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0章 一切小心

  第1820章一切小心

  “总之,一切小心吧。”叶皓轩叹了一口气,他不自由主的摇摇头,颜倾城还是不死心啊。

  “我会小心的,总之,我这条命都是捡回来的,我会任何人都珍惜的,谢谢你的提醒。”颜倾城微微的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华夏……京城云水庵。

  京城的云水庵有几百年的历史了,但是这个地方并不出名,而且庵里的尼姑也不多,她们每天过着青灯常伴的生活,与外界接触的也很少。

  但是这座寺院并不像是其他那些寺院一样以商业为目的的寺院,这里的尼姑们每过着清苦的生活。

  这里的香火不是很盛,偶尔有路过此地的善男信女在募捐箱里丢点钱,燃些香火。

  在云水庵的后山,有一处云水佛居,在这个地方立着数十座佛塔,而每一座佛塔里面,都会有一位坐化的高僧。

  云雾岚,便是葬在此处,云雾岚曾经一心追求长生,被心魔所噬,但在生死关头,她终于悔悟,留下佛骨舍利,佛身坐化。

  大凡高僧坐化,总会有一颗舍利留在世间,但云的舍利,却是蕴含了毕生修为,是以她的佛塔里,只是一个衣冠冢。

  纵然是这样,李言心也在这里守了三个月,按理说三个月的时间早过了,她的守灵也应该结束,但她却一直在这里,迟迟不走。

  在一次施展血引之术,依然没有找到叶皓轩所在之处,李言心越发越显得不安了起来,她的十根手指,现在也只有右手拇指未破,余下的九指,都已经施展过血引之术。

  但是一向百试不爽的血引之术,这一次却没有用了,这种术法,每天只能施展一次,在这几天,李言心像是疯了一样摧动真灵,寻找叶皓轩的下落。

  “还是没有消息,叶皓轩,你到底在哪里?”李言心站起来,她咬咬牙,转身回到自己的房舍里走去。

  一抹白影随着她来到了房舍,李言心打开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找出了一套玄甲。

  这套玄甲是远古时期占卜所用,传到现在,已经不知道有几千年的历史了,这本来是叶皓轩的东西,但是有一次她缠着跟叶皓轩学习卜算之术,叶皓轩耐心的教她,并把这套玄甲传给了她。

  虽然时间过去很久了,现在叶皓轩也下落不明,但是每看到这套玄甲,李言心会不自由主的露出一抹笑意。

  她有些后悔,这一次找到叶皓轩之后,她已经下决心,跟着叶皓轩一起,浪迹天涯,帮他一起完成那些没有完成的事情。

  可惜的是回到京城以后因为她为师父守灵,与叶皓轩分开,没多久,传出来了叶皓轩所乘飞机失事的消息。

  李言心不相信叶皓轩这么死了,传承凤魂的他,几乎是不死之躯。

  但是随着血引之术的连连失败,华夏高层三个月交涉以及舰队在失事地点的寻找一无所获,连一向淡定的李言心也不淡定了。

  她相信叶皓轩并没有死,但是她觉得他一定出事了,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久连一点消息也没有。

  怔怔的看着这套玄甲,李言心把三颗玄甲放在桌子,然后双手合十,双目微微闭,她口真言微颂。

  片刻以后,她的双眼蓦然睁开,双掌同时重重的击在桌子。

  砰的一声响,只见桌子微微的一颤,桌子的三颗玄甲骤然跳起,这几颗玄甲在半空来回翻转,片刻后便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图案。

  玄甲正反不一,形成的图案加成一线,赫然是大凶之兆。

  “大凶。”李言心叹了一口气,她默默的收起了玄甲,叶皓轩现在活着,这是无须质疑的,但是他到底在哪里,现在过的怎么样,不得而知了。

  灵灵的灵性十足,它感觉得到李言心现在沮丧的心情,它跳到了李言心的肩膀,用身体轻轻的蹭着李言心。

  “灵灵,你说,他现在哪里呢?”李言心抚摸着灵灵的身体喃喃的说:“血引之术现在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功效,而他到现在也没有一点消息,是生,是死,受伤了没有,过的好不好,我一点也不知道。”

  喃喃自语的半晌,李言心咬咬算,她转身把自己的行装收拾好,打算向庵里的主持告别。

  刚刚收拾完自己的东西,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李言心把门打开,只见一位无悲无喜的女尼站在了门口,女尼双手合十,向李言心点头示意。

