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意识

  第1805章意识

  两名保镖眼前一花,他们已经失去了许哲的身影,同时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掖下凉嗖嗖的,他们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手臂侧部的衣服,已经变的破破烂烂的。!

  刚才许哲的掸子力道用到了巧处,在迅速的击破他们的衣服同时,又保证不伤害到他们,这份实力,恐怕没有多少人能达得到。

  “到此为止,我可以开一面。”许哲微微一笑道。

  “废物,。”周枫大怒,他没有想到许哲竟然会这么难缠,在他的印像里,许哲一直是一个只知道读医书的书呆子罢了,他和自己那个食古不化的老头子是一种人。

  两名保镖大喝一声,他们返身回来,向着许哲冲了过来,同时另外两名保镖也动了,四人从四个方位冲过来,把许哲所有的退路都封死。

  许哲手的鸡毛掸子一挥,身形拔地而起,同时手的掸子快速的落下,啪啪啪三声,三人应声倒地。

  最后一名保镖侥幸没有被击他,他大吼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来,最后一名保镖显然是玩刀高手,刀子在他手迅速的挽了一个刀花,猛的向许哲刺来。

  许哲不退反进,他右手向前一伸,手的掸子向前平指,快速的迎着那名保镖攻去。

  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在这交错而过的瞬间,鸡毛掸子与那名保镖手的匕首已经有了数次接触,一时间漫天的鸡毛纷飞。

  两人的身形交错而过,许哲手的掸子一收,他不在看任何结果。

  那名保镖双眼睁的老大,突然,啪的一声,他后心的衣服碎裂而开,他的后心处有一块紫痕,这显然是刚刚许哲击的,这家伙一言不发,倒在地便一动也不动了。

  “你……”周枫傻眼了,他没有想到这个糟老头子竟然会这么难缠。

  收了手的鸡毛掸子,许哲缓缓的走到了目瞪口呆的周枫的跟前,他淡淡的说:“你爷爷过世的时候,曾经对我交待过,说你的性子较野,恐怕你会走到不归路,所以特意对我交待,要我好好的管教你。”

  “可惜,你的父亲都管不了你,更何况是我?”许哲摇摇头道:“你做什么事情我管不着,但是今天,我要好好的替你的父亲,替你的爷爷,好好教训教训你。”

  “你敢……”周枫冷冷的说:“你动我一下试试,我让你一诊堂……”

  啪……

  周枫的狠话没有说话,他的声音马变成了一种凄惨的惨叫声,同时他像是被火烧到了一样猛的跳了起来。

  却是许哲拿起手的鸡毛掸子,毫不客气的抽在了这家伙的屁股。

  周枫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像是被一条沾了盐水的鞭子抽了一般,火辣辣的感觉让他简直无法忍受。

  “许哲,你疯了,你是不是疯了,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唐人街的老大,整条唐人街由我说了算,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是为你好,如果我狠点心,早在你父亲在世的时候狠狠的教训你一顿,或许你不会走今天的路。”许哲道。

  “老子走什么路要你管?我不会像是老头子那样,成天抱着四书五经看不够,成天拿着自己家里一门三进士的事情到处吹嘘以满足他的虚荣感,他有什么成?这辈子他做成过什么事情?”周枫高声叫道。

  “顽劣……”许哲冷笑了一声,他在次高高的举起了手的鸡毛掸子,然后重重的落了下来。

  这一次周枫有了防备,在许哲举起手的鸡毛掸子的时候,他猛的跳起来,向一边跑去,他想躲开许哲手的鸡毛掸子,因为刚才打的太痛了。

  可惜的是他还晚了一步,在他跳起的同时,许哲手的鸡毛掸子已经重重的落了下来。

  啪……周枫的西裤裂开了一条缝,里面露出了他的大腿,因为长年养尊处优,所以他的大腿皮肤显得有些细皮嫩肉的,只是许哲这一掸子落下来,马有一道青紫的印痕出现在了他的大腿。

  “啊……”

  周枫的惨叫都变了音调,这一下明显一次更重,更酸爽,他一边向前跳,一边尖叫道:“许哲,你敢打我,我会让你好看的,我让你们一诊堂从唐人街消失,我让你们在整个镁国都混不下去……”

