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6章 多久?

  第1756章多久?

  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他没有受过伤了,因为凤魂的传承,他的身体是十分的强横的,算是有利刃在他身划出伤口,那也是瞬间能好的。

  可是这一次,他受的伤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的肩膀被薄薄的刀片划破了以后,鲜血像是喷泉一样的向外喷着,那凤魂之几,似乎已经失去了一般。

  叶皓轩伸指在自己的肩膀点了数下,止住了鲜血,他瞥了一眼凌潇道:“不错嘛,看来你们是用了心的,不然的话我肩膀的伤口也不会伤的这么重。”

  “呵呵,我怎么敢在医圣的跟前开玩笑?”凌潇笑了笑道:“为了研制出来这种制剂,我们的科学家可是花费了太大的代价,然后得出的结论是能困住你一个小时。”

  “但是现在这个效果也被大打折扣,因为我突然发现,这只能困住你半个小时,不好意思了医圣,时间紧迫,我想,我和你玩够了。”

  凌潇的双手一收,在她手的利刃骤然消失不见,然后她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来一个按钮来。

  “这是炸弹吗?”叶皓轩看着他手的按钮道:“你在炸毁这架飞机?”

  “这不是普通的炸弹。”凌潇笑道:“这是一种综合性的液体炸弹,它的威力很强,强的出乎你意料之外,一次你在江浙遇到的炸弹威力更强。”

  “好好回忆回忆吧,那次在江浙的时候,你的凤魂之力尚在,纵然是那样,你还是被炸的体无全肤的,这一次你没有了凤魂,你会怎么样呢?”

  “你直接说我会死不得了,干嘛这么多的废话呢?”叶皓轩笑了笑,他觉得五十一区的脑域开发者们都是话唠,话都说到这份了,他还是不肯按下他手的按钮,难道他们在五十一区,是不能说话的吗?

  “很荣幸,我能送你一程。”凌潇笑了笑。

  “我在问你一个问题。”叶皓轩道。

  “可以说,反正现在时间还充足。”凌潇一耸肩膀。

  “真正的凌潇呢,她去哪里了?”叶皓轩问。

  “呵呵,医圣现在连自己的生死都顾不了,还会在意别人的生死?”凌潇笑道:“不愧是风流人物啊。”

  “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她现在哪里?被你杀了?”叶皓轩问。

  “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凌潇冷笑了一声,她笑道:“医圣,再见了,历史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凌潇突然按下了手的按钮,她的身影几乎在瞬间变得透明,她所站在的地方空气剧烈的扭曲了起来,随即她的身影在飞机彻底的消失。

  叶皓轩跑到了驾驶室前,只见飞机是自动驾驶着,但现在飞机的仪表灯光剧烈的闪烁着,似乎飞机在受到一些东西的干拢。

  果然,随着飞机一次剧烈的震动,这架飞机突然向着茫茫的大洋一头扎下,在飞机扎落的地方,一个巨大的旋涡瞬间出现。

  轰……飞机一头扎进大海的旋涡之,那个原本并不算大的旋涡突然变大,将整只飞机吞没了进去,吞进去以后,海面恢复了平静。

  然而这平静只是片刻的,随即轰的一声响,数万吨海水从刚才飞机扎入的地方激荡而出,一道巨浪伴随着火光冲天而起,附近的海域几乎是一道海啸形成,涛天巨浪,带着无尽的威势,向空不停的翻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黑暗,眼前是无尽的黑暗,紧接着是身撕裂一般的疼痛。那种几乎是在身割肉一般的疼痛让人感觉到痛不欲生。

  眼前浮现的,是一道道残骇一般的片刻,那些片刻零零碎碎的浮在方的黑暗,他伸出手,想去抚摸一下这些片刻,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点,但是他稍稍的一动,身便是撕裂一般的疼痛。

  他的身体好像是变成了无数的碎片,然后在被人强行拼接起来一样,那种痛苦,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得了的。

  而且,他的意识,好像是一块被打碎的镜子一般,每片镜子里,都有一段回忆,有形形色色的人,也有一段段拼凑不成块的往事,只是记忆的东西太过于破碎,算是他想把它们强行拼凑在一起,也是不可能。

