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0章 你敢在无耻点吗

  第1870章你敢在无耻点吗

  “你敢在无耻点吗?”叶皓轩吃惊的看着这家伙,这货的无耻超出了叶皓轩的想像,他摇摇头道:“你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你还算是男人吗?”

  “我不是男人,我是人渣,你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吧,我是不会和你打的,而你也不会乘人之危,对吗?”知秋害怕的说。!

  “呵呵,这个世界,你这种人真的太多了。”叶皓轩笑了:“平时一幅高高在,光环加深的样子,你觉得整个地球都会绕着你转。”

  “但是直到最后关头,你的本性才会暴露无异,你特妈的简直是一个垃圾,说你垃圾,简直是侮辱这两个字。”

  “我是垃圾,你不要和垃圾一般见识了。”知秋摇摇头。

  “好,好,我不给垃圾一般见识。”叶皓轩冷笑一声道:“我不会杀你,免得你说我胜之不武。”

  “真的吗?知秋又惊又喜的说:“你真的不会杀我吗?”

  “我不会,我说的到做的到,只要你不还手,我不会杀你。”叶皓轩笑了:“但我会废掉你的内功,我会断了你的四肢,让你以后像一条狗一样在地爬。”

  “叶皓轩……你太歹毒了,你太歹毒了。”知秋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的尖叫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

  “我觉得今天和你的废话太多了。”叶皓轩叹了一口气道:“知秋,你还算是个男人吗?”

  叶皓轩冷笑了一声,他不在废话,右手向前一点,直取知秋的气门。

  初到一诊堂的时候,这家伙伪装的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叶皓轩甚至不知道他有这么强的实力,不过现在叶皓轩不管他实力有多强,他只有一个目标,那是毁了这混蛋。

  知秋当然不甘心这样被叶皓轩废了,他是古武者,他还有黄阶的实力,在叶皓轩的手即将点自己的时候,他突然一声大吼,然后猛的拔起了地的剑,一个横斩,向叶皓轩削去。

  这一剑,他是拼尽了剑力,随着剑尾所到之处,虚空的空气都隐约的有些扭曲,只要这一剑斩了叶皓轩,他有把握死里逃生。

  嗤啦……这把剑从叶皓轩的胸口削过,叶皓轩没有躲开……换句话说,叶皓轩根本没有想去躲,他那样站在当场,任由知秋的剑划过自己的胸口。

  他的胸口一道极深的剑痕出来,只是诡异的是,他身并没有一滴血流出。

  “哈哈。”知秋大喜:“叶皓轩,你受死吧……”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顺利的刺了叶皓轩,他本来以为自己的实力的叶皓轩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差的。

  但是随即他觉得不对劲,因为他刺的这一剑很强,但是叶皓轩身并没有血流出来。

  知秋仔细一看,他震惊了,原来叶皓轩身并不是没有血,而是在他的伤口,即将流出的鲜血好像是一道无形的屏障一样把血封在体内,这些血,根本流不出来。

  疼……痛入骨髓一般的疼,但是叶皓轩却放声大笑,随着他的笑声,他身那个被斩开的伤口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合拢着。

  不到五分钟,他身的伤口便合拢,只是留下了一道疤在身,不过在过些日子,这些疤会彻底的消失。

  这是凤魂的力量,尽管失忆,但是叶皓轩的脑袋里有关于凤魂的一切东西。这些天,他觉得凤魂在努力的修复着他受伤的身体。

  在他的记忆里,凤魂号称是不死之躯,现在看来,果然不错,刚才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仅余一条浅浅的疤痕。

  “呵呵,你终于想起了凤魂了么?”在叶皓轩胸口的盗梦者突然笑了:“曾经,是凤魂,让你在雪峰一战成名,败三痴,斩二圣何等的风光啊。”

  “你终于肯说点我以前的东西了?”在意识,叶皓轩和盗梦者交流着。

  “当然……”盗梦者一点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如果我现在还是和你对着干,那岂不是有些不识时务了?”盗梦者道。

  “可惜,你不觉得有些晚了吗?”叶皓轩冷笑了一声道:“我找到了自己的女人,她会把我以前的一切都告诉我的,我为什么还要听你的话。”

  “你确定那个女人会对你说实话吗?”盗梦者幽幽的说。

  “为什么不会?”叶皓轩一怔。

  “第一,有些东西她不知道,第二……有些事情她不会告诉你……因为她想留你在她身边……”盗梦者说完,女娲石的五彩光华渐渐的遁去,这家伙在次陷入了休眠当。

  叶皓轩回到现实只,只见知秋拿着剑,还在当场瑟瑟发抖,自己刚才和盗梦者交流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足够这家伙拿着剑在自己身刺几下的。

  可是他没有,因为他不敢,他怕一剑刺下之后,叶皓轩有更加恐怖的惊喜等着他呢。

  “叶皓轩……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知秋拼命的吞着口水,刚才的一切,颠覆了他的认知,那一剑明明刺在了叶皓轩的身,可是为什么他会没事?这是为什么?难道他是刀枪不入的吗?

