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震惊

  第1867章震惊

  “知秋,是知秋,他和华仁堂的人联合,给我爸下毒,企图夺走逆鳞。品??”许若梦几乎是泣不成声的说:“现在梁峰已经被他杀死了,几位师兄也同样下落不明,我爸也被他们带走了……快,快去救他。?p>

  “知秋这个王八蛋,我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知道他不是什么好玩意。”叶皓轩重重的一拍桌子。

  “叶皓轩,我为什么不能动了,为什么?”许若梦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一动也不能动了,她有些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

  “没事,你了毒,这只是毒性尽除后的一些不适应的症状罢了,不用担心,会好起来的。”叶皓轩连忙安慰道:“休息几天好了。”

  “叶皓轩……”许若梦紧紧的握着叶皓轩的手,她泪如雨下的说:“答应我,救出父亲,和几位师兄。”

  “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的。”叶皓轩点点头。

  “许小姐,你好,我是林雨彤,是他的女朋友。”林雨彤走前,说到自己身份的时候,她明显的迟疑了一下,但是随即她释然了。

  既然当初已经答应,不顾一切的去喜欢这个男人,那么不管他有多花心,他身边有多少个女人,她都会包容。

  “你……找到自己家人了吗?”许若梦吃惊的看着叶皓轩。

  “找到了……她是。”叶皓轩笑了笑道:“介绍一下,林雨彤,我女朋友。”

  “她真漂亮。”许若梦的神色有些迷茫,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恭喜你……找到自己的家人……”

  天知道,许若梦的这句话里,到底有多落寞……

  “叶先生,需要帮忙吗?”叶皓轩走出门以后,李豪跟在叶皓轩的身后问。

  “不需要。”叶皓轩停住了脚步,他转身道:“你们也帮不人,因为我师父是一位天境高手。”

  “天境……”李豪吸了一口冷气,尽管他不是江湖人,但是他也知道天境高手这几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真的如叶皓轩所说,许哲是一位天境高手。

  那有天境高手坐镇的一诊堂却被人端了,那他们这群人即使是全杀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普通人与古武者之间的差别,不是用数量能弥补的了的。

  “是的,师父是一名天境高手,有他在,一诊堂仍然落到了今天的地步,那只能说他的敌人我师父更加厉害,你们去了,也只会白白送命罢了。”叶皓轩淡淡的说。

  “可是……我可以安排一些枪手之类的在外面,和你里应外合的。”李豪仍想体现一下自己的价值。

  “不用了,高手不屑用热兵器,算是枪,对他们也没有什么大的用处。”叶皓轩笑了笑,他的神色微微的变冷,随即他大步走了出去。

  不管是谁,只要他伤了许哲,伤了一诊堂的人,叶皓轩都会让他付出代价,另外还有华仁堂,叶皓轩早主不看华新父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他们终于原型毕露了,但是他们敢打一诊堂的主意,他让他们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华仁堂……

  今天的华仁堂,早早的打烊了,因此还引来了一些老客户的不满,华仁堂在这里立足的时间并不久,但是他们已经引来了一大批忠诚的客户,在这方面,看起来华贵还是有些经商天赋的。

  夜色的华仁堂,显得有些安静,但是今天晚,注定不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父亲,那女人还是没有找到。”华贵来了一间书房,华新坐在轮椅,他在看着一本医书。

  “找不到,不找了。”华新把手的书放到了一边,他闭了眼睛,显得有些疲惫。

  “可是……如果不找到她女儿,他是不会范的。”华贵道。

  “他不范没关系。”华新微微一笑道:“只要他女儿还惦记着他的生死好了,她会回来救他父亲的。”

  “那样的话,我们岂不是有些被动了?”华贵犹豫了一下道。

  “被动?”华新笑了:“一点也不背动,她不会报警的,这是江湖事,江湖事,江湖了,算是她把整个镁国的警察叫来了也没有用。”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许哲的嘴很硬,我们从他身,根本得不到有价值的消息,关于逆鳞,他只字未提。”华贵道。