  许哲一言不发,他不在跟这家伙客气,他不停的挥动着手的鸡毛掸子,毫不客气的向那家伙的身抽了过去。

  “啊,啊,啊……”惨叫声不绝于耳,周枫不停的在室内跳来跳去,他拼命的想躲开许哲手的鸡毛掸子,可是许哲下手又刁又准,他怎么也躲不过去。

  而且许哲下手专门挑肉多敏感的地方抽,打的周枫欲仙欲死。

  “服不服。”许哲下手的速度慢了一点,他沉声问道。

  “不服……我不服……”周枫的音调一高,这家伙在外面混了十几年了,他的性子早变野了,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向许哲屈服的。

  “那行,我继续了,你要是忍不住了,可以随时求饶。”许哲冷笑了一声,他加快了手鸡毛掸子的速度。

  一时间,室内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许哲很耐心,他是医,他任何人都清楚人体哪个地方最敏感,可以给对方带来最大的痛苦同时又不让他受内伤。

  刚开始的时候,周枫还能跳着躲,但是打着打着,他跳不动了,他缩在一个角落里,一边惨叫,一边用双臂护着自己的敏感部位。

  到最后他连护着自己敏感部位的力气也没有了,他这样瘫倒在地,任由鸡毛掸子雨点一般的落在他的身。

  这家伙挺硬气,他愣是任由许哲在他身猛抽,而且他只是恨恨的盯着许哲,一言不发。

  不过他还是挺不过许哲,在他身的衣服被抽的一缕一缕,几乎像是一只乞丐一样的时候,他终于松口了。

  “别……别打了,不要在打了……”周枫终于开口求饶了,因为他觉得如果今天自己不松口的话,许哲恐怕会真的打死自己的。

  许哲这才停下了手,他右手随手一甩,嗖的一声,他手的鸡毛掸子自行飞到了墙,挂了起来。

  “知错了吗?”许哲双手负后,淡淡的看着周枫道。

  “知……知错了,伯父,我知错了。”周枫现在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他像是一个乞丐一样趴在地瑟瑟发抖。

  他身那件名贵的西装几乎被许哲抽成了烂布条,而且身青一块紫一块的,那模样看起来要有多惨有多惨。

  “你父亲过世的时候,对我说过要我好好的照顾你,如果你犯错,代他管教你,可惜,你的性格不是普通孩子的性格所能的,这些年对你疏于管教,我有些愧对你父亲。”许哲淡淡的说。

  “这是我第一次代你父亲教训你,也是最后一次,毕竟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有你自己的路要走,你也有你自己的考虑。”许哲道:“这一次之后,我们之间的那点恩情,便不复存在了。”

  许哲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今天我揍你一顿,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便互不相欠,以后是仇人,是生死之敌。

  周枫像是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他这才发现原来他的那点尊严和成,在高手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他现在混身下火辣辣的疼。

  “你不怕我报复吗?”周枫恶狠狠的盯着许哲问道。

  “报复?”许哲轻蔑的笑道:“你觉得我会怕你报复吗?呵呵,说好听点,你是这附近几条街的老大,说不好听点,你不过是一个流氓头子。”

  “我许家世代医世家,一个个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我会怕你们的报复?”

  “那我们走着瞧吧。”周枫艰难的站了起来,他现在身的衣服被抽的一条一条的,模样看起来极其滑稽。

  “滚……”许哲双眼剑眉一挑,他突然猛的前一步,一脚踹在了周枫的屁股后面,周枫惨叫一声,他的身形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前跌飞了出去。

  在这个时候,客厅紧闭的大门骤然自行打开,扑通一声,周枫的身形重重的跌落在了外面,待地下那些周枫带来的狗腿子爬起来以后,大门骤然合拢。

  “你们两个也出来吧,还要偷看到什么时候?”周枫向后面看了一眼。

  叶皓轩和许若梦这才从后面走了出来,尤其是许若梦,她更是一脸的震惊,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这么厉害。

  “爸……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许若梦吃惊的问,在她的印像里,自己的父亲一直是一位慈父,他虽然有些时候严厉,但他看起来是一个弱的书生,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料到父亲竟然身手这么好,一个人打几个人,都不带喘气的。

  “师父的境界,已经是在天境下徘徊了吧。”叶皓轩凝视着许哲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