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对诀

  第1864章对诀

  知秋冷笑了一声道:“我手里有剑,而你却双手空着,你身受重伤,而我是全盛时期,如果现在这种情况我都拿你没有办法,那我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我还谈什么人生?”

  “那试试吧。!”许哲微微一笑道:“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邪不胜正。”

  “好一句邪不胜正,可惜,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知秋冷笑了一声,他右手的长剑一弹,然后骤然向前指去,直取许哲的胸口……

  这一剑用的十分的壮大,手的长剑划过虚空,在半空留下一道淡淡的尾迹,这是知秋发挥出来最强的一剑,他相信用这一剑,一定能把许哲身刺出几个窟窿来。

  但是事愿人为,许哲的身形交错而过,以莫名其妙的身势闪到了知秋的身后,然后在他后心轻轻的拍一掌。

  这一掌并没有用多大的力道,只是把知秋的身形拍的向前踉跄几步,知秋身子向前猛的一扑,他显得有些狼狈。

  知秋转过身,他冷冷的看着许哲道:“你这一招,完全能将我置于死地的。”

  不错,许哲刚才那一掌,完全能把他的脊骨给打裂,尽管许哲现在的修为不行,但是刚才那一掌还是能把一个人打成重伤。

  但是他没有那么做,知秋有些怪,也有些愤怒……

  怪的是明明自己已经背叛他了,他为什么还要对自己手下留情,愤怒的是……他觉得许哲对自己手下留情,是看不起自己。

  “这一掌,是顾及我们之间有十几年的师徒之情。”许哲淡淡的说:“不管你在怎么可恶,但是有一点却是我无法质疑的,那是我是你师父,你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徒弟,说真的,我不忍心对你下手。”

  许哲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微微的发抖,他的确是不忍心向徒弟下手,知秋是他一手高教出来的徒弟,尽管他走错了路,但是许哲还是愿意给他一条生路。

  “你在盼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知秋冷笑了一声道。

  “是的,我在盼你回头是岸。”许哲一点头道。

  “可惜,我回不了头,算是我回头,身后拟是岸,而是一片汪洋大海。”知秋叹了一口气道:“你会为你做出的这一切,付出代价的,你不杀我,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因为你是我徒弟,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许哲摇摇头道。

  “呵呵,你弄错了,我已经不在是你的徒弟了。”知秋冷笑了一声。

  “知秋,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对师父……你答应过我的。”在这个时候,梁峰突然醒过来了,他爬起来向知秋质问道:“为什么给师父下毒,为什么?”

  让梁峰最接受不了的是自己可敬的大师兄,竟然会向师父下毒,而且还是通过了自己给师父下的毒,这让梁峰又怒又痛。

  尽管许哲一直没有教他医,一直在让他学一些基础的东西,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生气,他知道,师父一直是为了他好。

  但是他不明白,知秋为什么要对师父这样,要知道,师父一向是很信任他的,如果不是因为叶皓轩的原因,师父还是很信任他。

  他怎么能这样?他要质问知秋,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师父?

  知秋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正狰狞,看着大声质问自己的梁峰,他突然手的长剑向前一送,从梁峰的胸口洞穿而过。

  梁峰双眼圆瞪,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刺在自己胸口的剑,他无论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来看起来和气的大师兄,竟然会突然向自己动手。

  “你……你……”梁峰双手抓着知秋的肩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嘴里大口大口的鲜血涌了出来,瞬间染红了知秋的长袍。

  “呵呵,我什么我?”梁峰的神色有些狰狞,他冷冷的盯着梁峰道:“和你这种人同门,简直是对我的侮辱,梁峰,安心的去吧。”

  梁峰双手抓着知秋的肩膀,他眼神的生机迅速的消失。

  “梁峰……”许哲悲愤交加,他的心向是刀割一样的痛,尽管自己这个弟子不灵性,但毕竟是自己的弟子,因为自己一时的仁慈,竟然断送了梁峰的生命,这是他一点也不愿意看到的。

  抽出了手的剑,把梁峰的尸体丢到了一边,知秋冷笑了一声道:“看啊,许哲,这是你所谓的仁慈,这是你所谓的道德,呵呵,是你害死了你的弟子,你难道一点也不愧疚吗?”

