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0章 不用担心

  第1760章不用担心

  “不要担心,或许以后能恢复也说不定呢。”许若梦安慰道。

  “万一,一辈子也恢复不了呢?”叶皓轩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微微的一颤抖,这句话虽然他是无心说出来的,但是在他的意识,他却很怕这个问题会变成现实。

  “没事的,一定能恢复的。”许若梦连忙道:“换句话说,算是恢复不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做一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是啊,做一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然后继续吃起东西来了。

  现在是下午,餐馆里的人并不多,吃了一些春卷以后,叶皓轩和许若梦一起走了出去,这个地方是唐人街的一道小商业街,这里面摆的东西都是华夏的小玩意,也有各种各样的小吃,在国外有这种地方,真的很难得。

  叶皓轩一眼看到一个小摊位挂着的十字架,这个银色的十字架看起来很精致,他的心一动,有种熟悉的感觉从心头涌起。

  他不自由主的停住了脚步,走到了那小摊的跟前,伸手摸了那个十字架。

  “小伙子,看看吧,很便宜的,戴他,主会保佑你的。”摊主是一个老头,他笑呵呵的说。

  “你是不是想起来了什么?”许若梦见叶皓轩的神情有些不难,她走前问道。

  叶皓轩摇摇头,他抚摸着那个小小的十字架,喃喃的说:“我觉得我以前应该有一件贴身的东西,和这个十字架是一样的。”

  “在好好想想,看看能不能想起来些什么?”许若梦问。

  叶皓轩低头沉思了片刻,但他感觉到一阵头痛,他随即摇摇头,松开了十字架。

  他的记忆,依旧是东一块西一块的拼凑不成形,仿佛他的意识被那场未知的变故给打的七零八落,导致他现在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了。

  “那不要勉强,没事,以后这里是你的家。”许若梦笑了笑道。

  “是我太心急了。”叶皓轩摇摇头,随即他有些迷惑的说:“可是我总有种感觉,我需要快点想起以前的东西,似乎我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一样。”

  “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许若梦摇摇头。

  “是啊,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叶皓轩笑了笑,松开了十字架:“走吧,带我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好。”许若梦微微一笑。

  在这个时候,那位摆摊的老头突然按着心脏倒了下去,他的脑门大颗大颗的冷汗瞬间淌了下来。

  “老先生,你怎么了?”许若梦吃了一惊,出于医生的天职,遇到这种事情,她是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老人只是指着胸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许若梦在他胸口的口袋里摸了片刻,也没有在他的胸口找出来什么东西。

  “老李的心脏病是不是又犯了?快,送到诊堂去。”

  “哎,这么大的岁数了,还出来摆摊干嘛呢,享清福是了。”

  “你不懂,老人家年纪大了,都是闲不住的,这老李也是太闲了。”

  周围摆摊的人和这老人都很熟,他们纷纷跑过来前帮忙。

  许若梦的医术还算不错,她在一诊堂的时候已经能独立坐诊了,她抬头叫道:“叶皓轩,来帮我扶着他。”

  “好。”叶皓轩蹲下身去,一只手托起了老人,半放在自己的怀里。

  许若梦连忙在老人的人处掐了几下,然后伸出手去,搭在他的脉。

  叶皓轩侧头看着这老头,他的心一动,突然涌出了一段字。

  “心肾不交症,病机为贤水亏虚,不能济于心,心火炽盛,不能下交于肾。”

  “特点是心阴亏虚,心火偏亢,拢心神,故心烦失眠,惊悸多梦。肾阴亏虚,脑髓失养,故头晕,耳鸣;腰膝失养,故腰膝酸软;虚火扰动精室,则见梦遗。阴虚失濡,虚热内蒸,故口燥咽干,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舌红少苔,脉细数为虚热常见之征。”

  “症状表现为心烦失眠,惊悸多梦,头晕,耳鸣,腰膝酸软,梦遗,口燥咽干,五心烦热,潮热盗汗,舌红少苔,脉细数。”

  “治法滋阴降火,交通心肾。”

  “以六味地黄丸交合泰丸加减,药汤剂用熟地黄,山药,泽泻、黄连、肉桂等……针灸可取穴位,神门,三阴交、心俞、肾俞、太溪。”

