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前所未有的恐惧

  第1767章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终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在自己身,到底藏着多少秘密,为什么他会对医有这种熟悉的感觉?为什么这面的东西,仿佛像是印在他脑海一样?

  不过,一切都还没有答案,记忆里的东西,始终像是碎片一样,在他脑海里无法聚拢,他觉得,好多东西,都在等着他慢慢的发掘。!

  叶皓轩呆了半响,他才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翻开了第二本书,本草纲目。

  对于本草纲目,大家都不陌生,叶皓轩翻开了这本书,细细的看了起来,同样,他对这本书里面的东西都很熟悉,每一味药的名字、特征,生存的习性以及药性,与其反性,叶皓轩都清清楚楚的。

  不知不觉,一本厚厚的本草纲目被叶皓轩读完,同样,他记忆里的东西好像是泄洪的洪水一般,一旦开启了,一发不可收拾,记忆,在一点点的解封,叶皓轩不清楚他到底还懂多少东西。

  当他把两本书合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叶皓轩叹了一口气,把两本书合,然后缓缓的躺到了床。

  在他闭双眼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里一震,一股无形的气息顺着他的经八脉缓缓的运转了起来……

  浩然真气的特殊之处是在于,它可以随时随地的修练,算是睡觉,它也会在不知不觉缓缓运转。

  浩然真气运转一周,最终回归气海,但是叶皓轩现在的气海尽毁,那股庞大的气流运转一周之后无处栖身。

  最终,一粒小小的金丹缓缓的结成,在叶皓轩的身体内缓缓运转。

  如果有位古武高手看到叶皓轩身体现在的情况,一定会大吃一惊的,这是传说的丹成之境,那是传说的先天至境,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

  只是叶皓轩体内的金丹还很小,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小的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但是它却实实在在的在成长着。

  一夜无话,当第二天叶皓轩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神清气爽,那种感觉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他翻身下床,试着走了几步路,他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几乎像是飘着一样。

  “叶皓轩,你起床了没有?”许若梦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只是在她进门的瞬间,脸刷的一声红了……

  叶皓轩是光着膀子的,只穿了一条四角内裤,他扎实的肌肉这样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许若梦的眼前,极具例的线条,以及男性独有的坚韧,让许若梦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处。

  从未见过男性躯体的她只感觉一颗心要从她的喉咙里跳出来了,虽然脸红的发烫,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瞄几眼。

  “你……你怎么不穿衣服?”许若梦的声音小的蚊子还要小,她羞的简直要跺脚,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看……

  这具身体,太具有诱惑力了,让她一颗心怦怦直跳的同时,还是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少女的芳心,总是别人难以捉摸的,身为医的许若梦,初学针灸的时候是不懂盲针的,所以她替别人针灸的时候总要别人脱下衣服才行,说实话,男性的身体也不是没有见过。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是觉得叶皓轩的身体,对她有着一种特殊的诱惑力。

  “那你为什么不敲门走进来了?”叶皓轩感觉到无的蛋疼,他觉得许若梦有种恶人先告状的嫌疑。

  而且你明知道这样看着不妥,还睁着两只多大的眼睛在我身瞄来瞄去,这样真的合适吗?

  许若梦感觉自己是偷偷摸摸的看,但是叶皓轩却觉得,她是直勾勾的瞪着双眼看,而且那眼神……有种迷醉的花痴感。

  “我……我忘了嘛。”提到这个,许若梦的脸又是一红,她不自由主的盯着叶皓轩的身体猛看……

  “好看吗?”叶皓轩苦笑,他双臂曲起,秀了一下胸肌……

  许若梦下意识的点点头,但随即她又摇摇头,然后紧接着回过神来,尖叫了一声,逃一样的蹿了出去。

  叶皓轩无奈的摇摇头,想看光明正大的看嘛,他又不怕少块肉?

