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4章 穷凶极恶

  第1804章穷凶极恶

  “那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什么人?她是不是穷凶极恶的恶之人?”许哲道。

  “不是。”周枫摇摇头。

  “那她是人贩子,毒贩?又或者说是犯过不可饶恕的罪。”许哲又问。

  “也不是。”周枫在次摇摇头。

  “那你们追杀她,是为什么?”许哲道。

  “我说过,事关重大,恕我不能直说,只是我希望伯父不要为难我,我也是听命办事,你也知道,我不是老板。”周枫道。

  “当初你走这条道的时候,你爷爷是极力反对的。”许哲淡淡的说:“但是你告诉过他,你走的这条道,与别人的道不一样,你不会做大奸大恶之人,你也不会欺善扬恶,你的目的是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华人圈子,我记得没错吧。”

  “没错,当初我是这样说的。”周枫微微的一点头道。

  “可是到头来,你是怎么做的?”许哲淡淡的说:“你走的道,与那些大奸大恶之人走的道,又有什么不一样?”

  “我只是听命行事。”周枫道:“请伯父不要为难我,我也有我自己的难处。”

  “你有难处,所以你把难处转嫁到别人身?”许哲紧紧的盯着周枫道。

  “伯父,念在我们之间的情份,我已经打算不追究叶皓轩的事情了,只要他把人交出来,或者告诉我人在哪里,我都可以放过他,我能理解你,但希望你也能理解我。”周枫抬起了头,直视许哲。

  “哦,那我不理解。”许哲摇摇头道:“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你不理解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只有得罪了。”周枫道。

  “你想怎么样?”许哲道。

  “我今天来,带这几个人,因为我没有想过要撕破脸,话又说回来了,哪怕是撕破脸,但我们之间,终究还是有渊缘在的,所以我不想把事情搞的太严重了”周枫道。

  “呵呵,那你的意思是说,你已经给足了我面子了?”许哲笑了。

  “是的,我已经给足了伯父的面子了,也希望伯父不要为难我,如果伯父在为难我,那我只好舍命相陪了。”周枫道。

  “恕我直言。”许哲站起身子道:“这里是一诊堂,你觉得凭你手底下的那几个人,能动得了我们一诊堂。”

  “呵呵。”周枫笑了,他点起了一根雪茄,吐出了一口烟圈道:“许哲,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给你脸了?”

  “恩,你给我脸了?”许哲眯起了眼睛。

  “从我二十八岁出名以后,除了我的老板之外,我从来没有这么耐心过。”周枫冷笑道:“叫你一声伯父,那是尊你为长,但是你这个人,我觉得太给脸不要脸了。”

  “我做出过让步,我可以不追究你徒弟的事情,但是你却还是执意要这样,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啊。”周枫道。

  “你的道,已经走错了。”许哲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你走这条道的时候,曾经说过,会与其他的人不一样的,可是你看看你现在,与其他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我为什么不能和别人有区别?”周枫冷笑道:“因为我家老头子在世的时候是出自书乡门弟?因为我们周家在古代的时候曾经出现过一门三进士?”

  “呵呵,好笑。”周枫摇摇头道:“清朝已经灭亡几百年了,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幻了,可笑那老头子还抱着以前的那点东西死死不放,他以为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里是镁国。”

  “我为什么不能走自己的路?我为什么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周枫吼道:“我为什么不能?所以,你现在别拿以前的那些东西唬我,我告诉你我不吃这一套,现在我在给你一次机会,把叶皓轩交出来,我问出来那个女人的下落之后马放了他,否则的话,我烧了一诊堂。”

  “你已经无可救药了。”许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缓缓的站起来,然后双手微微一收,只听哐的一声响,只见客厅的两扇门自动关了起来。

  因为一诊堂的装饰较特殊,所以这扇门相当的厚重,算是你走过去关,也会显得有些吃力,但是许哲却随手一招能让这两扇门关住。

  如果有武道高手在这里,他们会吃惊的发现,许哲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灵光聚体,真气外放的境界,这距离天境修为,仅仅只差一步之遥。

