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3章 解决办法

  第1833章解决办法

  “别着急,亲爱的杨,我想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的,现在,我该回去工作了。”凯瑟琳向林煜抛了一个媚眼,然后转身离开。

  “呵呵,你的人挺阳光的嘛。”叶皓轩微微一笑道。

  “凯瑟琳的能力不错,她现在是我们杨家研发团队的首席技术官,有她在,我们将会有源源不淡眉的新药被研发出来。”杨姗笑了笑道。

  “近些天来,要小心点,青龙集团,不是一个随随便便低头的地方,他们的宗旨是宁可多杀,也不放过,你是他们的目标,最近几天,多找些保镖,否则的话你有可能会有危险。”叶皓轩道。

  “我知道,谢谢,我会的。”杨姗微微的点点头道。

  “好了,我想我该走了。”叶皓轩站起来道。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弄清楚研制诺林毒气的人动机?”杨姗问道。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好吧。”叶皓轩微微一笑道:“你知道,人都是有好心的。”

  “你应该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杨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觉得,青龙集团幕后,一定有官方组织的人在操控着。”

  “当然,单单一个青龙集团,不可能在短短十几年内崛起到这种地步,他的身后,一定会有一个十分强大的官方组织做背景。”

  “如果没错的话。”叶皓轩顿了顿道:“青龙集团,极有可能是镁国官方不肯公开承认的一个组织,官方利用这个集团,做一些平时他们想做又无法做到的事情。”

  “那样的话,太可怕了。”杨姗喃喃的说:“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把目标转身我们?我们做了什么让镁国政府不满意的事怀了?”

  “那也未必啊。”叶皓轩笑了笑道:“说是镁国政府扶持起来的公司,但是镁国人未必会承认,或许他们私下里弄些自己的业务也说不定,指不定是谁花钱绑架你想敲诈一笔呢。”

  “但愿是这样。”杨姗姗点点头道。

  在杨姗姗家里呆了片刻,叶皓轩便回到了一诊堂。

  下午的一诊堂较冷清,许哲出去出诊了,几位师兄弟都在诊堂里,而知秋在和众人一起讲着一个病例。

  这个病例是一个不常见的病例,生病的人是一个老头,知柏有些把握不准老头的病情,所以向知秋请教。

  而微为大师兄的知秋,在师父不在的时候,俨然是师长级别的人物,他一边教训着知柏,一边向众人讲解这个病例。

  “知伯,你在一诊堂学医也有些年头了,师父对你寄予重望,这种情况的病例,你真的没有见过吗?”知秋毫不留情的说。

  “大师兄,是我太笨了,是我笨。”知柏讪讪的笑着,这个病例较特殊,他确确实实的没有见过,他要是清楚,又怎么可能向知秋请教?

  “严肃点,我现在给你们讲讲这个病例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其特殊的地方。”知秋严肃的说:“下次在遇到这种情况,你自己滚出一诊堂去,我们一诊堂不收废物。”

  “是,大师兄。”知柏脸的笑意消失了,他低着脑袋说。

  “这种情况是属于肝郁气滞症。”知秋板了板脸,摆足了架子才轻咳了一声道:“肝郁气滞证是指由于肝的疏泄功能异常,疏泄不及而致气机瘀滞所表现的情志抑郁,胸胁或少腹胀满窜痛,情志抑郁或易怒、善太息,或见咽部异物感,或颈部瘿瘤,或胁下肿块”

  “而妇女可见乳房胀痛,月经不调,痛经,舌苔薄白,脉弦的证候。又称肝气郁结症,简称肝郁症。本证多因情志不遂,或突然受到精神刺激,或因病邪侵扰,阻遏肝脉,致使肝气失于疏泄、条达所致。”

  “常见的症状是胃痛、痞满、呃逆、腹痛、便秘等。”

  “而因为病人的病理不同,所以治疗的时候,需要多注意病人是哪种情况的肝郁气滞。”知秋道:“这位病人主诉胃酸胃痛,食不能下咽,经常烧心,而且表现胃脘疼痛,连及两胁,攻撑走窜,每因情志不遂而加重,善太息,不思饮食,寐差.舌苔薄白,脉弦。这种情况,是属于肝郁气滞型胃病。”

  “医生,你说了半天,我还是不懂,你说吧,我这病到底怎么治才行?要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几天食不下咽了,明明饿的要死,却一点也吃不下东西,你总得让我能吃下饭啊。”

  病人实在是听的不耐烦了,知秋刚才摇头晃脑的说了一大堆的话,早让他听的不耐烦了,要不是他的这个病情特殊,好不容易碰到一个看起来有些懂行的人,他早甩袖子走人了。

  “治则疏肝和胃,理气止痛,主方柴胡疏肝散加减。”

  在这个时候,恰好叶皓轩走了进来,知秋话锋一转道:“叶师弟,你这是去哪里了?”

