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4章 肝郁气滞

  第1834章肝郁气滞

  “看,你自己都说了,这是肝郁气滞证,你凭什么说我的说法是错的?”知秋冷笑道。ww

  “我没有说你说错了啊,我只是说你的说法不全面。”叶皓轩道。

  “怎么不全面,你说说怎么不全面了?”知秋今天和叶皓轩彻底的杠了,他要让叶皓轩当众出丑。

  “肝郁气滞证共分九种情况,胃痛、痞满、呃逆、腹痛、便秘、肋痛、积聚、郁病、瘿病。这九种情况,都可以说是肝郁气滞证。”叶皓轩淡淡的说。

  “没错,是分这九种,但病人的表现以及病理情况,都是属于胃肝郁气滞证胃痛,你说我有说错吗?”知秋紧追不舍的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师父当初为何会收你为徒。”叶皓轩表示自己很无语。

  “你说什么?”知秋大怒:“病人表现胃脘疼痛,连及两胁,攻撑走窜,每因情志不遂而加重,善太息,不思饮食,寐差.舌苔薄白,脉弦。”

  “这是典型的肝郁气滞证胃痛,你敢说我说错了吗?”

  “你要真这样说,我真的无话可说。”叶皓轩摇摇头道:“西医治标,医治本,而西医遵从的治疗方法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你只看到了病人表面的症状,你却没有真正的了病情。”

  “甚至你连病人的情况都没有完全认清楚,你这样武断的下结论,而且还振振有词的说自己的师弟们没用,呵呵,你敢在装点逼吗?”

  “那你说说这是什么情况,你说,你只要你说的让我的信服,以后我大师兄的位子让你来做。”知秋简直快被叶皓轩气疯了,他觉得叶皓轩是猴子派来的逼。

  “这位先生,请问您最来腹痛吗?”叶皓轩问。

  “痛。”病人一点头道:“时不时的绞痛一阵,然后胃也不舒服,吃不下东西。”

  “便秘不?”叶皓轩又问。

  “几天没大便了,现在我都考虑要不要去灌肠了。”病人哭丧着脸说。

  “那最近有心烦事吧。”叶皓轩又问道。

  “心烦事?”病人心了愣,随即有些无奈的说:“心烦事,貌似从来没有断过。”

  “你这种情况,是情志失和,肝气郁结,失于调达,导致传导失司从而导致便秘。”叶皓轩道:“也是肝郁气滞证性腹痛便秘。”

  “因为你长时间便秘,甚至几天没有大便,所以才会导致胃部难受,胃一难受,吃饭不香甜。”叶皓轩微微笑道。

  “是吗?你这说法,倒与我有些像,我这几天难受的要死。”病人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那有的治吗?”

  “当然有,顺气导滞,降逆通便,只用六磨汤加减即可。”叶皓轩说着大笔一挥,马写出了方子。

  “好好,谢谢了,我觉得你你大师兄厉害多了,刚才他说了半天,我愣是没有听懂,真是长洒后浪推前浪啊。”病人喜出望外的接过了叶皓轩手的方子,然后屁颠屁颠的跑了。

  “叶师弟说的倒有道理啊,这种情况,应该是弦脉吧。”知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叶皓轩为他找回了场子,他的心,那叫一个畅快。

  “是啊刚才我把过脉,是弦脉,这应该是和叶师弟所说的一样。”知叶也小心翼翼的说。

  知秋的脸色难看的几乎要滴下水来,他瞪着叶皓轩喝道:“你这样武断的给病人开方子,如果出了问题,你负责的起吗?”

  “方子是我开的,病人吃了药不好,我负所有责任。”

  叶皓轩淡淡的说:“而且我看病有我看病的标准,治不治的那,你说的也不算,你只需要知道我会对病人负责,我会对一诊堂负责行了。”

  “呵呵,问题是,你负责的起吗?”知秋冷笑道,他指着一诊堂正间的那张医者仁心这四个大字道:“这四个字你认识吗?”

  “不但认识,而且还很熟悉,我倒着写都能写出来,用不着你教我。”叶皓轩笑了,这家伙真的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不起的大医了?他确定他自己能理解这四个字里面的含义。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知秋冷笑道。

  “医注重于传统,医者仁心,指的不仅仅是一个人有高明的医术,他的医德同样很重要。”叶皓轩淡淡的说:“另外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攀的,这一点,大师兄做的不是很好啊。”

  “我做的不好,难道你做的好?”知秋冷笑道:“一诊堂的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如果犯错,是要受到严厉的处罚的,现在师父不在,会由我执掌刑罚……”

  “知叶,拿鞭来。”知秋喝道。

  “大师兄,这样……有些不太好吧。”知叶愣了愣,他知道一诊堂对弟子最严厉的刑罚是鞭刑,而且这鞭是由柔软的钢丝制成,面生满了倒刺,抽在人身,绝对不会好受。

  “我说让你去拿鞭。”知秋冷冷的盯着知叶喝道:“是不是我现在说话,都不管用了?”