  “梁峰……是为师,对不起你。”许哲喃喃的说,他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因为这几天身受重伤的缘故,许哲的身体一直是显得有些佝偻的,了毒之后,他仿佛在这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

  但是这一刻,他却站起来了,他的身形仿佛又长高了很多,那个精神奕奕的许哲,仿佛在这瞬间又回来了。

  许哲的双眉处,显出两道红色的印痕,这是他修行的真气特殊之处,在这一瞬间,许哲强行贯通真气,让自己的实力在瞬间提升。

  他右手虚空一抓,挂在墙的那把鸡毛掸子剧烈的抖动着,突然黑影一闪,这把鸡毛掸子骤然回落到了许哲的手里。

  “你的实力,竟然能快速的恢复,你教我的纯阳真气,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知秋吓了一跳,他吃惊的看着恢复到实力颠峰的许哲,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是我徒弟,我算是闭着眼睛,照样能清理门户。”许哲说这句话的时候杀气腾腾:“平时,是我对你太过于娇纵了,让你以为你自己是天才,让你以为这天下所有的东西都理所当然的是你的。”

  “是我害了你。”许哲摇摇头道:“我一手调教了你,现在,我要亲手毁了你。”

  “许哲……”知秋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师父,他突然猛的向前疾冲,修为提到了极致,他一声暴喝,手的长剑骤然向前痴手,长剑隐约发出一声龙吟之声。

  这是真气提到了极致的表现,知秋知道自己与师父之间的差距是千差万差,所以他一出手是拼尽了全力,他真的没有想到,许哲竟然会留有后招。

  这一剑,简直斩出了他生平最强的水平。

  许哲一手负后,手的鸡毛掸子剧烈的抖动着,一时间鸡毛纷飞,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双眼精光一闪,然后一步踏前方,右手微微挥出。

  尽管他这是轻描淡泻一般的一挥,但是在这瞬间,仿佛天地都为之一变。

  叮叮……伴随着数声清脆的响声,知秋手的长剑骤然裂为几断,随即一股强大的真气从对面迎面扑来,他一声闷哼,身形不自由主的暴退,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到了墙,随即被反弹了回来,伏在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你……你……”

  知秋指着许哲,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败的如此彻底,许哲只是轻描淡泻般的一挥,将自己秒杀在当场。

  不错,是秒杀,师父不愧是师父,自己在许哲的跟前,完全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他挣扎着站起来,右手向自己的怀里一探,一把手枪骤然出现在他手里。

  他手的手枪指着许哲,冷冷的说:“许哲,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强的出乎我的意料,但你在快也快不过我手里的枪吧,你在向前一步试试。”

  “堕落。”许哲摇摇头道:“你真的以为,热兵器很厉害吗?”

  “呵呵,热兵器的确是厉害,你手的剑在快,也快不过我手的枪,不信,你在向前走一步试试。”知秋冷笑道,他突然右手一扣板机,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向许哲飞去。

  许哲的身形突然的在他眼前消失,他是以极快的速度躲过了知秋手的手枪,然后在骤然出现在知秋的眼前。

  “你……”知秋大惊,他右手一抬,要在次开枪。

  许哲手鸡毛掸子一抖,咔嚓一声,知秋手的枪变形落地,同时许哲手的鸡毛掸子指在他的喉咙间。

  “我记得教过你,这天底下,最厉害的还是古代的武学,呵呵,现在的热兵器,在真正的古武者跟前,渣都不是,可是你竟然堕落到用这东西对付我,你不觉得这有些可笑吗?”

  “许哲,我落在你手里,你要杀便杀,少来那么多废话。”知秋冷冷的盯着许哲。

  “杀你是一定要杀的,但这样杀了你,是不是有些太便宜你了?”许哲冷笑了一声,他突然右手的鸡毛掸子一翻,突然猛的向知秋抽来。

  啊……知秋一声惨叫,许哲手的鸡毛掸子是特制的,他抽自己一下,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即身一丝火辣辣的感觉渐渐的扩大。

  许哲抽出一掸子之后,便不在犹豫,他抬起手的掸子,一下一下的抽打在知秋的身,他手的鸡毛掸子仿佛像是钢铁制成的一样,他每一掸子抽出,知秋会惨叫半天。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