  “这是凤魂的力量。”叶皓轩淡淡的说:“因为我之前身受重伤,所以凤魂进入了休眠,最近它才开始苏醒,可惜的是当初我受伤太重,凤魂之体恢复的太慢。”

  “据我预测,它完全苏醒过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达到刚刚的效果,至少要一年以。”叶皓轩道:“但是现在它快速的恢复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什么原因?”知秋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

  “唯一的原因,是师父,把逆鳞给我了。”叶皓轩淡淡的说:“他早把逆鳞给我了,否则的话我不会恢复的这么快,逆鳞,并不像是你样想像的那样逆天。”

  “它是一种很特殊的存在,在生病的人看来,他是一种药,在古武者看来,这是一种能助长修为的灵物,而在门江湖人的手里,它是一种法器,是一种特殊的天才地宝。”

  “一句话,它是属于那种需要它的人才能拥有的东西。”叶皓轩笑道。

  “他竟然把逆鳞给你了,他什么时候给你的?”知秋怔怔的出神,随即他尖叫了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那老鬼这么抠,他不可能会舍得把逆鳞给你的。”

  “呵呵,师父对你寄予的希望最重,而你却怎么对他的?你说。”叶皓轩冷笑道。

  “他对我寄予的希望最重吗?是这样的吗?叶皓轩,你特妈的知道什么。”知秋突然激动了起来:“从小,他对我严格,他逼着我背书,逼着我认穴位,逼着我尝试苦涩的药。”

  “你知道我从八岁开始过的什么样的生活吗?我背书,我认穴位,而且每天站桩练功!我才八岁,八岁啊,一天要十二三个小时不停的忙活,直到他满意为止。”

  “我没有自由,我只是他的徒弟,他让我做什么,我必须去做什么……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狗屁,我不想要,我想出去泡妹子,我想和一群人喝酒飙车,我想玩,可是他给过我机会吗?仅有一次,我回来的较晚了,我罚我跪了一夜。”

  “这是师父?这是你们眼对我寄予厚望的师父?呵呵,别逗了。”知秋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他只是想培养出来一个优秀的弟子,然后对别人说,看啊,这是我调教出来的徒弟,他多优秀。”

  “但别人不会认为我有多优秀,他们多半会认为我之所以这么优秀,完全是因为我有一个好的师父……呵呵,都是屁……”

  “你知道你在做功课的时候,别的弟子在做什么吗?”叶皓轩冷冷的说:“知柏,和知叶,甚至是若梦,都在烧水劈柴打杂。”

  “对你严格,那是因为师父对你的希望最大,可是他也没有想像出来,自己竟然培养出来了一个白眼狼,你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懂得感恩的,你只记得别人对你严格,不记得别人对你好。”

  “你懂个屁,你狗屁都不懂。我今天落到你手里,是你运气好,你最好弄死我,否则的话我跟你不死不休。”知秋怒吼道,他手的剑向前一送,在次向叶皓轩的胸口刺去。

  他不管刺不刺管死叶皓轩,他只知道自己能在这家伙的身刺出无数个窟窿来。

  叶皓轩当然不会傻的站到这里让他捅了,捅一次试试凤魂到底恢复的怎么样够了,刚才那一家伙虽然没有伤到自己,但是也挺疼的。

  他右手一抓,硬生生的把知秋的剑抓到了自己的手,知秋的身形顿住,无论他如何用力,剑身在叶皓轩的手愣是一动也不动。

  叶皓轩突然右手轻轻的一拗,这把剑骤然裂开,断为数截。

  知秋的身子向前一扑,扑通一声倒在地,他倒在地,一边向后退一边害怕的说:“叶皓轩……你放了我,你说过你刚才不杀我的。”

  “我说过不杀你,但我要废话了你四肢和武功,你没忘吧。”叶皓轩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