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1章 奇异

  第1761章异

  “坐吧。”许哲向着一边挥挥手,他坐到了书桌的后面。

  “是,师父。”叶皓轩拱了拱手,坐到了许哲的前面。

  “你在伸出手来,给我看看。”许哲道。

  叶皓轩依言伸出手,把手放到了那张书桌,书桌有一个蒲团,蒲团里面包着的不知道是什么药,叶皓轩感觉手放在面,手背有种凉凉的感觉。

  许哲伸手搭在叶皓轩的手腕处,细细的感受着他脉像的变化,这一次他搭的较久,足足过了五分钟,他才示意叶皓轩换了一只手。

  又是搭了五分钟,许哲才松开了手,他的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之,似乎是有些事情有些掐不准。

  良久,许哲才开口道:“皓轩,关于你的身体,你了解的有多少?”

  “一点也不了解。”叶皓轩苦笑道。

  “现在感觉怎么样?”许哲问:“气力,吃饭,或者睡眠呢?”

  “不好。”叶皓轩摇摇头道:“走一点路会感觉到有些疲倦,吃饭也不怎么好,睡觉……我睡了两个月了,估计今天晚也不会困吧。”

  许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按你的脉像来看,你以前应该是位内家高手的,但是不知道你在海遇到了哪种变故,所以才会导致你的气海尽毁,内息全失,但是令我怪的是,你的气海现在已经是七零八落的,但里面,还是有真气存在的,虽然只是一点,但这足够让人吃惊了。”

  “师父,我不太明白,许师父详解。”叶皓轩有些诧异的看了许哲一眼,他有些不太理解许哲的意思。

  “简单来说,人的气海,是一个小湖一样,下雨了,湖里面会聚集一些水,内力深的,气海越深,聚集的水越多,反之越小,越小。”

  “但如果这个小湖被炸开了,里面的水自然要流到其他的地方了。你现在的气海,好像是被炸得支离破碎的小湖一样,按理来说,这种情况是根本不可能存得了真气的。”

  许哲看了叶皓轩一眼道:“但是你不一样,你的气海非但存下了真气,而且这真气还能随心所用,这是让我不解的地方。”

  “我也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叶皓轩皱着眉头道:“以前的事情,我记不起来了,但我觉得我以前从事的事情,应该和医有关的。”

  “哦,怎么说?”许哲来了兴趣。

  “因为今天我看到一个病人,虽然我没有为他把脉,但是我却清楚他身体的情况。”叶皓轩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竟然有这种事情?”许哲愣了愣,他低头想了片刻道:“医对于失忆方面不是很擅长,但是你现在的情况,是属于思海受损,所以以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

  “你现在的记忆,好像是一块玻璃,但是现在这块玻璃被打的支离破碎,所以你现在什么事情也不记得了。”

  “如果想记得以前的东西,那只有把那块玻璃给重新拼凑起来,这样的话你才能想起以前的一切。”

  “那,我现在这种情况,还能把以前的记忆给拼凑起来吗?”叶皓轩充满希望的问道。

  “能,但这个过程很难,所以你需要做好心理准备才行。”许哲道。

  “只要有希望行。”叶皓轩点点头,他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我看你为我把脉的时候神情有些不对,我的身体,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或者是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吗?”

  “你的体质……”许哲说到这里明显的顿了一顿,然后他继续道:“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一种具有特殊体质的人,这种体质,对我很重要。”

  “我是那种体质的人?”叶皓轩诧异的问道。

  “是,也不是。”许哲摇摇头道:“我现在还不太确定,因为你伤的实在是太重了,而且我需要的这种体质,必须气海完整,你现在的气海被毁,所以我无法断定,你到底是不是我一直要找的人。”

  “我觉得,师父不是一般人。”叶皓轩看着许哲道:“医,与道家是不分家的,师父应该是那种有特殊能力的人吧。”

  “你很聪明。”许哲的目光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我只是随便猜猜,没有其他的意思。”叶皓轩摇摇头道。

  “我也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有些事情,你不能对其他的人说,你自己清楚行了。”许哲道:“我之所以向你坦白,那是因为我相信你的为人。”

  “我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罢了。”叶皓轩有些苦涩的笑了笑:“师父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我?”

