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血痕

  第1835章血痕

  这一鞭抽下来,几乎瞬间能把人身抽出一条血痕,而面的倒钩,会连带着带下一层皮来,手段极其残忍。!

  要是这一鞭抽实了,真的够叶皓轩喝一壶的。

  叶皓轩右手一抓,他把鞭子给抓在了手,他的手瞬间起了一道血迹。

  “拒刑者,罪加一等。”知秋冷笑道:“你确定要抓着鞭子不放吗?那样的话,你会被赶出一诊堂的。”

  “要处罚,你总得给个能让人信服的理由吧。”叶皓轩淡淡的说:“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不服气。”

  “我教训人,不需要理由,因为我是一诊堂首席弟子。”知秋冷笑道。

  “好一个教训人不需要理由。”叶皓轩点点头道:“我只想知道,这些权利,是谁给你的。”

  “当然是师父。”知秋淡淡的说:“他说他不在一诊堂的时候,由我代为执掌一诊堂,这是师父对我的信任。”

  “师父呢?”叶皓轩问。

  “师父去东面山采药,恐怕要三天后才能回来。”知柏有些为难的说:“师弟…你,你向大师兄道个歉……”

  “好,我知道了。”叶皓轩点点头道:“但是现在我只想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师父对他是无条件的信任?”

  “是,是的……”

  “我明白了。”叶皓轩笑了笑,他松开了鞭子道:“师父为大仁者,但是看人的眼光,真的不怎么样,呵呵,他不知道他信任的这傻逼,拉低了他的身份,毁坏了他的名誉。”

  “师父对我信任,是对我的肯定,你算什么东西,连师父也不放在眼里?”知秋冷笑道:“现在你最好跪下,让我用鞭子抽你,否则的话,滚出一诊堂……”

  “说真的,一诊堂出了你这个人,等于说是一只老鼠坏了一锅汤。”叶皓轩摇摇头道:“既然师父不在,既然他对你这种人无条件的信任,那也罢,一诊堂,不呆也罢……”

  “叶师弟你……”

  几个弟子惊呆了,叶皓轩的话里的意思他们都明白,叶皓轩的意思是要离开一诊堂。

  “各位师兄,对不住了。”叶皓轩一拱手道:“我是一个不肯受半点委屈的人,我觉得我没做错,道歉都不用想,更何况是挨鞭子?”

  “你确定你要离开我们一诊堂?”知秋冷笑道:“你要清楚,你现在没有一点身份,在镁国,寸步难行,如果是遇到警察,你会知道你的后果。”

  “这些,不用你管。”叶皓轩冷笑道:“让我向你这种卑鄙的人道歉,我做不到,哪怕是我露宿街头,也与你没有一点关系。”

  “行,行啊,你走,有种的话你走。”知秋向门外一指道:“走的远远的,一次头也不回。”

  “几位师兄,感谢这些天的照顾,等师父回来以后,代我向师父认错,告辞了。”叶皓轩一拱手。

  “最好是滚的远远的,一诊堂没有你这种败类。”知秋冷笑一声,他一鞭向叶皓轩的后背抽了过去。

  叶皓轩突然右手向后一抓,猛的一扫。

  知秋感觉一股极强的力道从他的手心传来,他被这道巨大的力气带的不自由主的向后倒去。而他手的鞭子,被叶皓轩夺了过去。

  叶皓轩右手一挥,叭的一鞭抽在了知秋的身。

  嗷……知秋尖叫了一声,这一鞭抽在他身的时候,连带着揭下来他一层皮,那种酸爽的程度,自然不用多说……

  “呵呵,你真的以为我是善类?”叶皓轩冷笑道:“是不是我走了,不抽我一顿你不甘心?”

  叶皓轩说着又猛的抽出一鞭,这一鞭抽在知秋的大腿,知秋嗷的一声,满地打滚了起来,这鞭子抽在身实在是太痛了,他眼泪鼻涕顺着眼睛淌了下来。

  “刚才那一鞭是为我打的,这一鞭是替师父打的,你辜负了他的信任。”叶皓轩咧嘴一笑,他突然又举起了手里的鞭子,要抽下来。

  “不不,不要,师弟,不要在打了。”知秋惊恐的尖叫着,他在地爬着向后倦缩而去。

  “呵呵,你现在当我是师弟了?”叶皓轩冷笑一声,他突然一鞭抽下。

  知秋翻着白眼,身体倦的几乎像是虾米一样,他现在连惨叫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鞭子是特制的,已经有好多年没有用过了,回为这鞭子抽在人的身太厉害了,之前有位弟子,因为犯了重错,导致病人残废,被抽了十鞭,抽残了。