  “不是,大师兄,你算是处罚师弟,你总得有个理由吧。”知柏也看不下去了,他前道:“虽然一诊堂有鞭罚这一说,但是师父从来没有用过,鞭罚是对于一些在医疗行为有重大事故的人说的事情,如果大师兄滥用鞭罚,这样不好吧。”

  “你闭嘴。”知秋冷冷的盯着知柏道:“这次的事情,完全是因你而起,等我罚完他之后,连你也一块罚了。”

  “梁峰,去拿鞭来。”知秋向药柜后面一直默不作声的梁峰喝道。

  “大师兄……”梁峰本来想远离战火,但是战火还是烧到了他的身。

  “去”梁峰的眉毛一挑道:“还是不去?”

  “我……去。”梁峰本能的想拒绝,但是他却吐出了一个去,随即他匆匆的走进了后堂里面。

  “你要用鞭子抽我?”叶皓轩盯着梁峰道。

  “一诊堂的鞭罚,是用鞭子抽,你犯了错误,我当然要抽你。”知秋道:“你误诊,还私自给病人开处方,这是犯了大错,有可能会累及一诊堂,我用鞭抽你,是为了让你长长记性。”

  “呵呵,我给病人开的每一个方子,都有我的道理,你凭什么说我的方子有问题?”叶皓轩笑了:“在者,师父亲自说过,我有独立开处方的能力,所以特许我给病人开方子。”

  “你开的方子有问题。”知秋道。

  “哪里有问题?”叶皓轩反问道:“次试医术,貌似是大师兄你败了吧?”

  “我只是事论事,不要以为自己赢了一次,你在这里沾沾自喜。”知秋冷笑道:“我要让你清楚,一诊堂到底是谁做主。”

  “呵呵,你这种人,在小说里活不过三章的。”叶皓轩笑了:“知秋,说真的我最看不起你这种虚伪的人,表面你是一个谦谦君子,但事实你的心胸狭窄,你觉得一诊堂除了师父之外是你最大,对吗?”

  “胡说。”知秋大怒。

  “你别着急,你听我说完。”叶皓轩摆摆手道:“在我来之前,你的医术是一诊堂除师父外最高的,你风光无限,你认为你天下无敌。”

  “可是我来之后,你却发觉这并不是这么回事,你虽然不承认我你强,但潜意识里,你怕我,你怕我夺走你所有的光环,对吗?”

  “你……”

  “如果你真的怕我夺走你的光环,那你应该更加努力一点,让自己的医术有更好的提升,而不是在这里用这些刁虫小技来排挤我,这是小孩子才干的事情。”叶皓轩摇摇头道:“说真的,我简直提不起和你这种人战斗的兴趣。”

  “大师兄……鞭子……”梁峰举着一根黑长的鞭子走了过来。

  知秋一把抓过了鞭子,他冷笑道:“叶皓轩,我承认你会耍嘴皮子,但是做错了事情,要接受惩罚,现在你认不认错?”

  “我不认。”叶皓轩摇摇头道:“我也是醉了,平白无故的被一只疯狗咬……”

  “你说谁是疯狗?”知秋怒道。

  “谁咬我谁是啊,你觉得我是说你,那是说你吧。”叶皓轩笑呵呵的说。

  知秋一言不发,他举起手里的鞭子向叶皓轩击落……

  “大师兄……”梁峰突然抓住知秋的鞭子道:“大师兄,叶师弟也不是故意的,你饶他这一次吧……”

  “让开。”知秋盯着梁峰道。

  “大师兄,这样真的不合适。”梁峰嚅嚅的说。

  “你还要不要学医术了?”知秋冷冷的说:“如果你要,那现在滚一边去,让我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家伙,如果你不要,那可以,随便你……”

  “我……”梁峰欲言又止,他虽然有些不忍,但他还是默默的退开。

  知秋突然抡起鞭子,向着叶皓轩抽了过来。

  这根鞭子是一诊堂祖传下来的,鞭子是由精钢制成,面生满了倒钩,古代的一诊堂,在华夏内地对弟子是极其严格的,大凡门下弟子犯错,一般来说都都会受到惩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