  “刚才有一位病人,让我去她家里帮她的一位长辈看看情况。”叶皓轩淡淡的说。

  “一诊堂,有一诊堂的规矩,尽管现在师你允许你独力坐诊,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胡来了,没有经验足的人跟着,你这样胡乱出去坐诊,如果出了问题,你担当的起吗?”知秋毫不客气的说。

  这家伙莫名其妙的排挤自己,叶皓轩有种没来由的心烦,他冷冷的说:“我既然有胆量出去,那认可自己的医术,这些事情,不劳师兄您操心了。”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知秋笑了,“你要知道,出了问题,你连累的是整个一诊堂,你个人的名誉无所谓,但是你不要带着我们一诊堂受累。”

  “我怎么带着一诊堂受累了?”叶皓轩的脾气也来了,说到这个,他倒要和这家伙好好的说道说道了:“我误诊了?还是我把病人治死了?”

  “你……”知秋的胸口一滞,叶皓轩的这句话,对他来说简直是杀招,昨天两人拼医术时,他竟然误诊,完败给叶皓轩,这让他心十分的不平衡,他觉得叶皓轩的医术不如自己,那次完全是意外。

  “我既然没有误诊,又没有把人治死,师兄凭什么认为我给一诊堂抹黑了?”叶皓轩冷笑道:“大师兄,麻烦你不要老拿出一幅师长的架子来教训人,你无非是别人早学了几天医罢了。”

  “你这是想造反吗?”知秋冷冷的说:“现在师父不在,我在这里是最大的,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想冲撞师父吗?”

  “我当然不敢冲撞师父,也不会有这种想法,但是大师兄,你真的能代表得了师父?”叶皓轩笑了,“这句话,说的有些自满了吧,你能达到师父万分之一的医术?”

  “叶皓轩,我警告你,不要目无人,我们一诊堂,容不下你这种人。”

  “你哪只眼睛,什么时候见过我目无人了?”叶皓轩带着一幅看傻逼一般的表情道:“我觉得我自己很尊师长,与同门相处的也很好,你凭什么说我目无人?”

  “算是我目无人,也是对那那些狂妄自大的人而言的,这种人是谁,我想诸师兄弟心里有数,不用我多说了吧。”

  叶皓轩的话让在场的几个师兄弟们心暗爽,其实……看不惯知秋这幅做作样子的人,不止叶皓轩一个。

  这家伙总以为自己是宇宙心,总以为自己是主角,总是喜欢以他大师兄的身份压压人,以前大家都忍了,因为他的医术确实是不错的。

  但是现在叶皓轩来了之后,他的风头便被叶皓轩压下去了,所以这家伙便想着法子打压叶皓轩,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所以大家对他那点好感,早荡然无存了,原来以前那个谦和的大师兄,全都是装出来的啊,他是做给大家看的。

  “你是不是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你的医术很高,医德很高尚?”知秋冷冷的说。

  “不敢,我只是感觉,我的医术你强那么一点罢了”叶皓轩淡淡的说:“另外,不要老是认为自己的医术很强,动不动教训别人,呵呵,自己说的对不对,还有待考证?”

  “你说什么?你说我误诊?”知秋大怒,他这一次完全是掐准了病人的病情,叶皓轩居然还敢说他误诊,当真岂有此理。

  “我可没说你误诊,这是你自己说的。”叶皓轩呵呵了。

  “呵呵,那叶大神医,说说自己的见解,我说这是肝郁气滞证,你却说我胡说八道,那你给我讲讲,病人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你敢说错一个字,马滚出一诊堂。”

  “我算是全部说错了,师父也不会赶我出去的,凭你?”叶皓轩冷笑了一声。

  “我说,我的病到底是什么病,你们到底行不行啊,一诊堂的许哲,名声在外,他的徒弟不会都是一些眼高手低的货吧。”看他们两人在这里吵开了,病人实在是有些忍无可忍了,他站起来吼道。

  “没错,你的病用医的说法来说,是肝郁气滞证。”叶皓轩笑了笑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