  从那以后,许家祖直言这种刑罚有违天和,所以取消了,虽然只是三鞭,但是知秋已经抵受不住了。

  “这一鞭,是为众师兄打的。”叶皓轩把鞭子一丢道:“好了,从此以后,我跟一诊堂,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也不要在拿一诊堂,拿师父来压我,否则的话我会揍你半死的。”

  叶皓轩鞭子一丢,转身大步离开,留下了咬牙切齿的知秋。

  一出一诊堂,叶皓轩有些迷茫了,说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去哪里才对,他在一诊堂呆的时间不短了,但大部分的时候,他是在昏迷度过。

  真正的和师父以及众位师兄弟相处,只有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他真的把这里当做家,如果不是出现知秋这家伙的话,他会一直在这里呆下去,慢慢的恢复自己的身体,慢慢的恢复记忆。

  但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从此以后他没有办法在这里继续下去。

  唐人街大,镁国更大,他有些不知道去哪里才好。

  “叶师弟,师弟……”

  在这个时候,梁峰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呵呵,你怎么来了?”叶皓轩笑了笑,梁峰的年纪并不大,而且在一诊堂的几位弟子,天赋是最差的,所以尽管他在一诊堂呆了这么久了,依然还只能打打杂,抓抓药。

  他甚至连汤头歌都勉强能背全,至于本草纲目,和黄帝内经这些东西,他都是囫囵吞枣的一般的记了下来。

  所以一直以来他只能打打杂,抓抓药,他一直想正儿八经的学学医,但是每次都是因为天赋的问题被拒绝。

  叶皓轩知道,他心情并不是很好,看到师兄们医术一个一个精湛,他心里并不好受。

  “对不起……”梁峰在叶皓轩的跟前低着头道:“我不该去拿鞭子的,我不该去的,我知道大师兄这是嫉妒你,他是想挤走你,但是……我没有办法,我真的没有一点办法。”

  “我想学医,但师父每次都说我天赋不够,我想私下里学,给他惊喜,但因为我太笨了,好多东西解释都给我解释不清楚,更何况是自学?”

  “知秋答应让你学习医术了?”叶皓轩问道。

  “是的,是的……”梁峰几乎要落泪了:“他说过只要我听他的话,他会让我学医术,尽管我不喜欢他的做风和为人,但我不得不听他的话……”

  “我明白,我理解。”叶皓轩点点头道:“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放到心的。”

  叶皓轩笑了笑道:“其实我也一直把这里当做我的家的,如果不是那家伙突然冒出来的话,我想我会在这里慢慢的恢复,让自己的记忆恢复,然后去找自己的亲人。”

  “可是现在有些不太可能了,我和那家伙撕破了脸。算是师父现在回来,我也没有办法在回去了。”

  “师弟,对不起,是我们害了你……”知柏和知叶也跑了出来。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知柏对病情不确定,然后引起的这种情况,他现在很愧疚,觉得自己太笨了,觉得对不起叶皓轩。

  “没关系。”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几位师兄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我都记在心。我不会忘了你们的。”

  “师弟,你离开了一诊堂,要去哪里?要知道你连起码的身份证明都没有,你会被当做偷渡客抓起来的。”知叶担心的说。

  “呵呵,没事,天下之下,总有我容向之处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叶皓轩笑了笑,他挨个和几位师兄握了握手道:“但最一句,我是对大家说的。”

  “师弟你说,我们都听着呢。”几人点点头。

  “我只想说,你们与小人为伍,不管怎么样,都要提防着点小人。”叶皓轩严肃的说:“关于知秋这个人,我不做太多评价,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我们记下了……师弟,这里有些钱,你拿去吧,另外这里有一张银行卡,密码都在卡写着呢,你也一起拿着……”知柏拿出了钱道。

  “呵呵,谢谢师兄了,但我有这一身医术在,不管是走到哪里,都不愁吃穿的,我自己有能力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叶皓轩大笑了几声,然后转身离开。

  尽管叶皓轩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他觉得,既然走,要走的坦坦荡荡,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离开了一诊堂,没法生活下去了。

  几位师兄站在一诊堂的门口,他们看着叶皓轩的背影,满是不舍,他们甚至在想,如果叶皓轩是大师兄,那该多好。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