  “呵呵,他倒是个嘴硬的家伙啊,没关系,我会有办法让他开口的,现在带我去看看他。”华新冷笑了一声。

  地下室一层,这里有一间十分黑暗的地牢,在地牢里面有各种形怪状的刑具,这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刑具,这些刑具有些十分的古老,和古代时候拷问犯人时候的东西是一模一样的。

  许哲双手被绑在铁链,他被半吊在那里,而知秋在他的跟前走来走去,他显得有些焦虑。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师父竟然会这么硬气,不管他用出什么手段,许哲愣是一声不吭,直到现在,他还是一点有价值的消息也没有问出来。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知秋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死死的盯着许哲喝道。

  许哲现在可以说是遍体鳞伤,只是他的目光依旧那么清冷,看着眼前神色狰狞的许哲,他突然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摇头。

  他在笑自己,因为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徒弟,也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曾经,他把甚至想把自己的衣钵都传给这个人。

  但是现在,他却反过来用鞭子狠狠的抽自己,他觉得自己以前真是瞎了眼了。

  “你在笑什么?”知秋大怒,他觉得许哲在嘲笑他,以前,他总是活在许哲的阴影下,现在他终于可以撕破脸,对许哲任意打骂了,但是许哲仍然没有向他屈服。

  “我在笑,我以前真的瞎了眼了。”许哲定定的看着知秋,冷笑道:“不管你在凶,对我打的在厉害,但是有一点你是改变不了的,那是,你永远是我的徒弟。”

  “那又怎么样?”知秋冷冷的说:“你相信吗,我会有无数种方法让你范的。”

  “我相信你很有手段。”许哲笑了笑道:“而我刚才也看到了你的手段,但你想得到逆鳞,我只能告诉你,妄想……”

  “你……”知秋大怒,他拿起身边一个烧的通红的烙铁,凑到了许哲的脸前,冷笑道:“我一直在想,刚才我对你是不是有些太仁慈了?我一直没有用这玩意,我想你应该知道这玩意的痛苦吧。”

  “我当然知道。”许哲淡淡的说:“来吧,放到我身试试,让我感受一下,我徒弟到底是怎么用这些东西对待我的。”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知秋大怒,他感觉自己像是被许哲牵着鼻子走一样,现在他是阶下囚好不好?

  “你敢,但我能承受得住,你可以用这东西对付我,但如果我哼一下,我反过来叫你师父。”许哲笑了笑道:“不信,可以试试。”

  知秋不在废话了,他直接把手的烙铁放到了许哲的胸口前,伴随着一阵嗤啦的响声,一阵白烟冒了起来,整个囚室里马传来一股焦糊的味道。

  许哲身被烧出一个恐怖的伤口,那种烫伤的程度,让所有人都有些心惊胆战,但是他咬紧牙关,硬是一声也不哼,好像那块烙铁根本没有放在他身一样。

  许哲只是用那幅带着一丝笑意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徒弟,他对烫在自己身的烙铁,似乎没有一点感应一样。

  知秋开始慌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自己师父这样无悲无喜的眼神,他有些后怕,他不自由主的退了一步,手的烙铁骤然落到了地。

  “呵呵,我没有想到,许先生是位硬汉啊。”伴随着华新的笑声传来,华贵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我不是硬汉,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徒弟用这个对自己,我感觉不到痛。”许哲笑了:“华先生,这么晚了,还不休息?”

  “不,我有些睡不着。”华新摇摇头道:“我这双腿治不好,我会一直失眠的,如果许先生真的有医者之心的话,不妨把我们需要的东西交出来,治好了我的腿。”

  “它治不好你的腿。”许哲摇摇头道:“你需要的东西,我也没有,你所听到的那些,只不过是一些传闻罢了。”

  “我不相信它是传闻。”华新微微的摇摇头道:“不管是历史也好,传说也好,只要有些东西流传在世,那一定有他存在的道理,所以我相信许先生身,一定有我需要的东西。”

  “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许哲微微一笑道:“还有什么手段,尽管施来了,我能撑得住。”

  “许哲,你这条老狗,你真的以为我们没有手段控制你了吗?”华贵冷笑了一声道:“告诉你,如果不是我父亲挂念着我们之间是同行,我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对付你了。”

  “哦,是吗?”许哲笑了:“你的意思是,我还要感谢你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