  “呵呵,看来你是想动手了?”周枫笑了,他站起来,甩下了自己的外套,一边一名保镖连忙把他的外套接了过来。

  “我不想动手,是你逼我动手的。”许哲微微的一笑道:“既然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动手,那好,我成全你。”

  “你不过是一个医生罢了,你真的以为你有多强的战斗力吗?”周枫笑了。

  “我的战斗力强不强没有关系,但是我心有正气,所以不惧怕你们。”许哲微微一笑道。

  “这些东西,我记得小时候那个老头子经常教我,呵呵,心有正气,胸藏日月天地……狗屁,这个世界你想过的好一点,那要凶一点,我是恶人,恶人该有点恶人的样子,我只知道凶人,鬼都不敢近身……你们这些穷酸人,除了用一些无病呻吟的句子给自己打气之外,你们还会什么?”周枫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的戾气,很重。”许哲叹了一口气道:“你爷爷是个人,我年轻的时候跟着他学了不少的东西,可是恐怕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子孙竟然会是这样,戾气竟然会这么重,如果他老人家泉下有知,恐怕会被活生生的给气活了。”

  “呵呵,现在说那些东西,有意思吗?”周枫冷笑了一声,他指着许哲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那么现在不好意思,你们一诊堂,以后注定无法在这里立足。”

  “其实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一诊堂在这个地方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了,你们本该可以在镁国扎根,好好的生存的,可惜的是你不珍惜这机会,那么不好意思了……”周枫挥挥手道:“把他抓起来,现在叫人,烧了一诊堂。”

  “是,枫哥。”一名保镖一低头,他带着两个人向许哲抓去。

  许哲微微的摇摇头,他突然向前踏出了一步。

  许哲的身形有些瘦弱,而且长着一张普通的大众脸,如果他走在人群里,别人肯定不会轻易把他从人群认出来。

  可是谁会料到,这个看起来瘦弱的人,竟然会是位高手。

  他微微的向前一踏,右足挺直,左足缓缓的在地划了个半圆,然后双臂一沉,整个人不动如山。

  在他双臂沉下的同时,整个室内的气势都为之一变,在前一秒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许哲,现在好像是一坐高山一样立在了几人的眼前,而且几个人还感觉到胸口一阵强烈的压抑,他们不自由主的愣了愣,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因为周枫的气势很强,让几人胸口都感觉像是被压迫了一样,那股不动如山一般的气势让他们感觉到很难受。

  “……”几名保镖猛的冲前去,他们分数个方位向许哲攻去。

  许哲右手猛的向外一甩,他的右掌骤然张开,啪的一声甩在了最前面那位保镖的脸……

  啪,那名保镖像是被抽了一耳光一样,随即他的身形一震,猛的向后仰去,这一巴掌的力道大的出,他的身形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后仰去。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一米多高的花瓶,这花瓶是件古董,至少有五六百的的历史了,如果这保镖一撞,这花瓶绝对不保。

  在保镖向后倒去的同时,许哲向前大步迈出,他的身形很轻,一步踏出,是数米的跨度,他追那名即将倒地的保镖,右手一抓,抓住了那名保镖的衣领。

  在保镖尖叫惨叫的撞向花瓶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紧,随即落在了地,却是许哲及时的抓住了他的衣服,这才没有让他撞到花瓶。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的让任何人都来不及反应,这位保镖下意识的说了声谢谢。

  岂料许哲微微的摇摇头道:“这花瓶贵着呢,别打破了。”

  说着他突然猛的向下一扯,这名保镖一米八几的身形猛的顿倒在了地,他的脑门被摔出一个血洞来,他抬起头想爬起来,但是许哲他更快,在他的脑袋门重重的一踩,这家伙彻底的趴在地在也起不来了。

  身后又是两名保镖攻了过来,许哲右足微微的一点地,他的身形骤然轻飘飘的后退,随即他右手一探,从墙抓下了一根鸡毛掸子来,在抓停住鸡毛掸子的同时,他脚步在地猛的一顿,身形硬生生的止在了当场。

  他手的掸子向前一指,猛的向前冲去,他的速度极快,而且步伐相当的轻盈,好像是一道残影一样,从两名保镖的正间处穿过。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