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2章 逆鳞之谜

  第1872章逆鳞之谜

  “让我看到我师父以后,我会把逆鳞给你们,你说的不错,逆鳞在我身。”叶皓轩点点头道。

  “带许哲来。”华贵向身后的刽子手一招手。

  “是。”郐子手一点头,他走了下去,片刻以后他回到了叶皓轩的跟前,他一手提着已经没有行动能力的许哲,然后站在离叶皓轩几米外的地方。

  “师父……”看到许哲现在这幅样子,叶皓轩十分的愤怒,他怎么也没有办法把眼前这个命悬一线的人,和那个精神之极的瘦弱老人联系在一起。

  “你可不要误会,我们带他来了之后,碰都没有碰他一下,他身所有的伤,都是他的弟子,也是你的大师兄给他带来的。”华新淡淡的说。

  “你来了……”许哲勉强的笑了笑,看得出来,他的精神现在十分的不好,这简短的几个字,却像是耗费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一样。

  “你们对他做了什么?”叶皓轩情知许哲身不仅仅是这处伤这么简单。

  “没什么,你师父可是一位绝顶高手了,我们只是让他服用了一点化功散,然后用铁链锁了他的琵琶骨罢了,我保证,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做出一点伤害他的事情来。”华新双手一摊,有些遗憾的说:“可惜的是,他现在修为尽失,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放了他,我交出逆鳞。”叶皓轩淡淡的说。

  “先交逆鳞,然后放人。”华贵手的鬼头大刀横,冷冷的说。

  “逆鳞在这里。”叶皓轩右手一伸,只见他手掌处一抹五色光华骤然亮起,随即一块跟灵芝大小的东西出现在他手心。

  “这是逆鳞。”叶皓轩淡淡的说。

  “你确定你们没有骗我们?”华贵有些狐疑的看着叶皓轩的手掌。

  “他没有骗我们,这是逆鳞。”华新的双眼渐渐的亮了起来,他喃喃的说:“逆鳞属于一种异于常物的东西,它变化无常,能融入人的精血里面,而人可以随时承地将它取出来,这是逆鳞。”

  “交出来。”华贵手的鬼头大刀一横,他向叶皓轩伸出了手。

  “放了我师父。”叶皓轩淡淡的说。

  “刽子手,在他师父身划出三千刀来。”华贵转身喝道。

  那名刽子手丝毫也不含糊,他一点头,然后右手一翻,一把锋利的小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他对着许哲的手臂要划去。

  “你敢伤他一刀,我保证一百倍还给你。”叶皓轩身杀意迸发而出,那种冷冽的感觉让那名刽子手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他刚刚伸出去的刀不自由主的缩了回去。

  “叶皓轩,我们今天都要带着十分的诚意来解决这件事情。”华新淡淡的说:“交出逆鳞,我放了你师父,绝对不食言。”

  叶皓轩一言不发,他随手把手的东西掷了出去,然后淡淡的说:“放人。”

  华新伸手接过了叶皓轩手的东西,手的东西有些沉甸甸的,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逆鳞,他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

  “果然是逆鳞,这真的是逆鳞。”华新伸手抚摸着手的东西,随即他把逆鳞紧紧的贴身收藏了起来,好像是生怕被别人抢走了一般。

  “放人。”叶皓轩在次喝了一声。

  “呵呵,叶皓轩,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华贵笑了,他挥挥手,只见几名弟子推着华新向密室深处走去,在叶皓轩的跟前,有一道铁门骤然落下。

  这道铁门把许哲与叶皓轩隔开,刽子手手里的刀子抵在了许哲的喉咙。

  “言而无信的小人。”叶皓轩冷冷的说:“你会后悔的。”

  “狠话谁都会说。”华贵冷笑了一声道:“但是,现在这家伙在我手里。”

  “逆鳞都已经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叶皓轩淡淡的说:“你想死的话,我有一百种花样死法可以成全你。”

  “我只是想和你玩玩罢了。”华贵把手的鬼头大刀立在地,他用玩意的目光看着叶皓轩道:“据说,医圣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天境,但是可以改三痴斩二圣,当日雪峰之颠,一战成名。”

  “我只想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水分,以你的修为,看起来是刚刚踏入到武道的门槛吧,我不相信你不借助任何东西,能这么厉害。”

  “放了我师父,我好好跟你打一场。”叶皓轩冷笑道。

  “不不不,我才不会这么傻呢,你师父是我手最后一个招牌,如果真的放了他,你会毫不犹豫的弄死我的,呵呵,你是不是看我,像你一样傻?”

