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9章 你是高手?

  第1869章你是高手?

  “你的意思说你是高手?”华贵笑了:“你的医术不错,这一点我承认,我不如你,但你说你是高手,我简直要笑掉大牙了。”

  “趁现在你还能笑的出来,多笑一会儿。”叶皓轩笑道:“因为,你一会儿笑不出来的。”

  “那我试试,你到底有多深的水平。”华贵冷笑一声,他突然提起手的刀,直接向叶皓轩砍来了。

  他手里的鬼头刀是特殊金属制成的,每砍出一刀,都会带着一阵风声过来,叶皓轩向后微微的一退,华贵这一刀劈在了石头,咔嚓一声,一块石头被劈成两半。

  一刀不,华贵在次高喝一声,举起了手的刀,向着叶皓轩的脑门砍来,风声呼起,他手的刀带起的刀风,能让人感觉到脸一阵生疼。

  叶皓轩在次一退,他这一刀砍断了一颗碗口粗的小树。

  “姓叶的,如果你真的有胆识,不要在躲。”华贵冷笑道。

  “照你的意思是,我不躲,站在这里让你砍几刀?”叶皓轩笑了。

  “这样吧,我们赌一把。”华贵突然住手了,他笑了笑道:“如果你能接下我三刀,我让你见见许哲,如果你打败了我,我让你把许哲带走,好吗?”

  “我有一个条件。”叶皓轩道。

  “说。”华贵把刀杠在自己的肩膀,他颇有几分绿林好汉的模样。

  “把这个家伙交给我。”叶皓轩道。

  “你是傻逼吗?你在说什么傻话?”知秋像是看傻逼一样的看了叶皓轩一眼,他觉得叶皓轩提出这个要求很葩。

  开玩笑,他和华贵父子是合作关系好不好?华贵会把自己交给叶皓轩?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的要求?”华贵笑道。

  “因为你不过是在利用他。”叶皓轩笑了:“现在他对你们来说,没有利用价值了,逆鳞是件宝物,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想和他平分吧。”

  “你说的不错,我是在利用他,但是做人要讲究一个诚信,我是不会把他交给你的。”华贵道。

  知秋松了一口气,说真的,他现在真的有些怕这家伙们过河拆桥。

  “如果,我用一些消息和你换呢。”叶皓轩道:“说实话,我知道逆鳞在哪里。”

  “你说真的?”华贵屏住了呼吸,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逆鳞。

  叶皓轩说的话也不一定全是假话,因为无论他们如何严刑拷打许哲,许哲是不肯吐露半个字,但据知听说,许哲有意把逆鳞送给叶皓轩去继承。

  “当然是真的。”叶皓轩笑道:“你不妨赌一下,赌我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前提是你肯把这家伙交给我,让我可以替师父清理门户。”

  “疯了吧,别相信他,他说的话不是真的。”知叶见华贵有些心动了,他不免有些着急。

  “我不相信你真的想和他共用逆鳞,呵呵,现在有一个机会能把他从你眼前除去,不管这消息是不是真的,你都少了他这个眼钉,反正现在许哲已经在你们的手了,而你们太在意许哲对他的信任了。”

  “事实,这家伙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利用价值了,不是吗?”叶皓轩笑道:“我觉得,你不是一个那么好相处的人,你真的会遵守诺言,和他共分一杯羹吗?”

  华贵脸的表情千变万化,最终,他收起了自己手的鬼头刀一点头道:“我承认,你说动我了,不错,我是不想和这家伙共分逆鳞,呵呵,所以,现在我把他交给你,不过,你只有十分钟时间,十分钟解决完他,然后我们在谈谈我们之间的事情。”

  “好,十分钟,足够了。”叶皓轩一点头道。

  “华贵,华贵你不能这样,你说过我们是合作的,你怎么可以这样。”知秋愤怒的吼道,他虽然有点实力,但是跟叶皓轩起来,他的实力跟渣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

  而且一次叶皓轩用鞭子狠狠的抽了他一顿之后,他心里对叶皓轩有了阴影,所以他现在看到叶皓轩,感觉到心惊胆战的,更别提和叶皓轩打了。

  “呵呵,知秋,你刚才也对你师父说过,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华贵笑了笑道:“况且,直到现在,我们都不能明确的信任你这家伙。”

  “为什么不信任我?如果不信任我,为什么又找我合作。”知秋感觉到自己的血压都在升,他为这父子两人做出这么多的事情,可是到最后却是换来他们的一句不信任?