  “我也不知道。”许哲摇摇头道:“因为你身有些东西,值得我去相信,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

  “或许我们有缘分吧。”叶皓轩想了想道。

  “对,或许这个是缘分。”许哲笑了:“行了,别想太多,我看了你的体质,发觉你的气海在没有受损之前应该是很大的。”

  “有多大?”叶皓轩问。

  “别人只是一个小湖,而你,却是汪洋大海。”许哲有些惋惜的说:“如果你的气海没有受损,你有可能会晋升到传说的先天至境的。”

  “师父原来是古武者。”叶皓轩道。

  “是,我是古武者。”许哲道:“不过你现在的气海受损太过于严重,连我,也不确定到底能不能帮你恢复。”

  “师父有帮我恢复的办法?”叶皓轩猛的抬起头,充满希望的看着许哲。

  “有,但不确定管用不。”许哲微微一笑道。

  “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恳请师父,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叶皓轩一拱手:“师父之恩,永远铭记在心。”

  “我是一名医。”许哲笑了笑道:“算是一个与我毫不相干的病人,但只要他是我的病人,哪怕只有一点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更何况,你是我徒弟?你听说过有师父不给徒弟治病的事情?”许哲向一边的一张床一指道:“过去,趴下。”

  叶皓轩依言走到了那张床,趴了下来,只见许哲从自己的书房里出出一个针袋来,他右手一抖,针袋散开,只见面插满了大大小小的金针。

  这些金针的形态大小各异,而且金针十分的细,说是细如牛毛,一点也不过分。

  一般情况下,金针或者是银针,都是十分柔软的,细若发丝,柔软无,刺穴的时候这种柔软的针是不可能刺入人体的穴位的。

  但医行针的时候,用的是巧劲,暗劲,而不是一味的提着一根针乱刺,所以这种针不是谁都能用得来的。

  但现代的医,手底下的功夫已经远远的不如以前的医了,所以他们一般用质地较硬的毫针,但是这种针因为质地太硬,所以伤其元气,下针后的效果,起柔韧的针来自然是大大不如的。

  一眨眼,数十根柔软的金针便刺到了叶皓轩的背,许哲刺完针以后,又准备了一系列的艾灸,雷火灸等为叶皓轩治疗。

  “现在感觉怎么样?”许哲一边下针一边问。

  “痛……”叶皓轩皱着眉头,他脑门的冷汗顺着脑袋向下淌,许哲每刺下一根针,那针好像是被烧红了以后刺入他的皮肤一样,这个过程很痛苦,如果不是他的毅力强于其他人,现在恐怕都疼晕过去了。

  “痛对了。”许哲一边下针一边说:“这是我们许家的雷灸针法,虽然过程痛苦一些,但是效果却是好的,忍一忍是了。”

  “是。”叶皓轩点点头,他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针灸施展完毕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叶皓轩整个身体都被汗水给打湿了,他所承受的痛,可想而知。

  但是为了早点让自己恢复,他只能咬紧牙关撑下去,虽然许哲说过,希望很小,但对他来说,终究是希望。

  “回去洗洗吧,以后每星期为你雷灸一次。”许哲道。

  “师父,我什么时候开始学医?”叶皓轩问。

  “随时都可以开始。”许哲淡淡的一笑道:“我有种感觉,你对于医的造谣是很深的,单从我抓药的娴熟程度可以看得出来。”

  “是。”叶皓轩点点头,退出了房门。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叶皓轩洗了个澡,换下了一身衣服,然后舒缓了一下筋骨,这才感觉到身体好了点。

  之前许哲为他治疗的时候,他感觉混身下的骨架几乎都要散架了一般,那种痛入骨髓的感觉,简直是让人欲仙欲死。

  不过好在洗完了澡以后,他身那种痛感好多了。

  通过了今天晚的事情以后,叶皓轩越来越觉得许哲不是一般人,因为他为自己把脉时候的表情有些不对。

  他似乎有什么秘密,但这到底是什么秘密,叶皓轩也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叶皓轩是可以确定的,那是对方对自己没有恶意。

  虽然一诊堂这个地方很陌生,但是叶皓轩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以前的事情,无论如何努力也记不起来,既然是这样,那又何不顺其自然?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