  穿好了衣服走出去,发现许若梦手足无措的站在他的房门外,那模样像是一个做错事情的小姑娘一样。

  “你……有事吗?”看她的模样,叶皓轩有些诧异的问。

  “我……我想看看你到底怎么样,看你受伤了没有。”许若梦不敢直视叶皓轩,她低着脑袋讪讪的笑道。

  “我说了没事。”叶皓轩笑道:“你看我昨天不是好好的走回来了吗?而且师父已经为我检查过了,我的身体没有一点问题。”

  “没事好,我只是……只是……担心你。”许若梦始终不敢直视叶皓轩,她低着头道:“去练早课吧,大家都在等你了。”

  “哦,那好。”叶皓轩点点头,和许若梦一起向后院走去。

  一诊堂开张的时候,许家老爷子的真正目的是在镁国培养一批医人才,把医带到镁国来,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外国人对医根本不买账,虽然镁国流行针灸,但事实他们对医还是有种排斥感的。

  因为他们崇尚科学,在他们认为,医所依据的阴阳五行,是根本没有任何的科学依据的,所以他们排斥。

  是因为这个原因,以至于一诊堂到现在依旧是空荡荡的,根本没有那种在华夏时门徒满堂的现像。

  所以这个大院里,只有许哲父女,以及四位弟子,不过现在叶皓轩是一位新成员了。

  许哲对待徒弟,有时候很慈祥,但教育方面却很严格,在一诊堂,也有着一条不成的规定,那是早的时候必须起来做早课,他们的早课是一种从道家吐纳演化而来的养生功。

  许哲的规定是,不管刮风下雨,哪怕算是天下冰雹,这里的规矩也从来没有坏过。

  当叶皓轩来到这里的时候,只见知柏,知叶还有梁峰,都在跟着许哲摆着一个怪异的姿势练习养生功。

  他们这门养生功法,旨在心平气和,以无的心境让身体放松,然后汲取天地间旭日东升时那一缕天地灵气。

  这种功法,是许氏的一诊堂,从道家的曲籍里演化而来的,十分的实用,当初许家的老爷子漂洋过海来到这里,刚开始的时候水土不服,但是因为坚持练习这门养生功,之后身体非常好。

  要不是一次地震,他老人家出了点事故,现在估计也是百岁高龄的人了……

  “皓轩,这是我们诊堂的传统,养生功是我们每天早的必修课,以后每天早来这里,先对着天地万物吐纳呼吸,以让自己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放松境界。”

  “通过放松,达到养生的目的?”叶皓轩问道。

  “对,这是从道家典籍里演化出来的,医源自道家,其实道家的修行,旨在清净无为,无欲无求,我们早做的这些养生功,同样是这个原理。”许哲道。

  “明白了。”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

  “来,我教给你吐纳的功夫……”许哲微微的一笑,和叶皓轩走到一边,开始传他呼吸吐纳的功夫。

  一晃一个早过去了,一早的修行,让叶皓轩感觉到神清气爽。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昨天晚到底有了什么变化,但是他觉得自己今天起昨天来,真的好多了,连走起路来都十分的轻盈。

  吃过了早餐,一开的工作开始了。

  Z洲的唐人街可能是镁国最大的唐人街了,在这个地方的华人来自华夏各地,但是大家的传统都是一样的,他们当有些人,很早从华夏那边移民过来了,所以他们相信医。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地方的传统,被很好的保留了下来,相反,现在回到国内,很少能看到这么传统的东西了,现在的人都喜欢外国的玩意,这谈不是崇洋媚外,这只是化的一些交流。

  不过一诊堂的口碑在这里已经有好几十年了,这里的医生医术高明,而且收费也很公道,更关键的是,大家都相信药不伤及肝肾,所以大家都十分乐意来看医。

  午的时候,是最忙碌的时候,因为华夏人都喜欢午去看病,以至于现在的华夏医院里,午的时候人山人海,下午的时候却寥寥无几。

  叶皓轩仍然在药柜的后面帮忙,有了他,梁峰和其他的几个伙计们轻松多了,因为叶皓轩抓一幅药的速度,是他们的三倍以。

  他抓药从来不用称计量,三根手指一抓,你放到最精密的电子称去看吧,绝对一分也不多,一分也不少。

  现在来到一诊堂的人,大多数都喜欢看叶皓轩抓药,因为叶皓轩每次抓完药后,他们都要放到计量称去称,看看分量有没有多或者少,而叶皓轩每次都不会让他们失望。

  一眨眼,一个午过去了,叶皓轩现在的体质与以前不能相,所以这一午下来,他感觉自己累的也不轻。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