  “你不傻。”叶皓轩摇摇头道:“但是,你在做死……”

  说完这句话,叶皓轩突然右拳猛的向铁门的栅栏处袭去,透明的拳印让空气都微微的有些扭曲,咔嚓一声,那足足有拇指粗的栅栏突然向里面弯曲。

  那名拿着刀子抵在许哲要害处的郐子手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他突然感觉到胸口遭到了重击,郐子手闷哼一声,身体骤然向一侧飞去,重重的撞倒在墙,在也一动不动了。

  华贵吃了一惊,他连忙提起了手的刀,护在自己的跟前,刚才叶皓轩的一招真气外发,这明明是绝顶高手才能做到的,这家伙特妈的原来是扮猪吃老虎啊。

  “你的实力,起你表面的实力要强的多啊。”华贵的脸露出一丝阴冷的神色:“你隐藏的好深啊。”

  “不,我一点也没有隐藏。”叶皓轩笑了笑道:“只是你太自负了而已,如果我是你,我会拿了逆鳞之后马走,而不是在这里装逼显摆你的武力有多强横。”

  “那样的话我会先顾及师父,让你们多活几天,等我把师父的伤给治好以后,在去找到你们,把你们杀的一个也不留。”

  “可惜,你不珍惜这仅余的几天生命,你还要做死的过来和我打,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作死这么不怕死的人。”

  “我首先要确定,我父亲逃出去了没有。”华贵道。

  “哦,大孝子啊。”叶皓轩笑了:“你这样对你父亲,但是你父亲却一心想独吞逆鳞,你被人玩的晕头转身的,却还在这里充孝子,别逗了。”

  “不可能,我父亲治好了双腿以后,他一定会把逆鳞给我的,我的修为,已经好久没有突破过了,有了它,我一定会在次突破的。”华贵明显的不相信。

  “逆鳞只可以一分为二,但不能一分为三。”叶皓轩笑了:“你父亲治好腿的同时,还能提升他的修为,你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呵呵,第一次见到这么傻的人。”叶皓轩冷笑道:“别以为他是你的父亲,你可以无条件的相信他,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像你们这种心怀不轨的父子,根本是不可能顾得了对方的,你们只会大难临头各自飞。”

  “你老子把你留在这里,是为了自己逃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你该是多傻,竟然相信华新那老狐狸。”叶皓轩冷笑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华贵咬牙切齿的盯着叶皓轩,他紧紧的握着手的鬼头刀,一声大吼,猛的向叶皓轩扑了过来,他手的刀向着叶皓轩的脖子削去。

  但是他这一刀,却莫名其妙的落空了,叶皓轩脚下脚步微微向后一错,骤然躲开了华新手的鬼头刀,他微微的摇摇头道:“刀势不错,可惜的是太慢了。”

  “啊……”华贵大喝一声,他猛的挥动着手的鬼头大刀,施出吃奶的劲向叶皓轩砍去。

  他的真气也提到了极限,每走出一步,他脚下的水泥地会发出咔嚓一声响,随即便出现了纵横交错的裂痕。

  只是不管他的刀在快,落地的时候在猛,却始终连叶皓轩的半边衣角也扫不到。

  叶皓轩突然右手一掌拍出,咔嚓一声响,华贵手的鬼头大刀骤然碎开,紧接着叶皓轩一把掐住了华贵的喉咙,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叶皓轩的手像是一根钳子一样紧紧的扼着他的喉咙,华贵的脸被掐的涨红,他拼命的挣扎着,但是叶皓轩却越掐越紧。

  “这样死了……可能太便宜你了。”叶皓轩突然一把将华贵甩在了地,他右手悄无声息的向前拍出,一掌击在华贵的后背。

  这一掌并不重,并没有对华贵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这家伙二话不说,爬起来转身向密室的深处跑去,他现在只想着逃跑,只想离叶皓远远的,那种内心的恐惧甚至让他双腿都有些发软。

  叶皓轩也不去追赶,他走到了许哲的跟前,取出了金针,在许哲身刺了几下。

  渡气之事,叶皓轩半蹲到许哲的跟前,看到遍体鳞伤的许哲,他的手都有些微微的发抖,他身充满了鞭痕以及烙铁烙伤的地方,而肩胛骨被铁链穿透的地方血块已经凝固,他整个人伤的很重,这种伤势如果换到普通人身,已经是致命伤。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