “我知道,谢谢叶医生了,我会尽量的做他们的工作的。”元心点点头。

  “你是他们的巫,他们难道还会不听你的话不成?”叶皓轩笑道。

  “我知道,我会尽量的。”元心点点头,“有首长要见你,快去吧。”

  “寨子里的事情,你怎么对他们说的?”叶皓轩的神情有些异样。

  现在他不太相信特勤局的那些大佬们,因为据盗梦者说,天宫一名很厉害的角色,受了他们神域的影响,在做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叶皓轩不认为任何人是靠谱的。

  “我实话实说的,里面的变故,我也不太懂。”元心道。

  “好了,我知道了,去休息吧,这件事情回头我在向你详细的说。”叶皓轩道。

  “好,叶医生,我走了。”元心缓缓的退了下去。

  “叶首长,这边请。”那名接他们来的少校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叶皓轩和李言心一起,同这位少校向前走去。

  绕过了几个营账,只见前方一个稍大一点的军账出现在眼前,少校打开了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等叶皓轩和李言心进去以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营账里面的陈设很简单,进去的时候,只见玄机和龙傲两人正坐在茶几前,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在那里瞪着,愣是一动也不动,而且他们两个摆的这个姿势貌似已经摆了很久了,他们两个跟前的茶水已经冰冷冰冷的。

  “我说,你们这是玩的哪一出?”叶皓轩有些疑惑的走前。

  他的话音一落,只见玄机的眼皮眨了一眨,他这一眨,龙傲马哈哈大笑了起来,“玄机老神棍,你输了,记着你的话,接下来你三个月的特供,都是我的。”

  “擦,我这是意外。”玄机直气的捶首顿足,他有些恼怒的看着叶皓轩道:“你在搞什么鬼?没见到我们正忙着吗?不行,我输的三个月的特供,你要给我补过来才行。”

  “我说你没事吧。”叶皓轩这才算明白了过来,敢情是两个人闲的无聊,在这里打赌,看谁瞪的眼时间较长,谁先动,或者先眨眼的话算是输。

  玄机的定力起龙傲来还是稍逊,所以叶皓轩一说话,他眨了几下眼,然而,这眨出事情来了。

  眨眼的后果,是他输了三个月的特供酒,这简直是在割他的肉。

  “我有事,我当然有事,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玄机冷哼了一声道:“我没有输,保不准你们两个是合起伙来整我的呢。”

  “几瓶酒而已,我犯得着吗?”龙傲无语的说:“别输了不想承认,我告诉你,愿赌服输,不然的话我扣你三个月的俸。”

  “你敢老家伙。”玄机气的直跳脚。

  “行了行了,说正事吧。”龙傲摇摇头,他看了李言心一眼道:“这位是云的徒弟吧?”

  “是的。”李言心点点头。

  “不错,不错,云走错一步,落了如此下场,还好有你在,所以衣钵才得以传承下去。”龙傲点点头。

  “龙伯,玄机前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叶皓轩问道。

  “这个地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几个脱得了干系吗?如果不赶到这里来看看,恐怕睡觉都睡不着。”玄机摇摇头,他为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茶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没有。”

  “我进入他们的族地里面了,倒是有些发现。”叶皓轩点点头。

  “在那里有什么情况?原原本本的对我说一遍。”两人马来了精神。

  叶皓轩把事情的重要部分说了一遍,当然,这是以他自己的语言组织的,得知天宫有奸细以后,他不在相信任何人,当然,陈若溪除外。

  虽然眼前这两个人是内应有些不大可能,但是凡事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难道,在里面你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玄机盯着叶皓轩道。

  “有啊,魔神的铠甲传承,不过我说过,那东西被人早一步传承了,那家伙是一个疯子,一心一意的想要长生不老,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叶皓轩道。

  “我们指的不是这个。”龙伯站起来,他严肃的说:“玄机老杂毛推算出来,这次出世的神物与天运有关,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巫神的铠甲,难道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东西现世吗?”

  “没有。”叶皓轩想来想去,还是打算把女娲石的事情暂时瞒下来,因为他不确定哪个人该相信,哪个人不该相信。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