  “云水师父。”李言心单手还礼。

  这女尼是云水庵的主持,云水师太,事实,云水庵在这个地方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但是历任主持的法号都叫云水,这个传统已经传了数百年了。

  “你要走了?”看着李言心收拾好的行装,云水师太问。

  “我来到这里,原意是为师父守灵,现在三个月已经过去了,我以后抽时间在回来看师父吧,师父的灵位,有劳各位师太了。”李言心道。

  “你虽是佛门弟子,但未剃度,按理说不受佛礼约束。但你虽是劳尘之侣,实与佛家有着莫大的渊缘,如果可以,我倒希望,你能留下。”

  “留下?”李言心一个震惊:“师太想让我剃度?”

  “正是。”云水师太微微一点头道:“你天生一颗玲珑之心,一生之路,与我佛有抹不开的渊缘,正是这样,当初云师太才会把你从李家接出去。”

  “虽然现在云师太已经圆寂,但你与佛家的渊缘,却只会更深,所以我希望你能留在这里。”云水师太道。

  “师父,我尘缘未了。”李言心苦笑了一声,她有些自言自语的说:“有些事,放不下,有些人,忘不了。”

  “放不下的事,原本不是你的事,忘不了的人,现在已经消失。”云水师太双手合十道:“既然如此,又有何放不下,又有何忘不了的?”

  “正因为有些人消失,所以我才不甘心,我要找到他。”李言心固执的说。

  “你有一劫。”云水师太睁开微垂的双目道:“现在断了这份尘缘,归依佛门,劫数即消,但如果你执意出门去,这个劫数,恐怕难度过了。”

  “呵呵,我尘缘未断,心里碎碎念的挂着那个人,即使显度过了那个劫,心结解不开,这又有什么用处?”李言心笑了:“管他是劫是缘,只做心想做,开开心心便好。”

  “你看的……挺开的。”云水师太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做心想做,开开心心便好,阿弥佗佛……”

  “师太,还有什么说的吗?”李言心淡淡的说。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无话可说。”云水师太微微的点点头道:“此去海外,一路小心。”

  “我会小心的。”李言心微微的一笑道:“我只想帮助他,完成他未做完的事情罢了。”

  “愿一路顺风。”云水双手合十,微微的一躬身道。

  “谢过云水师父,我会的。”李言心一点头,然后转身踏出门外,灵灵咻的一声化做一道白影,向前骤然飘出。

  “师父,言心师姐命注定会有此一劫,是生是死,谁也说不准,你为什么不把他留下来,助她度过呢?”

  “缘乃天定。”云水微微的唷了一口气道:“言心虽然有一劫,化解此劫的方法是归依我佛,但她尘缘未了,这份尘缘不断,她注定无法一心向佛。”

  “她天生一颗玲珑之心,这一生,注意与我佛是抹不开关系的,但若因她尘缘未断,即使是剃度为尼,也未心能一心向佛,这样的话,我们非但不是为了她好,反而是毁了她。”

  “与其让她在我佛门郁郁一生,倒不如放开,让她自己了却自己的尘缘。但她这一劫,生死乃是半半之数,能否度过,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云水淡淡的说。

  “师父,我观师姐面相,她此时出海,实属凶险。这一劫,怕是难度,她会回来吗?”女尼问道。

  “呵呵,我说过,这要看她造化了,度的过,是她造化深,度不过……”云水说到这里,微微的顿了顿。

  “师父,度不过,又当如何?”女尼有些担忧的说。

  “度不过也无妨,所谓曲终未必人散,一段尘缘的结束,又何尝不是这段尘缘的开始?”云水双手合十,颂了一声佛号道:“其实在这宇宙之,除劫我们这个世界,另有三千大世界,三千大世界,又有亿万小世界,缘起于何处,止于何方,谁又说的懂?”

  女尼有些似懂非懂的看着云水,她微微的点点头。

  李言心的身形,渐渐的消失在庙前,其时,夕阳西下,夕阳的余辉照射大地,火红的烧云把整个大地映的一片通红。

  其时,残阳如血。

  一夜无话。

  叶皓轩回到一诊堂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他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许哲站在自己房间前方的小花圃里面抬头看着天空。

  他似乎在这里站了一段时间了,叶皓轩不知道许哲在看什么,他只看到许哲这样看着天空出神。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