  “呵呵,一个能对养育自己十几年的师父下如此狠手的人,我断定你的人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华贵冷笑道:“指不定哪天,你在我背后捅我一刀,对自己的恩师都能下如此重手的人,况且是我们?”

  “华贵,你们父子会不得好死的,我发誓,你们会不得好死的。”知秋尖叫道,但是叶皓轩抓着他的衣领,来到了大院的一侧,然后一把将会丢在地,他的叫声也嘎然而止。

  “都退下吧,让他们处理完自己的恩怨在说。”华贵冷笑了一声,他召回了自己的手下,然后离开了院子。

  偌大的院落,现在只有叶皓轩和知秋两人,附近的灯光把这一带照的灯火通明,知秋有些惊恐的趴在地,他混身都在打颤,落到了叶皓轩的手里,他清楚自己的下场是什么。

  “知秋,你很牛,很厉害啊。”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我以前只是觉得你不过是有些心胸狭窄罢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呵呵,你很好很厉害啊。”

  “叶皓轩……你想干什么?”知秋勉强爬了起来,有些惊恐的看着叶皓轩,其实他这句话问的完全是废话,叶皓轩现在抓到了他,能干什么?

  “干什么?”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你觉得我会干什么呢?呵呵,我才走没有多久,你敢向师父下这种毒手,你觉得,我会怎么对你呢。”

  “这里是镁国,这里没有江湖恩怨,我是抓了许哲,但是我没有杀他,你不能对我怎么样,在镁国,杀人是要坐牢的。”知秋有些语无伦次的吼道,他怕,他现在很怕。

  “呵呵。”叶皓轩笑了:“在镁国杀人是要坐牢的?没关系,我认识的有律师,算是惊动了警方,他也有足够的理由把我从监狱里面保释出来,你现在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大师兄。”

  “叶皓轩,你先不要冲动,我们毕竟曾经是过师兄弟,不是吗?”知秋现在怕极了,他一边向后退一边吞着口水道:“我知道我的做法有些不地道,但我也是一时间鬼迷心窍,我求你,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知道师父现在哪里,我也知道师父身现在了什么毒,只要你放过我,我愿意改过自新。”

  “我宁愿相信一条狗能改过自新,也不相信你这种人能真的改过自新。”叶皓轩摇摇头,他身边有一个兵器架,他右手一挑,把兵器架的一把剑挑了起来。

  嗖,那把剑直直的插在了知秋的身边,叶皓轩淡淡的说:“现在,捡起地的剑来。”

  “你到底要干什么?”知秋愤怒的说:“我已经知错了,我已经向你认错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呵呵,特妈的你说话敢有点逻辑吗?”叶皓轩笑了:“你杀个人,然后对警察说,我知错了,你们不要抓我行吗?警察会理你吗?会吗?”

  “师父不是教过你古武吗?我听说你的实力也不弱,已经达到了黄阶的实力了,放到镁国,你已经是一流的高手了,呵呵,你怎么能这么儒弱?你应该抓起剑,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一场啊。”叶皓轩冷笑道。

  “我不打,因为我知道打不过你。”知秋的脑袋摇的像拔浪鼓一样,他有自知之名,他知道自己和叶皓轩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叶皓轩虽然表面看起来很弱,他弱的甚至连气海都没有,但事实他的实力并不是源自于气海,一次被叶皓轩用鞭子抽过之后的知秋,彻底的老实了。

  他知道自己的那点实力,和叶皓轩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敢拿起地下的剑向叶皓轩冲去。

  “拿起来。”叶皓轩厉声道:“师父收的徒弟并不少,但是他的古武,却只教给了你一个人,他当初是多么的看重你?可是你这样,对得起他老人家吗?你甚至连拿剑的勇气都没有。”

  “你不要逼我,我不想打,我打不过你。”现在的知秋,完全是一个儒夫,他害怕的看着地的剑,是不肯向前走出一步。

  “呵呵,师父这一辈子,恐怕瞎眼这一次吧,他该是多瞎,才能把你这种人收为徒弟,他该是多瞎,才能对你抱有这么大的希望?”叶皓轩笑了。

  “叶皓轩,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跟你打的。”知秋拼命的摇头:“你是君子,我不还手的话,你一定不会动手的,对吗?”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