  紧接着,身体又是一阵撕裂一般的疼痛,随即他的眼前一阵黑暗,意识在次缓缓的消失。

  在次有意识的时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了,这一次有了意识,他感觉一次好了许多,至少,身并不是那样撕裂一般的疼痛了。

  “爸,情况怎么样了?”一个如梦似幻一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这是一个女孩的声音,这个声音很甜,很柔,似乎是在他耳边,但似乎又距离他很遥远。

  唔,这声音很好听,这是他的第一个感觉,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在他身边的女孩是谁,但无论他如何努力,双眼愣是睁不开。

  “不容乐观啊。”一个年男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声音带着一丝叹息:“这人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来的,他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迹,现在他生命无碍,但能不能醒来两说了,要不……报警吧。”

  “爸,你看他的遭遇,可能是遇到难处了,我觉得,他不是坏人,在等等吧,我们在想想办法。毕竟他也是华夏人。”那个如梦一般的声间在他的耳朵边响起。

  他松了一口气,至于为什么会松一口气,他也不知道,或许他置身在这陌生的地方,没有一点安全感吧。

  紧接着,一阵倦意在次涌来,他昏昏沉沉的又进入了睡眠。

  这一睡,也不知道是多久,他只知道,每天他都要睡着,时而清醒,时而迷惑。但是他知道,第天都会有一个轻柔的小手在替他换药,然后为他针灸。

  唔,针灸的感觉很熟悉,虽然好多东西他不记得,但他对这种针很熟悉。

  这样,也不知道在昏昏沉沉消沉了多久,终于有一天,他清醒了。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方是灰蒙蒙的天花板,朦胧,有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在拿着一条湿毛巾为他擦着汗,他一眼认出来,这个女孩是他昏迷的这些日子一直在他身边照顾他的那个人。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这是感觉,有些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猛然间,他清醒了过来,双眼蓦然的眼开,与眼前这双柔美的眼眸重叠在一起,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她的小手。

  时间,四目相对,两个人这样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情景有些诡异,良久,那女孩才一声惊呼,猛的挣开了他的手,随即吃惊的看着他:“你……你醒了?”

  “我醒了。”他点点头,意识缓缓的清醒了过来。

  “你昏迷了两个月了。”女孩有些惊异不定的看着他道:“我是在海边发现你的,你伤的很重,身像是被火烧过一样,不过你恢复的很快,现在你的身体恢复了不少,我爸都说,你活过来简直是个迹。”

  “谢谢……”他揉着自己的脑袋,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了。

  “你……你是谁?”女孩试探的问道。

  “我是谁?”他猛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的脑海里,涌出了大片大片的记忆,他努力的在回想自己到底是谁,无数的碎片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出。

  无数拼凑不成块的记忆在他脑海里盘旋着,他努力的想要记起来点什么,但是无论他如何努力,是想不起来一点。

  痛,脑袋里如同撕裂一般的疼痛向他的意识涌来,他努力的想要回忆出些什么,但不管他如何努力,是想不起来。

  他是谁?他从哪里来?他要到哪里去?他为什么会受伤?

  一切的疑问,好像是谜一样的在他身,无论他如何努力,愣是一点也想不起来有关于他自己的一切。

  他从何处来?他又要到何处去?

  突然,脑海里一片撕裂一般的疼痛让他一声大吼,一个清晰的名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个名字是叶皓轩……

  “你怎么了?”女孩吓了一跳,她看到这个男人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脑袋,脸色苍白,一颗一颗的汗珠像是雨点一样的落下来,他看起来很痛苦。

  “没关系,想不起来可以慢慢想,你现在身体刚好,不要勉强自己。”女孩连忙安慰他,她生怕这个男人想太多,反而会对自己的身体不好,毕竟他刚刚恢复过来。

  “我想起来了……我叫……叶皓轩。”他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他只想起了这个名字,除此之外,一切都想不起来,他仿佛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他想不起来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去做。

  那场爆炸,让他气海尽毁,即使是凤魂的传承号称有不死之身,但这一次因为种种原因,他的凤魂受损,凤魂甚至都被炸的七零八落。

  如果不是他之前是逆天的存在,气海被毁后仍有一丝真气隐藏在其,现在他起一个废人都远远的不如。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