  这些信息一古脑的涌入了叶皓轩的脑海里,条理清晰,甚至这些药的特征以及取穴的部位叶皓轩都清清楚楚的。

  叶皓轩吓了一跳,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他看了许若梦一眼。

  “这是心肾不交症,贤水亏虚,不能济于心……”许若梦的医术着实不错,她只搭了片刻,便已经弄清楚了病人的情况。

  “怎么治?”叶皓轩诧异的看着许若梦,他感觉到有些惊悚。

  “正常情况下,用六味地黄丸加减,如果病情不重,可以用熟地黄,山药,泽泻等药熬汤,然后慢慢调理。”许若梦一边说一边取出了针。

  “但是现在病人的情况较严重,所以我们还是要用一些快捷的手段才行,可以用针刺病人神门,三阴交、心俞等穴。”

  叶皓轩彻底的愣了,他见鬼似的看了许若梦一眼,想张口说些什么东西,但是他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见鬼了,这是叶皓轩心最后的一个念头,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大脑突然浮现出来的这种信息量是怎么了?

  话说间,许若梦已经施针完毕,她取下了银针以后,老头的症状已经有所见缓了。

  “怎么样,没事了吧老先生?”许若梦问。

  “没事了,没事了。谢谢你啊姑娘。”老人挣扎着站起来,连向许若梦道谢。

  “不用谢,我是一诊堂的,这是我应该做的。”许若梦微微一笑道:“但是老人家以后自己出门的话要注意一下,毕竟年纪大了,而且你的身体不太好,哦,对了,你等会儿去药店买一些六味地黄丸,以后经常吃着点,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好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老人连连点头感叹道:“还是一诊堂啊,简直是我们这社区的菩萨,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我老头子今天恐怕要交待到这里了。”

  “呵呵,老先生不要这样说,大家都是华人,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许若梦笑道。

  在老人千恩万谢的道谢,老人收拾了摊子回家去休息了,许若梦松了一口气。

  “刚才的病症,是心肾不交症?”叶皓轩想了想,还是开口说话了。

  “对的,这种情况并不常见,刚才那位老人家的肾可能不是太好,加虚火炎,所以会有这种情况,一般来说不算严重,针灸之后在用些药调理,马会好的。”许若梦笑道。

  “预后呢?”叶皓轩又道。

  “预后一般较好,但因为患者的体质不一,所以情况各异。”许若梦笑道:“病程短,病情单纯者,治疗收效较快,病程较长者,病情复杂者,治疗难以速效,所以那种的治疗难度也会加大。”

  叶皓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许若梦的话他都能听懂,而且刚才的治疗方案,他甚至有更好的方法,只是他弄不清楚突然涌到他脑海里的信息量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也不方便说。

  一下午很快过去了,叶皓轩对这处唐人街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一诊堂里面常住的有五位弟子,这五位弟子都是许哲亲传的弟子,他们几个人都是孤儿,从小在一诊堂长大。

  一诊堂的院落很大,空房也很多,以前许家老爷子迁到海外的时候,本意是在这里把一诊堂发展起来的,让这里成为海外最大的一个医诊堂,顺道宣传宣传老祖宗的东西。

  但可惜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看医的,还是华人,国外人对于医的信服程度还是不高,所以这院子一直空下来了。

  从外面回来以后,天色还早,下午的时候诊堂里的病人不是很多,柜台后面只有梁峰一个人。

  梁峰本来是许哲最小的弟子,也是入门最晚的一个,但是叶皓轩进来以后,他摇身一变,成了师兄级别的人了。

  不过梁峰的性格较大大咧咧的,属于那种很会打交道的人,所以他和叶皓轩很快熟络了,他扬言晚要带着叶皓轩一起去见识见识夜生活。

  其他的几个弟子,除了许若梦之外,二师兄知柏,三师兄知叶,还有一个出门未归的大师兄知秋。

  “皓轩,你到我房里来一下。”吃过晚饭之后,许哲把叶皓轩叫到了书房。

  许哲的书房里保持着很好的古代传统,许哲平时也是一身长袍的样子,他的房间或阴阴五行图案,或圣人铭,而且正间处有一个香炉向外飘着渺渺青烟。

  虽然不懂香炉里面的烟到底是什么烟,但是叶皓轩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